浅析司法公正与民众期待|对民众的正义感不要有过多的期待

来源:政治 发布时间:2019-01-11 09:11:54 点击:

  摘要本文从司法公正与民众期待的内涵入手,进一步探讨了二者之间形成如此关系的原因与其关系现状,在最后力求提出一些观点,使二者可以共生。   关键词司法公正 民众期待 司法改革
  作者简介:王娟娟,郑州大学法学院2009级法理学专业硕士研究生。
  中图分类号:D91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0592(2011)03-010-02
  
  从公安局长张金柱酒后驾车肇事逃逸案到全国首例包二奶遗赠纠纷案,以及刚刚发生的李启铭肇事案等等。无疑不将司法公正与民众期待这一对矛盾体间的关系表现殆尽。
  一、司法公正与民众期待内涵的全面阐述
  (一)司法公正
  司法公正是社会正义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司法机关在解决纠纷时从过程和结果上对公平正义的追求与体现�P,将法律普遍地适用于所有人,不能因人而异。司法正义包括实体正义与程序正义两个方面的内容,其中尤以程序公正为重点。而涉及到具体的程序公正和实体公正,则又具有各自独立的评判价值尺度的标准。法院在法律规定范围、幅度内根据裁判结果做出判断,适用实体法律是否公正。而根据案件审理的过程和方式做出判断,如果没有违反程序法,而且程序正当,就是程序公正。实体正义相当于立法正义,即实体权利义务在立法上进行分配的正义。可以为司法正义的实现提供良好的基础和法律保障。�Q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相对应,是法律在适用中的正义。法律应当及时反映实体正义。但是,实体正义不是不可放弃、不可牺牲的。司法正义不是总要服从实体正义。在一定限度内程序正义可以高于实体正义。因此,在法治的要求下,应当在一定限度内允许法律背离实体正义。在实体正义与程序正义发生冲突的时候,应当保证程序正义的优先实现。�R在这些可能或者已经发生冲突时,程序正义尽管有一些局限性,但是程序正义可以消除某些不正义。如果司法机关不能保持其公正性,司法机关也就失去了自身存在的社会基础。虽然社会生活的所有方面都应当公正,但是公正对司法有着特殊的意义,公正是司法的生命。
  (二)民众期待
  民众期待是公民对政府地位、性质和作用的主观要求,也是对自己利益要求、权利资格和权力地位的心理预期。�S民众期待也可以理解为人民群众对司法是否公正进行评价的社会标准,侧重于从民俗、常理和伦理道德等角度来评判司法。对于同一案件,不同的人可能有不同的意见,相同的人在不同的时间也会有不同的见解,所以民众期待具有主观性、不确定性。
  二、司法公正与民众期待的现状及其原因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经济结构和社会结够慢慢的从单一性向多元性发展。这必然使市民社会壮大,形成一股独立的社会力量,这成为民众期待坚强的群众基础与殷实后盾。政府为了适应市场经济的发展,逐渐退居幕后,淡出舞台,这就更加成就了市民社会的成长。�T最后,我们在大力推动市场经济发展的同时,也大力发展社会主义文化建设。我们积极宣传“以人为本“的思想,贯彻“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人民当家作主”的理念。司法独立原则是达到司法公正的重要原则,是司法权得以运行的核心命题,要求法院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任何机关、团体和个人的干预,当然也不包括民众期待的影响。司法独立包括法官独立于审判独立,核心在于法官独立。而我们在强调司法独立、公正的同时往往要提及社会的监督,民众通过社会传媒的报道宣传,法学专家的言论形成对案件的民众期待。可是二者在性质上有着天然的区别,司法追求的是法律上的公正,而民众期待更可能是一种道德体现,这必然导致二者的冲突。