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红河”商标案反思我国的商标注册与保护制度 红河商标案

来源:政治 发布时间:2019-01-11 09:11:41 点击:

  摘要历时八年的“红河”商标一案,凸显了很多关于商标注册与保护制度的问题,本文提出一些构想,如对《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规定的完善,完善商标法的保护对象,对未注册商标实行登记保护制度等,以期对该类法律问题的解决有所助益。
  关键词商标注册 商标保护 红河
  作者简介:谭清艳,中国政法大学2008级法律硕士学院。
  中图分类号:D923.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0592(2011)03-044-02
  
  一、案件回顾
  1994年,云南红河公司申请注册“红河”啤酒饮料类商标,开远市工商局以“红河”是县级以上的地名为由,驳回了该申请。但这一商标在1997年却被黑龙江北奇神保健品公司顺利注册。2000年11月,没生产过一天红河牌啤酒的北奇神保健品公司,就将商标转让给了济南红河经营部,并得到了国家工商局商标局的核准。2002年3月,“红河”再度“易手”,济南红河经营部许可泰和公司在啤酒商品上独家使用“红河”商标。不久济南红河就对云南红河提出侵权控告,称云南红河公司生产的"滇泉牌"红河啤酒侵犯了其红河商标专用权。因为痛失“红河”商标,云南红河公司在2001年7月24日向商标局申请注册“红河红”商标。“红河”遇到了“红河红”,跨区域“商标纠纷”接踵而来。2004年3月19日,山东泰和公司、济南红河经营部再次以云南红河公司侵犯其商标权为由提起商标侵权诉讼,一审判决云南红河公司生产销售“红河红”啤酒的行为侵犯了济南红河经营部的“红河”商标专用权,二审维持原判。2007年10月24日,云南红河公司向最高院提出了再审申请。2009年4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判决云南红河承担停止侵权行为的责任,并赔偿济南红河损失费2万元;撤销一、二审判决。�P
  从“红河”到“红河红”,从广东法院1000万元的天价到最高人民法院2万元的判决,这个被人们称为打到了“天上”的官司,留给了人们太多的思索。笔者谈谈自己的几点认识,试图抛砖引玉。
  二、“红河”商标案凸显出的几个问题
  (一)关于地名商标其他含义的解释
  《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规定:“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或者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不得作为商标。但是,地名具有其他含义或者作为集体商标、证明商标的除外。”作为地名的文字同时又是另一事物的名称,这在我国并不少见。笔者认为,之所以出现这样的争议,是源于对商标法第十条“地名具有其他含义”的不同解读。首先,对“地名是否具有其他含义”是以《辞海》里的解释来判断,在本案中商标局及一审法院均采用此标准,但是《辞海》里既有地名含义又具有其他含义的,则是按“公众一般理解”为准则。但是何为“公众一般的理解”?在实务中,这也是司法工作者为之困惑的问题,对这条的理解不一就会导致不同的判决结果。公众的范围是什么,有多大,是全国还是省级、市级、县级范围,这没有一个明确的界定。本案中,在云南人眼里,谁都知道“红河”是一个地名,是哈尼族自治州的一个地名,没有人会把它理解成是一条红色的河流,而在外省以及在北京法院法官的眼里,均把它理解成了是一条红色的河流。这说明何为公众也是一个不确定的概念。由本案可以看出《商标法》第十条规定的含糊之处,双方当事人均可以作出对自己有利的解释,而赋予法官较大的自由裁量权,笔者认为,一审法院对该案的判决有失偏颇。
  (二)各地商标注册核准标准执行不一致
  本案中,一个引人注意的问题是,原本是云南人的“红河”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属于别人,为何“红河”在云南被认为是地名不能注册,而在黑龙江却被认为是一条河流顺利予以注册。笔者认为,本案折射出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我国对商标核准没有一个统一的执行标准,在各地执行过程中出现差别,在不同的地方注册会得到不同的结果,这就让恶意抢注的人有机可乘,在得知甲地没有获准注册的商标就可以明目张胆的在乙地注册了。
  (三)关于商标法的保护对象――注册与使用之间徘徊
  《商标法》的立法本意是为了保护商标权人,但是在选择保护的对象上,商标法似乎总是游弋于注册与使用之间。就我国《商标法》来说,过分地偏爱“注册”这种形式正义,而忽略了对使用这种实质正义的维护。�Q集中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商标法》并没有强调商标注册与使用一致的原则。而商标只有依附于商品才能存在,也只有依附于商品才真正有价值。如果给予没有生产商品的商标保护就违反了《商标法》的立法本意。本案中,没有生产过一天商品的北奇神保健品公司顺利注册“红河”商标,同样没有实际生产产品的山东泰和和济南红河,仅仅靠钻法律的空子,让“红河”披上了合法的外衣,而真正生产“红河”啤酒的云南红河却痛失原本属于自己的“红河”被诉侵权。这正是实质正义遭遇形式正义的结果。第二,《商标法》对未注册商标没有给予应有而恰当的保护。该法仅规定“有一定影响的”未注册商标才可以撤销抢注,显然忽略了未注册普通商标的该项权利。�R这个“有一定影响”是指全国范围还是省级大部分公众了解不太确定。就本案而言,云南红河一直使用“红河”啤酒商标,在云南省为公众所了解,在云南有一定影响力,但是在全国范围内就未必为别人所知。因此现行《商标法》轻“使用”而重“注册”无法保护真正使用商标人的权利,对于本案这种跨地区侵权案件更是难以保护。
