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商品包装\装潢“特有性”的认定依据及方法】 常州知名装潢

来源:生物 发布时间:2019-01-11 04:02:59 点击:

  摘要对知名商品特有包装、装潢的法律保护应以其具有“特有性”为前提条件。在认定商品包装、装潢“特有性”时应考量非通用性及显著的区别性两个必备因素,并吸收作品“独创性”理论对包装、装潢的“特有性”进行准确认定。
  关键词知名商品 包装 装潢
  作者简介:张传君,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2008级硕士研究生;陈艳,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2009级硕士研究生。
  中图分类号:D923.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0592(2011)03-072-02
  
  一、引言
  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明确规定保护知名商品特有的包装、装潢。对知名商品特有包装、装潢的保护必然涉及知名包装、装潢“特有性”的认定。我国现行法律、相关解释构成了商品包装、装潢“特有性”认定的基本依据。但因复杂的商业行为,司法实践中认定商品包装、装潢是否“特有”并非易事。如在现有法律、相关解释没有明确规定时,如何认定商品包装、装潢的“特有性”就非常困难。笔者力图在阐述我国知名商品包装、装潢“特有性”认定依据的基础上,结合具体的司法判例,厘清认定知名商品包装、装潢“特有性”的方法。
  二、我国关于商品包装、装潢“特有性”的认定依据
  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5条第(二)项禁止经营者擅自使用他人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称、包装、装潢,但对“特有”的含义未作出界定。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关于禁止仿冒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称、包装、装潢的不正当竞争行为的若干规定》(下文简称《禁止仿冒规定》)首次对“特有”的含义进行了解释。根据该规定,知名商品特有名称、包装、装潢之“特有”,是指商品名称、包装、装潢非为相关商品所通用,并具有显著的区别性特征。笔者以为,非通用性,是指某一商品包装、装潢不是该类商品通常使用的;显著的区别性,是指某一商品包装、装潢是经营者选择或设计的,且此商品包装、装潢与已存的同类商品包装、装潢有明显的区别。显著的区别性包括商品生产、经营者独创的包装、装潢元素产生显著性和通用的包装、装潢元素经过商品生产、经营者的长期使用产生显著性两种情形。《禁止仿冒规定》的出台,对界定商品包装、装潢的“特有性”提供了原则性依据,但《禁止仿冒规定》的解释具有适用范围窄、缺乏可操作性的局限。
  对此缺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司法解释》)进行了一定程度的弥补。该解释第2条第1款规定:“具有区别商品来源的显著特征的商品名称、包装、装潢,应当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二)项规定的特有名称、包装、装潢。”该款规定从正面揭示了特有的商品名称、包装、装潢必须具有区别商品来源的显著特征。
  三、知名商品特有包装、装潢之“特有性”与作品“独创性”的关系
