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标法视角下的“达娃之争”】达娃之争

来源:网络应用 发布时间:2019-01-06 04:04:03 点击:

  摘要娃哈哈与达能的商标权纠纷已经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二者的纠纷因商标转让合同和商标使用许可合同而起,最终以达能欲强行并购娃哈哈而发展到高潮,其中蕴含着巨大而可怕的竞争策略。达娃之争是一场法律之争,其中有一系列深层次的法律问题值得我们探讨。本文以达娃之间签订的各类合同为切入点,重点从我国商标法的视角对二者的纠纷进行了分析。
  关键词商标纠纷 商标转让 商标许可
  作者简介:何跃飞,湖南生物机电职院副教授,研究方向:农业经济管理,职业教育;刘羽平,湖南农业大学经济学院高师硕士,湖南生物机电职院教师,研究方向:农业经济管理、财务管理。
  中图分类号:D92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0592(2011)02-073-03
  
  一、纠纷缘由
  法国达能集团: 欧洲第三大食品集团, 九十年代初, 达能集团开始在中国设厂,以达能为品牌的酸奶在广州及上海均居于主导地位。
  杭州娃哈哈集团: 公司创建于1987年, 目前为中国最大的食品饮料生产企业, 全球第五大饮料生产企业。
  1996年香港百富勤与娃哈哈食品集团公司洽谈投资合作,随后又拉进战略合作者达能集团一起来洽谈合作。谈判最终确定娃哈哈食品集团公司与娃哈哈美食城有限公司以现有厂房、设备、土地出资,香港百富勤与达能以现金出资组建五家合资公司:杭州娃哈哈百立食品有限公司�杭州娃哈哈食品有限公司�杭州娃哈哈饮料有限公司�杭州娃哈哈保健食品有限公司和杭州娃哈哈速冻食品有限公司,生产以“娃哈哈”为商标的包括纯净水、八宝粥等在内的产品。在正式签订合资公司合同时,改为百富勤与达能在新加坡组建的金加投资公司投入,形成娃哈哈占49%,金加公司占51%即达能与香港百富勤公司合占51%股份的合资公司。亚洲金融风暴之后, 百富勤公司将股权卖给达能, 使达能跃升到51%的控股地位。早在1996年2月19日, 合资公司与娃哈哈签署了《商标转让协议》。该协议重新描述了娃哈哈商标作价1亿元以及其中5000万元作为中方注资、另外5000万元由合资公司购买, 该协议遭到了国家商标局的拒绝。后来双方在1999年5月18日改签了一份《商标使用合同》。该合同约定:娃哈哈同意向合资公司提供一个专有和不可撤销的权利和商标使用许可, 在合同期限内用以制造和在国内外市场上销售产品, 包括使用“娃哈哈”字样作为商号和公司名称的一部分权利。同时,双方在签订的《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简本(备案本)中对商标权作了如下约定:“不经过合资公司董事会等同意,不能将商标给予其他使用。”
  1999年, 宗庆后和中方决策班子商量决定, 由职工集资持股成立的公司出面, 建立一批与达能没有合资关系的公司。这些公司大多建立在西部、对口支援的革命老区、国家贫困区以及三峡库区等当初达能不愿意投资的地区, 并取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到2006年, 这些公司的总资产已达56亿元,当年利润达10.4亿元。而合资公司2006年的销售额为200亿元, 利润仅20亿元。几年后, 达能突然以商标使用合同中娃哈哈“不应许可除娃哈哈达能合资公司外的任何其他方使用商标”为由, 要求强行收购这几家由娃哈哈职工集资持股成立的、与达能没有合资关系的公司。
  二、问题分析
  从以上案情可知,中国的娃哈哈为了增加企业资本,扩大市场,把企业做得更大更强,而与法国达能合资成立五家公司。“他们的合作曾经是珠联璧合的典范,娃哈哈不仅是国家民族企业的象征,还成为世界第五大跨国饮品集团。但合资经营后期,中方董事长宗庆后与法方亚太区总裁范易谋和中国区主席秦鹏发生重大矛盾,引发合作危机。”双方的纠纷主要是围绕双方签订的合同�商标权的归属�竞业禁止以及垄断经营等展开的。据此,本文将从双方签订的合同�商标权的归属的法律问题进行探讨。
  (一)合同之争
  娃哈哈与达能的纠纷中主要涉及三份核心的法律文件,即三份合同。它们分别是娃哈哈与达能基于合作意向并经协商达成的《合资企业合同》�娃哈哈商标作价出资而与达能签订的《商标转让合同》�因商标转让未获批准双方改签的《商标使用许可合同》。
