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论法律类型化和契约自由的关系|灵偶契约免费观看

来源:网络应用 发布时间:2019-01-05 04:02:29 点击:

  摘要一份“合伙协议”引发不同当事人对其法律属性的争议。笔者借该份“合伙协议”,阐述应如何判断不同协议的法律属性以及如何合法合理解释协议,并进一步地探讨“合伙协议”的争议所体现深层法律关系,即法律类型化与契约自由二者间的关系。
  关键词合伙协议法律属性法律类型化契约自由
  作者简介:黄永松,福建安凯律师事务所,律师。
  中图分类号:D9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0592(2011)02-003-02
  
  一、“合伙协议”及其问题
  “2008年3月15日,郑某某等6人签订一份合伙协议。该份协议的主要内容如下:合伙企业命名为“福州某服饰有限公司”,注册资金为人民币300万元。新合伙人郑某某先生依投资比例,出资款项缴付如下……,合伙人按各自的出资额比例持有公司股份。合伙期间各合伙人的出资为共有财产不得分割,合伙终止后出资仍为个人所有。……以出资比例进行盈余分配,本企业债务以企业财产偿还。……合伙终止后进行清算,清算后如有亏损,不论合伙人出资多少,以合伙共同财产偿还。……”这份“合伙协议”颇耐人寻味。协议以合伙为名,并使用由“合伙”一词延伸的各种法律术语,然而协议约定的组织体形式为“有限公司”。很显然,合伙企业和有限公司是两种不同的民事主体。那么,本协议到底是一份合伙协议,还是有限公司股东的投资协议?如何对协议进行法律解读和分析呢?
  二、合伙,亦或有限?――协议属性的基本法律判断
  合伙不同于自然人,亦不同于法人,自然人以个人的形式从事民事活动,其经营的财产不独立于个人财产,对经营所发生的债务承担无限责任;法人有独立的财产,因而有独立于其成员的人格,法人成员对法人经营所发生的债务承担有限责任,而合伙由两个以上的合伙人共同经营,有相对独立于合伙人财产的合伙财产,诸合伙人对合伙的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具体而言,在合伙财产能够清偿合伙债务的情况下,由合伙财产承担;不足时才由合伙人负补充责任。因此,合伙是独立于自然人和法人的第三民事主体。�P合伙人对合伙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的原因在于:法律既没有对合伙人出资总额规定最低标准,也没有规定合伙企业最低注册资本,更没有对合伙企业利益分配和合伙企业财产规模加以限制。因此,合伙企业的财产数量可能太少而无法对合伙企业债务承担清偿责任。为保护债权人的利益,合伙人应以个人的全部财产为限承担责任。但每个人拥有多少财产,第三人无从知晓,而且合伙人各自拥有的财产也可能相差悬殊。故合伙人既要承担无限责任,又要承担连带责任。据此,法律规定合伙的无限连带责任,属于法律的强行性规范,当事人约定予以排除属于无效条款。因此,区别合伙与法人的重要依据是两者不同的民事责任承担方式――无限责任与有限责任。故,只要区分了企业承担责任的方式,就足以断定民事主体的性质。本协议对债务承担的方式表述为:“本企业债务以企业财产偿还”,“合伙终止后进行清算,清算后如有亏损,不论合伙人出资多少,以合伙共同财产偿还。”上述约定债务承担以企业财产为限,合伙人个人均不再另行承担。显然,该份协议是以有限责任作为企业的责任承担方式。据此,我们可以判断,这份合同虽然冠以“合伙协议”之名,也约定符合合伙特征的条文,�Q但其法律属性为有限责任公司股东的投资协议书。
  三、合同解释的路径选择