  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称、包装、装潢就是生产、经营者为自己的商品独创的名称、包装、装潢,它在市场行销中以其显著的区别性特征而成为该商品与其他商品相区别的标志,并与该商品的品牌形象联系在一起。�P作为商品的包装、装潢若是绘画、书法等美术作品,则它与作品是重合的。从“独创性”的角度考量,根据我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2条“著作权法所称作品,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成果”规定,特有的包装、装潢与著作权法所保护的作品都是智力创造成果,具有一定的联系,但两者的区别是主要的。一是作为商品的包装、装潢在设计创作过程中不能与其他知名商品特有的包装、装潢相同或近似。但对作品,只要是独立创作,就足够了。即作者独立创作,没有从他人那里获取并使用,�Q即作品允许雷同和巧合。二是商品包装、装潢设计、选择后,须在商业活动中使用于商品上。商品的包装、装潢只有通过不断使用,才能在商品和消费者间建立特定的联系,才能使包装、装潢上承载着生产、经营者的商誉,包装、装潢才可能得到法律的保护。但著作权的产生采取自动产生原则。对作品的保护,我国法律规定,作品创作完成后即享有著作权,受法律的保护,此外不附加其他条件。例如,下文将要论述的“宁夏红”案中,“宁夏红・枸杞酒”是由地名、颜色、通用名称组合而成,这些元素本身不具有显著区别性,但通过香山公司在商业活动中长期使用,“宁夏红・枸杞酒”和消费者间建立了特定的联系,“宁夏红・枸杞酒”的包装、装潢上承载着香山公司的商誉,香山公司的包装、装潢得到了法律的保护。“费列罗”案中,费列罗公司产品上的包装、装潢使用的也是通用元素,但费列罗公司对这些通用元素进行了独特的排列,具备了作品“独创性”特点。正是这种独特的排列方法使费列罗公司的包装、装潢与其他公司的包装、装潢之间具有显著的区别,费列罗公司的包装、装潢最终受到法律的保护。
  四、我国司法实践中对知名商品特有包装、装潢“特有性”的认定方法
  近年来法院受理的仿冒知名商品特有包装、装潢纠纷案件中,宁夏亨泰枸杞保健饮品有限公司诉宁夏香山酒业有限公司仿冒知名商品特有名称、包装、装潢纠纷案(以下简称“宁夏红”案)和意大利费列罗公司诉蒙特莎(张家港)商品有限公司、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正元行销有限公司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以下简称“费列罗”案)具有代表性。法院在审理过程中以当时的法律和有关解释为依据,吸收了作品的“独创性”理论,准确地认定了商品包装、装潢的“特有性”。下面分别介绍两案并予评析。
  1.宁夏香山酒业有限公司诉宁夏亨泰枸杞保健饮品有限公司仿冒知名商品特有名称、包装、装潢纠纷案。
  宁夏香山酒业公司于2001年9月18日开始生产“宁夏红・枸杞酒”。该公司后发现亨泰公司生产的李泉牌宁夏红枸杞酒仿冒其产品的名称、包装和装潢,遂提起诉讼。一审法院判决亨泰公司构成侵犯香山公司在先使用的商品特有名称、包装、装潢,亨泰公司不服提起上诉。针对宁夏香山酒业有限公司所生产的“宁夏红・枸杞酒”的名称、包装、装潢是否属于“特有”,宁夏回族自治区高级法院认定:“‘宁夏红・枸杞酒’是地名、颜色、通用名称的组合,由香山公司首先在市场上使用,且自使用以来在广告促销、宣传报道、产品展示等方面均凸显‘宁夏红・枸杞酒’名称,其产品受到消费者的认可,消费者逐渐将‘宁夏红・枸杞酒’与其生产经营者联系到一起,成为特定生产经营者的产品标识,有别于其他同类产品,形成了显著的区别性特征,可认定其名称、包装、装潢‘特有’。”
  可见,“宁夏红・枸杞酒”的名称、包装、装潢是地名、颜色和通用名称的组合,组合中每一元素本身均非特有。但这些普通元素的特定组合是香山公司首先在市场上使用的,具有一定的独创性。随着较长时间和较大力度的广告宣传,该组合产生了知名度,具备了区别于其他商品来源的显著特性,故应认定香山公司“宁夏红・枸杞酒”的名称、包装、装潢为“特有”。这种经使用获得显著性进而被认定为“特有”的包装、装潢,在“宁夏红”案中得到了法院的保护。
