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刑事和解制度【浅析我国刑事和解制度】

来源:生物 发布时间:2019-01-11 09:11:54 点击:

  摘要在传统司法观念中,起诉法定主义长期占据统治地位,不论犯罪性质、犯罪情节和具体犯罪嫌疑人的特点,刑事案件只能通过公诉方式结案。这不仅忽略了被害人的利益,而且导致了司法成本的不断上升。如何在刑事司法体系中实现既保护被害人利益、恢复被破坏的社会关系,又达到加害人改过自新、回归社会的目标,是当今各国刑事司法政策面临的一个现实难题。然而,在刑事和解适用过程中,由于执法者滥用自由裁量权和对加害人与被害人救济机制的不完善,导致刑事和解在执行中出现偏差。
  关键词刑事和解 自由裁量权 救济机制
  作者简介:廉波,中国人民公安大学诉讼法专业硕士研究生。
  中图分类号:D92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0592(2011)03-054-02
  
  刑事和解是近年来西方刑事政策领域在“恢复性司法”理念下推行的一项新制度,是对长期以来多数国家所奉行的国家追诉主义的突破。刑事和解在提高诉讼效益、修复被犯罪破坏的社会关系、教育和改造犯罪者等方面起着重要作用。随着我国与异域司法文化交流的不断深入,刑事和解理念被国内理论界与司法实务界所了解,各地司法机关根据国家和本地区情况采取多种方式推进刑事和解在国内推广。我国的刑事和解是在国家进行和谐社会建设和实施宽严相济刑事司法政策的大背景下,通过双方当事人的参与处理刑事案件的程序性措施,它以保护当事人合法权益、修复被破坏的社会关系、促进社会和谐为目的,将惩戒寓于教化之中,体现了现代法治中的政治民主、人权至上、契约自由等精神实质,具有重要的法治意义。
  一、刑事和解的三种模式及存在的问题
  (一)自行和解模式
  所谓“自行和解”,是指嫌疑人、被告人在认罪悔过的前提下,与被害人经过自行协商,就经济赔偿达成书面协议,使得被害方不再追究加害人刑事责任的纠纷解决方式。这种和解模式一般适用于轻微刑事案件,双方当事人基于和解的强烈愿望,由加害方主动向被害方赔礼道歉,并自愿提供经济赔偿,公权力机关不参与刑事和解启动到和解协议内容确定的过程,当事人和解后由公权力机关经过认真审查,认可双方的协议和被害人的请求,并在此基础上,对嫌疑人、被告人作出不起诉的决定或者撤销案件。
  “自行和解模式”在适用过程中存在的主要问题有:一方面,被害人可能利用加害人不希望被判处刑罚的心理,提出极为不合理的赔偿要求,迫使加害人作出让步,使和解失去自愿基础。实践中,刑事和解的具体途径是由加害人对被害人进行赔偿,由于缺乏明确的赔偿标准和赔偿范围,被害人可能利用这一有利地位获得超出其损失的赔偿。另一方面,被害人可能受到加害人的威胁而失去和解的自愿性基础。和解制度由于涉及加害人刑事责任的减轻或免除,使被害人拥有决定加害人命运的巨大权力。处于弱势地位的被害人可能会面临加害人及其社会关系网络的报复、威胁、收买而被迫与加害人和解,从而出现不是基于其自由意志的假和解。
  (二)检察院主持和解模式
  所谓“检察院主持和解模式”,是指检察官通过与加害方、被害方的沟通、交流、教育、劝解工作,说服对方就经济赔偿标准、赔礼道歉等事项达成协议,从而促使被害方放弃追究刑事责任的纠纷解决方式。这种和解模式一般适用于加害方与被害方在经济赔偿方面存在较大分歧或者被害方无法与加害方自行达成谅解协议的案件。检察机关对于这类案件,应当积极、主动地进行各种居中调停工作,通过对双方进和错的被害人及其近亲属进行说服劝解,使其认识并检讨自身的法律责任,劝导说服促使双方就赔偿问题互谅互让、缩小分歧,并最终达成和解协议,监督加害方当场履行经济赔偿义务并说服被害人放弃对加害人的刑事追究。
