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_评析《刑法修正案(八)(草案)》中危险驾驶罪及完善建议

来源:室内设计 发布时间:2019-01-12 03:58:29 点击:

  摘要《刑法修正案(八)草案》正式将危险驾驶罪纳入刑法的调整范围内,这一立法规定有着极为重要的理论价值和实践意义,既弥补了我国现行刑事立法的不足与缺陷,也有利于在司法实践中准确地适用刑法规范,从而实现法律的公平正义。然而,本文认为修正案八草案增设的危险驾驶罪仍存在不足之处,主要表现在对行为方式的规定不够全面,建议对危险驾驶犯罪行为进行明确的界定;“情节恶劣“表述模糊,建议做出明确解释;建议在条文中增加一款结果加重犯的规定。
  关键词危险驾驶行为 情节恶劣 危险驾驶罪
  基金项目:中国人民大学“政君”研究生科研基金项目。
  作者简介:李文英、蔡文锐、陈思,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2009级法律硕士(法学)。
  中图分类号:D924.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0592(2011)03-252-03
  
  近年来,醉酒驾车、飙车等危险驾驶行为造成严重的交通肇事事故频频发生,有增无减。2009年6月30日,南京重大酒后交通事故,造成5死4伤;2008年12月14日,成都孙伟铭酒后驾车肇事造成4人死亡、1人重伤……资料显示,我国拥有全世界1。9%的汽车量,而汽车引发的交通死亡事故却占全球的15%,死亡率“排名”世界之首。而目前我国现行刑法对醉酒驾车、飙车等危险驾驶行为的处罚的立法还是空白,还是盲点。如何惩治危险驾驶行为不仅成为社会以及学界热点关注的问题,也引起了我国最高立法机关的重视。2010年8月25日,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开始了《刑法修正案(八)草案》的审议工作,草案中,危险驾驶罪被正式纳入刑法的调整范围。本文将对刑法修正案(八)草案中关于危险驾驶罪的规定进行分析与评价,并提出完善建议。
  一、评析《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草案)》第二十二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草案)第二十二条规定:“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或者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处拘役,并处罚金。”草案二审稿修改为“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或者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处拘役,并处罚金。有前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从重处罚。”
  修正案八拟增加危险驾驶罪,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和实践意义。《刑法修正案(八)草案》首次将醉驾、飙车等危险驾驶行为入刑定罪,规定只要有醉酒驾车、飙车的危险驾驶行为,即使没有造成严重后果,也将用刑法进行处罚。一方面,弥补了我国现行刑事立法的不足与缺陷。我国现行刑法中规定了交通肇事罪,它是一个过失犯罪,必须是行为人基于过失并且造成了严重后果时,才给予刑事处罚。对于未造成严重交通事故的,仅对行为人的危险驾驶行为进行罚款、暂扣驾驶证和行政拘留等行政处罚。司法实践中,绝大部分的交通肇事是由醉酒驾车等危险驾驶行为造成的,而现行刑法对这种极具危险性的行为却没有相应的预防与惩罚措施。醉驾、飙车等危险驾驶行为是一种高度危险的行为,刑法不应等到危险行为发生了严重后果后再做出评价。修正案八拟增加危险驾驶罪,将原来由行政管理手段或者民事手段调整的危险驾驶行为划归到刑法的规制范围内,提高了对此种违法行为的处罚力度,加大危险驾驶行为的违法成本,从而,对公众起到警示与教育的作用,能够更好的预防犯罪行为的发生,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现行刑法的缺陷。另一方面,增加危险驾驶罪,在刑法层面上对危险驾驶行为本身作否定性评价,有利于在司法实践中准确地适用刑法规范,达到罪责刑相适应的要求,从而实现法律的公平正义。因为,危险驾驶行为本身具有相当的危险性,已经对公共安全构成了较大威胁,属于刑法意义上的危险犯,只要行为人有危险驾驶的行为,并且威胁到公共安全,即使没有造严重后果的,也构成犯罪。
