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产权与反垄断法的利益冲突及协调 反垄断法 知识产权

来源:手机 发布时间:2019-01-03 03:55:33 点击:

  摘要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技术日益成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为推动技术进步,保护企业勇于创新的积极性,知识产权制度日益成熟和完善。但知识产权先天具有的专有性特征,有可能成为损害市场自由竞争的潜在威胁,近些年出现的针对知识产权所有者的反垄断调查正说明了这种威胁的现实存在。本文从知识产权和反垄断法各自的特点及相互关系,特别是从利益冲突入手,分析了两者共同协调发展的平衡原则。
  关键词知识产权 反垄断法 利益冲突 平衡原则
  中图分类号:D920.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0592(2010)11-022-02
  
  知识产权和反垄断法有着共同的利益追求,都关注技术进步和消费者的最终利益。从知识产权的角度讲,企业都希望拥有先进的技术,更希望保持对专有技术的占有和控制,此时,知识产权保护必不可少。从反垄断法的角度讲,良性的竞争环境是经济持续发展的基础,各类市场主体只有在平等竞争的环境下才有进行技术创新的充分动力。要平衡不断进行的技术创新和持续加剧的市场竞争之间的冲突,就要正确把握知识产权和反垄断法的立法本意,了解二者的利益共同点和冲突点。
  一、知识产权和反垄断法的一般关系
  (一)从知识产权的角度,分析其与反垄断法的关系
  一般地讲,知识产权的特征可以归纳为无形性、专有性、复合性、地域性、时间性等五个方面。以本文关注的视角看,与市场竞争关系最密切的是其专有性特征―知识产权作为绝对权和支配权所具有的垄断性或排他性。一些学者认为垄断性是专有性的自然延伸,把垄断性也看成是知识产权的特征之一。实际上,他们所说的“垄断性”更多地是源于知识产权的财产性和物权性属性。知识产权作为一种财产权,排他性(垄断性)是其自然属性,而非特有的法律特征。
  从权利行使的角度分析,由于知识产权以创造性智力成果等为保护对象,因此,权利人大多会通过使用许可协议来使其成果社会化。为使新技术创造更多价值,法律赋予其所有者以特权,即通过合法交易成为独占者。这种“独占性权利”的行使所获得的利益与在自由竞争的市场条件下所获得的是明显不同的。智力成果一旦被知识产权制度所保护,就意味着排除他人相同或类似的行为,因此,知识产权最终与非通过竞争而获得的独占地位联系起来。
  虽然垄断性不是知识产权的法律特征,但知识产权作为民事权利之一种,必然存在被滥用的可能,进而也就进入反垄断法的视野。知识产权的滥用是相对于知识产权的正常行使而言的,即是指知识产权权利人在行使权利时超出法律所允许的范围或正当的界限,导致对该权利的不正当行使,损害他人或社会公共利益的情形,最终破坏智力成果的传播和创新。比如,利用知识产权组成经济联合,限制其他人进入,获取技术市场上的优势地位,或者在使用许可协议中漫天要价,对协议到期之后的技术使用进行限制……这些行为无疑已经背离了知识产权制度推动技术进步的本意,也正因为这样,权益受到侵害的其他竞争者只得借助反垄断法来维护自己的利益。
  (二)从反垄断法的角度,分析其与知识产权的关系
  在市场经济体制中,竞争机制是最重要的机制,这一机制一旦被源于自由竞争的垄断所扭曲,市场将不能正常发挥作用,市场秩序和结构就会遭到破坏。但是,竞争机制本身不具有维护公平竞争的功能,因此,需要建立相应的法律制度予以保护。制定反垄断法的初始目的就是为了维护和促进健康的竞争机制,以实现充分、有效、公平的竞争。
