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搜索引擎商著作权侵权责任之思考:论网络服务提供者的著作权侵权责任

来源:三维 发布时间:2019-01-06 04:06:17 点击:

  摘要近年来关于网络搜索引擎商著作权侵权的诉讼时有发生,网络技术的发展为著作权保护带来了新的问题;如何解决著作权人和网络搜索引擎商之间的利益平衡,是立法者和实务者面临的当务之急。我国应立足于国情,吸收国外先进立法经验和判例,切实贯彻落实著作权法的宗旨,净化网络秩序,让网络著作权得到有效保护。
  关键词间接侵权 网络搜索 避风港规则 著作权保护
  作者简介:魏小荃,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2009级知识产权法专业硕士研究生。
  中图分类号:D923.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0592(2011)02-080-02
  
  进入网络时代,人们已经越来越离不开搜索引擎商提供的网络服务。“百度一下,你就知道”,网络搜索引擎在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了一连串法律上的新问题。自从2005年“步升诉百度案”开启了国内著作权人对网络搜索引擎商侵犯网络传播权的诉讼,各大唱片公司相继起诉百度、雅虎等网络搜索引擎巨头的数字音乐搜索下载侵权;而综观这一系列侵权案件的判决结果,却是各不相同。事实上,经历了连串侵权纠纷的网络搜索业并未受到大的影响,相反各相关网络服务商仍在提供免费数字资源下载的搜索链接服务,从而获得了可观的网络点击流量和巨额的广告收益,国内整个网络搜索业呈现一片蒸蒸日上之势,比如以搜索服务起家的百度公司更是在美国成功上市,成为纳斯达克轰动一时的新星。这样的现实想必让各大唱片公司在内的很多著作权人尴尬和无法接受,因此如何在法律框架中规范网络搜索引擎商的责任承担、权衡各方的利益,是本文之思考所在。
  一、网络搜索引擎服务商的定位
  要厘清网络搜索引擎服务商的责任,首先应对其身份有合理的定位。依据《互联网著作和行政保护办法》第二条之规定,互联网内容提供商(ICP)指在互联网上发布相关内容的用户,而互联网服务提供商(ISP)则指根据互联网内容提供商的指令,通过互联网自动作品、录音录像制品等内容的上载、存储、链接或搜索等功能,且对存储或传输的内容不进行任何编辑、修改或选择的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对于百度等网络搜索引擎商而言,尽管其为了便于用户浏览而存储了网页快照,但是其系统涉及著作权的搜索对象――第三方网站的数据文件(如MP3等数字音乐作品),却并没有储存在自己的服务器中;用户通过网络搜索引擎商提供的链接而直接进入第三方网站或者直接获得第三方网站的数据文件。因此,网络搜索引擎商并不是网络内容的提供者,而是按照技术规则为网络用户提供全面有针对性的搜索结果,供用户查询和使用;其搜索引擎服务系统依据技术规则对搜索结果自动生成链接列表,没有对任何被链接网站进行非技术性的选择与控制;其本质是并没有直接进行网络传播行为的网络服务提供商。从这一角度而言,网络搜索引擎商对于网络中传播的音乐、电影等作品的盗版文件,不是直接的著作权侵权者。
  二、网络搜索引擎商应承担何种侵权责任
  虽然百度这类的网络搜索公司在提供MP3数字音乐等搜索下载的服务中,并不直接在自身服务器中提供资源供下载,但它们之所以受到各唱片公司车轮战般的诉讼和著作权人的广泛诟病,还是在于它们提供的数字音乐搜索服务与一般搜索不同:普通的网页搜索,只是由搜索引擎商在网页中提供单纯的搜索框,任由用户在其中输入自己需要查询的内容;而音乐搜索则有很大区别,以百度为例,在其专门的音乐搜索页面中,除了有必需的搜索框外,还有新歌TOP100、中文金曲榜、日韩流行、欧美金曲等各类榜单和专题,并按照点击率、试听量等标准进行了有意识的排列。很显然,这些有着人工编排、整理的榜单、专题并不单单只是搜索引擎技术所自动完成的,难怪有人会认为百度的MP3下载服务是某种类似于著作权中“汇编”的一种形式,是介于服务提供与内容提供中间的一种模式。因此各网络搜索引擎商虽未直接侵犯网络传播权,却难逃涉及间接侵权的嫌疑。
  在英美法系版权法理论中,“间接侵权”是相对于“直接侵权”而言的。它是指即使行为人并未直接实施受专有权利控制的行为,如果其行为与他人的“直接侵权”行为之间存在特定关系,也可基于公共政策原因而被法律界定为侵权行为。这类行为构成侵权的原因,并非其直接侵犯了著作权人的专有权利,因此被称为“间接侵权”。根据英美法系国家的相关研究,间接侵权大致可以分为两类情形:一种是教唆、引诱他人侵权以及故意帮助他人侵权,一种则是直接侵权的预备行为和扩大侵权后果的行为。后一种情形在次不提,本文单以第一种情形为基础来分析。
  教唆、引诱他人进行侵权,或者明知、应知他人的行为构成侵权,但仍然给与实质性帮助的,应当对侵权后果承担责任,这是各国法律中所普遍承认的规则。过错既可以表现为故意,也可以表现为过失,即在应当知道他人的某种行为构成侵权时,还提供实质性帮助。目前,虽然我国的立法中尚未明确出现关于“间接侵权”的规定,但是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贯彻执行若干问题的意见》中明确规定“教唆、帮助他人实施侵权行为的人,为共同侵权人”。这实际上是将《民法通则》第130条规定的“共同侵权”解释为包括“间接侵权”;最高人民法院颁布的《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著作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3条也有相关规定。在网络著作权领域中,这一法律精神还具体体现在《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23条中,明知或者应知所链接的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侵权的,应当承担共同侵权责任。由此,百度等被诉网络搜索引擎商承担间接责任的主观要件即为“明知”或“应知”侵权。
