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象行政行为可诉性 不可诉行政行为

来源:室内设计 发布时间:2019-01-10 04:13:34 点击:

  摘要本文对比了法治先进国家的抽象行政行为可诉性制度之后,以实行抽象行政行为可诉的必要性、可行性为基础,对我国建立抽象行政行为的可诉制度提出了相关见解。   关键词抽象行政行为 可诉性 人民法院
  作者简介:刘昕,沈阳师范大学2009级法律硕士研究生。
  中图分类号:D922.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0592(2011)03-169-01
  
  一、抽象行政行为可诉性的理论分析
  在我国,建立抽象行政行为的可诉制度具有重要的意义。抽象行政行为可诉符合我国宪法的原则与精神;是实现行政法治目的的要求;是实现司法公正与社会稳定的必要保障;对纠正违法抽象行政行为有迫切需要。
  (一)抽象行政行为可诉的必要性
  行政诉讼建立的最终目的有二:一是为了制约公共权力,二是保障权利。法律所强调和保护的是权利,权利本身不具有国家强制性,但权利的保护需要以权力为基础,因而权力总是受到权力的干扰。根据我国行政法的相关规定,行政相对人可以对政府的具体行政行为侵害自身的合法权益时通过诉讼的方式解决。在这一行政诉讼中,所诉的是政府该项具体的行政行为。但是,侵犯公民合法权益的是政府所做出的抽象行政行为呢?因为其非具体,诉讼法没有规定行政相对人在此时具有诉讼的资格,因此,行政相对人不可能通过诉讼的方式解决此类问题。由此可见,将抽象行政行为纳入到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在对相对人权利的保护、提高司法效率、减少行政侵害等方面存在必要性。
  (二)抽象行政行为可诉的可行性
  国家权力的行使通过不同性质的国家机关实现,各国家机关之间即分工明确又互相监督,以保证行政体制与司法体制的正常运行。多年行政司法实践已经表明,对抽象行政行为进行司法审查完全可以由人民法院完成。人民法院完全有能力对此类案件进行审查,并具有优越性。
  二、国外行政诉讼法有关抽象行政行为可诉性制度的分析
  美国对抽象行政行为的救济方式包括行政系统内部的复议制度以及司法机关的司法审查制度。法院对行政法规可以进行审查。在美国,行政行为以接受司法审查为原则,以不接受为例外,即使是排除审查的行政行为,行政相对人也可以以违反宪法或滥用自由裁量权为理由提起司法审查的请求。
  法国的行政诉讼制度是大陆法系的代表,是现代行政诉讼制度的源头。法国的行政诉讼是由单独的行政法院审判。此类行政法院从普通法院中分离出来并形成一较完善的体系,采用排除模式对行政诉讼进行司法审查。法国是以判例为主的国家,最高行政法院的意见对政府提出的法律草案及议会对政府的授权规定法律范围内的事务具有重要作用。以判例为主的法国,在行政法院判例中,审查条例主要有目的违法、形式违法、内容违法及无权限等标准。法国的行政诉讼法院不但审查政府具体的行政行为,同时也审查政府的抽象行政行为,这为我国将抽象行政行为纳入可诉范围作出了范例。
  三、我国抽象行政行为不可诉存在的问题
  因抽象行政行为是针对普遍行政相对人所制定的,因此具有反复使用性,发生多次效力,所造成的影响较为广泛。与具体行政行为相比,在侵害公民的合法权益时,抽象行政行为造成的损害更为严重。如果我国法院对损害性较小的具体行政行为进行审查,赋予行政相对人可诉的权力,那赋予相对人对抽象行政行为的可诉权更显的必要和紧急。
  在我国,抽象行政行为不可诉存在着以下问题。行政机关在抽象行政行为的制定中擅自扩大部门权力;抽象行政行为不可诉不利于人民法院行使司法职能;抽象行政行为不可诉不符合法治先进国家的通常做法。
  四、对抽象行政行为可诉性的立法建议
  司法审查以附带性审查为主要模式。所谓附带性审查是指单个的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只能是在行政主体依据抽象行政行为对其作出具体行政行为以后,认为行政主体所依据的抽象行政行为不合法时方可和具体行政行为一并提起对抽象行政行为的诉讼。
  扩大司法审查权受案范围。为平衡国家的权力分工,建立司法权与行政权的良性互动机制,应在我国现有的法律框架内适当扩大司法权的范围,这对于行政机关和行政相对人都是有利无害的,而且也是现实的要求,将有助于我国法制的发展与完善。为此,立法机关应尽快修改现行法律,以充分实现国家权力制约机制的平衡状态,从而更好地发挥确立行政诉讼法律制度的作用。
  确立有效的诉讼。管辖人民法院管辖主要是级别管辖和地域管辖。抽象行政行为的级别管辖,是指哪一级别的人民法院有权对哪一级别的行政机关实施的抽象行政行为审查并进行处理。现阶段来看,我国还不能像法国一样将行政审查的职能从普通法院分离并自成体系成立行政法院,但是,可以针对抽象行政行为制定机关级别不同,适当提高对抽象行政行为管辖法院的级别,从而保证司法审查质量,对抽象行政行为进行有效地法律规制。
  
  参考文献:
  [1][法]孟德斯鸠著.张雁深译.论法的精神.商务印书馆.1985年版.
  [2][美]博登海默著.邓正来译.法理学―法律哲学与法学方法.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
  [3]文正邦.当代法哲学研究与探索法律出版社.1999年版.

推荐访问:抽象 行政行为 可诉性
上一篇:社会主义法治理念的重要使命【社会主义法治理念指导下的律师责任与使命】
下一篇:[论如何正确认定善意第三人]善意第三人的认定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