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前羁押表现纳入量刑 [构建在押人员羁押表现量刑化制度]

来源:网页设计 发布时间:2019-01-11 03:59:43 点击:

  摘要本文认为我国现行在押人员羁押表现奖惩机制存在严重的问题,在押人员羁押期间的表现好坏与最后的量刑没有直接挂钩,导致法院在审判时对于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悔罪表现的认定很难准备把握,也使看守所在在押人员管理方面显得力不从心。所以,构建在押人员羁押表现量刑化制度意义深远,能更好体现法律公平正义的价值取向,符合刑事一体化、刑罚个别化的要求。国内已经有几个地方基层司法部门率先在这方面做了有益的尝试,参照各地的做法与经验,谈谈笔者对在押人员羁押表现量刑化制度的设计。
  关键词羁押表现 刑情节 评 督
  作者简介:丁扬,绍兴市人民检察院监所检察处。
  中图分类号:D916 献标识码:A 章编号:1009-0592(2011)03-139-02
  
  羁押表现量刑化制度就是将被刑事拘留、逮捕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下文统称在押人员)羁押在看守所等候审判这段时间的表现作为一种量刑情节在刑罚裁量中予以考虑的制度。
  一、现行在押人员羁押表现奖惩机制存在的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看守所条例》第三十五条规定:“人犯在被羁押期间,遵守监视,表现良好的,应当予以表扬和鼓励;有立功表现的,应当报请办案机关依法从宽处理。”第三十六条规定:“看守所对于违反监视的人犯,可予以警告或者训诫;情节严重,经教育不改的,可以责令具结悔过或者经看守所所长批准予以禁闭。”以上两条是我国现阶段法律对在押人员在看守所羁押期间奖惩的主要措施,有表扬、奖励、警告、训诫,严重的责令具结悔过或者禁闭。从中我们不难发现,奖惩措施比较简单笼统,往往遵守监规者得不到切实奖励,违反监规者得不到严厉惩罚,在押人员在看守所内的表现,不会与他们的判决结果挂钩,除非出现在押人员有重大立功或者再犯罪的情形,才能依法给予从轻或从重的处罚。奖赏不能够触动在押人员最关心的定罪量刑问题,事实上大部分在押人员总是希望通过自身的各种努力期望在量刑时得到一定的减轻,并为得到这种实惠而不断努力。但现有的奖励措施完全忽视该类实际问题,导致在押人员在看守所羁押期间这段时间在量刑时空白化,使得看守所正常的监管秩序受到严峻的考验。
  此外,按照我国现行刑事法律的规定及刑事审判实践,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悔罪表现是可以作为酌定量刑情节被法官采纳。
  案例:被告人王某,19岁,犯抢劫罪,在法庭审判的时候痛哭流涕,对所犯罪行表示非常后悔,法官认为他认罪态度非常好,有明显的悔罪表现而予以酌定从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3年。但根据检察院驻所检察室调查,王某被羁押进入看守所后,其家属四处找关系,妄图为其脱罪,而其本人在看守所内也不服管教,屡犯监规,不但宣称自己上面有人可以无罪释放,还通过传递纸条等方式企图翻供,幸亏被及时发现。为此王某在看守所内两次被训诫并加戴械具作为惩戒。
