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职务犯罪侦查与预防职能的一体化】职务犯罪预防职能

来源:手机 发布时间:2019-01-02 03:59:05 点击:

  摘要检察机关职务犯罪侦查与预防部门分别设立,构成了侦查职能与预防职能的分化;反贪污贿赂与反渎职侵权的职能分化,则表现为自侦案件侦查权的分割。这两种分化虽然促进了检察工作向专业化纵深发展,也使得侦查和预防力量过于分散,不利于有限司法资源的整合。建立职务犯罪侦查和预防一体化的模式,成立职务犯罪侦查与预防局,是构建查防并举,预防为主的反贪防腐体制的重要制度保障。
  关键词职务犯罪 自侦案件 侦查模式
  中图分类号:D926.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0592(2010)12-201-02
  
  2010年8月,一些省区市检察机关通报了上半年查办职务犯罪案件情况。1至6月份,山西查办职务犯罪案490件,3名厅级干部落马;新疆查办47干部,其中厅干3人;河北前7个月查办813件贪污贿赂犯罪案,涉厅级干部5人;广东上半年76名县处级落马,3名厅级干部被查。以上是部分省市2010年以来职务犯罪案件查办的情况。在这些数据背后,有个问题值得我们思考:在高调反贪之下,贪污贿赂案件仍然持续发生。我们目前侦查和预防贪腐的体制机制能否适应当前形势的需要?腐败分子的不断出现除了有其个人因素的影响外,我们不能不正视目前的反贪防腐体制机制的建设。在这些职务犯罪的查处过程中,除了部分厅级以上高官涉贪案件外,省级检察院立案并侦查终结的极少,绝大部分案件由市级职务犯罪侦查部门负责办理。职务犯罪侦查部门层层分化设置,对于反贪力量的整合已经产生了一定的阻力,具体表现为侦查压力主要集中于市级院的侦查机构,而反贪人员则分散在各级检察机关。此外,还存在大反贪小反渎的问题。与此同时,伴随着各地职务犯罪预防厅、处、科、局的先后设立,出现了侦查与预防“两张皮”的现象,职务犯罪侦查与预防职能的整合,也日益凸显其重要性。
  一、我国职务犯罪侦查与预防职能的分化
  (一)职务犯罪侦查与预防职能的分化
  我国职务犯罪的侦查与预防职能,通常由检察机关内设的反贪污贿赂局、反渎职侵权局和职务犯罪预防厅、处、科或局承担。预防职能由侦查体制之外的部门承担,查者不防,防者不查,给查防并举带来了难以逾越的体制障碍。承担着职务犯罪侦查职能的机构主要是检察机关的反贪污贿赂局和反渎职侵权局,从高检院到基层院,层层设置。职务犯罪预防部门的设立相对较晚,上世纪90年代,根据中央关于进一步加强反腐败斗争的精神和高检院的统一部署,全国各地纷纷建立起自己的预防职务犯罪网络,由党委牵头,将本地区的国家机关、国有企事业单位以及其他可能发生职务犯罪的单位均纳入其中。譬如,上海市奉贤县人民检察院于1994年就单独设立了经济犯罪预防科,从经济侦查科抽调4名优秀侦查干部从事此项工作。其后,在全国各地实践的基础上,高检院设立了职务犯罪预防厅,负责对地方各级人民检察院职务犯罪预防工作的指导,对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职务犯罪预防工作进行研究、分析并提出职务犯罪的预防对策和检察建议、研究制定职务犯罪预防工作细则、规定等,下设办公室、预防处。地方各级检察院也相应设立职务犯罪预防处或者科,最近部分地区则开始升级为职务犯罪预防局。相比较于反贪等主要业务部门,职务犯罪预防部门人员编制少,有的地方甚至出现了一人科室的现象。职务犯罪侦查与预防职能的分化,已经成为防治职务犯罪的体制性障碍。
  (二)反贪污贿赂与反渎职侵权职能的分化
