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的亚杰】亚杰

来源:摄影 发布时间:2019-05-15 03:55:53 点击:

  “导师”辅导不挣钱,“学员”取经不花钱。   在当今的社会中,上述“模式”在全球任何一个商业组织里都极为罕见。但它却出现在了中国亚杰商会AAMA专为创业者设立的“摇篮计划”中。这家位于北京的机构,是一家由成功企业家、投资银行家、管理咨询专家发起成立、紧密联系科技商业界资深人士与优秀创业家互动的公益机构。其宗旨在于通过成功人士对初创创业家一对一地辅导,帮助其实现创业成功,由此推动中国创新并为世界做出贡献。
  半个月之后,已经北京市民政局正式批准并已更名的亚杰商会将在京举办“中关村亚洲杰出企业家成长促进会”成立大会。
  一个月之后,摇篮计划“第八届”10位导师、20位创业家,将与前七届的75位导师、146位创业家在上海嘉定欢聚,共同庆贺新学员开学典礼。
  两个月之后,亚杰商会赴台湾交流考察团将正式启程。
  五个月之后,“北极极地之行”创业家系列活动有望如约启动。
  一时间,亚杰商会轰轰烈烈的“免费”助力创业创新模式,激起了业内同行的善意反攻:你们还让人活吗?
  亚杰商会确有几家名声在外的竞争者:中国创投委、清科集团、创业邦中关村股权投资协会等。尽管这些机构的性质各有不同,但其宗旨、产品结构重叠之处颇多,竞争格局可谓“一时瑜亮”。
  面对亚杰商会的“理想主义”光辉,有人不禁站出来发问:亚杰商会如此频繁且高端的商务交流活动背后的费用到底从何而来?会不会是由学员们承担?
  当记者在采访中问及此问题时,亚杰商会秘书处给予了认真的回答:“我们的费用大多是董事们捐的,他们不仅捐钱,而且捐时间、捐人脉资源、捐管理经验。所以,在亚杰商会日常一对一的交流辅导,导师们全是义务服务,学员们不用交一分钱;只是每年一次的年会,由于规模上千人,各种开支较大,才向学员们收取两三百元;除此之外,其他任何费用都由会里承担。”
  据记者调查,亚杰商会自2004年12月成立以来,一直由数位创始发起人轮值管理,目前已辅导出不少科技商业界明星企业和领军人物。这些轮值会长多为商界和VC界的领袖级人物,中信资本董事总经理曾之杰就是其中一员,同时他还是新一任轮值会长。
  那么,曾会长对外界质疑有何看法?他对亚杰商会及其摇篮计划有何解读?谁才会成为“摇篮计划”幸运的“宝贝”?今天,让我们一起走进这家“创业基地”,一窥其背后的神秘。
  资源共享
  “从一开始,我们就是一个纯公益组织,”2013年2月4日,在中信资本22层会议室,董事总经理曾之杰以AAMA新任“会长”的身份坦然告诉记者,“这个组织好就好在,做这件事情的每一个人完全没有私心,你不可能从这个事情里面赚到什么、获得什么利益,你要贡献你的时间、资源来做这件事情。”
  在曾之杰眼里亚杰商会就是一个纯公益组织,他认为,用商会这个词不一定很贴切,虽然很多人误认为这是一个利益性团体,但其实从刚开始到现在,亚杰商会的绝大部分费用都是靠大家无私捐助,这些捐助者没有任何个人的私利参杂在其中。虽然最近一两年,政府也知道亚杰商会做了很多工作,开始在一些活动上给予亚杰商会一些资助。
  “纯公益”三个字在曾之杰的话语中出现的频率很高,他这样评价亚杰商会:“说句实话,做这个事情很有意义,因为国内很多组织,包括业界的组织,多多少少会有一些利益诉求,而我们没有利益诉求,就是一个纯公益机构,就是为了帮助创业家成功,推动中国创业创新实践。”
  曾之杰强调,“创新”与“传承”很早就融入了亚杰商会的灵魂和血液中,亚杰商会的立场一贯鲜明,始终不会偏离“公益”的轨道。他说:“现在社会上流行各种各样的企业家培训项目,包括一些大的商学院,但我们和他们不一样。”