  合同是平等主体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之间设立�变更�终止民事权利义务关系的协议。其遵循意思自治及自由�平等�公平的原则。根据我国《合同法》的规定:“当事人订立合同,有书面形式�口头形式和其他形式。法律�行政法规规定采用书面形式的,应当采用书面形式。当事人约定采用书面形式的,应当采用书面形式。”“当事人订立合同,采取要约�承诺方式。”“承诺生效时合同成立。”“承诺通知到达要约人时生效。承诺不需要通知的,根据交易习惯或者要约的要求作出承诺的行为时生效。”“当事人采用合同书形式订立合同的,自双方当事人签字或者盖章时合同成立。”合同的成立条件为:有两个以上的订约人、合同内容必须明确�主要条款达成合意�经过要约和承诺。合同的有效要件为:主体合格�意思表示真实�内容合法�目的合法。
  对于《商标转让合同》,在形式上,《商标法》第三十九条仅规定:“转让注册商标的,转让人和受让人应当签订转让协议。”法律并未规定商标转让为要式合同,因而合同自承诺生效时或双方当事人签字或盖章时成立。《合同法》第十四条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自合同成立时生效。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办理批准�登记等手续生效的,依照其规定。”�P我国商标法并未规定商标转让合同的批准登记生效,且当事人对合同的生效亦没有附条件和附期限,所以商标转让合同自合同成立时生效。据此可知,娃哈哈与达能签订的《商标转让合同》符合法定的合同成立与生效的要件,又因该合同系采用的合同书形式,所以该合同自双方当事人签字或盖章时生效。
  对于《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在达娃之争中实际存在两份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即所谓的“阴阳合同”�Q。阳合同是指达娃用以向商标局备案的使用许可合同,是一份简本合同;阴合同则是达娃私下达成的未向商标局备案的使用许可合同。其中阳合同的成立与生效是毋庸置疑的,问题的关键是阴合同的效力。阴合同签订于1999年,据我国《商标法》的规定:“商标注册人可以通过签订商标使用许可合同,许可他人使用其注册商标。”“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应当报商标局备案。”法律虽规定了注册商标许可使用合同的备案制,但没有明确规定备案为合同的生效要件。备案只是商标行政管理的一种手段,不影响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的效力。备案只是在下列两种情况下具有法律意义:一是没有备案的商标使用许可合同不能对抗第三人;二是需向国外支付外汇时,国家外汇局要求有国家商标局的备案通知作为支付的依据之一。加上这份阴合同是达娃在自愿的基础上达成的合意,所以这份合同应是有效的。
  达娃之争中,达能以阴合同中的条款“ 不经过合资公司董事会等同意, 不能将商标给予其他使用。”为由,要求强行收购由娃哈哈职工集资持股成立的、与达能没有合资关系的公司,若娃哈哈拒绝,则提起违约之诉,追究娃哈哈的违约责任。要判断达能的此项要求是否在法律上站得住脚,必须首先确定达娃许可使用合同的效力及合同的种类。合同效力已论及,现主要就合同种类进行分析。
  注册商标使用许可,是指注册商标所有人允许他人在一定期限内适用其注册商标。在使用许可关系中,商标人为许可人,使用注册商标的人为被许可人。使用许可的方式有合同许可和其他方式的许可。商标使用许可合同既包括独立的许可协议,也包括在其他合同中的商标使用许可条款。达娃的许可合同显然属于合同许可中的许可协议。根据被许可人使用权的效力范围,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可以分为三种类型:(1)普通许可。即许可人允许被许可方在规定的期限�地域内使用某一注册商标。同时,许可人保留自己在该地区内使用该注册商标和再授予第三人使用该注册商标的权利。(2)排他许可。即许可人允许被许可人在规定的期限�地域内使用某一注册商标,许可人自己可以使用该注册商标,但不得另行许可他人使用。(3)独占许可。即许可人允许被许可方在规定的期限�地域内独家使用某一注册商标,许可人不得使用,也不得将同一注册商标再许可他人使用。这三类形式可大致概括为独占许可和非独占许可�Q。