  “检察院主持和解模式”在适用过程中存在的主要问题有:一是适用刑事和解的程序比较复杂,办案时间相对较长,检察人员对这项工作还没有达到自觉、自愿的程度。目前也没有更为有效的激励措施促使检察人员积极开展此项工作。二是由于传统工作评价机制的影响,人为限制不起诉率,偏重对从严办案的正面评价,使得有些能和解不起诉的案件就不进行和解,直接提起公诉。三是有些检察人员做人情案,强行适用刑事和解,如继续羁押、会定罪、会重判等,往往成为强行和解的砝码。
  (三)社会团体主持和解模式
  所谓“社会团体主持和解模式”,是指检察机关对于那些加害方与被害方具有和解意愿的轻伤害案件,委托基层人民调解委员会等社团组织进行调解,对于经过调解达成协议的案件,可不再追究加害人的刑事责任。这种和解模式一般适用于当事人双方有和解意愿的轻伤害案件,检察机关不负责调解,主要是遴选适当案件,委托人民调解委员会进行调解,在调解成功后由检察机关做出非刑事化处理,以此来修复当事人双方的关系,消弭社会矛盾。
  “社会团体主持和解模式”在适用过程中存在的主要问题有:社会团体调解人员专业性不强,缺乏对法律专业知识的掌握。刑事和解是以案件事实清楚,基本没有争议为前提,要求调解者应该熟知相关的法律知识,在合法的基础上做出利益平衡的和解。适用刑事和解的案件对专业性知识与合法性的要求更强,而民事调解的思路不能真正有效地解决刑事案件中的民事赔偿问题,可能导致刑事和解的结果并不符合实际的要求。
  二、三种刑事和解模式问题的原因分析
  三种和解模式出现的问题,主要是由于保障机制缺失或不健全,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监督机制不健全
  由于检察机关对刑事和解拥有较大的自由裁量权,以及主持刑事和解工作的人员所表现出来的一种急功近利的理想主义倾向使得导致司法腐败的风险极大,在司法实践中,检察机关内部监督不完善,检察委员会的讨论趋于形式化,申诉还是要求检察机关自行监督,上级检察机关只是抽查相关备案,而且与非和解的不起诉案件没有进行横向比较,无法监督下级检察机关的和解行为。外部监督制约流于形式。监督机制不健全、各部门之间的相互制约机制不完善等各种问题的存在使得对检察机关的监督往往没有达到应有的效果,权力滥用的现象仍然存在,而且现有监督机制的不健全也使监督的力度大打折扣。
  (二)救济机制匮乏
  刑事和解的救济机制可以限制人们在法律运作活动中的恣意与任性,保障和解达成合法的结果,并得以顺利进行。但是,在目前的司法实践中,被害人物质损失难以得到赔偿、被害人精神抚慰权的缺失、缺乏对被害人实行国家补偿的制度和方法、法律援助权的缺失、由于社区矫正对象狭窄和社区建设不成熟等因素导致社区矫正制度不健全等问题的普遍存在扭曲了刑事和解设立的初衷。因此,必须提供各种救济渠道,补偿、遏制和及时纠正程序上的瑕疵。
  三、刑事和解制度的制度构建
  我国的刑事和解制度制所以出现一些问题,关键在于监督机制和救济机制的缺失,因此,我国刑事和解制度构建应当加强刑事和解的监督机制和救济机制两方面建设。
  (一)和解监督机制的构建
  第一,人民检察院的内部监督机制。刑事和解中,如果当事人有证据证明检察机关存在滥用自由裁量权导致和解结果不公正的行为,可以向作出决定的检察机关的上级检察机关提请复核和申诉。如果上级人民检察院通过复查,撤销下级人民检察院的和解决定,下级人民检察院必须执行。此外,上级检察机关也可通过不起诉决定备案制度和定期专项复查对刑事和解决定中存在的问题进行监督;检察机关中作出刑事和解决定的部门应当将此决定报请检察长或检察委员会审查批准,以防止错误的发生;对刑事和解决定存在较大争议的情况,必须经过检察委员会集体讨论决定。
