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东身份认定初探】 公司法对股东身份的认定

来源:摄影 发布时间:2019-01-06 04:03:44 点击:

  摘要公司法实务中,股东身份认定是解决各类公司法纠纷的前提,但由于我国《公司法》并未明确规定股东身份认定的标准。本文从阐释公司股东概念从手,分析了学术界和实务界关于股东身份认定标准的不同学说的基础上,提出了在股东身份认定问题上应当区分公司类型,针对不同类型的公司采用不同的认定标准。
  关键词股东权 股东身份认定 认定标准
  作者简介:蒋飞,郑州大学法学院。
  中图分类号:D922.2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0592(2011)02-097-02
  
  谁是公司的股东,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却在公司法实务中出现了一些列的问题与冲突。各类公司法案件中,普遍涉及到当事人的股东身份认定问题,尤其在股东权确认案件、股权转让案件、股东权纠纷以及债权人追究瑕疵出资股东责任案件中,股东身份的认定更显重要。而要想正确审理公司法案件,首先就必须正确处理股东身份认定这一问题。
  一、股东概念的理论简析
  公司作为社团法人,是由其成员,即股东组成的。没有成员的团体不可能具备成为独立权利主体的身份。�P所以,社团首先是人的集合,股东作为公司的成员,则必然是公司独立存在的基础,可以说,没有股东就没有公司。
  我国学者对于股东这个基本的问题研究的还不够深入。主流的观点是以范健教授为代表的在《商法》教科书中提出的“从一般意义上说,股东是指向公司出资并就出资享有权利和承担义务的人”。�Q依据我国于2006年1月1日实施的新公司法中的规定,上述概念中所指的“享有的权利”是依法享有资产收益、参与重大决策和选择管理者等权利,,所指的“承担义务”主要是指承担如实出资的义务、以其出资对公司债务承担责任的义务等。
  随着我国学者对公司法理论研究的深入,在参考了国外相关立法后,提出了新的股东概念的学说。总体上来说,有形式标准与实质标准两种学说。所谓的形式标准是指以出资人是否被记载于股东名册这一形式要件作为确定股东身份的标准,并以此为基础概括出股东的概念。这以美国《示范公司法》为代表。根据美国《示范公司法》的规定,股东是指这样的人,股票是以他的名义在公司的登记薄上注册的或指股票的受益权所有人,这一受益权是在公司存档的股票代管人证书上授予的。�R英美法系的国家多以此为标准。公司名册记载的人为普通法上的公司股东,除非有相反的证据,则按照衡平法确认股东身份。
  所谓实质标准说是指以是否履行出资义务作为确定出资人股东地位的标准,由此进而抽象出股东的概念。此学说的代表是“股东是指公司资本的出资人或股份持有人……股东因其出资而取得股东身份从而形成与公司之间的权利与义务关系”。�S大陆法系的国家多采用这种理论来界定公司股东。我国具有大陆法系的法律传统,正如上文引用的范健教授对公司股东的界定,亦是采用实质标准。
  二、我国在认定公司股东身份问题中的困难
  众所周知,公司股东身份的认定关系到投资人在以公司为联结点的法律关系体系运作过程中的权利配置与责任负担。公司股东身份的认定关系重大,不仅是理论上研究公司法问题的前提和基础,而且在司法实践中,除了股东身份确认之诉外,各类股东权(如表决权、知情权、利润分配请求权、派生诉讼权等)的行使、股东会各类决议效力之异议等多类纠纷案件中,股东身份的认定标准都是一个重要的先决问题。但是,在我国,却出现了认定公司股东身份的困难。造成这一困难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在立法方面。由于我国现行的公司法没有公司股东的概念作出明确的界定,相关的行政法规也没有对公司股东身份认定的标准作出明确的阐释,所以造成的我国司法机关在审理涉及公司股东身份案件中缺乏法律依据。
  其次,造成认定公司股东身份认定困难的另一大原因在于出资人不以实名出资。出资人或是基于自身身份不宜公开,借用他人身份投资;或是为了规避法律对投资人身份的禁止性规定;或是为了利用国家优惠政策而借用符合条件者的身份投资,这些均造成了在司法实务中认定公司股东身份的困难。
  再次,由于投资人不以实名出资,造成了能够证明公司股东身份的法律文件,如公司章程,工商登记,常常名不副实,无法从这些本能够作为认定公司股东身份的证权性文件无法起到应有的作用。
  三、对公司股东身份认定标准学说的评介
  司法实践中的需要要求学者从理论上为认定公司股东身份提供有力的支持。这也是作为法学学者义不容辞的使命。
  (一)学术界对股东身份认定标准的学说
  在认定公司股东身份问题上,学术界的争论集中在是采用“一元”标准,还是采用“二元”标准。所谓的采用“一元”标准,即是在认定股东身份的问题上应当坚持同一个标准,不区分公司内部关系和公司外部关系,换言之,在认定公司股东身份的问题上,要么采用前文所述的形式标准,以出资人是否被记载于股东名册这一形式要件作为确定股东身份的标准,要么采用实质标准以是否履行出资义务作为确定出资人股东地位的标准�T;而所谓的“二元”标准,又称为“区分”说,具体而言是指在认定公司股东身份的问题上,不能采用同一个标准,应当区分公司内部关系与公司外部关系;在公司内部认定公司股东身份时,应当采用实质标准,即以是否履行出资义务作为确定出资人股东地位的标准;在公司外部认定公司股东身份时,应当采用形式标准,即以出资人是否被记载于股东名册这一形式要件作为确定股东身份的标准;两者之间的关系上,实质标准优于形式标准,换言之,在公司外部关系中认定股东身份是,如果有相反的证据确能证明股东名册中记载的不是出资人,则实际出资人为公司股东。