  修正案八草案增设危险驾驶罪有着积极的意义,是值得肯定的,但是,仍存在不足之处,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从行为方式看,无论是一审草案稿,还是二审草案稿,危险驾驶犯罪行为都只包含醉酒驾车和飙车两种行为方式,不全面。无证驾驶、吸毒后驾车、疲劳驾驶或明知车辆配件不符合安全要求仍然驾驶等危险驾驶行为也属于危险驾驶行为,也会对公共安全构成较大威胁,但是,却没有纳入危险驾驶罪的调整范围内,是不妥当的。因而,有必要对危险驾驶犯罪行为进行明确的界定。
  2.针对“情节恶劣“这一表述,无论是一审草案稿,还是二审草案稿,都没有对何谓“情节恶劣”做出明确解释,这样模糊表述,使得刑法失去了明确性,司法人员的自由裁量权过大,在实践中可能造成该条难以适用或者乱用的问题。
  3.草案只规定了危险驾驶行为,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应受到刑罚处罚,对造成严重后果的情形没有明确的规定。虽然二审草案稿中增加了“有前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从重处罚”的规定,但是,当危险驾驶犯罪行为造成了严重后果,致人重伤、死亡以及重大的公私财产损失时,该如何定罪量刑?是定交通肇事罪与危险驾驶罪的想象竞合犯还是定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与危险驾驶罪的想象竞合犯?如何界定?能否实现罪行均衡?这些问题仍无法得到解决。因此,建议在条文中增加一款结果加重犯的规定。
  二、如何完善
  (一)危险驾驶犯罪行为的界定
  广义上的危险驾驶行为,是指一切以不安全的危险驾驶状态或违反交通法规的危险方式驾驶机动车辆的行为,包括“一般危险驾驶行为”和“严重危险驾驶行为”两种行为类型。所谓一般性危险驾驶行为,是指以具有一定危险性的、违反交通法规的方式驾驶机动车辆的行为。此类危险驾驶行为虽然具有一定的危险性,但是,还在驾驶行为人的操作和控制范围内,尚未到达危害公共安全的严重程度。对于一般性危险驾驶行为发生交通事故的,通常构成交通肇事罪。所谓严重危险驾驶行为,是指以高度危险的驾驶状态或者高度危险的驾驶方式驾驶机动车辆的行为。包括两种情形:一种是驾驶状态的高度危险,另一种情形是驾驶方式的高度危险。�P高度危险的驾驶状态,包括原本没有驾驶能力或者因醉酒,吸食毒品、麻醉剂等而基本丧失驾驶能力后驾驶车辆。车辆驾驶人员在醉酒状态下,由于中枢神经被酒精麻醉,以致视觉敏锐度减低,判断能力下降,无法正确控制机动车辆,从而对行人、其他车辆和公私财产安全构成极大的威胁;人在吸食毒品或者麻醉剂后容易出现精神亢奋或精神抑制的状态,使行为人在一定时间内失去有效控制自身的能力,在这种状态下驾驶机动车辆将不能正确地处理行驶过程中的复杂情况,必然使公共安全受到极大的威胁。高度危险的驾驶方式,包括严重超速行驶、违反交通信号驾驶或明知车辆配件不符合安全要求仍然驾驶等。此类行为具有相当高的危险性,具有转化为现实危险可能性,对公共安全造成极大地威胁。笔者认为,只有严重危险驾驶行为才能够定性为危险驾驶犯罪行为,由刑法对其加以规制。
  危险驾驶犯罪行为,一般都是具有具体的公共危险的危险驾驶行为。判断危险驾驶行为是否具有具体的公共危险可以根据以下重要资料:�Q车辆的状况(特别是刹车状况),行为人的驾驶能力(原本无驾驶能力或者因醉酒,吸食毒品等而基本丧失驾驶能力),驾驶方式(是否闯红灯,逆向行驶,任意变换车道),行驶速度(是否超速),交通状况(天气状况,是高速公路还是普通道路,路上行人与车辆的多少),违章驾驶的时间与路程长短等。根据上述资料,可将危险驾驶犯罪行为界定为以下几种情形:(1)驾驶刹车不灵的车辆,在车辆、行人较多的路段高速行驶;(2)原本没有驾驶能力或者因醉酒,吸食毒品等而基本丧失驾驶能力后在车辆、行人较多的路段高度行驶的;(3)原本没有驾驶能力或者因醉酒,吸食毒品等而基本丧失驾驶能力后在有车辆、行人的路段长时间高速行驶的;(4)在车辆、行人较多的路段或逆向高速行驶,或者长时间在车辆、行人较多的路段或高速公路上逆向行驶的;(5)在大雾天、暴雨时或者在车辆、行人较多的路段或高速公路上严重超速驾驶的;(6)原本没有驾驶能力或者因醉酒,吸食毒品等而基本丧失驾驶能力后在大雾天、暴雨时高速行驶的;(7)在车辆、行人较多的路段违反交通信号高速行驶的,如闯红灯。
  (二)明确“情节恶劣”
  在一审草案稿中,关于醉酒驾车和飚车行为的规定都有“情节恶劣”这一入罪的范围边界,而二审草案稿对于醉酒驾车则删除了这一要求,只保留了对于飚车行为的范围边界规定。所谓入罪的范围边界主要解决的是哪些行为应当纳入刑法调整范围的问题,对同一行为,由于危害程度不同,其入罪的要求可能也不一样,只有行为达到了特定强度才有必要规定为犯罪,这就是入罪的范围边界。所以,刑法规范中有很多关于入罪范围边界的表述,同样,危险驾驶罪中“情节恶劣”这一表述,并非一概如部分学者所认为的是“画蛇添足”。“情节恶劣”作为对危险驾驶行为入罪的程度限制,一方面明确了危险驾驶罪的客观方面的行为特征,有利于定罪;另一方面将情节轻微的危险驾驶行为排除在刑法调整领域之外,避免了处罚范围过宽,保持了刑法的谦抑性。