  首先,众所周知,当前互联网中盗版音乐的大量存在是常态,合法正版音乐的存在倒是例外。随着网络经济的不断成熟,我国网络中已出现了类似“谷歌音乐”这样提供正版数字音乐免费试听和下载的模式(谷歌通过所投资的巨鲸音乐网同全球四大唱片公司以及140多家独立唱片公司、国际四大词曲出版商和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建立了合作关系,提供超过110万首音乐的正版授权)和以中国移动12530为代表的提供正版音乐付费下载的网站,但它们都是凤毛麟角,也就是说,音乐搜索引擎商提供的绝大部分音乐链接都来自于盗版音乐网站,对于此各大网络搜索引擎公司不可能不知晓,从而它们首先在主观上就存在过错,比如百度在其招股说明书中就毫不掩饰自己的侵权风险:“我们的服务器上并不存储MP3音乐或者电影。为了用户的搜索需求,我们为在第三方网站上的MP3音乐提供算法生成的链接,并为电影提供索引。我们已经采取了一些手段用以减少侵犯著作权的风险。一旦我们知道某个链接指向含有侵权内容的网页,或者被著作权拥有者告知某个链接指向侵犯它著作权的网页,我们就会移除这些链接。”
  其次,以百度、雅虎为代表的各网络搜索引擎商在主观上有过错的同时,在明知被链接的对象绝大多数都是盗版资源时,为了获得更多网站点击流量和广告收入,还人为“精心”设置、编排诸如新歌TOP100、中文金曲榜、日韩流行、欧美金曲等一系列专题目录,这样将大量关于热门流行歌曲的链接整理归类并使之有不同顺序的编排,使得用户能通过各种排行榜方便快捷地寻找到最新、热门的歌曲。这样各种指向盗版音乐的链接便可以不经用户搜索而能被更多的用户点击、进而帮助盗版音乐就会在更大程度上得到传播,使唱片公司和著作权人蒙受更大损失、盗版音乐网站大收渔利。网络搜索引擎服务商对数字音乐搜索专栏的的编排设置,实在难逃构成实质性帮助盗版音乐网站实施著作权侵权的嫌疑。
  再次,对能够屏蔽或拒绝出现在搜索结果列表中的涉嫌侵权网页的链接,如果搜索引擎服务商放任不管,可以认定属于“应知”范畴。随着搜索引擎技术的不断发展,各搜索引擎商如果具有保护知识产权的意识,完全可以在系统自动搜索时,针对盗版侵权现象猖獗的音乐、电影之类的被链网站进行初步审查,只留下正版授权类网站和网民翻唱类网站的资源,从而避免自己被卷入为他人侵权行为提供“实质性帮助”的风波。
  三、网络搜索引擎商是否能适用“避风港规则”
  美国1998年制定的《数字千禧年版权法》(DMCA)给世界著作权保护领域带来的贡献之一,即是创造了网络著作权纠纷中对ISP免责的“避风港规则”;而网络搜索引擎上是否应承担间接侵权责任,还要看其是否先排除了“避风港规则”。所谓“避风港规则”是指,只要提供“信息定位服务”的网络服务提供商不知道链接指向的特定对象是侵犯著作权的内容,并且在得知被链接的内容侵权,或在收到权利人的通知后迅速断开链接,就可以免于承担帮助侵权责任。在我国,“避风港规则”的精神具体体现于《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14-23条中,而第23条则专门针对网络搜索引擎商,即它们要适用“避风港规则”必须满足以下两个条件:(一)互联网服务提供商为服务对象提供搜索或者链接服务但并不存储、控制、编辑或修改链接指向网页的内容;(二)非“明知或应知”所链接的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侵权,其核心仍在与ISP的主观意图是否有过错,即ISP是否知道被链接的对象侵权。对于网络搜索引擎商而言,其是否“明知”或“应知”在上文已经进行了说明,众网络搜索引擎商应有着保护知识产权的意识而在技术上做到起码的主动审查义务,这其实是一种基本的职业操守,退一步说,即搜索引擎经营者对引擎搜索到的普通歌曲信息并未进行基本审查,但对那些进入所谓新歌TOP100、中文金曲榜等榜单的热门歌曲而言,其既然有能力进行分类编排,那么它们自然也有能力就这些歌曲的被链接目标是否侵权进行初步的审查。但遗憾的是,以百度、雅虎为代表的网络搜索引擎商们却在经历过一轮又一轮的侵权诉讼之后,并为对自己的音乐搜索模式有实质改变,这种漠视的态度不应受到“避风港规则”的保护,也就是说这些网络搜索引擎商应当为自己在音乐搜索方面的过错承担间接侵权责任。
  四、利益平衡展望
  在当今网络时代,无论是英美法系的版权法还是大陆法系的著作权法体系,其立法的宗旨应当是在维护整个互联网产业积极健康发展和保护著作权人利益之间寻求平衡,而不是以照顾新兴产业发展为由过度偏袒网络搜索引擎商们(事实上经过10多年的发展,我国的网络基础设施日益完善,技术水平不断提高,信息资源和业务应用不断丰富,产业链基本形成)。
  首先,在立法方面,我国可以借鉴美国的帮助侵权与替代责任、英国的专属侵权制度、澳大利亚的许可侵权制度等立法模式,结合我国现有国情和已有判例,在法律中明文规定间接侵权、帮助侵权,并对其进行系统的阐述,这样有助于互联网产业中各方认清自己的责任、协调各方的利益。此外,我国应当加大对网络盗版的打击力度,通过法律制裁手段,从源头上维护互联网正常秩序。
  其次,对于网络搜索引擎商,应当对其加以适当的、与其搜索模式相对应的注意义务。著作权网络侵权行为最大的特点在于侵权对象分布广泛、分散,并且主要通过各种网络搜索工具这一渠道进行大规模传播;这就决定了著作权人要对互联网上星罗棋布的侵权人一一寻找、维权、起诉是很不现实的,只有针对各网络搜索引擎商采取相关措施,使其被迫停止对侵权文件的传播提供帮助,从而使侵权文件失去大规模传播的主要通道,这样才能更好地维护著作权人的权利。尤其是对于通过搜索链接进行深度加工、以引诱和鼓励用户点击这些链接的搜索引擎商,应当就这些链接的侵权可能性承担更重的注意义务。尤其是当搜索得出的大部分链接均涉嫌侵权时,搜索引擎商的注意义务更应加重。这里适用的是“从实施某种高度危险的行为中获利者,须承担行为带来的损害风险”这一侵权法中危险责任的基本法理。
  著作权人与网络搜索引擎商两个利益群体之间的博弈,只是网络经济大潮中的一朵朵小浪花;要维护良好的网络秩序,除了立法的进一步完善,更需要其中每一个参与者都有保护知识产权的意识和行动。著作权人利益与社会公众利益,鱼和熊掌也能兼得。
  
