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权利限制的正当性浅析|公民的基本权利是什么

来源:图像动画 发布时间:2019-01-03 04:05:27 点击:

  摘要公民基本权利的确认和维护,是当今任何一个崇尚民主法治且实行宪政的国家责无旁贷的任务,申言之,公民基本权利的保护实为民主制度及人类文明之根本性的“物质”载体。但是,从宪法制度层面看来,世界各国都在宪法文本中规定了有关基本权利限制的规范。如何理解基本权利限制的正当性?如何解决宪政实践中权利保护与限制的敌对困境?本文以为,这需要我们在对基本权利限制的概念、原理进行深入的分析的基础上,通过法律保留等法治原则达到规范立法行为来加以保障。
  关键词公民基本权利 权利限制 法律保留
  作者简介:罗俊,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2009级宪法学与行政法学专业硕士研究生。
  中图分类号:D92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0592(2011)01-027-02
  
  2003年由孙志刚一案引发的对国务院1982年颁布的《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以下简称办法)的合宪性质疑,在各方的呼吁与压力之下,似乎已随着《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实施细则》的取而代之而宣告终结。①但是,有关该案背后所潜藏的一系列问题的探讨却一直没有停止过。就普通民众而言,他们了解的情况或许仅仅是因为国务院颁布的上述《办法》在没有任何授权的情况下规定了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条款,因此有违宪之嫌而需要予以撤销。而作为一个法学研究人员,我们或许会就这件事提出更深层次的拷问,即国务院制定的该《办法》是否限制了公民的基本权利(迁徙自由权)?假使国务院享有制定此类限制公民基本权利的权力,那么它的正当性或者法理基础何在?这种基本权利的限制性规范需要考量哪些因素?遵循什么原则?笔者以为对于这一连串问题的深入反思和解答对于深化我国宪法与法治基本理论,促进法治国家建设,实现依法行政,保障公民基本权利不无裨益。
  一、基本权利的界限
  英国著名思想家洛克曾经在其著作《政府论》中说过:法律的目的不是废除或者限制自由,而是保护和扩大自由。②在我们讨论基本权利能否被限制、被限制的法理根据是什么、由谁来限制、限制到何种程度等问题之前,我们需要解决一个前置性或者基础性的问题,即基本权利有无界限?这似乎是一个不证自明的问题,因为如果基本权利没有界限,那么基本权利限制理论显然不具有正当性。但是如何理解基本权利的界限却是把握基本权利限制理论的关键。③在实证意义上,由于个人基本权利与其他法益之间的冲突客观存在,因此他们都是有界限的。以言论、出版、结社自由等传统意义上“防御权”来说,它们都不是不受一般性的法律规则限制的绝对权利。言论自由不意味着个人可以自由地造谣、诽谤,它需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行使。出版自由同样如此。另外,对于基本权利的限制,在国际法上早有范例,如法国《人权宣言》第4条④、德国《基本法》第14条⑤等。基于此,与公益(“国家的、社会的、集体的利益”)和他者权利(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合法的自由和权利)可能发生冲突的临界点即为基本权利的界限。另外,需要指出的是,宪法文本中义务条款的设定本身就可以理解成是对权利的直接限制,因为义务的存在实际上在一定情况下排除了基本权利自由行使的可能性。
  二、基本权利限制的正当性基础
  解决了基本权利界限问题之后,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如何认识基本权利限制的正当性,即它的理论依据是什么?美国宪法专家路易斯・亨金在《宪政与人权》一文中指出:“美国的人权观不仅保护个人的权利不受专制统治者的侵犯,而且保护其不受人民和他们合法选举的代表的侵犯,即使他们的行为出于善良的愿望和为了公共利益也不允许。立法机关尽管是人民选举产生的,但也不是最高的,立法机关也要受制于宪法的约束,它也必须尊重个人权利。”从宪法规范来考察,公民基本权利限制的理论依据或者基本权利相对保障主义的理论依据主要有以下几种学说:
  (一)有限自由论
  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中认为:“自由是做法律许可的一切事情的权利,如果一个公民能够做法律禁止的事情,他就不再有自由了,因为其他的人同样会有这个权利。”马克思对法律与自由的关系同样进行过探讨:“自由就是从事一切对别人没有害处的活动的权利。”这些论述都表明:个人自由虽然是不可剥夺的人权,受到宪法的保护。但在政治社会中没有绝对的个人自由,个人自由行使在不影响其他公民权利行使的角度上始终是有限的。从1908年发生在美国新政时期的“妇女工时案”我们可以看出,即使美国宪法所规定的契约自由原则也并不是绝对的,对它的限制反而有效的保障了妇女的平等权。⑥这也可称之为一种保护性限制。
  (二)社会连带说