  娃哈哈与达能在1999年签订的商标使用许可合同中约定:“ 不经过合资公司董事会等同意, 不能将商标给予其他使用。”可见,娃哈哈若要将其商标用于合资公司以外的公司�产品之上,必须经合资公司董事会同意,也即娃哈哈的其他非合资公司存在使用娃哈哈商标的可能性。这符合以上所讲的排他许可。所以,娃哈哈的商标除被许可人达娃合资公司可以使用外,许可方娃哈哈的其他非合资公司也可使用。但娃哈哈不得将该商标许可第三方使用。基于此,达能对娃哈哈提起违约之诉是于理有据,于法可依的。娃哈哈在与达能的许可合同纠纷中显然违反了合同的约定,处于不利地位。
  (二)商标权的转让与商标权的归属
  “娃哈哈与达能于2005年签订了《商标使用合同》的第一号修改协定。在此协议中规定了娃哈哈非合资企业在一定前提和条件下获得合资公司授予的商标使用许可。合同中有两条规定‘一是与合资公司签订有代工协议的娃哈哈公司;二是与合资公司非竞争行业的公司。’”�R在这一协定中用到了“授予”一词,即意在指明娃哈哈非合资企业的商标使用权是达娃合资公司授予的,似含有“达娃合资公司为娃哈哈注册商标的所有权人”之意。在此有必要探讨娃哈哈商标的真正归属。
  十一年前, 娃哈哈集团为了提升自己核心竞争力, 加快发展速度, 不惜以“娃哈哈”商标作价转让到合资公司的名下, 意在换取达能集团的资金、技术和管理; 达能则似乎是因为看中了“娃哈哈"”商标及其蕴藏的巨大市场,要求将“娃哈哈”商标转让给合资公司, 并通过对合资公司拥有51%的控股权来加强对该商标的实际掌控。可见, 娃哈哈集团与达能当初合作虽然目的不同, 但合作则可归因于‘娃哈哈’商标归属的‘成功’处理。达能集团是为了完全掌控“娃哈哈”商标, 娃哈哈集团则是为了解决资金、管理和技术上的问题, 同意将“娃哈哈”商标转让给合资公司。只是因为其后商标转让未得到国家批准, 因而双方私下又签订名为许可实为转让的未经核准的商标许可合同。由始至终,达能都是以商标权的转让为前提与娃哈哈合作的,商标权的转让已经为双方所默认。达娃关系破裂后,娃哈哈方面提出了商标权转让的无效,对娃哈哈商标主张所有权。但该商标转让的真正效力还得依据法律确定。
  注册商标的转让是指注册商标所有人将其所有的注册商标转让给他人所有。通过转让,受让人成为新的商标权人,原商标权人不再拥有注册商标所有权。转让注册商标既可以是连同生产该商品的企业或企业信誉一起转让,也可以是脱离原企业和经营整体而单独转让,即连同转让与单独转让。
  娃哈哈与达能于1996年签订《商标转让合同》,约定:“不得将任何商标或其中的任何权利、所有权或利益转让予第三方, 亦不得允许任何第三方使用商标或拥有其中的任何权利、所有权或利益。” 此合同在1996年2月17日被浙江省经济贸易委员会批准, 2月18日颁发了营业执照。该合同是有效成立并已生效的。但《商标转让合同》的有效是否就意味着商标权的转移呢?法律上的规定并非如此。达能与哇哈哈的商标权转让行为存在着明显的法律瑕疵。这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其一,商标转让申请违反法律规定。我国《商标法》第三十九条规定:“转让注册商标的,转让人和受让人应当签订转让协议,并共同向商标局提出申请。”我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五条规定:“转让注册商标申请手续由受让人办理。”我国法律明确规定商标转让应由转让人与受让人共同向商标局提出转让申请且申请手续由受让人办理,但达娃的商标转让中仅由娃哈哈单方向商标局提交了转让报告,达能并未参与,更没有办理转让手续,显然不符合法律规定。其二,转让注册商标未办理法定的核准公告手续。商标法规定:“转让注册商标经核准后,予以公告。受让人自公告之日起享有商标专用权。”�S可见,商标转让合同的生效并不必然导致商标权的转移,商标权的转移时间为核准后的公告之日。达娃转让商标时未办理核准公示,所以商标权依法仍属于娃哈哈所有。但这是否会影响商标转让合同的效力呢?“物权的变动采取公示和公信的原则.例如动产物权的转移一般自交付时发生, 不动产物权的转移一般自登记时发生。商标专用权的转移也采取了以商标主管机关核准并进行公告为公示原则,并基于上述公示产生公信力。我国《物权法》第15条规定:“未办理物权登记的不影响合同效力。” 合同成立以后, 物权没有登记不影响债权合同的效力。债权与物权是相分离的, 债权的生效和物权的转移是两个问题, 物权没有转移并不形响债权合同的效力,合同仍然是在符合法定要件时生效。因此,娃哈哈商标所有权仍然在娃哈哈集团手中并不影响《商标转让合同》的生效, 只能表明娃哈哈集团并没有完全履行自己的出资义务。”�T
