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尔的民主思想_密尔自由思想的主要特点是什么

来源:摄影 发布时间:2019-01-05 04:03:31 点击:

  摘要密尔的民主思想是与其功利主义和保证自由优先性相关的,本文基于大众与精英关系的视角,试图揭示他的民主思想的精英统治倾向,进而分析这种倾向的原因,最后探讨了密尔设定民主规则存在的限度。
  关键词民主思想 民主规则 精英统治
  作者简介:王海荣,吉林大学行政学院2009级政治学专业硕士研究生;翟雪,沈阳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2009级政治学理论专业硕士研生。
  中图分类号:D08 文献标识码:A 章编号:1009-0592(2011)02-276-02
  
  在密尔的时代,英国的宪政处于变革的高潮,密尔民主思想思考的中心议题表现在议会改革和选举制度上。对大众和精英的态度,是思考密尔民主思想的基点。密尔对当时大众力量的恐惧,使其赋予大众选举的形式,却未切实提供大众形式权力的能力,密尔对精英的偏爱所设定的规则,注定他的民主是有范围的,是有限定的。而密尔民主思想的有限是与他的功利倾向和自由的优先密切相关的。
  一、密尔民主精英统治的态度
  密尔民主思想的态度凸现在对大众和精英两者关系的设计上,对两者精妙的处理显示其民主的精英统治倾向。
  (一)对大众的态度
  密尔指出:“当今世界,民主是不可避免的。为了这个历史必然,推动那些不太积极的公民参与政治生活就是一个精明的准备。如果工人阶级成员没达到公民质量,参与的实践将引导他们。”在密尔看来,民主制最大的优点是促进人民道德和智力的提高,由此,赋予大众参与政治生活的条件,影响公共权力的能力。公民只有通过参与政治才能提高自己的能力与素养,也才能最大可能显露个性。
  密尔的民主使得人民能够通过定期的选举来赋予统治者权力。每个人不再依附于某一权威或团体,而成为独自自我选择的主体。他通过理论论证好的政府是人民的选择,并以选票的方式赋予了人们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并且民众可以通过自己选出的代表对政府进行监督。但是,密尔也曾经表示,谈论大众对代表的控制是一件自相矛盾的事情。“如果我投某人的票是因为我所知道的最有智慧的人,那么在此之后我也能把自己放在他的监督者的位置上吗?”密尔认为当然不能,否则就与病人提示医生为他开什么样的药方一样荒唐。�P可以看出,当时密尔所处时代的大众力量太大,民主运动兴起,面临着权威的更替,个体的独立和自由面对着挑战,密尔必须以协商、参与的手段为大众提供政治参与的制度性通道,把大众纳入考虑的范围之内。
  (二)对于精英的态度
  密尔认为,在涉及自身私域的问题上,人人可以有平等的权利,但是在涉及公域的时候,知识和道德高的人的意见理应更有分量。他对社会少数派被多数派淹没怀有深深的恐惧,而如果那些少数又恰恰是最有智慧和最有道德的那部分人,后果将是致命的。为了保障精英进入政治圈,密尔对民主的优劣进行了冷静分析并限定了条件。第一,他认为精英是对民主缺陷的防范,可以避免集体的平庸和多数的暴政。其一,随着选举权的不断普及,才智拙劣的人也有可能入选议会团体的成员,造成主要权力置于社会教养水平低的阶级手中,影响议会立法、行政机构的决策效率与水平。其二,议会机构为平庸的多数控制,造成阶级统治和阶级立法的可能,民主将使多数人强大,压制个性的自由。第二,精英治国理念,密尔认为让少数精英发挥社会作用能够把民众意见控制在理性的范围内,拒绝赋予议会代表最高权力。在他看来,议会作为人民选出的代议制机构,虽然应该掌握国家的最高权力,对国家事务行使最终的控制权,但是这种控制并不等同于实际去做。他说:“对政府事务的控制和实际去做这些事务,其间有根本的区别。……所以,人民议会应该控制什么是一回事,而它应该自己做什么则是另一回事。”�Q对议会的职能作出了诸多限制,强调行政部门应有的相对独立性,强调政治管理的专业化,强调专家在立法和行政中的作用。第三,为精英获选设计复票制。在选举过程中,让受教育程度更高、更有道德的人享有两张选票或者多张选票,以保证知识含量高的意见在议会中占有优势地位。
  密尔在精英统治的基础上加强民主,把民主社会和政府命运寄托在精英阶层身上,他的信念是,惟有精英才能带来真正的社会和政治进步,因此代议制的发展不论取得什么样的民主,只有在少数优等精英的指导下,才算是成功。对大众和精英关系的处理是为精英提供作为社会优越阶级的地位,设计一种“合法”的新规则维护其统治。
  二、密尔民主实行精英统治的原因
  密尔的民主思想具有平衡、务实的特性。为了在程序和结果上设计一个合理有效的政府,试图建构既能为社会民众接受又保证效率的民主制度。功利的实现要依靠精英的引导与治国,实现自由的目的,是在凸现精英的自由。密尔要求的民主只体现在选民对代表的选举和代表对政府的监督上面,至于政府的实际运作应该交给那些拥有专业知识的政治专家进行,把民主排除在了具体国家政治事务管理之外。