  2.意大利费列罗公司诉蒙特莎(张家港)商品有限公司、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正元行销有限公司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意大利费列罗公司于1946年在意大利成立。其FERREROROCHER系列巧克力产品包装、装潢采用国际通用的以锡箔纸包裹球状巧克力,采用透明塑料外包装,呈现巧克力内包装等方式进行组合。蒙特莎公司于1991年12月在江苏省张家港市成立,该公司在其生产的巧克力上使用了国际通用的包装材料对产品进行包装。费列罗公司以蒙特莎公司侵犯其知名商品特有包装、装潢为由向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提起诉讼。蒙特莎公司的主要辩解理由是,费列罗公司的FERRERO ROCHER巧克力使用的包装、装潢是国际巧克力行业通用的包装、装潢,不具有特有性。一审法院认为,采用金色锡箔纸包裹球状巧克力,使用透明塑料外包装,呈现巧克力内包装,已为其他巧克力生产企业所使用,并非FERRERO ROCHER巧克力所特有,该包装属通用包装,不应保护;FERRE ROROCHER巧克力的装潢是费列罗公司在1988年前进入国内市场即已使用,具有识别和美化商品、区别商品来源的显著特征,构成其特有的装潢。一审法院一方面认定蒙特莎公司的“金莎”巧克力产品装潢与费列罗公司的FERRE ROROCHER巧克力的装潢的基本特征一致,另一方面但却以“金莎”巧克力在国内知名的时间要早于FERRERO ROCHER巧克力、二者拥有不同的消费群体不会被误认为由,判定蒙特莎公司生产“金莎”巧克力使用的包装、装潢不构成对费列罗公司的不正当竞争,驳回费列罗公司的诉讼请求。费列罗公司不服,向天津市高级法院提出上诉。二审法院认为,FERRERO ROCHER巧克力使用的包装、装潢为整体设计,表达了特定的含义,形成特有的包装、装潢形式,遂撤销了一审法院的判决,支持了费列罗公司关于蒙特莎公司侵犯其FERRERO ROCHER巧克力特有包装、装潢的诉讼请求。应蒙特莎公司的再审申请,最高法院提审了该案。最高法院审理认为:“在可以自由设计的范围内,将包装、装潢各要素独特排列组合,使其具有区别商品来源的显著特征,可以构成商品特有的包装、装潢。FERRERO ROCHER巧克力所使用的包装、装潢因其构成要素在文字、图形、色彩、形状、大小等方面的排列组合具有独特性,形成了显著的整体形象,且与商品的功能性无关,经过长时间使用和大量宣传,已足以使相关公众将上述包装、装潢的整体形象与费列罗公司的FERRERO ROCHER巧克力商品联系起来,具有识别其商品来源的作用,应当属于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二)项所保护的特有的包装、装潢。”
  “费列罗”案中,法院在认定商品包装、装潢是否“特有”时,构成商品包装、装潢通用要素的独特排列组合形式可否认定为“特有”,现行的法律、相关解释没有规定。在“费列罗”案中,最高法院将构成包装、装潢的通用要素与对包装、装潢各要素的独特排列组合加以区分,吸收了作品“独创性”理论,最终认定包装、装潢构成要素独特的排列组合形式可以构成“特有”。
  “宁夏红”案与“费列罗”案涉及的商品的包装、装潢都由通用元素构成;“宁夏红”案中的包装、装潢通过长期使用获得了显著性,受到了法律保护;“费列罗”案中包装、装潢的排列组合形式具有“独创性”,具备了区别商品来源的显著特征,最终也得到了保护。
  五、结语
  知名商品特有包装、装潢作为知识产权应受到法律的保护,商品包装、装潢“特有性”的认定,关系到如何最大限度地保护知名商品特有包装、装潢权利人的合法权益、维护市场竞争秩序的公平有序的宗旨。司法机关在具体认定商品包装、装潢“特有性”时,应考量非通用性及显著的区别性两个必备因素并注意:
  第一,要运用发展的观点对商品包装、装潢是否“特有”进行具体的分析。对那些在商品上使用的由通用元素组成的包装、装潢,本身不具有“显著性”,但经过商品生产者、经营者在商业中创造性使用后所形成的“显著的区别性”,应当认定为“特有”。
  第二,注意区分构成包装、装潢的通用元素本身的“特有”与通用元素的独特排列形式所形成的“特有”。
  
  注释:
  �P种明钊主编.竞争法(第二版).法律出版社.2008年版.
  �QSieheGerhardSchicker.Urheberrech.1999.69.

推荐访问:装潢 认定 知名 方法
上一篇:刑事诉讼中侦查讯问的价值功能:刑事诉讼的程序是什么?
下一篇:浅析刑事和解制度【浅析我国刑事和解制度】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