  (二)对上述学说的评析
  上述学说对于公司股东身份的认定问题,有其合理之处,但是其不足也是显而易见的。“一元”标准说――无论是采用形式标准还是实质标准――其缺陷在于,忽视了个人法与团体法之间的区别。公司股东身份认定,首先是公司团体法上的问题,它关系到公司组织的稳定与运作,还关系到投资人权益的保护;只有在隐名股东等少数问题中才涉及到个人法的适用。“二元”标准说,虽然在认定公司股东问题上做出了区分,将公司法律关系区分为内部关系和外部关系,针对不同的法律关系分别适用不同的认定标准。但其缺陷也是显而易见的。具体而言,“二元”标准虽然做出了区分,但尚不是团体法与个人法上的区分;其次,该学说主张在公司内部法律关系中认定股东身份的标准为出资标准,此标准与现行的公司法不相符。最后,在形式标准与实质标准相冲突时应采用实质标准,这与公司法所奉行的“外观主义”相矛盾,同时也不利于维护公司的稳定。
  除此之外,笔者还认为,不管“一元”标准说,还是“二元”标准说,均忽视了一个前提。即对于公司股东身份的认定问题,上述学说均忽视了应当在公司有效成立的前提下来讨论认定的标准。
  四、对公司股东身份认定标准的私见
  (一)解决公司股东身份认定问题的思路
  通过上述分析,笔者认为,要解决公司股东身份认定问题,应当采用以下思路:
  首先,在认定公司股东身份问题时,放在第一位的是审查公司是否有效成立并存续。股东身份是享有特定股东股东权的前提和基础。如果特定公司尚未成立或已经成立但没能存续时,认定股东身份就没有意义了。这一点,在审理股东权确权案件中尤为重要!
  其次,在认定股东身份问题时,应当采用“二元”标准即“区分”标准来解决该问题在不同当事人之间的争议。虽然在上文中论述了“二元”标准说的种种缺陷,但是其合理性是应当肯定的,只需要对其缺陷进行修正即可。需要作出修正的主要有以下几点:第一,要彻底贯彻个人法与团体法之间的区别,在涉及公司时,要严格按照团体法的外观主义和保护债权人利益的理念来处理公司股东身份问题。只有在处理隐名股东与显明股东之间的股东归属时,才能采用个人法的原则和规范。第二,股东身份股东认定问题不仅涉及到有限责任公司,同样也存在于股份有限公司中。但是由于有限责任公司的人合属性与股份有限责任公司的资合属性之间的区别,在认定股东身份问题时也应当针对不同类型的公司采用不同的认定标准。第三,在“区分”标准说中,当形式标准与实质标准相冲突时,应当采用形式标准。这一点是贯彻个人法与团体法区别的必然结果。第四,需要修正的是认定股东身份问题的实质标准,因为在新公司法颁布之后允许股东分期缴纳出资,再以出资作为认定股东身份的实质标准已经不合时宜了。�U在允许股东分期出资的情形下,是否还存在认定股东身份的实质标准值得讨论。
  (二)认定股东身份的具体标准
  1.有限责任公司股东身份认定标准
  由于有限责任公司这种组织形式更强调股东之间的“人合”属性,故股东身份认定问题在有限责任公司中更突显其重要性。笔者认为,可以采用以下标准来认定股东身份:
  (1)目标公司的成立与存续。这是股东身份原始取得的前提。按照我国《公司法》中的规定,在公司设立阶段,投资人此时只能处在设立人地位,如果设立公司失败,投资人就不能取得目标公司的股东身份;反之,公司成立则投资人的身份也随转化为公司的股东。如果公司仅仅成立,而无法存续的话,投资人的股东身份也无法存续,对于继受取得目标公司出资份额的投资人的股东身份也无从认定。因此,目标公司的成立与存续是取得股东身份的必要条件。这一点,常常被学术界与实务界所忽视。学术界在论及股东身份认定问题时鲜有讨论“目标公司的成立与存续是股东身份认定的前提条件”;而法院在裁判相关案件的时候,往往把重点放在能够证明股东身份的各类证据的鉴别上,而忽视了对公司成立与存续的审查。
  (2)以股东名册作为公司股东认定的标准�V。首先,我国《公司法》第33条之规定,记载于股东名册的股东,可以依股东名册主张行使股东权利。在理论上,股东名册具有如下功能:权利推定效力,即公司根据股东名册来识别股东,凡在股东名册上记载为股东的,仅凭此记载就可以主张自己为公司股东,无须提示股票,亦无须向公司举证自己的实质性权利;免责功能,即公司可以凭股东名册的记载确认股东身份而免除责任;公示功能,即股东名册附带的使股权份额受让人及外部人员认知谁是公司股东的功能�W。由于有限责任公司的“人合性”属性,使得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均为记名股东,故采用股东名册为股东身份认定的标准是合理的。
  2.股份有限责任公司股东身份的认定标准
  与有限责任公司相比,股份有限责任公司注重“资合性”,公司资本由等额股份构成,股东的构成也更为复杂,因而,在借鉴有限责任公司股东身份认定的基础上,对其不同之处,也应有所改变。笔者认为,在股份有限责任公司股东身份的认定标准,应当区分记名股东与无记名股东。记名股东的身份认定问题,可以准用有限责任公司股东身份认定的标准。无记名股东身份认定的标准,应当采用在目标公司成立与存续的基础上,以无记名股票的占有人即具备股东身份的认定标准。原因在于无记名股票具有物权凭证的特性,占有人即可推定为具备目标公司股东身份。至于占有取得无记名股票的方式是否合法,则不属于股东身份认定的范畴。
  
