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攻击_美国“黑客攻击论”的战略图谋及中国的应对

来源:物理 发布时间:2019-07-07 04:16:14 点击:

  2月19日,美国电脑安全公司Mandiant发布了一份长达76页的报告,称近年美国遭受的网络黑客攻击多与中国军方有关,指称实施攻击的黑客组织隶属于 “总部设于上海浦东一栋12层建筑内的中国人民解放军61398部队”。中国互联网安全问题又一次被推上国际舆论峰尖。美国的“网络攻击”论何以又兴风作浪?其背后隐藏着怎样的政治动机?面对“莫须有”的指控,中国当如何应对?
  “黑客攻击论”背后的战略图谋
  作为新技术开发和应用的领跑者,美国深谙互联网在政治经济、社会文化诸方面的重要价值。20世纪中期,美国学者率先提出了“战略信息战”的说法,指出通过破坏和操纵计算机网络信息流的办法,可以对一国国防和基础设施实施破坏,从而达到战略目的。互联网作为一种新式战略手段,发起战争“不费一枪一弹”。InterPact公司的通讯顾问温·施瓦图曾危言耸听地警告国会说:“电子‘珍珠港事件’随时可能发生。”[1]进而从国家层面将互联网列为对国家安全最具威胁的三大挑战之一,与核战威胁和生化武器威胁等价齐观。美国人“互联网战争”意识形态自此完备——对外,将互联网视作防御和打击敌人的信息战武器;对内,则加紧建设,保持其世界霸主地位。
  20世纪90年代,互联网在世界范围内迅猛发端普及,黑客、骇客的无孔不入、跨国界入侵让美国人似乎更有理由相信,这种国家战略意识的价值所在,并加以强化、炒作。“9·11”事件,使美国通讯设备遭到严重破坏,互联网、博客等社交媒体的信息传播和舆论力量,使美国人加剧了对互联网传播力的恐惧。军方进而提出防范“网络恐怖主义”一说,将“有预谋、有政治目的地针对信息及计算机系统、程序和数据的攻击活动”,特别是“有国家集团或秘密组织发动的打击非军事目标的暴力活动”列为“网络恐怖主义”的范畴。[2]网络战略防御遏制思维成形。美国在2010、2011、2013年连续抛出“黑客威胁”、“网络冷战”、“网络攻击论”等论调,围绕网络和国家安全大做文章,所使用的概念逐步升级到国家战略高度,并为之寻找企业、军方等国家层面的指控对象。
  近年来,美国国内经济不景气、民怨频生、政策乏力,奥巴马人气指数难以恢复;在西亚、北非、南海、朝韩等国际问题上,美国屡屡插手,利用网络社交新媒体等为“外交利器”同化不同意识形态、煽动政变。在传播领域频频抛出“互联网民主”“互联网自由”“互联网安全”等借口,以求对内挽救危机,对外树立霸权。
  而当今中国,经济发展、大局稳定,科技应用和传播能力不断壮大,互联网应用增长和用户数量已跃居世界第一,媒介传播形态日益丰富健全,并形成了中国网络消费特色,网络普及率逐年攀升。近年来,美国借口“谷歌事件”、封杀Facebook、Twitter等攻击中国互联网管理等,但种种挑衅未获预期,使之更视中国为潜在威胁,在文化意识形态上变本加厉。
  今番美国又树中国为对手,实为为其网络军事战略政策开路。美国军方早已建制“780军事情报旅”这样的网军部队,其网站公开声称使命为执行“计算机网络任务”。[3]2001年美国网络司令部成立,军方2.1万人专门从事网络安全工作,2013年1月29日,美国国防部又提出把网络司令部原本拥有的900多人扩充5倍多,提升到4900人。[4] 在其他军种军费削减的情况下,要扩张网军网站,并获得国会资金支持和国际舆论,进而堂而皇之地占领、把持舆论和网络战略制高点,这才是美国接二连三炒作中国网络攻击论的根本目的。
  “黑客攻击论”的舆论炮制技巧
  Mandiant报告之所以能够兴风作浪,并引发了西方舆论的关注和认同,与出品者谙熟驾驭舆论技巧,以及《纽约时报》等媒介的追随配合、政府的强力支持高度相关。分析这一事件的舆论炮制技巧,表现在这样几个方面。
  一、编织数据,拼凑“真实”
  这是Mandiant报告的新特点。也是此番“攻击论”得以迷惑公众、混淆视听最为给力的一招。与以往美国渲染中国发动“网络冷战”、“黑客威胁”的说法不同,此次美国官方不再使用“很难提供”“相关证据”,“私下里普遍表示”、“窃取了价值不菲的”“知识产权和数据”等相对隐晦含糊的语言表达。而是采用了一些能够使报告看似真实、客观的报道招数:
  第一招,指名道姓,摆弄数据。报告点出中国部队的番号和详细驻地,并提供数据和细节作“支撑”。