另外,不外乎一些法学专家为了扩大自己的影响和声誉借助于法律意见书或者公开发表法律意见的方式对正在审理中的案件施加影响,当仁不让的引导着民众期待的方向,成为一些低素质法官的“老师”。�U传媒机构在市场经济社会下,具有天然的逐利行,使其更容易对司法活动的眼球效应进行发掘,以满足人们的猎奇心理,同时将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收入囊中。使得多起个案迅速演变成了轰动全国的“影响性诉述”。新闻媒体的舆论监督权不应扩大到舆论审判的地步。我国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然而,有些新闻媒体,在一些案件尚处于审理阶段,就给被追究人加上了“贪官”、“罪犯”、“罪不容诛”等带有定论色彩的词汇,影响司法公正。�V
  三、探求司法公正与民众期待的共生道路
  想要使司法公正与民众期待相互共生,我们需要坚持基本原则即法律标准优先于民众期待。“法治社会中,在法与德的共有领域,处理和裁决纠纷的首要和基本的依据只能是法律,其次才是民众期待,如果二者可以相辅相成那将是最美的局面,即以法律为基准,以民众期待为进退,冲突与矛盾的解决才能找到一个双方可以接受的平台和依据。如一开始就以民意为标准,而大家的道德观又见仁见智,甚至截然对立,彼此很难说服对方接受自己的意见,势必会造成矛盾的激化和难以解决。”�W如果某项道德没有被法律化,我们应以法律为准绳。而且应该将法律与道德应有的范围圈定清楚,二者不能相互跨界,那样也将影响社会的稳定。但以法律标准为主,并不是将民众期待抛到一边、置之不理。应该考虑民意,但绝不能让其影响判决,在法律能解决时自然按法律裁判,当法律有漏洞或空白时,道德可以作为裁判标准。当然将法律标准与民众期待相结合的判决才是我们所应该追求的最高标准。
  在坚持此项基本原则下,我们便可从立法、司法和引导民众方面做些努力:
  在立法方面:建立完备统一的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做到有法可依。我国已经确立了法治国家的目标,推行法治的条件也日臻成熟,在进行法治国家建设时,我国应积极建立完备统一的法律体系,避免法律之间的冲突、中央与地方立法的冲突、法律与有关司法解释之间的冲突;对立法活动及时审查和监督,对法律、法规、规章等文件进行整理、编纂及清理。我国应制定普遍有效的法律规则,明确权利和义务,排除司法过程中的随意性、不确定性、不稳定性,使法律被普遍地遵守和服从,树立法律的权威。在立法过程中,我们就应该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思想贯穿其中。不因身份、地位、财富、年龄、职业等因素而出现一些特权规定。在立法过程中我们便应该注意规范对民众意见有很强导向作用的专家意见与媒体报道,不随意夸大或篡改,对民意有一个正确的引导,使司法更能与民众期待相贴合。
  在司法方面,司法制度设计不完善,司法实践中必然出现问题。如同大桥设计本身有问题,施工再好,维护再好,时间长了,问题也是要显现的。首先,司法公正的底线就在于司法制度的设计方面,推进司法改革,应从体制入手,理顺机构设置便是重中之重。其次,在司法过程中应该严格遵守程序法的相关规定。司法不公很多是因为在审判过程中就不规范、不公正,只是缺乏程序公正意识的弊病。再者,应该注意法院人事、财产制度的变革。地方各级法院的人事、财产经费都依赖当地政府和地方党委及领导。地方机观对个案的关注,很可能给予法院极大的压力,便极易造成司法不公。�X再者,努力提高司法机关应对民众期待的能力。当民众期待如山洪猛兽般不绝于耳之时,司法机关再去处理,便会显得力不从心。最后,努力提高法官素质。在现代制度下,司法机关及其工作人员成为实现司法正义的一种工具和一种符号。作为司法正义实现的核心,我国司法机关应当明确自己的职责和权限,恰当地行使国家赋予的各项权力,实行责任到人原则并严格执行错案追究制度。提高任职条件,这也是西方国家主要的制度,正如王利明教授所言:“法官不是大众化的职业,而应当是社会的精英。”必须让那些有法律知识、法律职业化思维的人进入法官队伍。严格考试选任程序,明确各级法官的学历与从业要求,注重专业知识与实践能力,层层选拔。�Y给予司法从业者比其他公务员更高的工资待遇和物质保障,努力贯彻高薪养廉的政策,更有利于吸引高素质人才,也会使其更珍惜自己的工作。