  在厘清协议的法律属性之后,我们仍然面临一个实务问题:对于该份协议是紧紧抓住法律责任这一条款,以有限责任法人对协议进行全盘式的重新厘定;还是利用合同部分条款无效不影响整个合同效力的制度,对修订该份协议的法律责任,使之符合合伙企业的基本属性?如果以有限法人来解释本协议是否当初当事人只想以合伙的形式来经营企业?如果以合伙来解释本协议是否会将无限连带责任强加于当事人呢?这两种基于不同出发点的法律解释,将协议引向两种不同的结果。为此,有必要探讨对本份协议依据何种路径予以法律解释的问题。
  依据我国《合同法》第125条之规定可知,合同解释之目的是探求当事人真实的意思表示。选择何者为合同解释的路径,应以探求当事人订立协议之初衷为标准。从协议的字里行间判断:“新合伙人郑某某先生依投资比例,出资款项缴付如下……”。说明本协议订立之目的是为已成立的“福州某服饰有限公司”增加资本并由增资引起的股权变动和管理权限之更迭作出合理的厘定。根据工商局的登记资料,该公司于2007年成立,公司性质为有限责任公司,这可以佐证当事人订立合伙协议之真实意思系为有限责任法人增资。据此,协议的实质为有限责任公司投资人内部股东协议,仅具有内部拘束力,不具有对抗第三人的法律效力。协议中出现合伙之字样表述,乃系当事人对法律之误解所致。因此,解读本份协议应以有限责任公司股东内部法律关系为路径,将协议出现的关于合伙相关的词句予以重新说明和阐释,使之符合当事人之真意表示,而非以合伙为路径,将无限连带责任强加于当事人。
  四、合伙与有限之争的背后――法律类型化与契约自由原则和冲突与协调
  民法将民事主体依据其类型进行严格划分,自然人、个人合伙、企业合伙,有限责任公司,股份有限公司等,每一种类型都有明确的责任承担方式。那么,在缔约自由原则下,缘何当事人不可以自由创设新的民事主体。如本案中当事人选择了介于合伙与有限之间的组织形式,为何不能承认这种创设的组织形式,而必须在合伙或有限之类型化组织形式间做出选择?对此,必须对民法基本理论:契约自由原则与法律类型化之间的关系有基本的了解。
  法律类型化是社会生活不断发展变化的产物。德国学者拉伦茨在分析法律类型化的特征时指出:“法律关系的类型是发生在法现实中的‘法的构造类型’,因为它涉及的正式法律性创作的特殊构造。此种类型有些是法学的产物,如主观权力的类型;然而,它们大部分是由法律交易中产生的,全部的债权契约的类型均属此。”�R一方面,法律将现实生活中常见的行为模式将其抽象为法律类型,使现实的法律行为有了范式的指导,有利于民事交易的顺利进行。法律类型化的范式功能包括:一,法律类型化为契约自由提供便利,契约自由原则又促进了法律类型化的发展。日本学者我妻荣在解释典型合同存在的意义时指出,“由于当事人在实际缔约过程中常常出现合意内容不明确或不完全等情形,为了明确当事人间的合意内容,有必要设定某种判断标准,并将该标准一同规定在具有共同法律属性的某一类型合同中。”�S即典型合同的存在是为当事人自由缔约时提供一种参照的便利。当事人在缔约之际,个人意思并非完全是在一张白纸上形成,而是多多少少借助了典型合同这一制度逐渐形成。�T本案合伙协议的订立,很大程度上借鉴了台湾合伙协议的范本。而典型合同的规定多数为任意性规范,当事人又可以约定予以排除,这也是契约自由原则的又一体现。“当事人约定的契约规整则可以多少偏离法律的规整,由这些约定可以在法律生活中发展新的、法律外的契约类型。”�U由此,法律的类型化又随着缔约的自由进一步变动和发展。二,法律类型化对契约自由有着补强的作用。一旦当事人约定有所遗漏,或者约定条款违反法律规定被认定为无效,此时,可以直接适用法律对于该契约类型的相关规定。如我国《合同法》第62条规定,“当事人就有关合同内容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61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适用下列规定……。”