  从上面的案例不难发现,现行的刑事诉讼制度下,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悔罪表现这个酌定量刑情节很难被法官真正把握,他与被告人的正式法律接触仅仅限于庭审这么一个短暂的时间。而被告人在羁押后到庭审前在看守所候审的时间,少则2、3个月,多则半年甚至一年,考察这段期间被告人的表现远比庭审期间要客观得多。放弃一段较长的时间而单单以庭审时的表现来考量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悔罪表现,难免有失客观公正。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悔罪表现不能仅仅看其在法庭审判时在口头上的自白和供述,而是要更加注重其在羁押期间在行为上的做法和表现。所以,我们需要建立一种制度,将被告人在羁押后到庭审前在看守所候审的这一段时间利用起来,纳入量刑考量的机制,作为其酌定从轻从重处罚的依据提交法庭审理,与量刑直接挂钩,这样才能真正让在押人员及时认罪悔罪,保证刑事诉讼活动的顺利进行。
  二、在押人员羁押表现量刑化的法理基础
  上面谈了我国现行在押人员羁押表现奖惩机制存在的问题及进行在押人员羁押表现量刑化的必要性。同时,将在押人员羁押表现量刑化也有一定的法理基础。
  (一)在押人员羁押表现量刑化符合法律公平正义的价值取向
  公平正义是应被贯穿于所有法律部门和法律实践程序中的理念。在押人员与服刑罪犯的处遇基本相同,可以在法律上享有相同的权利。服刑罪犯在看守所或者监狱内表现良好会得到减刑,而在押人员在看守所的表现却不能列为酌定从轻从重处罚的理由,这显然是不公平的,也必将导致在押人员在主观上没有必要去考虑好好表现认罪悔罪,客观上也导致了总体表现不如服刑罪犯。因此实行在押人员羁押表现量刑化是体现了公平正义的理念,无论是从法律理念层次上还是实践管理上,或者是以后的庭审量刑中,都是十分必要的。
  (二)在押人员羁押表现量刑化符合刑事一体化的观点
  刑事一体化的基本观点是,刑法和刑法运行处于内外协调状态才能实现最佳的社会效益。刑事一体化的内涵是刑法和刑法运行内外协调,即刑法内部结构合理(横向协调)与刑法运行前后制约(纵向协调),因此刑法运行应该考量行刑效果。而目前在押人员在看守所羁押期间表现仍然属于刑法的理论和实践操作的空白阶段,故不符合刑事一体化思想的要求。因此将在押人员羁押表现量刑化,他们的认罪态度和悔罪表现就顺利地包括在行刑效果的构成要素之内,填补了这一空白阶段。
  (三)在押人员羁押表现量刑化符合刑罚个别化的要求
  刑罚个别化原则要求量刑的时候既要考虑犯罪人实施犯罪时候的主观恶性和客观危害程度,又要考虑犯罪人的人身危险性和改造难易程度,根据在押人员的不同表现予以不同处罚,体现刑罚的效果。人身危险性包括罪前和罪后的情况,虽然对所实施的犯罪没有直接的影响,却可以预示其改造的难易程度和再犯罪可能性的大小。犯罪嫌疑人被羁押进入看守所后,会经历相当长的一段候审期,这一羁押期间表现是其人身危险性的重要表现之一,反映其改造难易,这段长时间的监内表现显然要比在法庭上的几个小时的表现更真实可靠,将其作为量刑情节,作为量刑时重要依据,符合刑罚的本质要求。
  三、在押人员羁押表现量刑化的制度建设
  在法理方面梳理了在押人员羁押表现量刑化的依据,接下来介绍国内几个地方基层司法部门在这方面做的有益尝试,以作借鉴。
  2001年12月,上海市金山区公、检、法机关共同签署了《看守所在押人员兑现刑事法律政策的意见》,明确把在押人员羁押期间的表现作为量刑的参考,将在押人员严重扰乱监管秩序,辱骂管教、司法人员,殴打、侮辱在押人员等9类行为定为建议酌情从重处罚情节;将接受教育管理,多次受到表扬等定为建议酌情从轻处罚情节。
  2006年4月,北京市平谷区检察院与平谷区公安分局、法院联合推出在押人员羁押表现鉴定制度,将在押人员的羁押表现鉴定作为法院量刑的参考。
  2006年7月,浙江省宁波市北仑区公、检、法机关正式联合出台《羁押表现量刑化暂行规定》,表明了这项制度的宗旨是为了对在押人员进行有效教育管理,督促在押人员认罪服法,自觉遵守监管秩序,以保证刑事诉讼活动的顺利进行。
  2008年初,为促进在押人员悔过自新,营造监区良好秩序和进一步深挖犯罪,由安徽省合肥市肥西县委政法委牵头,公、检、法及县综合治理办公室四家合作,根据我国《刑法》、《刑事诉讼法》、《看守所条例》等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出台了《在押人员羁押期间表现纳入量刑情节以及贯彻宽严相济司法政策的暂行规定》。