  参考文献:
  [1]周庆安,樊哲旺.百度案与“避风港”规则.法制与社会.2007(9).
  [2]胡亚茸.网络搜索引擎经营者是否承担著作权侵权责任,主要取决于其是否在接到权利人通知后及时移除侵权链接//冯晓青主编.著作权侵权专题判解与学理研究(第2分册・网络空间著作权).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10年版.
  [3]郝敏.由“百度链接”引发的网络空间著作权保护之思考//冯晓青主编.著作权侵权专题判解与学理研究(第2分册・网络空间著作权).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10年版.
  [4]王迁.网络版权法.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
  [5]http://www.省略/pcedu/softnews/yejie/0904/1607476.html.访问时间:2010年11月15日.
  [6]郑重,姜明媚,张瑜.唱片公司集体角力百度.http://tech.省略/i/2005-10-10 /1647736342.shtml.访问时间:2010年11月15日.
  [7]王迁.走向“帮助侵权”规则――评“步升诉百度案”.中国版权.2005(6).
  [8]李毅中.我国互联网产业呈现四大趋势.http://www.省略/economic/txt/2009- 11/02/content_18811615.htm.访问时间:2010年11月15日.

推荐访问:著作权 侵权 思考 搜索引擎
上一篇:《社会保险法(草案)》之我见 2018最新社会保险法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