  该学说首推法国学者莱昂・狄�,其认为个人无法绝世而独立,社会共同体中的个人具有相互依从性,因此个人和社会有连带关系并且个人要受到社会的拘束。一个即使宪法并未予以限制的基本权利,其仍须受到立法者为共同生活所为立法的限制。在公民个人自由需要履行社会责任方面,无论是近代宪法还是现代宪法都有明确的体现。欧洲国家的宪法对家庭、宗教和私有财产权的规定,在很大程度上直接反映了宪法对公民基本权利承担社会责任并根据社会责任而对其进行限制的观念。如爱尔兰宪法规定教育子女是父母的责任,父母有为子女接受教育的权利和义务。⑦
  (三)整体价值论
  该学说认为,宪法所规范的各个基本权利在整体上表现为一个价值序列,各个价值之间体现了一种效力等级的秩序,公共利益在这个效力等级中处于一个比较优越的地位。因此,国家为了实现宪政的目标,维护公共利益,当公共利益与公民的基本权利发生冲突的时候,为了平衡这种利益冲突,有必要对个人权利进行限制。但是从静态和目前利益的角度来观察,以公共利益的名义来限制个人自由,必须按照法律的预先设定来执行,且以国家的名义进行限制。希腊1975年宪法规定:“除非依照法律的规定,为了合法认定的公共利益的必需,且对被征用的地产按法院就赔偿作出暂行判决时的价值实行赔偿,任何人的地产不得受到剥夺。”瑞士宪法第22条规定:“为了公共利益,可以在宪法授予的职权范围内通过立法方式征用土地或施加限制。”
  三、实定法上基本权利应遵守之原则
  (一)基本权利限制的立法例
  从世界范围来看,对基本权利的限制在立法上主要表现为两种立法例,包括概括式和区分式。采取概括式立法方式的以日本为典型,日本宪法第13条规定:“一切国民都作为个人受到尊重。对于国民谋求生存、自由以及幸福的权利,只要不违反公共福祉,在立法及其他国政上都必须予以最大尊重”。区分式的立法例当推德国,德国基本法在其人权条款部分(第1至19条),对作为限制基本权利之公益目的,做了不同层次且逐条不同的限制规定。约有以下几种:(1)单纯法律保留:此种立法例表现出对立法者的极大信任,立法者只要依任何公益即可限制人权,宪法对立法者限制人权之公益目的并未明确。条文一般表述为:得以法律限制之;(2)加重法律保留:指在宪法的个别条文中,已经对该权利的可限制性及其条件预先指定了,只有当出现宪法上规定的条件时,立法者始得对公民这种权利作出必要的限制;(3)概括限制:依基本法第二条一项,任何人有自由发展其人格之权利,但以不侵害他人之权利或不违犯宪政秩序或道德规范者为限;(4)毫无限制保留:德国基本法内,尚有几个条文并未规定有任何限制的规定。例如第四条的宗教自由。⑧通过比较,我们发现,概括式立法方式,意在表征宪法对所有公民基本权利的一视同仁之保护,但却可能忽略了具体公民基本权利的本质或形式差异。区分式的立法例着眼于防止立法者可能会恣意的侵犯人权的预防性之上,使立法者为何种目的、在何种范围、以何种方法方可限制人权,都可以在宪法条文内寻得依据,因此较之前者有一定优势。
  (二)法律保留原则之应用
  宪法基本权利可以受到限制,这已确凿无疑,问题是通过何种方式来限制?在民主法治及基本权利的发展进程中,各国无一例外地明确了一点,这就是只有“法律”才可以限制基本权利。前述法国《人权宣言》第4条“此等限制仅得以法律规定之”已清晰无误地表明了这一观点。“依照法律”即意味着只有法律才可以限制,其后,该理论发展为基本权利限制的法律保留原则。法律保留原则的产生源自于在分权式的国家架构下的所确信的法治理念,即对民意机关(国会或议会)行使权力的信任和对行政权力专横的恐惧。其思维进路在于:其一,国会代表都来自于直接委派或选举,他们定会理性地行使权力;其二,即便是国会通过了对人民自己不利或有害的法律,那也只是人民自己心甘情愿的选择;其三,权力的官僚化通常表现为行政权力的扩张,这是自由和权利经常受到威胁一个重要来源。⑨由此推导出对基本权利的限制“得依法律为之”。在前述问题中,实际上隐含着一个更为基础性的问题,即此处的“法律”如何界定?笔者以为,按照法治理论及实践经验成功范例来说,此处的法律应当是狭义上的法律,即必须是立法机关按照严格预设的立法程序通过的、且从形式和实质都符合正当性的规范性文件。
  (三)比例原则的要求
  既然法律可以限制基本权利,那么限制到何种程度才最为相宜?在限制基本权利的过程中,不排除这样一种情况,即以限制基本权利为借口,虚化或者抽空基本权利的内涵。果真如此,则宪法列举的基本权利无疑会沦为一纸空文,宪法基本权利的规定就丧失其实际价值与意义。从宪法理论与国外的审判实践来看,德国基本法的相关规定值得借鉴,德国基本法第19条第1项和2项即是针对这个原则出发设定的,其内容为:(1)凡基本权利依本基本法规定得以法律限制者,该法律应具有一般性,且不得仅适用于特定事件,除此该法律并应具体列举其条文,指出其所限制之基本权利;(2)基本权利之实质内容绝不能受侵害。德国基本法的上述内容被归纳为个案法律之禁止、指明条款要求以及根本内容之保障原则。⑩通过解读,我们发现,个案法律的禁止的目的主要在于使宪法的平等权获得实践,使得某些人不会遭到由法律所加诸的特别利益或不利益的待遇。指明条款要求实际上具有一种对立法者的警戒功能,即提醒立法者在制定限制性法律时也指出是对公民哪项基本权利的限制。根本内容之保障原则在理论上意指,承认每一个基本权利都有一些核心的内容,是任何法律都不可以加以限制的,否则,限制这些核心内容的法律将通过违宪审查的方式被宣布为无效。
  四、结语
  对人权的重视,现已成为衡量各国政府是否是法治政府的重要特征。基本权利是表征个人拥有人性尊严的称谓,各国宪法明文规定对其加以限制本身表明其背后存在深厚的理论基础。笔者以为,本文讨论的仅仅是该理论的部分内容,诸如公共利益条款的界定,限制性法律的合宪性审查、比例原则的应用等问题都还没有涉及,因此基本权利限制理论的各项内容还有待我们进一步的探讨和挖掘,而且这种探讨和挖掘活动,对于我们更好的保障和扩大公民的基本权利具有重大的意义。
  