  各级检察院的反贪污贿赂局和反渎职侵权局分别负责各自管辖范围内的职务犯罪案件的侦查工作,这是一种分散型的侦查体制,表现为自侦案件侦查权的分割。这种分化并非检察机关建院伊始就采取的模式,直到检察机关内部反渎职侵权局独立于反贪污贿赂局才得以最终形成。这种模式的形成,主要来自于侦查队伍专业化的考虑,在刑法条文中,贪污贿赂罪集中于刑法第八章,渎职罪集中于第九章和第四章。如此,则将反渎职罪的侦查独立起来似乎存在规范上的依据,也反映出新的形势下加大打击渎职侵权犯罪力度的决心。这种分化,是侦查体制内的分化,由于检察机关反贪局和反渎局通常由同一名主管副检察长负责,二局协同作战的实例是存在的。还有部分检察机关,保留了原来的大一统设置,将反贪局和反渎局合为经济犯罪侦查局或科,这主要出现在案少人少的基层检察机关。从全国的形势来看,反贪污贿赂局和反渎职侵权局在侦查体制内的分立已经完成。
  二、职务犯罪侦查与预防职能分化之利弊分析
  (一)自侦案件侦查权职能分化的利弊分析
  反贪污贿赂局与反渎职侵权局的分别设立,虽然在某种程度上能够引导侦查工作向专业化纵深发展,因应了刑法章节的分化,强化了对渎职侵权罪的打击力度,但其弊端甚多:第一,侦查力量分散,既包括各层级检察机关之间侦查力量的分散,也包括反贪污贿赂部门和反渎职侵权部门之间侦查力量的分散;第二,人力资源浪费,包括不同部门之间侦查工作的重复,以及部分职务犯罪侦查人员的闲置;第三,难以抗拒干扰,特别是基层检察院的职务犯罪侦查部门。由于地方各级检察机关的人事权和财物权实际上掌控在地方政府领导手中,而且职务犯罪侦查的对象一般都是当地官员,所以当侦查工作遇到地方官员的干扰和阻力时,检察机关的“腰板”往往硬不起来。这也是造成检察机关的法律监督“比较软”的一个重要原因。
  (二)职务犯罪侦查与预防职能分化的利弊分析
  侦查职能与预防职能分化,促进了侦查和预防职能向专业化纵深发展,即工业部门的管理中通过分工来提高效率和质量的管理理念的体现。伴随生产力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分工日益精细化是大势所趋。问题在于,分工不是随意将工作程序进行裁剪,而是在提高效率保证质量的前提下,成员之间部门之间的职能分化。侦查职能与预防职能的分化,既没有提高反贪防腐的工作效率,也无法保证预防警示的质量。二者分化的后果,就是侦查与预防之间工作的部分重叠,造成了检察资源的浪费,影响了职务犯罪治理的效率。质量方面,由于查者不防,防者不查,查防并举在实践中往往流于形式,严重影响了反贪防腐工作的质量和效果。
  三、职务犯罪侦查与预防职能一体化的思路
  我国在惩治职务犯罪过程中,强调要查防并举,并在检察机关内部设立了专门的职务犯罪预防部门,从职务犯罪预防厅、处、科演变到最近的职务犯罪侦查局。然而,查防两张皮的现象并非部门名称的改变而可以改观。查防两张皮现象的根源在于分工过细,忽视了查防对立关系中的统一性。
  辩证法强调任何事物都是对立统一的,职务犯罪的侦查与预防,也是对立统一的关系。二者的对立性主要体现在:预防强调的是贪腐发生前的教育警示,防患于未然;侦查强调的是案件发生后查清事实追诉犯罪,查清于已然。二者同时也是统一的,预防不仅仅是形而上学的思想教育,而是要结合具体的案例对可能犯罪的群体加以警示,结合高发案例制定特定领域的预防方案,乃至于行贿记录的查询,这些素材都需要由侦查来提供,预防职能的强化,也是以侦查职能为后盾的;职务犯罪预防过程中,掌握的犯罪线索,是职务犯罪侦查部门立案查处的重要线索来源。然而,由于职能的机械分割,预防部门缺乏侦查权,其预防功能偏“软”,在工作方式上以教育为主,缺乏必要的警示效果;侦查部门掌握的线索大多来自于举报,预防部门很少移送相关线索,因为在内部考核的时候两部门是分别考核,分别计分排名。在二者的对立统一关系中,统一是矛盾的主要方面,这也决定了预防和侦查的职能有必要进行整合,从分散向一体化发展。
