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法典编纂运动的动因研究]美国挑起对华贸易战的动因

来源:杂文 发布时间:2019-01-11 09:12:47 点击:

  摘要在“美国特色”的形成过程中,深受英国边沁的功利主义思想和他所主张的“法律改革”的影响。这是否意味着边沁的思想就是18世纪末至19世纪中叶美国法典编纂运动的根本动因呢?经过审视17世纪英荷战争之后至独立运动之前这一段长达一百多年的英国殖民地时期的殖民地法律史,本文发现美国法典编纂运动的渊源始于本土,而非舶来因素决定。所以对“本土元素”的研究和“移植体的本土化”将是法律移植永恒不变的起点与终点。
  关键词法典编纂运动 判例法 边沁法典主义 边沁功利主义
  作者简介:徐雯娟、张斯琦、侯晓鹏,吉首大学法学硕士研究生。
  中图分类号:D971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0592(2011)03-005-03
  
  在论及世界上最主要的两大法系时,我们常说“英美法系”是指建立在以“判例”为主要法律渊源的英国“普通法”基础上的法系。就英美法系而言,英国与美国同属一个法系就在于美国法对英国法的借用而使得它们的法律制度在历史渊源、法律渊源、法律形式、法律方法、立法技术上具有相似性。
  既然如此,人们不禁要疑问为什么不是英国法系而是英美法系?很显然,美国法不是英国法的复制品,而是在继受英国法以判例为其法律主义渊源的同时有发展出自身迥异于英国法的制定法特色,进入19世纪20年代以后愈来愈轰轰烈烈的美国法典编纂运动使得渊于英国普通法的法系从单极转为双极,这便有了“英美法系”,而不是“英国法系”。
  本文的主旨就在于探讨美国法自身特色产生的渊源――18世纪末英国边沁的功利主义思想和他所主张的“法律改革”与美国的本土元素对美国法典编纂运动的影响;以及此二者在“美国特色”形成过程中的力量博弈。在此基础上明确“英美法系”中“美”字出现的诱因与根本动因,以论证本土元素在法律移植过程中的决定性作用。
  一、美国法对英国法继受的原因分析
  美国法的基础是英国的普通法。美洲殖民地人民接受普通法作为自己的法律基础有着深刻的社会背景原因和人力因素。
  其一,继受英国法的前提。18、19世纪的英国普通法已经随着工业革命的开展,完成了由封建法向资本主义法的转变,古老的法律原则和法律概念,被赋予全新的资本主义的内涵,这就决定了它与美国的政治经济性质的一致性,为美国对英国法的继承提供了一个基本的前提。
  其二,美国早期法律职业阶层的“英国法烙印”。早期的殖民地没有法律学校,所以殖民地从事律师职业的人只好进入伦敦的“法律学院”学习。不论是从教育背景还是教育内容都可以看出美国早期法律职业阶层的“英国法烙印”。
  其三,普通法的优势。国家获得独立后,法律调整的重心又会回归到私法领域,此外基于与英国同文同种、社会文化的相似性,采纳普通法不失为信奉实用主义的美国人可以选择的一条捷径。
  其四,普通法的主旨之一就是保障个人的权利,对于殖民地的人们而言,没有什么能比普通法更能保护他们的权利了。
  在以上各种因素的综合作用下,奠定了美国继受英国法的基本格局,这就决定了“英美法系”中“英”、“美”二字的主从地位。而下文就将开始论述“美”字的相对独立性的渊源。
  二、舶来因素――边沁的“法律改革”
  杰里米・边沁法律改革思想着重于两个方面:一是改变法律的本质,即改变衡量法律好坏的标准及其价值;二是改变法律的形式,即制定和编纂法典。他的一生中的三个年代坐标与美国历史之间存在着不可思议的同步性:1775年北美民兵在列克星敦打响了美国独立战争的第一枪,1776年边沁则以《政府片论》向英国传统法哲学观宣战;1789年华盛顿就任美国第一任总统,同一年边沁发表了《道德与立法原理导论》确立“功利主义”哲学世界观;19世纪30年代,当戴维・达得利・菲尔德开始着手全面推进美国法典化运动时,1832年在辞世之前,边沁出资创办了《威斯敏斯特评论》,以此为阵地宣传他的功利主义理论和改革法律的计划。由此可见,边沁的学术生涯几乎与美国以及美国法的早期发展同步,而与此同时,英国国内也出现了激进的社会立法改革。那么边沁生活的时代究竟发生怎样的剧变,从而推动了这一波澜壮阔、横跨大洋两岸的法典编纂运动呢?接下来笔者就从当时的历史背景、判例法本身的缺陷和功利主义思想的提出这三个方面加以阐述和讨论。
  (一)时代背景