  对于当下社会功利性的泛滥,曾之杰严厉指出:“中国现在把什么事情都弄得太功利了,包括念商学院,费用巨高,数量巨大,这里面质量如何保证?尤其是EMBA课程不追求学术功底,变成了一个社交性的课程。但是,亚杰商会的摇篮计划完全不同,我们不收一分钱。”
  他向记者详细讲述了亚杰商会的做法:“董事会各位成员,包括摇篮计划的导师,都是业界富有名望的成功人士,他们教学真诚、无私也很务实,几乎是有求必应地免费帮助创业企业解决实际中遇到的问题。甚至一些超出企业发展以外的问题、比如夫妻矛盾也会找导师解决。说句实话,导师们所有的付出不收取任何报酬,学员们所有的课程全部免费,即便组织大家去国外考察,与国外著名机构交流、洽谈合作,也不会收取一分钱的中介费。这一点是亚杰跟其他的协会组织最大的不同之处。”
  摇篮计划的成功也超出了董事们的想象。短短几年亚杰商会已经义务辅导了近150多位创业家,其中大部分企业已经成为行业中的明星企业,还有部分企业成为上市公司,比如完美时空、中文在线、YY游戏;还有一些企业如海兰信等,已经成功登陆创业板和新三板。
  “我们不敢说自己是中国的创业黄埔军校,但我们敢肯定,亚杰的公益公享创新试验是一个非常好的模式,它对中国创业创新具有重要的促进作用。”曾之杰的话语间充满了自信。
  “公益属性”第一
  商业领袖零距离为创业企业免费辅导,对于创业者来说无异于天上掉馅饼。于是,想报名成为亚杰商会“摇篮计划”学员的创业家,几乎挤破了头。
  “如果我们想赚钱,这是很容易的事。但是我们没有,我们一直坚持免费帮扶、每年从中选拔20位最具创新能力和发展潜力的学员,然后进行为期两年的重点辅导,同时我们还在摇篮计划的基础上,又办了一件实事。”曾之杰说。
  他所说的实事指的是2012年8月亚杰商会发起成立的“天使基金”。
  然而,这一行为引发了业内人士对这家“纯公益”机构的猜测:基金的天性就是获利,如果亚杰商会不是为了获利,为何会启动“天使基金”?这与亚杰商会的“公益”招牌是否自相矛盾?   面对质疑,曾之杰予以了澄清:天使基金的资金都来源于亚杰商会的这些导师和董事们。基金的核心业务是专注于早期创新企业的投资,投向完全是公益的,是为了扶持真正早期的、别人还不敢去投的创新项目;此外,将来所赚取的利润,也还要做公益,一部分用来补贴商会的办公成本,一部分回馈天使基金、继续投资。
  当然,亚杰商会的天使基金确实跟其他的天使基金有不一样的地方。他笑言:“亚杰商会的天使基金并不是一只传统的基金,因为传统的基金是大家出资后,什么赚钱投什么,但是亚杰商会的基金规定得非常清楚,必须投那些真正早期和真正创新的项目,这是底线,因为国家需要依靠源源不断的创新来支撑。
  在曾之杰看来,亚杰商会的基金如果想赚钱非常容易,因为商会里有很多投资人,每个投资人给基金推荐一两个好项目,跟着他们投、跟着他们玩就行了,何必再大海捞针,去选那些很多人都不愿意投的比早期还早期的高风险项目。
  在采访中曾之杰一再表明,亚杰商会的天使基金是一个不以盈利为目的的基金,这个基金的第一功能是扶持创新,真正服务于中国自主创新的崛起。他称,中国现在最缺的是投早期的钱,因为很多新技术大家都不懂,看不清楚其中的商业模式,风险很大,因此没有人乐意投,所以亚杰商会才去投,“要不然,我们的天使基金怎么会叫公益基金呢?”他说。
  不过,曾之杰也承认,早期投资一样可以带来收益,只是对于亚杰而言,“天使基金”的社会“公益属性”第一优先,第二优先才是赢利。“这个希望大家一定要明白,”他说,“亚杰的天使基金就是要资助那些真正处于早期阶段的新想法、新点子!而且并不是‘摇篮计划’的学员就能拿到天使基金的钱;天使基金所投的企业,也不见得会成为‘摇篮计划’的学员!”
