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妇女儿童福利制度发展方向 对我国陪审制度发展方向的一点反思

来源:新闻 发布时间:2019-01-10 04:16:35 点击:

  摘要学者们对我国目前陪审制度的存废有着一定的争议。本文认为争议无法解决的症结在于学者们通常都以我国人民陪审员制度的弊端来论述陪审制度的弊端,而主张废除陪审制度。文中认为,要解决我国目前陪审制度的困境,就要认识到我国人民陪审员制度的弊端是因为陪审制度在从英美法系国家引进中被改造成了参审制度才使得其功能发挥不良。本文在反驳各种认为陪审团制度不适合我国国情的观点的同时,主张彻底改变现有的人民陪审员制度,在我国建立英美法系式的陪审团制度,这才是我国陪审制度的真正出路。
  关键词陪审 陪审团 人民陪审员 司法民主
  作者简介:黄一峰,华东政法大学2008级诉讼法专业硕士研究生。
  中图分类号:D926.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0592(2011)03-137-02
  
  一、概述
  陪审制度主要有两种模式,一种是英美法系的陪审团制度,一种是大陆法系的参审制度。两大模式虽都名为陪审,但迥然相异。我国的人民陪审员制度,实质是大陆法系的参审制。我国的宪法和刑事诉讼法及人民法院组织法对陪审制度的规定经历了一个从规定适用到可以选择适用的过程,这反映了我国陪审制度的一种尴尬境地。而在实践中,陪审员不愿参加陪审,法院不愿采用陪审,陪审员受制于法官,陪而不审,陪审制度成为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
  对于人民陪审员制度存废的争论由来已久。主张废除的学者认为,它的存在体现不了民主、监督、协助的职能,反而成为我国司法进步的障碍,“陪审完全是泊来之物,既无价值且生诸多麻烦与困扰,影响诉讼效率,故应铲除之。”�P也有从陪审制度的衰落趋势论证我国没有必要再步后尘的,“陪审制度的衰落不是某几个国家,而是一种世界范围发展趋势,陪审制度的发展很不景气。”�Q但也有学者肯定陪审制度存在的价值,认为我国应继续实行陪审制,但要对现行的陪审制度进行改革,让其发挥更大的作用。有人认为,现代各国,无不以司法民主、司法公正和司法公开为诉讼制度的目标,无论我国现行的人民陪审制度有多大的缺陷,这种时候提出从根本上废除人民陪审制度都是不合时宜的。�R
  综观各种论调,废除陪审制度的呼声似乎已经盖过了保留的声音。本文的观点和各位学者都有些不同,笔者认为我们仍然要保留陪审制度,但不是保留大陆法系式的人民陪审员制度,而应在我国建立英美法系式的陪审团制度。
  因为我国的人民陪审员制度并不能发挥影响司法的实效性作用,因此改革势在必行。但是未看到和解决我国人民陪审制的真正弊端,人民陪审和司法民主很难取得实质性进展。从人民陪审员制度的失败来说明陪审制度的不合时宜是不妥的,因为他们还要考虑是否是人民陪审员本身的制度设计存在问题,使得英美法系的陪审团制度到了大陆法系国家就变得“水土不服”。我们知道大陆法系的参审制虽取源于英美法系的陪审团制度,但实际上与陪审团制度相去甚远。可能就是因为我们在引进的过程中对其进行了面目全非的改造使得它不可能运行良好。鉴于陪审团制度之成功而参审制之失败,所以笔者大胆地提出在我国应当建立陪审团制度的主张。
  二、对相反观点的反驳
  笔者在此反驳各位学者认为的在我国建立陪审团制度的种种障碍,表明建立陪审团制度的以下这些障碍的不存在。