  (四)从诠释法律的角度看近似商标的认定
  本案中,云南红河公司注册的“红河红”商标是否对“红河“商标构成侵权,关键是要看两者是否构成近似商标。最高院认为“红河红”商标经过云南红河公司较大规模的持续性使用,已经具有一定的市场知名度,已形成识别商品的显著含义,应当认为已与“红河”商标生产整体性区别。综合考虑本案“红河红”商标与红河注册商标的字形、读音、含义以及二者的相似程度和知名度、申请人实际使用情况等相关因素,最高院认定二者不构成近似商标。�S最高院在论证商标是否近似的判断标准更重要的是看商标在实际中的使用是否会造成混淆或误认。商标注册考察“音形义”相似程度的目的在于避免混淆引起消费者的误认,既然公众能够区分两个商标,那这两个商标就不构成近似商标。而商标评审委员会和一审法院拘泥于法律的字面意思,认为“红河红”与“红河”构成近似商标,值得商榷。最高院在审理此案时就抛开了字面含义去寻找立法者的本意,笔者认为这才是体现实质的公平和正义。
  三、对商标注册与保护制度的一些构想
  (一)对《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的完善
  前已述及,《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的规定含糊,值得商榷。因此,笔者建议,对该条款进行完善。第一,统一各地执行标准。将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输入数据库,在受理申请时统一执行标准,在一个地方被否定的当地地名商标在其他地方也不能获准注册。第二,准确界定“一般公众理解”的含义。此处的一般公众应该划分一个地域范围,主要应该是指该商品生产地和消费地公众,而不是其他地区的公众。第三,强调商标与产品来源地一致原则。本案的这种情况即使认定“红河”是一条红色的河流予以注册,也应该是云南红河公司获准注册,而不是像本案中济南动了云南的“奶酪”。
  (二)强调注册与使用一致原则
  如前所述,商标于商业中真实使用是商标专用权的正当基础,是注册商标权的道德基础。本案中,真正生产产品的云南红河没能获准注册商标,而没有实际生产产品的黑龙江公司及济南红河却合法拥有“红河”商标。这不得不令人遗憾和深思。如果不对相关规定进行完善,这样的纠纷就不能避免。我国目前《商标法》规定,对三年以上未使用商标只有商标局才有权撤销。笔者建议对这种未使用商标,可以扩大申请撤销权的主体至任何人,而不仅仅是利害关系人,将已注册而未生产产品的商标置于公众的监督之下,有利于保证使用的真实性以及生产者、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三)对未注册商标实行登记保护制度
  目前《商标法》对未注册商标的保护主要体现在第三十一条和第四十一条,结合两条的规定,可以申请撤销的包括两种情况:恶意抢注商标的,而善意注册的只有那些有一定影响力的才享有撤销权。笔者认为这些规定对未注册商标的保护是不周全的。笔者设想,对未注册商标在实行自愿注册的前提下,对已使用的未注册商标实行登记制度,商评委在商标注册人进行注册时进行公告,未注册但已登记的商标使用人有优先申请权。且明确一定合理期限的公告期和优先申请权期限。使商标的后使用人或未使用人,即使其出于善意而在先提出注册申请,商标的在先使用人仍可通过行使优先申请权,请求商标局驳回注册申请。
  (四)建立商标注册查询制度
  商标注册查询,也称商标查询,是指商标注册人在申请商标注册前,到国家商标注册机关就自己准备申请的商标进行查询,看到《商标注册中商品与服务国际分类表》中的某一类别内,是否有相同或相近似的在先商标权利存在的一种程序性行为。�T商标查询在我国还不是一项法定程序,国家商标局的查询只供参考,不具有法律效力。因此,在未来《商标法》修订时,应建立商标注册查询制度,将商标查询确定为商标注册申请的法定程序,并规定申请人查询失误和恶意注册的责任。�U这样,就可以避免像“红河”遭遇“红河红”的尴尬和诉讼。
  四、结论
  通过本案,我们可以看出我国现有关于商标注册与保护制度存在的一些缺陷,但是本案中,尽管“红河”商标有诸多不合理的地方,但其已经披上了“合法”的外衣,在法律上就应该予以保护。亚里士多德说过:“法律所以见效,全靠民众服从。而遵守法律的习性须经长期的培养,如果轻易地对这种或那种法律常作这样或那样的废改,民众守法的习性必然削减,而法律的威信也就跟着削弱了”。�V红河商标一案虽然有诸多不妥之处,但是从商标评审委员会到各级法院都没有否定“红河”商标的合法性,主要是从维护法的稳定性角度考虑的。最高院在判决“红河红”商标一案时,既无法否定在先的“红河”商标的合法性,同时也觉得这样对云南红河公司太不公平,因而在自由裁量权幅度范围内,才从1000万元索赔改到2万元的赔款,这或许是最高院融情理与法理的很好证明,是司法裁判的智慧。
  旷日持久的“红河”商标案随着最高院的改判终于尘埃落定了,可是留给我们企业的是血的教训,更是经验,而对于立法者及我们每一个法律工作者、研究者来说,值得深深的思索。
  
  注释:
  �P“红河”啤酒商标案尘埃落定.云南经济日报.2009年5月14日第4版.
  �Q�R张玉敏,黄汇.注册与使用之间―对商标法保护对象的思考.知识产权理论与实务.法律出版社.2003年版.第17页,第18页.
  �S《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判决书》(2008)民提字第52号.
  �T�U冯小青,刘友华.从“老干妈”一案反思我国商标注册与保护制度.法学(案例评析).2001(10).第79―80页;李红.论企业有关商标注册查询的几个问题.知识产权.2001(2).第36页.
  �V[希]亚里士多德.政治学.商务印书馆.1965年版.第81页.

推荐访问:红河 商标注册 反思 商标
上一篇:【从个案谈构建我国行政公益诉讼的原告问题】环境公益诉讼原告资格
下一篇:浅析司法公正与民众期待|对民众的正义感不要有过多的期待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