  注释:
  ①http://www.省略/aboutchina/zhuanti/zg365/2009-06/09/content_17908280. htm.2010年9月20日最后登录.
  ②洛克著.叶启芳,瞿菊农译.政府论.商务印书馆.1964.36.
  ③张千帆主编.宪法学.法律出版社.2004.163.
  ④该《人权宣言》第4条规定:“自由就是指有权从事一切无害于他人的行为,因此各人的自然权利的行使,只以保证社会上其他成员能享有同样权利为限制。此等限制仅得以法律规定之。”
  ⑤该《基本法》第十四条规定:“财产权及继承权应予保障,其内容与限制由法律规定之。”
  ⑥张千帆.宪法学导论―原理与应用.法律出版社.2008.40.
  ⑦朱福惠.宪法对公民基本权利的保护性限制�兼论国际人权宪章对人权的划分.http://www.省略/homepage/21/200574191947958034.html.2010年9月17日最后登录.
  ⑧⑩陈新民.德国公法学基础理论.山东人民出版社.2001.350-352,364-368.
  ⑨秦前红.论我国宪法关于公民基本权利的限制规定.河南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5(2).

推荐访问:基本权利 浅析 正当性
上一篇:行政职权有哪些特征【法院职权优化配置之前提:法院审判权与法院行政管理权的适度分离】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