本条规定便是法律类型化补强作用的典型。法律出于保护交易安全和鼓励交易的目的,在约定不明并无法协商的情况下介入当事人的自治领域,这并非是对当事人契约自由的破坏,而是将任意性规范所蕴含的客观正义注入自治领域,在可能发生争议的当事人之间树立正义的标尺,当事人据此可以衡量其行为的界限,从而预防或平息当事人可能或已出现的纠纷。如说俗缔约自由与法律的类型化便产生了天然的紧张关系。另一方面,法律的类型化又对各个法律行为作出了框架的限制,逾越此则有可能被认定违法。而依据契约自由原则,当事人可以自由决定合同的内容。那么,便有可能导致当事人之约定偏离或违背法律预设的行为框架的结果。如此,契约自由与法律的类型化便产生了紧张关系。即法律的类型化对契约自由有一定的限制作用。这种限制体现在:一,契约的内容和形式不得违反法律强行性规定。法律将民事法律行为限制在法律类型的框架中的原因是,法律不仅仅保障个体之间的契约自由,还承担着维护交易秩序,保障交易安全的功能。据此,法律强制将主体的组织形式进行类型划分,是基于交易秩序的考量,当事人不可自由创设新的组织形式,否则秩序的安定性遭致破坏。二,契约自由原则不等于当事人具有完全选择某种法律类型的自由。如当事人选择了买卖合同这一法律类型,当对价为零时,仍然会被认定为赠与。本案虽冠以合伙之名,其实质上为有限责任公司股东的内部投资协议。法律基于类型的划分将各个法律行为纳入有序、动态、紧密相连的类型体系里。在这种类型体系里,“各个法律类型依若干要素的全然消退、新的要素的加入或居于重要地位,使一个类型交错地过度至另一个类型。”�V因此,在考量法律行为是否属于法律界定的某一类型,至关重要的要素特征便是判断的标准。如对价性便是买卖与赠与两种类型鲜明的界限,而责任的承担便是区分合伙与法人两种不同组织形式的关键要素。故,契约双方即使依契约自由订立了合同,仍应处于法律规定的类型之中。
  总之,不管是今天所谈到的这份“合伙协议”,还是以后在遇到相类似的协议,其所体现法律类型化与自由契约二者的关系。即,二者相辅相成又相互矛盾的关系。法律类型化系国家对契约自由的干预,是为了克服当事人无限制的使用契约自由所带来的弊端,弥补契约自由之不足,使契约自由精神真正发扬光大。而如何解决法律类型化与契约自由二者间的矛盾,则须认清这二者关系,把握好二者之间的“度”。今后,契约双方在缔约过程中,必须把握好法律类型化与契约自由二者间的“度”,使之得到双赢。
  
  注释:
  �旃�埃�穹ㄗ苈郏�叩冉逃�霭嫔纾�007年版.第284页.
  �Q需要说明的是,我国合伙企业法有规定有限合伙这一合伙形式(形同于台湾民法典规定的“隐名合伙”)。有限合伙或隐名合伙均以出资额为限承担合伙企业的债务。因有限合伙企业其至少需要一名普通合伙人,隐名合伙必须将财产转移给出名营业人。因此,本协议规定之内容不符合有限合伙或隐名合伙的特征,故而不属于这两者。
  �德]卡尔・拉伦茨著.陈爱娥译.法学方法论.商务印书馆.2005年版.第341页.
  �S[日]我妻荣著.债权各论(上卷).岩波书店.1954年版.第47页//顾祝轩.合同本体解释论――认知科学视野下的私法类型思维.法律出版社.2008年版.第234页.
  �俗P��贤�咎褰馐吐邸��现�蒲�右跋碌乃椒�嘈退嘉���沙霭嫔纾�008年版.第237页.
  �德]卡尔・拉伦茨著.陈爱娥译.法学方法论.商务印书馆.2005年版.第345页.

推荐访问:契约 类型 关系 自由
上一篇:共犯理论能否在行政处罚中适用_行政处罚共犯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