  以下参照各地的尝试,谈谈个人对在押人员羁押表现量刑化制度粗略的设计。
  一是制度的适用范围。从字面意思来看,范围应限定于在法院审理案件前被羁押在看守所的在押人员,而不应包括取保候审和被监视居住人员。
  二是制度的实行机构。既然适用人员是被羁押在看守所的在押人员,那么制度的实行机构主要应是看守所,由看守所负责对在押人员的表现进行考评。考评的依据应由当地公检法一起制定,建立一套完整的考评制度,参照条款对在押人员的平时行为进行打分。然后由检察院驻所检察室对看守所提交的考评结果进行审核,核准后提交公诉部门,公诉部门在收到考评结果后对结果按照证据审查规则进行审查,最后作为从轻从重的证据提交法庭,最终由法庭在审判的时候予以采纳。
  三是制度的实际操作流程。从以上的阐述大致可以看出制度的操作流程,下面详细论述之。
  1.当犯罪嫌疑人进入看守所后,由看守所告知会对其羁押期间的行为进行考评,根据能否自觉遵守监规服从管教,能否积极参加生产遵守纪律,能否接受教育确有悔罪表现,能否阻止或者检举他人破坏监规或其他违法行为,以及是否有其他突出表现情况,分为优秀、一般和差三等,并且制作《在押人员表现情况综合考评表》。在在押人员进入公诉阶段后,由看守所监室的管教民警进行初定,然后将初定成绩在监室中公示,听取同一监室室友的意见。最后由在看守所考评小组审定,提交检察院驻所检察室审核。
  2.驻所检察室收到考评结果后,要根据在日常检察工作中了解的情况,通过深入监室、谈话等措施调查核实,审核考评结果,最后对考评结果提出审查意见,并在该在押人员开庭审判7日前将考评结果和审查意见送交检察院公诉部门。驻所检察室如果对看守所考评结果有异议的,可以提出再次考评。看守所再次考评结果与驻所检察室的审查意见仍然不一致的,不能提交法庭审判裁量。
  3.公诉部门收到考评结果后只需程序审查而不实质审查。因为监所部门和公诉部门均为检察院内设机构,同时监所部门也拥有一部分案件的审查起诉权力,监所部门作出的审查结果应该同公诉部门审查具有同等法律效力。同时,若公诉部门再进行实质审查不仅会浪费法律资源,也会在公诉案件审查期限上产生问题。
  4.法院审理的时候,公诉部门在出庭公诉时将考评结果和审查意见作为量刑的证据向法庭宣读出示,根据被告人在羁押期间的不同表现情况,建议法庭在量刑时予以酌情从轻或者从重处罚,并将之作为普通证据予以审查质证,在质证后作为证据体现从轻从重情节最后在判决书中予以体现。
  最后需要说明的是,整个制度中前面的两个环节是最关键的,直接影响到后面的环节,影响到整套制度的运行效果。所以必须加强对看守所管教民警的法律教育和监督,提高其公平公正的意识,能够客观公正地对在押人员在羁押期间的表现进行考评,避免出现玩忽职守和徇私枉法的情况。同时检察院驻所检察室的人员也必须认真履行好监督的职责,确保考评结果的公正性。
  
  参考文献:
  [1]储槐植.刑事一体化与关系刑法论.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7.
  [2]邱兴隆.刑罚理论性导论.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8.
  [3]王利荣.行刑法律机能研究.北京:法律出版社.2001.
  [4]俞振德,余光升.羁押表现量刑化的理论与实践.华东政法学院学报.2007(2).
  [5]林中明.羁押表现关涉量刑.检察日报.2006-6-19(1).

推荐访问:在押 羁押 量刑 构建
上一篇: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浅析检察机关提起民事公益诉讼】
下一篇:专利间接侵权 [论专利间接侵权制度在我国建立的可行性和必要性]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