  1.历史背景
  英国开展的工业革命一方面促使了英国资本主义制度的最终确立,带来了英国资本主义经济的空前繁荣,使英国经济总量越居世界第一;另一方面,工业革命也促成了英国各种社会矛盾的空前激化。新兴的工业资产阶级如何能在夺取国内的政治势力、解决各种社会问题并为资本主义的进一步发展开辟道路的同时,又不激化各种社会矛盾,有效的协调各种社会关系,成为摆在英国资产阶级面前的一个严峻问题。
  2.法律文化背景
  众所周知,“光荣革命”是不彻底的资产阶级革命。在法律领域,集中表现为旧的具有封建性质的法律基本上没有多少触动,众多而混乱的司法审判机构和落后而僵化的诉讼程序都没有得到根本的改造,普通法和衡平法依然是英国法律的主要形式。另一方面,旧有的自然法学理论已不能再作为此时英国资产阶级革命的理论旗帜。内容上讲,此时英国的资产阶级革命已经完成,资本主义制度已经确立。自然法学理论作为一种革命的理论,非但不能解决英国资产阶级所面临的问题,反而可能成为无产阶级要求权力的理论基础;思想方法上讲,自然法学理论是一种先验论的产物,它整个理论体系是建立在一种虚无票面的假设上。在自然科学大发展的19世纪,这样的理论经不起反复的推敲和追问。
  综上,英国资产阶级需要新的法学理论,从而建立新的法律思想和制度,这就是英国当时的法律文化背景。
  (二)判例法的缺陷
  判例法作为一种法律制度,以判例作为法律的表现形式,是创制、遵循判例的法律体系;作为一种法律渊源,它追求的精神实质是同样情况或同样案件在今后能得到相同的处理,具有规范效力。其具有以下几个方面的缺陷:
  第一,判例法由法官创立,法官既是立法者,又是执法者,这同西方国家的“三权分立”的理论是相悖的。
  第二,“以相似的方法处理相似的案件”,在有先例可遵循的情形下,判例法比制定法更能促进法律的确定性与可预测性,并且使今昔两个案件得到同样处理,有助于实现法律的公正。但是先例的数量日益增加,法官实际上无法全面了解,势必造成某些错误。
  第三,判例中的法律观点并不总是统一和明确的,在法院判决中有“法院判决意见”即多数派法官的意见,但同时还有异议和附议,作为少数法官的意见保留。
  第四,判例法通过法官创制先例,灵活的调整新的社会关系,这使判例法具有一定的开放性。但由于总的来说,法官必须遵循先例,很少有余地随意解释法律,尤其是当很久以前的先例被一味遵循时,实质上损害了法律所追求的公正。
  (三)边沁功利主义思想的提出
  原本于17至18世纪非常流行的自然法学理论已不再适应工业革命后的英国,在产业革命的氛围中,社会意识形态和人们的价值观念必然发生变化,而进一步激化的社会矛盾也使得原本作为革命理论的自然主义思想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在此时机,主张实现“最大多数人的幸福”的功利主义思潮就应运而生。基于功利主义思想,边沁对普通法进行了猛烈抨击。他认为:普通法是种混乱且不确定之法,其制定过程正如常人管理狗一样,如果不想让狗犯事,只要等狗做该事时给它一击问题就解决了。至此,边沁称普通法为狗法,其带给人们的永远只是丑恶和不公正,而对其进行补救的最有效方法就是法典化。边沁进一步指出:法典化是将一国所有现存实定法进行统一整合的法律行为,通过这种法律行为剔除实定法中繁琐过时内容,并在表述准确清楚明白易懂之基础上使其体系系统化。从而最终确立该法在国家法中的统一支配地位。
  三、美国法典编纂运动的本土元素
  (一)北美殖民地末期至建国初期法典编纂运动的民族情绪
  虽然美国法对英国法中的的普通法有所继受和改造,但美国从殖民地末期到建国初期的一段时间里,由于各种历史原因,曾兴起了一股强烈的反英浪潮,斗争的矛头一度直指英国的普通法。
  而此时,另一种世界性的法律正在侵入这块普通法的传统领地,那就是――罗马法。由于罗马法是当时最完善的、成文的法律体系,所以所有欧洲国家都或多或少地将罗马法的权威性与本国的封建习惯相互结合并以此作为本国法律的基础,新生的美国显然也受到了影响。美国独立后的一段时间之内旧伤难愈,对英国的敌视到了反对一切来自英国的东西。在多方寻求之后“美国人”选定了同英国隔海相望的法国。正因如此,当“法国人”开始他们的大革命时,“美国人”。尤其是在法律领域,受法国法律思想的影响而在美国一度出现了罗马法学家的著作渐受重视的局面,仿佛那场以《拿破仑法典》为最高标志的立法活动的愿望正在日益加强。
  (二)19世纪20年代开始的法典编纂运动高潮