  为世界贡献一流的中国企业家
  “作为一个小小的公益组织,短期内,我们不可能靠这点人、这点力量,为社会带来多大的改变。但是最起码,我们可以把自己想做的事做好,通过当前这一支小小队伍的力量,影响和推动未来社会的进步与发展。”对于亚杰商会的能量,曾之杰有着清醒的认识。
  实际上,亚杰商会所推行的公益共享创新实践,还源于时代带来的挑战。用曾之杰的话说,尽管现在中国经济发展很快,但中国人普遍在世界上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包括中国企业也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因为现实中太多的投资人及创业者生活在追逐暴利的虚幻中,缺乏对创业创新的自我尊重和对真理的追求,在国外一提起中国企业,90%的国家都会认为中国企业是市场规则的破坏者,不保护知识产权、恶性竞争。
  “但实际上,中国人是有能力自主创新的。所以,亚杰商会自创办之日起,就心甘情愿地一边为创业家解决生存与发展的问题,一边为社会创造商业价值和精神价值。”曾之杰说。
  在曾之杰看来,尽管亚杰商会目前的服务不可能涵盖所有的行业和企业,但亚杰商会的核心构成人员,全部来自中国资本界和科技商业界的领军人物,他们有的甚至是世界级科技企业的掌门人和国际投资机构管理者。因此,亚杰有信心把计划中的事情做好。
  如何做好呢?曾之杰认为,其实很简单,你要有企业家精神,你要遵从现代商业文明,你创造企业财富要取之有道,而不能什么都不顾及。
  也许,正是源于这样一种内在的追求,曾之杰在去年11月17日轮值新一届会长时,当众宣布将亚杰商会的文化理念确立为:“传承企业家精神,倡导现代商业文明。”
  他认为,这两个口号非常符合现阶段企业家发展的心声。同时,这两条理念,也是亚杰商会今后选拔和培养新学员的基本标准。他称,他个人极不喜欢那种“事情还没有做成功就开始流露暴富心态”的人,亚杰商会愿意帮助那些可以耐得住寂寞、扎扎实实追求创新的创业家。
  曾之杰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够看到亚杰商会最终培养出来的企业家能够有进取,不仅有远大的目标,而且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真正成为一个在中国受别人尊重、在世界同样受人尊重的企业。
  他告诉记者,人就是要不停地追求。作为创业家,不一定非要说把自己的企业做成一个多么伟大的企业,但至少要让你的员工有个人事业上的满足感,同时能够承载大家的幸福,承载他人的欢乐与安宁。
  也正是缘于上述原因,亚杰商会一直在追求一个理想,即通过这一场持久的公益创新实践,最终可以为世界贡献一批杰出的中国科技企业家。
  “最高决策机构”
  “能孕育中国未来的科技商业领袖”一直是亚杰商会董事会的使命。曾之杰笑言,尽管这个目标很高,大家顾虑也很多,但董事们还是把这面大旗扛了起来,因为大家坚信,后加入进来的同仁,一定能够相信这种理念,相信这一目标。
  显然,亚杰商会的董事会是亚杰事业蓬勃兴起的幕后力量。
  记者在采访中获知,亚杰商会的10位董事组成了最高决策机构——董事会。这些董事们大多拥有数十年资本市场或科技企业管理生涯,几乎个个都是资本界和科技商业界的显赫人物,对于企业战略及其公司治理结构的设计富有经验,他们是亚杰商会全盘计划的核心人物。
  这10位董事包括,和勤软件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李汉生、华鸿创投集团副董事长兼总经理颜漏有、光华活彩传媒董事长王熙、旻华投资创始人兼董事长何庆源、清华大学教育基金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宋军、北极光创投合伙人谭智、中信资本控股有限公司高级董事兼总经理曾之杰、赛门铁克公司亚太及日本区高级副总裁郭尊华、海德思哲国际咨询全球合伙人兼北京办事处管理合伙人马坚、北京产权交易所董事长熊焰。
  这些在中国掌管总计上千亿资产的董事们是亚杰商会最早的开拓者。他们多年来除了执行本职工作以外,还始终默默兼顾着亚杰商会的决策、执行与管理,是他们亲自设计了亚杰商会最为关键的“公益”创新孵化体系,并建立了“董事会”、“执委会”这样的决策和运营模式,还无私捐出了资金和资源。
  调查中记者发现,让这些个性独立、管理强硬的“指挥官”步调一致的原因是亚杰商会的章程。章程是一个组织内部最高的法则,所以严格依据章程办事显得尤为重要。于是,在管理制度上,亚杰商会严格执行“分权”式的轮值制度。
  而在具体实施过程中,这些董事们将董事会比喻为“制片人”,执委会就像是“导演”,这样,董事们便经常定期聚会,就大家感兴趣和关心的问题发表看法,并对管理中遇见的难题进行商讨。如果交流中一旦碰撞出新火花、形成新目标,执委会会马上执行。
  比如摇篮计划,当时一边是“今日大腕”的知名导师,一边是“明日之星”的优秀创业家,怎样把两个疏离的群体系统有效地运转在一起,难度非常之大。
  令董事们欣喜的是,亚杰商会的执委会成员也是选自各行各业的精英人物,他们和各位董事一样,为了践行亚杰商会的使命,在困难面前从不退缩,无私奉献出自己宝贵的时间和精力,终于成功架起了导师和创业家之间的桥梁,并由此推动了亚杰商会8年中卓有成效的发展。
  “其实做这个行业的人,需要特别耐得住寂寞。”曾之杰笑言。
  在创投这个行业中,投资人并不是舞台上的主角,而是在后台帮助演员化妆和准备道具的助理。如果你也想在舞台上担任主角,那你就不应该干这个行业,因为这个行业就是一个幕后的行业,它不是一个出名的行业,正因为如此,亚杰商会的董事们才下定决心推行公益创新的战略。

推荐访问:亚杰
上一篇:我国商业银行个人理财业务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及对策分析 商业银行个人理财业务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