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CDM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也谈

来源:图像动画 发布时间:2019-01-09 03:57:58 点击:

  摘要没有哥本哈根的高关注度,会议之初又面临着难产的风险,坎昆会议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较为圆满的落幕。为更好的应对气候变化而进一步达成的《坎昆协议》认可了CDM的继续运作和其他市场机制。在此时间结点上,回顾CDM的产生背景,立足其发展现状,预测其“后京都时代”的走向,是现实且必要的。
  关键词清洁发展机制 坎昆 哥本哈根
  作者简介:王守雷,昆明理工大学法学院,硕士,研究方向:环境与行政;杨丹萍,昆明理工大学法学院2009级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环境与资源保护法。
  中图分类号:C91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0592(2011)03-193-01
  
  一、CDM的产生
  步入20世纪以来,随着各类全球环境问题的日益严重,致使人类社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风险和危机,而在众多的严重威胁着人类生存和发展的全球性环境问题中,首当其冲的就是全球气候变化问题。目前全球变暖的趋势正日益加剧,各种极端天气、自然灾害频繁发生,如果不及时加以控制,将对人类未来的生存和发展带来灾难性的后果。众所周知,全球气候变暖是人类共同面对的环境问题,单靠一个国家或地区是不可能解决的,需要全世界各个国家和地区的通力合作。世界各国已经开始在此方面展开有效合作并努力寻求突破。于1992年在巴西里约热内卢召开的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通过了《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公约》确定的“最终目标”是把大气中的温室气体浓度稳定在防止气候系统受到危险的人为干扰的水平上。该《公约》是世界各国为积极应对全球气候变暖所作出努力的成果,奠定了应对气候变化国际合作的法律基础,但该《公约》并没有把“最终目标”这一安全阀值予以具体量化,为弥补这一“遗憾”,于1997年在日本的京都召开了《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第三次会议,会议通过了争议颇多的旨在限制发达国家温室气体排放量以抑制全球变暖的《京都议定书》。《京都议定书》规定,发达国家和经济转型国家在2008年―2012年内,应将CO2等六种气体减排量在1990年基础上平均削减5%。而发展中国家不承担减排义务。为了更好执行和实现减排义务,《京都议定书》规定了三种境外减排的灵活机制,包括联合履约(JI)、清洁发展机制(CDM)和排放贸易(ET)。其中清洁发展机制是三机制中唯一适用于公约附件一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间的减排机制。该机制规定由附件一国家投入技术和资金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开发温室气体减排项目,实施项目所实现的温室气体减排量可由附件一国家用以完成其减排承诺。
  二、CDM的发展
  从美国的通过到拒绝签署,再到俄罗斯和澳大利亚的后续加入,《京都议定书》在经历了7年的艰难谈判之后,终于于2005年2月16日正式生效,这是人类历史上首次以法规的形式限制温室气体的排放,为日后清洁发展机制项目的实施提供了法律保障。《京都议定书》开始生效之时,特别是EUETS(欧洲排放贸易计划)建议EUA(欧洲配额)和《京都议定书》下CDM(清洁发展机制)产生的CER(核定减排额)进行链接之后,CDM市场一片繁荣,发达国家对减排量需求比较大,发展中国家CDM项目备受青睐。2007年-2008年,买方大量涌入中国。而2008年爆发的金融危机却成为CDM由热转冷的拐点。一些大的银行受到影响,一些工厂减产、停产,减排需求量下滑,交易量价齐跌。现在CDM项目在中国大陆项目批准2785个、注册1079个、签发320个。同时业内人士普遍认为,2010年到2011年市场是比较黯淡的,因为临近2012年,第二承诺减排期还不明朗,加之2012年后CDM市场还存在与否仍是谜,所以导致市场主体信心不足。
  三、CDM的展望
  众所周知,《京都议定书》所确立的第一承诺减排有效期截止到2012年底,2012年以后的第二承诺期如何有效地衔接,从巴厘岛到哥本哈根再到坎昆,一直悬而未决。而CDM是继续存在,抑或修改或废除,前途也并不明朗。下面仅就CDM的未来走向作必要的预测。
  第一,继续采用或废除CDM。笔者认为,出现这两种极端结果的可能性比较小。关于气候变化的谈判,历经十六载,成绩斐然,但也步履维艰,全球温室气体减排合作已不简单是各国单纯为应对气候变化所进行的博弈,也是国际政治、经济博弈在温室气体减排领域的体现。而要真正的走出这种“博弈困境”,还需要更为有效的机制激励世界各国更广泛地参与到温室气体减排事业的合作中。
  第二,修改CDM。笔者认为,出现这种结果的可能性较大。虽然《坎昆协议》并没有对“后京都时代”的减排作出有效地衔接,“双轨道谈判机制”越来越被“淡化”,《京都议定书》的诞生地国――日本以及加拿大和俄罗斯都明确表示不会继续承担“后京都时代”的具体减排义务,但我们也应该肯定坎昆会议的成绩,至少为CDM的未来走向定下了一个可能的基调――《坎昆协议》认可了CDM的继续运作和其他市场机制,指出碳采集和碳储存应适用于CDM中的碳信用额。
  四、结语
  无论如何,坎昆会议只是气候变化会议十六载历程中的一站,《京都议定书》也只是国际气候制度形成和发展迈出的坚实一步,未来国际气候制度仍将处于一个不断发展演化的进程中。因此,为了减少气候变化对人类社会的危害,建立一个更为公平有效的国际气候制度,是人类社会的共同利益所在。希望明年南非的德班不会让人失望。

推荐访问:也谈 未来 CDM
上一篇:异化劳动【浅谈异化劳动】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