  此外,我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五条规定:“对可能产生误认混淆或者其他不良影响的转让注册商标申请,商标局不予核准,书面通知申请人并说明理由。”商标局基于该条款,将达娃转让商标的行为认定为不符合我国对驰名商标和民族产业的保护,即可能产生不良影响的行为,而不予核准,这是有法可依的。
  达娃转让不成又签订了“阴阳”商标使用许可合同,但使用许可关系中,商标权人并不丧失该注册商标专用权,被许可人只取得使用权。所以虽然达娃先后签订了四份合同,但并没有改变商标权的归属,娃哈哈仍是合法的专用权人。
  三、“达娃之争”留给我们的启示
  近期,历时两年半之久的达能和娃哈哈纠纷终于以和解告终,达能同意将所持有的娃哈哈合资公司51%的股份出售给中方合资伙伴,股权转让价格为3亿欧元,大大低于最初达能向娃哈哈提出的至少12亿欧元的转让价格�U。每个人都站在不同的立场,抱着不同的体验来看待“达娃之争”。 现在,“达娃之争”已尘埃落定,一切争论都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在“达娃之争”事件中,留给我们的重要启示:
  第一,中国企业家在经营过程中,尤其是在与外国公司合作的过程中,一定要请专业人士仔细研究相关的法律,要具备法律意识,尊重法律。有关合资、合作协议、公司章程等法律文件,尤其是细节方面,一定要尽量做到无懈可击。在有关协议中应当预先选定争议解决方式,建议选择国内仲裁或诉讼解决。
  第二,要特别注重对企业经营权的控制,真正掌握企业经营的命脉。控制权是企业经营的命脉。尽管“达娃之争”长达三年,但是合资公司仍然维持正常的经营、生产和盈利,这完全是由于宗庆后始终掌握着公司控制权,公司没有被双方的系列诉讼搞垮。相反,达能虽然是控股股东,但是只派了3名董事分别兼职几十家合资公司,无法有效地控制公司。宗庆后有了控制权,整个娃哈哈的生产、销售、营销、品牌、所有利润就全部掌控在他自己手里。有了公司的控制权,宗庆后才能在和达能对阵的时候,获得合资公司管理层和普通员工的鼎力支持。
  相比之下,我们不少企业在同外商合资经营或者到国外进行并购的过程中,不要求参与公司实际经营管理,很容易遇到与达能类似的尴尬问题。如中铝虽然通过新加坡全资子公司,联合美国铝业公司获得了力拓的英国上市公司12%的现有股份,成为力拓单一最大股东。但中铝对于力拓的管理、运营没有任何发言权,结果在并购合作中将主动权拱手让给别人,力拓撕毁和约,中铝损失惨重。
  外资并购已使得我国许多知名企业退出竞争舞台,许多驰名商标流失,这不仅是对我国市场经济的严重打击,还是对所有中国人民情感的伤害。基于此,国家陆续颁布实施了一系列规制外资并购的行为,但法律的规定总是有限的,且大多数情况下具有滞后性,并不能完全满足市场经济多样性�灵活性和多变性的需要。所以,企业作为市场经济的主要参与者,必须有较高的法律素养且有危机感�责任感,要有长远的目标,要注重企业的无形资产如知识产权等的价值和作用,在经济活动中不仅要能创造品牌,还要会守住品牌,决不能给予外资企业以可乘之机,借此垄断我国的相关市场,吞噬我国的知名品牌。因为一个民族企业或民族商标品牌的流失不仅是中国经济之失,更是中国民族情感�民族自信之失。
  
  注释:
  �P财政部注册会计师考试委员会办公室.经济法.北京: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01.387.
  �Q吴汉东.知识产权法.北京法律出版社.2007.268-269.
  �R叶文添,唐清建,张曙光,赵晓.娃哈哈与达能纠纷真相.价值中国网.2007-09-02.
  �S张亚洲.注册商标转让中的法律要点.商标实物.2006(2).
  �T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中国知识产权在线.
  �U谁才是真正的大赢家?达能与娃哈哈胜负解析.中国新闻网.2009-11-12.

推荐访问:商标法 之争 视角
上一篇:经济法主体权利义务配置的特殊性_试论商主体市场定位及一般权利义务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