  (一)精英统治的功利效用
  密尔作为一个功利主义者,实现功利是其思考政治问题的逻辑和伦理基础,他的民主是实现功利的工具。其一,密尔扩大民主范围、推进普选及强调对少数人的照顾,都是其功利主义中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原则的现实政治要求和体现,保证参与指向社会的所有人。尤其对少数人的考虑,保证各个阶级意见的表达得到尊重,在整体上有“量”的保证。其二,是为个体的独特性留下空间。在密尔看来,民主功利层面的作用在于推动公民素质的提高,推进一种优质的文化,而这种推进依赖的是精英的引导,以此保证“质”的实现。密尔承认民主的合理性在于它增进了社会和个体功利,作为一种手段存在,它更加关注民主的后果,平等参与的程序本身并不具有目的性的价值,其价值是为了实现功利效用。
  (二)精英统治的自由价值
  密尔认为,在民主制条件下,维护自由的关键在于保护少数人的权利,“为个人抵抗统治权力提供一种社会支持,即一种支点”�R其民主原则是以自由原则为基础和终点的,坚持精英统治是为了实现个人的进步和自由。
  在他看来,在民主政体下存在两方面对自由的威胁。第一方面没有得到足够教育的劳动者掌握政权的可能性,难以恰当地行使权力造成社会的整体利益会受损。第二个方面来自“多数人的暴政”。他提出警告说:多数统治的危险“不在于有太多的自由,而在于有太多的服从;不在于无政府状态,而在于有太多的奴役”。�S他认为,在民主制下,代表机构成为表达大众利益的工具,对少数的利益没有制度性的保证,在这种情况下,多数的暴政很可能成为现实。密尔把多数的保证作为实现自由的障碍,把个体性的维护作为自由的目标,把少数派的权力作为自由的主体,他对个人自由的严格保障构成了对民主强有力的限制。
  三、密尔民主问题的反思
  密尔的民主思想彰显了精英统治的倾向,密尔支持代议民主的一个主要理由在于,希望通过这种制度,人们能够选出那些最具智慧的,最杰出的人作为他们的代表。代表不仅是民众意志的体现者,同时也应该是民众管理者和统治者。但是密尔为限制民主设计的某些原则是否有效、合理,是值得商榷的。
  (一)从多数暴政看密尔民主的限度
  密尔强调限制多数的暴虐,认为这比少数的暴虐更可怕。他认为,多数的影响力可能强迫他的反对者在本来属于自己决断的领域服从行为的模式和准则,造成暴政,结果就不能全面真实的反映每个阶级的真实意图。于是,密尔的民主成了对多数暴政的防范工具。但事实上,他过高地估计了他最为担心的无教养的大多数选民对于政治的影响力,因为普选权实行之后,竞争性政党体系完全抵消了这些选民的政治影响力。密尔对多数暴政的担心,对精英统治的期盼,会抵制民众政治参与、自我发展的积极性。抛开资本主义市场体系和财产制度诉求道德革命来平衡阶级之间的素质差异是不现实的,也是让人怀疑的,从市场屈从中解救人性价值将无从谈起。
  (二)从选举权体系看密尔民主的限度
  密尔虽然承认普通民众必须被当作人看待,但仍旧提出一个防范工人阶级的选举权体系,一方面,强烈主张每个人都拥有选举权,另一方面,他又认为,尽管每个个体都能够超越自我利益去行动,但是至少目前他们做不到,唯恐造成阶级立法的危险。显示密尔的民主是与个体自由和有教养的体面的生活方式不相容的统治形式。
  密尔的理由是为了防止国民因智力不足而在选举中占优势后而产生的“阶级立法”的危险,阻碍社会的进步。这一理论以受教育程度来设置选举权的前提,没有考虑公民受教育程度出现差别,忽视了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即引起人们在智力上的差距的原因很可能受教育垄断的影响。在全体国民受教育权利不平等的前提下谈所谓的复数投票制度,其合理性是受到质疑的。其二,民主的目的是为了实现自由,可人们平等的投票权,以及拥有平等的机会参与公共事务的管理都是受到限制的,这种制度设计就是对自由的践踏。也显示了在密尔那里,精英的自由压倒了民众的自由。这种设计与民主原则的冲突是显而易见的,因为政治民主的一个根本前提就是人作为人的平等权利,在这个意义上,基于智力和知识或者道德的不平等与基于财产和身份的不平等并没有任何区别,�T密尔通过复数投票的方式限制了选择的平等性。
  (三)从精英治国理念看密尔民主的限度
  由大众选出的精英行使公共权力,可以保证效率,给最大多数人带来最大的幸福,满足功利原则,契合民主实现目的工具性,在密尔看来,这是合理的。但是,从公共权力的合理性讲,大众是否予以承认精英统治,即便这种方式带来再大的好处,大众也有拒绝的自由。他们完全可以不接受复数投票设计,即便选出的不是精英,但可以通过民主的教育方式培养成精英。否则民主对公共精神的培养只是为了迎合精英的有效统治,人们的参与的积极性难以维持。
  总之,民主在密尔这里,是受到严格限定的,它决不是平民化和庸俗化的大众民主。最大数人最大利益原则仅仅是一种思考和逻辑的模式,对其进行限制的目的是为了个体独特性和少数精英的保护,实现精英统治。
  