  第二招,技术指控,驾驭“科学”。报告提出了指控的技术证据:即大量网络攻击使用了在中国上海注册的IP地址。
  这两招的玄妙之处在于,虽然了解网络安全知识的人可以看出其中含糊不明之处。比如,专业黑客很少直接使用自己的电脑发起攻击,而通常是控制许多第三方电脑后形成“僵尸网络”再展开攻击。如俄新社IT观察家伊万·沙德林所指出,网络攻击来自某国境内并不能说明任何问题,因为黑客完全可以使用设在中国的代理服务器进行攻击,无论他身在伊斯坦布尔、莫斯科还是美国本土,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服务器可能只是跳板。但是对于不假思索的媒介和公众来说,披上了“数据”、“科学”外衣使这一指控看上去却颇具“合理性”。
  第三招,扑朔迷离、含混表述。与以往的曝料相比较,Mandiant报告虽然依旧没有指明网络攻击的具体目标和所指控的工作人员的实际数据,但辩称被攻击公司涉及从信息技术、电信、航空到能源等英语国家的众多行业,涉及的信息包括并购细节以及高级员工的邮件等,并推测制造攻击的工作人员可能有数千,他们精通英语与电脑编程和网络。特别是提供了几位黑客的个人资料。
  这一招把“黑客”所能造成的普遍性“侵犯事实”通过“推测”和“可能”性臆想,变成对中国军方的指控。比起那种想当然的表达方法看上去更“真实”些,也更巧妙,更易引发现实效果。这是广被西方认可的一种报道妙招,也反映了中西方报道理念对“客观性”原则理解的大不同。
  二、媒介与政府:同声同气、配合默契   Mandiant公司此次针对中国发出“网络黑客攻击”的指控,同前几次一样,很快就得到了美国《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等主流媒体及其出版商的支持,这再一次暴露出美国媒体与政府“小骂大帮忙”的默契配合。
  《纽约时报》1月30日称,报社电脑持续遭中国黑客攻击。31日,《华尔街日报》的出版商道琼斯公司也宣称“中枪”。而《华盛顿邮报》2月初也迫不及待地加入了“合唱”,称2011年的一次网络攻击“可能”是中国黑客所为。
  与此同时,政府方面高官更是频繁表态,声称美国是互联网安全问题的受害者。美国国土安全部长纳波利塔诺2月15日则指责,伊朗、俄罗斯、中国是针对美国网络攻击的三大源头。而最新一份美国国家情报评估报告称,中国是最强力地寻求渗入美国商界和机构的电脑系统以获得经济信息的国家。
  无论是“谷歌事件”、所谓“网络冷战”,还是“黑客攻击”事件,每有企业揭发行动出现,美国的主流媒体便一改其惯常向世界新闻界所倡导的“真实”“客观”“公正”的说法,随声附和唯恐不及。或直接站出来表达对本国政府的支持,或干脆先扣帽子对旁人评头论足一番,再加以“民主”“自由”“安全”等堂而皇之的说法掀起舆论,为政府对外政策的实施寻求合理化依据。在政策出台之际,媒介在企业和政府之间巧妙地扮演了证明人、支持者、动员者的形象,主导舆论,起到传递解释政策、化解不同意见的作用。每当国家利益在前,即便缺乏明显证据,也不会站在公正的立场上,对政府说一声“不”,这正是美国媒介的处事原则。无怪乎连美国总统约翰逊都曾发出慨叹:“记者是木偶, 完全听命于在后台牵线的最有权势者。”
  三、迎合西方社会心理,抓取社会公众“兴奋点”
  美国企业和媒体深谙他们所面对公众的接受心理,他们的“好奇心”和“兴奋点”——不论什么问题,只要一触及不同于西方意识形态下的“自由”和“民主”,只要与“私人利益”“自由精神”一扯上关系,必定引发美国民众共鸣、支持,以及西方舆论的应合。即便是事后查无实据,当事件来临时,社会躁动的心态也按捺不住。
  “黑客”本身就已使人心存芥蒂,更不消说,“黑客攻击”来自于“中国”、“军方”。这种说法与以往美国国会所谓“中国压制互联网言论自由”“封锁民主声音”等种种指责相配合,在美国社会心理层面,舆论激荡可想而知。
  Mandiant公司对所谓“中国黑客”的指责,不仅落实到了国家安全层面,也着重于社会和个人的利益得失。这一点也抓牢了西方公众的心。而Mandiant公司首席执行官凯文·曼迪亚则从另外的角度对公众说:“为了防止更多的损失,我们认为应该帮助尽可能多的机构武装起来和做好准备。”可以看出,报告的出笼无异于一场政策和商业的双重“炒作”和“营销”。难怪有分析人士调侃地指出,其背后的“潜台词还包括:‘赶紧来我们公司买安全软件和服务,越多越好。’”[5]
  完善多层次综合防范体系,
  中国当积极应对