  但是,“醉酒驾车”不同于“酒后驾车”,“醉酒驾车”属于“酒后驾车”行为中危害程度更大的一类行为,而且,道路交通安全法已经做出规定,“醉酒后驾驶机动车的,处十五日以下拘留和暂扣三个月以上六个月以下机动车驾驶证,并处五百元以上二千元以下罚款。一年内有醉酒后驾驶机动车的行为,被处罚两次以上的,吊销机动车驾驶证,五年内不得驾驶营运机动车”,可见,对于何为醉酒驾车行为,法律已经有明确界定,并不存在处罚对象不明确、法官自由裁量权过大等问题。所以,对于“醉酒驾车”行为并不需要“情节恶劣”这一入罪范围边界。而究竟何为飚车行为,且其危害性可大可小,行为特征并不明确,“情节恶劣”这一入罪范围边界应当保留。
  二审草案稿中,对一审草案稿中“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或者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的表述做出修改,调整了语序,重新表述为“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或者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这一表述符合理论和实务操作实际,醉酒驾车行为一律纳入刑法调整范围,而不以“情节恶劣”与否作为罪与非罪的标准。同时,将飚车行为依旧做出区分,并非一律纳入刑法调整范围。一方面,二审草案稿加大了对醉酒驾车行为的处罚力度,另一方面,根据行为的危害程度做出科学的界定。所以,二审草案稿较之一审草案稿更为科学和规范。但是,究竟何为“情节恶劣”,无论是一审草案稿还是二审草案稿,都没有做出明确的定义或者列举,建议在此次立法中增加对于“情节恶劣”具体情形的列举,或者出台相关司法解释予以明确,以危险驾驶行为的具体情节对安全驾驶状态的影响程度作为列举的标准。
  (三)增设“结果加重犯”
  结果加重犯,是指法律规定的一个犯罪行为(基本犯罪),由于发生了严重结果而加重其法定刑的情况。成立结果加重犯,不要求行为人对加重结果具有故意,但根据责任注意的要求,行为人对加重结果必须具有预见可能性(过失)。�R在危险驾驶罪中增设结果加重犯,即对危险驾驶犯罪行为造成严重损害后果的情形在危险驾驶罪中规定出明确的量刑标准,这对于司法实践正确适用危险驾驶罪,处理危险驾驶罪与交通肇事罪及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关系有着重要意义。在此基础上,本文对危险驾驶罪与交通肇事罪、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进行比较分析,以期在司法实践中更好的把握与适用危险驾驶罪。
  1.交通肇事罪与危险驾驶罪的比较
  (1)主观方面不同。针对危害结果的发生,危险驾驶罪的主观方面是故意,而交通肇事罪的主观方面是过失。两者显著的区别是对危害结果所持的心态不同,前者是积极追求或者听之任之,而后者是排斥或者反对。
  有观点认为危险驾驶罪的主观方面虽然不能包括疏忽大意的过失,但可以包括过于自信的过失,�S即虽然预见到损害结果可能发生,但轻信以自己的技术可以避免发生损害结果,毕竟认定一个醉酒驾车的人对他人生命财产安全的侵害具有故意的心态有些过于牵强且不符合常理,而过于自信的过失与间接故意本来就存在难以区分的情况。�T过于自信的过失与间接故意均对危害结果的发生有预见,同时对危害结果的发生持“不希望”的态度,因此在理论和实践中对两者界限的把握比较困难,但如上所述两者最主要的区别还是在行为人意志因素上,即要明确区分过于自信过失对危害结果的发生持否定态度,而间接故意则是持既不肯定又不否定的态度。
  因此,本文认为,作为一个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人,若行为人打算实施危险驾驶行为,即对可能造成的危害结果有了预见,而有了这种预见之后仍然实施这种危害行为,就是一种放任。当然应该承认行为人在实施危险驾驶的行为时,存在轻信自己不会造成危害结果的心态这种情况,但因为危险驾驶行为本身具有高度的危险性,不能轻易认为可以避免,而且这种行为是一种对公共道路安全和不特定人的生命财产安全均构成严重威胁的行为,是应该以刑法严厉的规定来规范公民不可实施的一种行为,因此严格限制行为人以过失为借口逃避刑事责任,必须将过失的心态排除在危险驾驶罪的主观方面。
  (2)客观方面不同。首先,交通肇事罪规制的犯罪行为是一般危险驾驶行为,而危险驾驶罪规制的犯罪行为是严重危险驾驶行为,两种行为的危险性不同,后者重于前者。其次,交通肇事罪以发生严重后果为必要的客观要件,而危险驾驶罪则不以严重后果的发生为必要要件。如果行为人只是有违反交通法规的一般危险驾驶行为,尚未造成危害后果的,不构成犯罪,对其进行警告、罚款、暂扣或者吊销机动车驾驶证、拘留等行政处罚;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严重后果的,应按交通肇事罪定罪处罚;如果行为人以高度危险的驾驶状态或者高度危险的驾驶方式驾驶机动车辆的,即使没有发生严重的危害后果,也应当按照危险驾驶罪定罪处罚。