  注释:
  �PJohnStuartMill“Pledges(1)”,inA.P.RobsonandJ.M.Robson(ed),CollectedWorksofJohnStuartMill,Vol.XXIII.502
  �Q�R约翰・密尔著.汪�译.代议制政府.商务印书馆.1997.70,115.
  �SJohnStuartMill,”DeTocquevilleonDemocracyinAmerican”,inJ.M.Robson(ed),CollectedWorksofJohnStuartMill,Vol.XXIII,TorontoandBuffalo:The University of Toronto Press,1997.176.
  �T唐士其.西方政治思想史.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286.
  
  参考文献:
  [1]约翰・密尔.论自由.商务印书馆.2005.
  [2]阿・库・穆霍帕德希亚.西方政治思想概述.求实出版社.1984.
  [3]戴维・赫尔德.民主的模式.中央编译出版社.2006.
  [4]萨拜因.政治学说史.上海人民出版社.2010.
  [5]萨尔沃・马斯泰罗内.西方政治思想史.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8.
  [6]黄伟合.英国近代自由主义研究――从洛克、边沁到密尔.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
  [7]胡勇.密尔论民主与社会主义.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008.
  [8]王彩波.西方政治思想史.中国社会出版社.2004.

推荐访问:民主 密尔 思想
上一篇:论侦查终结的条件:侦查终结的条件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