  法典化的提倡兴起于1820年以后,主要事项有如下两项:
  1.斯托里的法典化理论。斯托里法典化的动机,是出于解除随判例增加导致发现法律的困难,并且阻止各州发展不同实体法导致美国法律的过度分散。斯托里所考虑的以法典化实现法律划一的想法,被1892年以后统一法典运动继承。
  2.菲尔德的法典化运动。纽约的法学家菲尔德,受拿破仑法典和边沁主义的影响,认为制定法才是法律的理想形态。虽然菲尔德将所有法律法典化的理想并没能在纽约州实现,但他提出的刑法典于1881年正式通过。菲尔德的法典化运动在西部州也有成果。1860年至1870年左右,达科他、爱达荷、蒙大拿、加利福尼亚都采用了菲尔德的民法典,加利福尼亚还采用了菲尔德的刑法典以及公法典。
  四、舶来因素与本土元素的博弈
  尽管边沁的法律思想极大地推动了18世纪末至19世纪中叶的美国法典编纂运动,但是我们不能说边沁的思想就是这一运动的根本动因,因为毕竟还有一段历史有待于我们去审视,这就是17世纪英荷战争之后至独立运动之前这一段长达一百多年的英国殖民时期的殖民地法律史。至少可以肯定的说在1776年边沁出版他的第一部著作之前,北美的13州殖民地的立法并没有收到边沁思想的影响,如果在这一时期,美国就已经出现长时期和系统化的法典编纂,那么我们就可以肯定地认为美国法典编纂运动的渊源不在边沁的舶来思想而在其本土之中。
  (一)17世纪中叶――独立运动之前北美13州殖民地法典编纂史
  我们先回溯至17世纪中叶,看看自那时开始的13州殖民地中有代表性的法典编纂事件。
  1.马萨诸塞州。1636年地方议会请求政府制定一部与《圣经》相符的法律草案,作为州基本法,1641年《马萨诸塞自由法典》诞生,它规定在案件的实际审理过程中,司法行政官依自由裁量对神法的阐释具有法律效力,而普通法至多只限于在阐释时起参照作用。1648年,该法典被《马萨诸塞普通法与自由权利》所取代,后者为西方世界第一部现代法典。
  2.康涅狄格州。该州的情况与马萨诸塞州非常相似,1642年的《康涅狄格法典》完全是《马萨诸塞法典》的翻版,故而此处不再赘述。
  3.罗德岛。1620年荷兰的清教徒开始在此拓荒,英荷战争后为英国所有,1663年英国颁发罗德岛的特许状并成为该州主要的法律。但是早在1647年,罗德岛就开始实施《民法典》与《刑法典》。可见由于属于大陆法系的荷兰殖民者的影响,罗德岛的法律文化呈现出一种混合性状。
  4.宾夕法尼亚州。它拥有最为完备的殖民地法律体系,其内容包括政府组织法、1683年在费城通过的定居法案、同年在费城通过的共80章法律,1683年和1696年政府组织法以及1701年法律,这些法律进行了许多革新,构成了当时州法律的主体。
  5.纽约州。自英国人从荷兰人手中夺取新阿姆斯特丹并改名为纽约之后,纽约就一直处于王室的直接控制之下,因而纽约的殖民者很早就开始推行普通法原则,但是荷兰语与荷兰法律程序还是得到了某种程度的保留。1700年英格兰的职业律师爱特伍德担任了首席法官,其致力于引入普通法以及英格兰的惯例,经过长期的努力,普通法具有效力的整个原则直到1761年才被正式确立。
  6.马里兰州。在马里兰,领主享有充分的统治权,他们既可以设立法院也可制定法律,1662年一项法令宣布,殖民地法律若无规定,则按英格兰的法律与法规处理案件,该法令首次明确承认了北美法院在殖民地适用英格兰普通法的权力,同时也认可了拒绝适用它认为不恰当的条款的权力。可见,当地的殖民者更倾向于将普通法视为辅助性规则,作为对制定法的补充。
  从上述代表性例证中,可以看出17世纪的殖民者更关注于殖民地统治的创建,在这种情况下,确立殖民政府权力分配以及统治秩序的基本法占了相当的比重。新统治的建立需要新的法律,故而只在殖民地法律未加调整的时候,英国的普通法才作为补充加以适用,而即便是引入,往往也仅限于使用一些相对较为简单、通俗、概括的规则,较少关注普通法中的精细之处。直到17世纪末,总的来说殖民者更倾向于以法典形式制定法律,而不接受复杂、往往不合时宜而又不恰当的普通法规则,因为如要探询这些规则往往只有诉诸于无尽的著作、报告以及法条,而在殖民地以上大部分资料均难觅芳踪,结果导致殖民者制定的法典往往与普通法原则大相径庭。
  (二)论证小结