  2.危险驾驶罪与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比较
  (1)主观故意的内容不同。危险驾驶罪与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主观方面都是故意,但是两者主观故意的内容不同,前罪的故意内容是危险结果,即行为人认识到并且希望或者放任具体的公共危险结果的发生;后罪的故意内容是实害结果,且有一定的目的性,即行为人认识到并且希望或者放任危害公共安全的实害结果的发生,以达到某种危害社会的目的,如仇恨、报复社会等。
  《刑法》总则第14条规定: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且希望或者放任这种结果发生,因而构成犯罪的,是故意犯罪。故意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刑法》总则第14条确定了故意的内容是:明知并且希望或者放任危害结果的发生。结果是对法益的侵害以及侵害的危险。�U第14条所称的危害结果,既包括实害结果,而且包括危险结果。�V作为构成要件要素的结果,不仅包含对保护法益的现实的侵害,而且包括侵害保护法益的危险。前者是将法益侵害作为结果的犯罪,成为侵害犯。后者是将法益侵害的危险作为结果的犯罪,成为危险犯。�W刑法理论的通说认为,具体的危险犯本质上是结果犯。�X
  (2)客观方面不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要求的危险方法的危险性高于危险驾驶行为,且一旦实施,就会发生无法补救后果或无法挽回的损害。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要求的危险方法的危险性要与防火、决水、爆炸等危险行为的危险性相当,此类危险行为的共同特征是,行为一经实施,就会发生无法补救的后果或无法挽回的损害。而危险驾驶犯罪行为并不具有上述的危险性,因为危险驾驶行为虽然具有严重的危险性,但是其仍然在行为人的控制下,不必然发生无法挽回的损害。
  综上,如果行为人只是有违反交通法规的一般危险驾驶行为,尚未造成危害后果的,不构成犯罪,对其进行警告、罚款、暂扣或者吊销机动车驾驶证、拘留等行政处罚;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严重后果的,应按交通肇事罪定罪处罚;如果行为人以高度危险的驾驶状态或者高度危险的驾驶方式驾驶机动车辆的,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构成危险驾驶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按照危险驾驶罪的结果加重条款量刑处罚;如果行为人客观上以危险驾驶行为为犯罪手段实施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主观上有危害公共安全的故意,且具有报复社会的目的性的,按照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处罚。
  三、立法建议
  综上所述,本文提出以下立法建议:即在《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后增加一条,设危险驾驶罪:
  有下列行为之一,因而危及公共安全,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初次行为的,可以从轻处罚。
  犯本条第一款罪,发生重大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注释:
  �P孟君.危险驾驶行为的刑法规制.湖北警官学院学报.2010(2).44-45.
  �Q�R�V张明楷.危险驾驶的刑事责任.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09(6).29,26.
  �S吴亚安.危险驾驶犯罪之刑法规制.管理工程师.2010(4).
  �T史儒磊.浅析危险驾驶罪的主观罪过形式.法制与社会.2010.11(下).
  �U西田典之.刑法总论.东京:弘文堂.2006.79.
  �W山口厚.刑法总论(第2版).东京:有斐阁.2007.46.
  �X林玉雄.新刑法总则.台北:元照出版有限公司.2006.95.

推荐访问:修正案 刑法 评析 草案
上一篇:[论如何正确认定善意第三人]善意第三人的认定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