  美国借口“网络黑客攻击”再次向中国施压,其背后谋取本国政治、军事、经济利益,以互联网为武器,推行其防御遏制进攻为特点的对外战略意图昭然若揭。对此,我们应做深入思考,有针对性地探索对策。
  一、完善主流舆论引导系统,形成舆论合力。澄清真相,有效实现舆论引导,提高舆论国际影响力
  中国政府十分重视互联网、手机等新媒体形态,及其所带来的信息环境变化和舆论挑战。近年来,出台政策法规、增加信息公开度、透明度,逐步建立和完善应急管理机制和新闻发言人制度,注重开拓微博等新媒体宣传管理新途径,取得很好的成效和经验。可以说,政府管理能力和水平都大大提升。主流媒体舆论引导水平也在相应提高。
  但是应该看到,总体上舆论引导系统并不尽如人意。目前,中国的媒介开放性、选择性增强,但媒体专业化素质有待提高。危机事件面前,有些媒体缺乏大局观念、责任意识,应对能力较弱;有些媒体言论流于感性化,或不讲求引导艺术,难以形成有效影响,更何谈舆论的国际引导力。当务之急,需完善主流舆论引导系统,提升主流话语的影响力。
  二、理直气壮加大宣传中国互联网管理现实与政策,并使之成为常态
  互联网已成为一国对外形象的窗口,切实保障网络安全,与国家安全和国家利益密切相关。中国和世界许多国家一道,遵循国际规则和惯例,通过立法确保网络安全。互联网安全政策是有法可依、有理可据。在防范网络攻击方面,《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保护条例》《电信条例》《互联网网络安全信息通报实施办法》《木马和僵尸网络监测和处置机制》等多部法律和行政法规,对禁止网络攻击等违法行为做出了明确规定,并对各部门共同开展网络安全信息共享和打击黑客做出了具体部署。中国倡导业界自律,督促业界严格自我管理。
  但目前,对中国互联网安全管理方面的报道力度不大,深度不够。应努力增强相关报道的覆盖面和影响力,并注重选取典型案例增强针对性和说服力,主动、持续地传播中国互联网政策理念和执行效果,增进国际社会理解,防范挑衅于未然。
  三、细化完善管理工作,做好企业、机构、个人网络安全信息管理,未雨绸缪、及时应对
  中国互联网虽然发展很快,但使用、经营等方面还不够成熟。管理方式上也相对滞后于现实变化。比如,一些管理内容还不够具体,缺乏可操作性;管理层与业界的沟通对话也有待加强。中国是网络黑客的受害国,企业深受其害。中国坚决反对黑客行为,依法管理互联网。针对美国近年来攻击中国网络的特点,如果细化日常信息管理工作,注重汇集一些企业网络安全问题的典型案例,危机来临之时,一方面,可以提供有力的事实依据,另一方面,可以警醒社会,应对诘难。
  四、加强国际交流合作,共同解决网络安全难题
  在网络传播渗透力越来越广泛和强大的今天,网络安全诸多方面的问题也成为全球性的重要话题。目前,中国积极扩大参与国际交流与合作,与俄罗斯等国一道在联合国等国际组织倡导网络安全依法管理;与一些国外网络应急组织、安全厂商等建立了互信畅通的合作渠道等,在国际社会为有效解决网络安全问题发挥了有目共睹的重要作用。
  但是,还应该看到,中国针对互联网的国际合作还有待深化、合作机制和合作方式还有待完善。这就要求一方面努力创新,一方面要加强研究,分享和提供国际化有益经验,与世界各国一道共同构建网络安全的坚固防线。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
  研究所研究员,网络学研究室主任)
  (责任编辑:刘娟娟)
  [1] 王小东.战略信息战的基本概念[J].战略管理,1997,2.
  [2] Mark Pollitt: A Cyberterrorism Fact of Fancy, Proceedings of the 20th National Information Systems Security Comference,1997.
  [3] 美军全力打造第一支网络旅,http://www.news.cn/ 2012/11/06
  [4] 美国防部核准网络司令部扩充计划,http://www.people.com.cn/2012/1/30
  [5] 美公司炒作“中国黑客”潜台词,http://www.china.com/ 2013/2/21

推荐访问:图谋 美国 中国 黑客攻击
上一篇:数控机床钣金零部件的结构分析_数控机床钣金设计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