  综上所述,比较各种本土元素的作用,可能职业律师队伍对于普通法传入北美在某种程度上起了决定性的作用,而早期法典的盛行与普通法的颓势,也是由于殖民地法学教育的匮乏造成的。但是无论如何,即便普通法不论是在思想还是实践中占据了优势,殖民地100多年的法典编纂已成为其法律文化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结合前文中对边沁法律改革思想的剖析就会得出结论:早在殖民地时期,北美就已经拥有了长达一百多年的法典编纂历史,美国法典编纂运动的渊源始于其本土,而非由舶来因素决定。独立之后的美国人对法典不会陌生,它应成为本土法律文化元素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且深深地根植于其中,只要社会发展的情势需要,只要普通法存在不足,他们就会再次运用熟练的技巧重新为新的美国编纂法典。
  所以边沁的法典编纂思想不是美国19世纪法典编纂运动的启动诱因,而是为美国法的独立发展中加入了一股新的动力。如果说一百年前北美殖民者编纂法典是基于统治需要的权宜之策,编纂方法粗陋简单,那么边沁的思想则为美国人提供了法典编纂的系统法哲学依据和科学精细编纂方法,让美国人开始树立起这样的哲学世界观――法典编纂的主旨是为了增进个人的最大幸福,并进一步体会到法典编纂是消除普通法的顽疾和应对社会迅速变化发展的理想选择。在此基础上方才有了19世纪上半叶新的一轮法典编纂运动,且一直延续到19世纪下半叶,导致制定法的大量出现,迅速发展,国会立法成为改革和完善法律制度的重要途径,出联邦法外各州都有大量的成文立法,因而在评价美国法时,很多西方学者认为,美国法是国会立法和司法造法相互作用的产物,是一种判例法和制定法并重的“混合体制”。而正是这种“混合体制”,使得“英美法系”中出现了一个“美”字,标志着该法系双极的出现,也预示着该法系将沿着双轨制向前演化发展。
  五、结语
  美国之立国源于13州北美殖民地,“殖民地”的烙印决定了包括法律文化在内的美国文化基因的方方面面。自法律在北美大陆萌芽的第一天,它就注定将带着母国的血统走向相对的独立。这一近两百多年波澜壮阔的法律继受与革新的历史给我们以启示:任何一次法律移植,不论是法律思想还是法律制度,都不可忽视本土元素的决定性作用,供体器官在受体内的本土化是移植体存活的先决条件,否则原本先进的法律思想和制度,将会由于我们机械的“拿来主义”导致其在陌生环境下的先天不足,从而夭折。所以对“本土元素”的研究和“移植体的本土化”将是法律移植永恒不变的起点与终点。
  
  参考文献:
  [1]戴维・M・沃克著.李双元等译.牛津法律大辞典.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年版.
  [2]伯纳德・施瓦茨著.王军等译.美国法律史.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89年版.
  [3]何勤华.西方法学史.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6年版.
  [4]William Blackstone.Commentarieson the LawsofEngland,vol1,1sted,Oxford[6]ClarendonPress1765.facsimiledbyUniversityof Chicago Press.1979.
  [5]何勤华主编.英国法律发达史.法律出版社.1999年版.
  [6]杨思斌.功利主义法学.法律出版社.2005年版.
  [7]严存生主编.西方法律发展史.湖南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
  [8]梁海斌,刘珊.两大法系判例制度比较.经济与社会发展刊物.第6期第4卷.
  [9]John Bowening.The Wokes of Jeremy Bentham:Lawreform.Thoemmes Press.1995.
  [10]边沁著.沈叔平的译.政府片论.商务印书馆.1997年版.
  [11]顾肃.自由主义基本理念.中央编译出版社.2003年版.
  [12]黄绍湘.美国通史简编.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

推荐访问:动因 编纂 法典 美国
上一篇:浅论公民个人信息的法律保护_公民的任何行为都受到法律的保护
下一篇:【军民融合视角下普通高校国防教育再思考】对改进普通高校国防教育课提出意见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