  第二,人民法院的监督机制。目前,人民法院对检察机关自由裁量权的制约主要依据《刑事诉讼法》第145条的规定,由此可以看出,对检察机关权力的制约需要被害人和人民法院的共同努力才能完成,往往启动具有被动性,不利于被害人权利的保护。因此,笔者建议,在刑事和解中,对检察机关作出起诉或不起诉决定的案件需要征得开始审判程序的法院的同意。这样,人民法院既可以对检察机关的自由裁量权进行制约,又能在审前对案件进行过滤,减少二审改判、发回重审的案件数量,避免司法资源的浪费,维护法律的权威。
  第三,司法系统外的监督机制。我国刑事诉讼法虽然没有规定司法系统之外的机关对检察机关的监督,但是由我国的国体和政体所决定,人民代表大会和其他社会团体、民主党派的监督在实践中是大量存在的。此外,媒体和公众的监督也是必不可少的。其一,人大常委会应当每年对刑事和解的案件进行清理,发现问题,提出质询,检察机关应主动接受人大对刑事和解案件提出的质询,并做出正确处理。其二,实行案件回访制度,每年对和解双方当事人进行回访,全面审查和解案件的处理方式、处理内容、执法纪律、执法作风等。
  (二)刑事和解救济制度的构建
  第一,建立被害人国家赔偿制度。随着近代以被告人为中心的刑事司法体系的建立和完善,刑事审判的天平一再向被告人倾斜,而直接受犯罪行为侵害的被害人一直处于被遗忘的角落,权益得不到保护,完全被边缘化。事实上,在案件发生后,许多受害人关注的并不是犯罪分子被判处多重的刑罚,而是如何补偿自己所受到的物质损害和抚慰自己精神上遭受的痛苦,然而绝大多数刑事犯罪人并没有相应的经济赔偿能力。为此,我们在强调犯罪人权利的同时,更应保护被害人的权利。刑事和解致力于改变被害人边缘化的地位和被害人的权利保护,以此来确保被害人实际利益的实现,保障社会安定。
  第二,建立社区矫正机制。社区矫正也称社区处遇、社区矫治或社会内处遇,是指通过适用各种非监禁刑或刑罚替代措施,使罪犯得以留在社区中接受教育改造,以避免监禁刑可能带来的副作用,并充分利用社区资源参与罪犯矫正事业的一种罪犯处遇制度。建立社区矫正机制不仅为犯罪人提供工作生活上的各种便利,帮助其树立健全的人格和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从而避免再犯发生和社区和谐,也能够促使社区加强福利建设、关注弱势群体,对社区中存在的不安定因素及时化解,提高犯罪预防能力。
  第三,建立完善的附条件不起诉制度。附条件不起诉制度,是指检察机关对符合一定条件、应当负刑事责任的犯罪嫌疑人,暂时不做出起诉决定,代之以设立一定的条件进行考察,而后根据其考察期间的表现作出不起诉或者起诉决定的诉讼制度。附条件不起诉和刑事和解制度之间存在很多共性,两种制度之间的共性使其二者之间存在本质的内在联系,刑事和解的目的在于使加害人积极赔偿损失后获得被害人的谅解,重新回归社会,只要在法律上作出补充性规定或司法解释中进一步明确具体规则即可实行。附条件不起诉制度顺应了这一需求,其根本任务是使得被犯罪破坏的社会关系得以恢复,而且是一种内在的恢复,有别于以往的表象恢复。
  
  参考文献:
  [1]陈光中,葛琳.刑事和解初探.中国法学.2006(5).
  [2]陈瑞华.刑事诉讼的私力合作模式――刑事和解在中国的兴起.中国法学.2006(5).
  [3]李洪江.刑事和解应缓行.中国检察官.2006(5).
  [4]黄京平,甄贞,刘凤岭.和谐社会构建中的刑事和解――“和谐社会语境下的刑事和解”研讨会学术观点综述.中国刑事法杂志.2006(5).
  [5]马静华,罗宁.西方刑事和解制度考略.法学论坛.2006(l).
  [6]房保国.被害人的刑事程序保护.法律出版社.2007年版.
  [7]龚佳禾主编.刑事和解制度研究.中国检察出版社.2007年版.

推荐访问:浅析 和解 制度 我国
上一篇:【知名商品包装\装潢“特有性”的认定依据及方法】 常州知名装潢
下一篇:[制度伦理二维双向互动统一关系探微]如何理解法律职业伦理制度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