  1.文化观念的障碍。许多学者认为,在我国的历史文化中缺乏陪审制的基本传统,强行移植只会“水土不服”,无法达到理想的目标。美国人对陪审团制度之所以如此推崇,不仅有深刻的历史背景,也与他们民主与法律的理念有关。美国人似乎更信任和他们一样的普通公民的判断和决定,认为它比纯粹的职业法官审判更为公平和可靠。而大陆法系国家对专门司法机关权威有较深的心理认同。贯穿于我国历史的是几千年的封建集权专制统治和一整套要求百姓忠君奉上、安分守己的伦理纲常。这样一种传统文化反映在法律文化上就是人之权利缺失的文化。权力者也不愿意自己垄断的权力被陪审员分割或分离,这使得我国陪审制度不可能发达。
  我对此的反驳是,文化上的差异并不会因此就意味着文明之间的学习肯定会失败。在人类文明史上,不同文化之间融合与吸纳的成功范例比比皆是。�S学习和移植肯定都将历经一个从开始引进再慢慢消化直至完全吸收的过程,在这个可能历经几年几十年甚至上百上千年的过程中,文化本身就慢慢实现了从无到有的过程。传统文化并不是死水一潭,它可以不断地变革自己,以适应时代的需要。退一步来说,我们国家已推行的人民陪审员制度也还是让普通民众参与司法审判,事实上也没有产生与民众的思想文化的剧烈冲突,思想观念的改变需要一定时间,经过广泛的宣传,良好的运作,谁说我们的民众就不能接受普通民众分享审判权的陪审团制度。
  2.我国大陆法系的诉讼文化与诉讼模式与陪审团制度格格不入。从诉讼结构来说,陪审团制度与对抗式诉讼程序是一对“孪生兄弟”,而在职权主义诉讼模式下,法庭审理更多地受控于职业法官的操控,所以即使是陪审团,仍然会受制于盛气凌人的职业法官,而且当事人没有积极充分的诉讼权利,没有激烈充分的法庭质证论证,陪审团无法形成自己对案件事实的判断,陪审也还是形同虚设。所以说,当事人主义诉讼模式是陪审制的基础,在我国职权主义的诉讼模式下,实行陪审团审理根本不可行。
  笔者感到奇怪的是,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无疑加强了诉讼中的当事人主义色彩,为什么反而又弱化了陪审制度的运用。当事人主义诉讼结构与陪审制度是相辅相成的。如果不实行陪审员审理,那么职业法官凭着自己的专业知识完全有能力明辨事非,根本就不需要加强当事人控辩实效性,任何事实都只要由职业法官依职权查明就可以了。而既然要更多地加强当事人诉讼主体地位,加强当事人对抗,那么实行陪审团制度是最有效的途径了。由于普通公民的介入,一切举证质证认证都当庭进行,全面加强庭审的作用,另一方面也是全面落实公开审判制度、不间断审理原则。我国刑事诉讼法的不断修改不正说明我们的诉讼模式在不断地变化,向着适应陪审团审理的当事人主义诉讼模式变化吗?
  3.陪审员的素质。有反对陪审团制度者提出的更现实的原因是对陪审员素质的担忧,如果陪审团成员的知识文化不够,我们怎么能相信他们面对着现代越来越复杂的案件能作出正确的事实判断和裁决。如果佘祥林本罪不至死,但人民陪审员认为“不杀不足以平民愤”,那么等待他的就是死刑立即执行。人民陪审员参与法律适用过程,立法的初衷可能在于司法公正,但作为经过法律职业训练并且有着多年审判经验的法官,要在法律适用这种专业问题上受制于“速成”的人民陪审员,是否反而有影响法官公正裁判之嫌。�T我国一般公民的法律素质可想而知,由未经法律训练的人在司法活动中适用法律,司法品质确实使人担忧。再加上律师各式各样的辩护技巧,复杂的科学证据,陪审团制度是否能实现公正,不得不让人怀疑。另外,由于出任陪审员会影响各单位正常的人事工作安排和个人的经济利益,出任陪审员成了单位和个人都不情愿的包袱,人们出任陪审员的热情不高,这也会严重地阻碍陪审制度的运行。