  既然反垄断法的立法宗旨是保护市场竞争结构的健康稳定,那么反垄断法必然反对限制竞争,反对滥用市场优势地位。从法律层面上分析,垄断既是行为的规定性,又是状态的规定性:一方面,反垄断法关注市场主体的行为,只要该行为的目的是限制竞争,就进入反垄断法的视野;另一方面,反垄断法也关注市场的状态,即集中度,垄断状态指的是市场已达到或超过法律所规定的企业集中度的下限,因此,即使没有明显的垄断行为,政府反垄断部门也可以认定为垄断。反垄断法并不在意某具体权利是否具有“垄断性”,而是关注某个具体行为是否对正常的市场竞争秩序造成了威胁或伤害,是否损害了消费者的整体利益。所以,当出现滥用知识产权的情形,如对智力成果转化的产品过高定价、拒绝将知识产权许可他人正当使用等等,虽然也损害到其他人的利益,但只要没有破坏市场竞争结构的健康稳定,就不会招致反垄断法的干预。
  二、知识产权和反垄断法的利益冲突
  本质上讲,知识产权是完全的或有一定限制的垄断的产物。知识产权与反垄断法之间既有天然的联系,又存在着利益冲突。首先,知识产权虽然是一种合法的垄断权,但它终究在一定范围内限制了竞争,允许这种情况的出现是法律进行价值判断后的结果。知识产权制度存在本身并不能说明它完美无缺,没有任何消极影响,只是法律在权衡利弊后,将这种消极后果限定在可容忍的范围之内。其次,由于知识产权的“垄断性和排他性”,使得拥有它的企业在某一特定市场上必然形成垄断地位,至少具有形成的趋势,此时,如果权利被用来实施非法限制竞争的行为,比如拒绝许可他人正当使用其知识产权意图消除或减少自己在特定市场上竞争的压力,在许可他人使用其知识产权的过程中附带了一些限制正当竞争的要求以获取垄断暴利等,那么这种对知识产权的不正当行使就违背了赋予其合法垄断权的立法本意,自然就触犯了反垄断法。所以,无论是从知识产权的本质上来讲,还是从其权利行使的实践来看,知识产权都可能与反垄断法发生利益冲突。这种利益冲突一方面表现为权利主体在行使知识产权的过程中不适当地扩大了垄断权的范围;另一方面表现为权利主体凭借“合法垄断权”进一步谋求非法垄断或优势竞争的地位,均将进入反垄断法的规制范围。
  在近些年众多知识产权被反垄断调查的案例中,最核心的问题是授权他人使用受保护的知识产权到底应该适用怎样的法律原则。在科学技术已经成为市场竞争力核心要素的今天,知识产权受保护的范围已越来越受到反垄断法的关注。如果坚持意思自治的理念,完全保护市场主体的知识产权,就必然会损害到市场的自由竞争和消费者的整体利益;如果用反垄断法揭开知识产权“垄断性或独占性”的面纱,无疑将智力成果所有人推入“无法可依”的窘境,甚至令其丧失技术创新的积极性,导致社会发展成本加重。总之,一个是反对独占,保护市场竞争;一个是授予独占,促进技术创新。面对这种利益冲突,司法实践做出了不同的回答,理论界也尚无定论。
  三、平衡原则―协调知识产权和反垄断法的基本原则
  既然知识产权与反垄断法之间存在着潜在冲突,就有必要采取有效措施来协调和规避这种冲突。由于知识产权从本质上讲属于民事权利,属于私权范畴,尽管也有其公益目的,但最主要和直接的还是为了私益目的;反垄断法属于公法范畴,以社会为本位,主要为了社会公益目的,因此,二者的潜在冲突在本质上反映了个体私权利与社会整体利益之间在特定情况下可能存在的冲突。所以,要协调知识产权和反垄断法二者之间可能出现的冲突,又要尽可能地维护二者所保护对象的最大利益,就必须把握好恰当的尺度―在知识产权权利人个体利益与社会公共利益之间寻找平衡点。