  注释:
  �P赵旭东.公司法学.高等教育出版社.2003年版.第271-273页.
  �Q范健.商法(第三版).高等教育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156页.
  �R卞耀武.当代外国公司法.法律出版社.1995年版.第11页.
  �S刘夏瑞.中国公司法.法律出版社.1998年版.第116-117页.
  �T这是主张采用“一元”标准的学者中的两中不同主张。本文讨论的重点在于“一元”标准无法适应公司股东身份认定的复杂情形,应当采用“二元”标准,区分公司内部与外部,分别认定公司股东身份。至于“一元”标准中采用形式标准,或是采用实质标准,两者孰优孰劣不属于本文所讨论的能容。
  �U可以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说明。例如甲、乙、丙、丁四人约定以现金出资成立A有限责任公司,每人的出资额均为10万元,注册资本为40万元;同时约定甲在公司成立之际就应全额履行了自己的出资义务,乙、丙、丁三人在公司成立后的两年内缴纳各自的出资。依照我国现行《公司法》之规定A公司是有效成立和存续的,甲、乙、丙、丁四人同时具备了A公司的股东身份。
  �V股东名册与认定公司股东身份之间的关系,详见笔者的《论股东名册应为有限责任公司股东身份认定的标准》一文。
  �W[韩]李哲松著.吴日焕译.韩国公司法.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242页.

推荐访问:初探 股东 认定 身份
上一篇:浅析环境权的相邻保护|公民如何保护自己的环境权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