  对于这一点,笔者认为,在陪审制度的设计中,对陪审员的遴选本来就有对陪审员的文化水平要求。至于陪审意识文化的培养,当然需要加强对陪审制度的宣传,提高陪审员的社会地位,把陪审员塑造成一个受人尊敬的社会角色,在陪审制度设计上,明确陪审员的权利义务,做好对陪审员的物质保障,也就克服了参加陪审积极性不高的问题。陪审员凡是认真对待自己的职责的,都会在庭上认真听取案件的陈述,如果真的是陪审团审判,被告人及其律师会竭尽所能为自己辩护,不见得陪审团成员就会认定佘祥林真的是杀人凶手,我们不能直接跳过庭审,就认为佘祥林的陪审团会认为“不杀不足以平民愤”,而实践已经证明在现有的职业法官审判体制下,佘祥林倒真的被当成了杀人凶手。有人提出陪审团审判下,无罪判决率太高,但这也不违背刑事司法宁纵勿枉的精神。
  4.陪审团制度在英美法系国家的消亡。虽然不可否认在民商事审判领域,陪审团审理的应用是在消亡,但是在刑事案件领域其还是有着广泛的应用,而笔者其实也不认为陪审团的审理应在民商事案件中推广,因为民事案件是私权之间的对抗,不宜由陪审团审理。�U笔者的观点是在刑事案件中适用陪审制度,更能体现司法民主。被告人在法庭上面对的是代表国家公权,强弱悬殊,有来自于民从的陪审员的参加审判,无疑会增加被告人维护其合法权益的勇气。刑事诉讼中刑讯逼供、超期羁押的现象屡禁不止,陪审员的参与,有利于对公权机关的违法行为进行监督。于是,我对有些学者所说的陪审团制度在英美法系的衰亡抱很大怀疑态度。英美法系国家已经抛弃了陪审团制度在民商事审判中的应用,但我认为它在刑事审判中还是有着旺盛的生命力。
  三、结论
  对陪审的需求,通常是在民众对司法满意度不高、司法腐败严重的社会环境下,变得空前强烈起来。我们的人民陪审员制度,根本发挥不了陪审应有的功能。它的根本问题,在于让非专业的普通民众与职业法官一起解决专业性的法律问题。这在法律制度日趋复杂的现代社会是强人所难,违背了司法规律,陪审员沦为了职业法官的附庸,并成为司法民主的一种摆设。所以,身为普通民众的陪审员不能和职业法官一起行使相同的职权,而需要与职业法官分离,让陪审员发挥其所长,避其所短,只对案件中的事实问题作出判断。法庭陈述的真假,或者根据当庭举出的全部证据,能否令人信服地得出被告人有罪或无罪的结论,这是凭借普通人的日常生活经验就可以得出正确结论的问题,这就是英美法系的陪审团制度。目前我们可以先在发达地区作一些试验,将两种陪审制度作一下比较,考虑一种多元化的过渡性办法,可以让陪审团制、参审制以及职业法官审判并存,让实践来作选择。赋予当事人选择权,律师在诉讼中的能动性。�V如果一项制度是好的,实践是检验的最好标准。俄罗斯和日本司法改革的中心课题之一就是在重大刑事案件中恢复陪审团制度�W,他们也是传统的大陆法系国家,也有着参审制的历史传统,最终在一步步的司法实践中还是选择了“照搬”英美法系的陪审团制度,这种司法和民意的诉求可能会成为我们学习的榜样,是东方国家向西方国家移植法律制度的典范。
  
  注释:
  �P陈桂明.诉讼公正程序保障论-民事诉讼程序之优化.中国政法大学1995年博士学位论文.第38页.
  �Q李沈宽.略论陪审判制的历史发展与改革.1995年海峡两岸刑事诉讼法学学术研讨会论文.
  �R�U郑享华,胡立新.论人民陪审制度的保留和完善.曹建明主编.程序公正与诉讼制度改革.人民法院出版社.2002年版.
  �S宋世杰.刑事审判制度研究.中国法制出版社.2005年版.第217-264页.
  �T吴丹红.中国式陪审制度的省察.法商研究.2007(3).
  �V龙宗智.中国陪审制:出路何在.上帝怎样审判(增补本).法律出版社.2006年版.第166-168页.
  �W陈瑞华.陪审团制度与俄罗斯的司法改革.中外法学.1999(5).

推荐访问:陪审制度 发展方向 反思 我国
上一篇:【有关修订后的我国《水污染防治法》相关问题探析】水污染防治法2017修订
下一篇:犯罪预备如何处罚 [浅论我国犯罪预备的处罚]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