  四、结语
  综上所述,司法的公正和公信力,来自于裁判的公正。公正是法官职业道德的灵魂,是司法权威、公信力的基石,没有公正就没有公信,更无形象可言。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扬说:“依法裁判、公正裁判、维护社会正义,永远是审判工作的出发点和追求目标,审判工作中如果无公正二字,人民就会找不到评理的地方,再完善的法律也毫无价值。对于人民法院来说,司法公正就是形象,就是尊严,就是生命。”他还强调“迟到的公正非公正”。作为人民法官,其公信力集中表现在社会和群众对裁判公正的评价和信赖上,公正的裁判关键要靠高素质的法官来实现。2001年法官法的修订为进入法官队伍设立了相对明确的门槛,即必须通过统一的国家司法考试,并对法官的学历提高了要求。制度化的法官培训、经常化的专项活动等举措均为提高我国法官队伍的总体素质起到了很好的推动作用。
  从总体上讲,法官在司法实践中,绝大多数都能做到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秉公办案,廉洁司法,在公众心目中树立了良好的法官形象,越来越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赞许。但仍存在少数法官宗旨意识淡薄,利用手中的权力,贪污受贿,徇私枉法;在工作中作风简单粗暴,存在个别案件的久拖不立、不判、不结,使一些当事人对打官司产生畏难情绪,认为法院门难进、脸难看、话难听、事难办;也有少数法官与当事人不分场合地接触,出入于与自己收入不一致场所等不端形象,使当事人怀疑法官的廉洁,无端指责法官的公正。虽然这些现象只是少数法官所为,但是严重影响了法官在人民心目中的整体形象,有损法官行为所间接体现的司法公正性,无疑也动摇了人们对司法公正的信心,因此,提升法官素质,树立法官形象成为必然。由于法官的整体形象是通过每一个法官的行为来反映的,因此法官的整体形象需要每一个法官的共同呵护。
  在法治框架内,法律是法官的唯一上司,坚持司法公正的法律标准是司法应当遵循的基本原则。同时,民众期待也体现着一定的合法、合理的要求,有时还可能比法律标准更能体现法律的原则和精神。”所以,在司法审判过程中,法官在依法的前提下,应充分考虑民意的要求,对符合法律精神和原则的理性民意,要给与充分尊重,选择与民意最相近、最相似的法律规定来裁判案件,使司法审判既符合法律标准的要求,又充分体现社会民意对司法的期盼。
  
  注释:
  �P田晓康.以司法公正回应社会公平正义的要求.法治与社会.2010(6).
  �Q�U郭秀梅,赵振江.试述影响我国司法正义的障碍与构想.天津法学.2010(1).
  �R董胜涛.论刑事诉讼中强制措施的完善.北大法律信息网,http//articie.省略/article_Dispiay.2009-06-25.
  �S魏宝香.公民期待与行政文化的重塑.太原城市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5(8).
  �T熊小青,罗财发.试论公民期待扩大与地方政府权威的重振.政治与法律研究.2003(12).
  �V朱秋卫.媒体监督对司法公正的功效.现代传播.2010(9).
  �W周帼.论司法公正的法律标准与社会标准之共生.求索.2010(8).
  �X任慧娟.司法不公探源.现代商贸工业.2010(13).
  �Y赵晓荣.司法公正的障碍与制度选择.河南司法警官职业学院学报.2010(6).

推荐访问:浅析 民众 司法公正 期待
上一篇:从“红河”商标案反思我国的商标注册与保护制度 红河商标案
下一篇:校长回应惩戒制度【完善高校惩戒制度,提升大学生的抗压力】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