  相对于侦查职能和预防职能的分化,自侦案件侦查权的职能分化同样存在无法自愈的问题,这表现为“大反贪,小反渎”。大小不是从意义的大小而言的,而是从部门人员编制和办理案件数来说的。反贪是职务犯罪的重中之重,每年上级院下达的指标,以办理贪污案件为主。反渎职侵权的案件,有特定的对象,且责任难以分清,查处阻力大,每年指标的基数相对较低,有的基层院每年只要办一件案就可以完成任务。所以,一方面反渎部门长期处于非战斗状态,另一方面反贪部门也要面对集中办案的压力。
  职务犯罪侦查与预防职能的一体化,着眼于职务犯罪侦查与预防资源的整合,首先是改变自侦案件侦查权的分割模式,再整合职务犯罪侦查与预防职能分化所造成的资源分散和重复劳动,实现职务犯罪侦查与预防的一体化。这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一)自侦案件侦查权的一体化
  我国检察机关进行的职务犯罪侦查“一体化”建设,在当下主要体现为检察机关设立的侦查指挥中心,加强各级检察机关的职务犯罪侦查部门的统一指挥和统一行动。从目前的效果来看,这种部门间的协调模式,还不足以解决当前面对的困难。
  自侦案件侦查权的一体化,就是将反渎职侵权与反贪污贿赂职能整合为职务犯罪侦查职能,对贪污贿赂案件和渎职侵权案件的立案查处不再分别由两个部门负责,而是集中受理,协同作战,充分利用现有的侦查资源。
  (二)职务犯罪侦查和预防职能的一体化
  改变目前侦查和预防职能分化的局面,预防部门不再独立于职务犯罪侦查部门,二者合署办公,统一行使预防和侦查职能,为查防并举提供体制机制上的保障,使预防以侦查为后盾,强化预防的效果,预防为侦查搜集线索,拓宽反贪的线索来源。职务犯罪侦查与预防职能的一体化体现在部门设置上,就是改变目前三部门同时存在的格局,建立职务犯罪侦查与预防局,集中行使反贪污贿赂、反渎职侵权和预防职务犯罪的职能。
  职务犯罪案件查处面临的压力大,基层检察机关往往需要得到市级院乃至于省级院的支持,才能顺利排除阻力。因此,可以考虑在设立职务犯罪侦查与预防局的基础上,仅在市级以上检察机关设立,将基层检察机关职务犯罪侦查和预防部门的人员集中至市级以上检察机关尤其是查处大量案件的市级检察院。在国外,反贪侦查机构也并非层层设立。如日本,只在最高检察厅及东京、大阪等高等检察厅设立侦查职务犯罪和白领犯罪的特别搜查部。
  总而言之,职务犯罪侦查与预防的对立统一关系中,二者统一于反贪防腐,集中于法律监督的强化,统一性是矛盾的主要方面,这是职务犯罪侦查与预防职能一体化的理论基础,其具体的思路还有待于在实践中不断地摸索和完善。
  
  注释:
  数据来源.http://news.省略/legal/2010-08/17/c_12454667.htm.
  少数检察机关将职务犯罪预防部门设在反贪污贿赂局.
  http://www.sh.省略/shownews.asp?id=26856
  顾文.检察机关侦查一体化机制及其内外部监督制约机制的构建.中国检察(第10卷).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179.
  一方面是反渎职侵权部门在无案可查时的资源浪费,另一方面是反贪部门在集中查处案件时人力的匮乏。
  蓝郁义.反贪调查与贪污贿赂犯罪案件实务全书.安徽文化音像出版社.2004.1513-1514.

推荐访问:职务犯罪 侦查 职能 预防
上一篇:[浅析违宪审查制度] 违宪审查制度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