  第一,必须明确对智力成果的管理主要还是要由知识产权制度来规范,强调保护个人利益和促进社会创新。知识产权的立法初衷就是要使知识产权权利人通过行使其权利而获得利益。同时,反垄断法的立法本意也不是反对那些积极探索、勇于创新的企业。企业由于创新技术形成的“垄断”不是反垄断法意义上的垄断,企业利润中包含的超额盈利可以看作是对创新者的奖励。这种“技术意义上存在垄断”的企业由于一方面要同拥有原有技术的企业进行竞争,另一方面,其他竞争者也会不断创新和改进原有技术,对其“垄断”地位形成冲击,实际上仍处于一种竞争状态。因此,知识产权领域的所谓“垄断”地位并不必然消除竞争,先进技术所有者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就要更加努力地改进技术创新产品,那么,消费者将会最终获益。IT业的迅猛发展恰恰证明了这一点。
  第二,反垄断法不能放松对知识产权的必要规制,只要知识产权的行使越过二者的平衡点,反垄断法就应立即对此加以规范,确保市场竞争结构的健康发展。实践表明,市场中的意思自治不具有保护市场竞争秩序的作用,更多时候是被用来消除竞争,卡特尔和其他垄断组织的形成即是例证。“意思自治”常常成为垄断组织证明其受到法律保护并享有相应权利的借口,企业通过“意思自治”来建立垄断集团,垄断集团又打着“意思自治”的旗号强制其他企业就范。究其原因,传统知识产权制度对于意思自治的过度推崇,使得权利滥用有可能成为合法现象。在知识产权制度中,法律赋予了权利人特权,给智力成果衍生的收益划定了闭合空间,只能由权利人独享,必然会引发与市场上其他利益主体的矛盾和冲突。
  第三,尽管市场经济要求遵行民事权利的充分一体保护,但当社会个体行使民事权利与社会整体利益发生现实冲突时,法律要求个体的民事权利应当受到一定的限制,不至社会公共利益过分受损。因此,一般来说,当权利人行使知识产权超出法定范围,与反垄断法通过保护竞争所要实现的社会整体目的(实质公平和整体效率)相冲突时,反垄断法必须优先适用,对知识产权的行使加以必要限制。很显然,这是符合反垄断法作为经济法的性质和宗旨的,因为,包括反垄断法在内的经济法所要达到的主要目的就是通过运用多种调整手段以弥补传统民商法的天然缺陷,解决个体营利性和社会公益性的矛盾,进而实现经济与社会的良性运行和协调发展。诚然,反垄断法的这种调整并不意味着对知识产权本身享有专有性这一基本性质的否定,而是在承认和保护这种权利的同时,防止和抑制其被滥用。这是符合法律设定各项权利的目的的,任何权利都不是绝对的,都天然有一条自身正当、合法行使的界限。防止和抑制权利(权力)的滥用是法律的基本原则之一,也是实现社会法治的必然要求,因此,在协调知识产权与反垄断法的潜在冲突时,为防止权利被滥用,反垄断法应当从其社会本位性出发,对知识产权的行使进行必要的规制。
  综上,知识产权与反垄断法的关系虽然具有天然潜在的冲突,但并非不可调和,我们只要在保护知识产权与防止权利人滥用权利方面寻找到一个平衡点,不再单纯地将知识产权作为垄断豁免之列,将与知识产权有关的限制竞争行为也纳入反垄断法规制的范围,二者就有可能实现其共同的利益追求―推动技术进步和保障消费者的最终利益。
  
  参考文献:
  [1]文学国.滥用与规制―反垄断法对企业滥用市场优势地位行为之规制.北京:法律出版社.2003.
  [2]王先林.知识产权与反垄断法:知识产权滥用的反垄断问题研究.北京:法律出版社.2008
  [3]刘兵勇.试论反垄断的理论基础.江苏社会科学.2002(5).
  [4]胡慧平.知识产权垄断,呼唤立法.发明与革新.2002(10).
  [5]郭禾.公平竞争与知识产权保护的协调.河南社会科学.2005(6).
  [6]吕明瑜.论知识产权许可中的垄断控制.法学评论.2009(6).

推荐访问:知识产权 利益冲突 反垄断法 协调
上一篇:【论职务犯罪侦查与预防职能的一体化】职务犯罪预防职能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