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宪政体制建设与宪法权利保障]我国宪法基本权利

来源:三维 发布时间:2019-01-06 03:59:08 点击:

  摘要中国立宪运动已有百年历史,在一个多世纪的历程中,围绕立宪、行宪和护宪的宪政斗争始终不断。本文试图从公共财政的角度来分析我国宪政体制,从而对我国宪政体制的完善和宪法权利的保障提出相关见解。
  关键词宪政建设 宪政体制 财政制度
  作者简介:徐自广,安徽财经大学2009级法律硕士(法学)研究生。
  中图分类号:D6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0592(2011)02-156-02
  
  今日中国宪政建设之必要性和紧迫性已经得到学术界的广泛认可,其首要就在于市场机制要求建立一种与之相适应的公共财政模式,而此种财政模式只有在宪政制度体系的支撑下才能真正形成。�P因而,中国宪政建设之道路选择,必须着眼于解决本国的实际问题而不能无视国情需要,必须借鉴他国的经验教训却又不能照搬“民主的教条”,必须应对时代的挑战而不能无视社会的要求。具体言之,建立“有限兼有效”政府是保障与促进公民权利之本,而合理的财政模式是建立“有限兼有效”政府之源。那么为了保障我国的公民的宪法权利,必须着眼于财政制度的宪法变革。要完善代议制度等宪政制度,就必须强化代议机关在财政预算方面的审查与监督职能;既然控制财政权力为权力制约之本,那么构建中国权力制约体系的实质与关键就在于加强对财政权力的监督机构建设。一言以蔽之,控制政府财政既为实施宪政之本源,亦为实施宪政之方略。
  宪法权利就是宪法中对公民基本权利的规定。保障宪法中规定的公民基本权利既是一个国际法问题,更是一个国内法问题。保护与促进公民宪法权利是一个主权国家不可推卸的职责,也只有通过一个有效的政权组织,才能为公民宪法权利提供切实的保障。但是在现在社会中,因为政府职能范围的极度扩充,公共权力机关又可能成为侵犯宪法权利的主体。正因为如此,建构一个有限而且有效的宪政政府,乃是发展公民权利事业之必需。
  一、宪法变革与公民自由权利的保护
  宪法的自由权利主要包括政治自由、经济自由、社会自由与个人自由。下面将主要从公共财政的视角分析与探讨宪法变革与公民的政治自由权、经济自由权保护问题。
  1.宪法变革与政治自由权问题。在一个民主的国度里,既然政府的一切财政收入最终来自于作为纳税人的公民,那么政府的财政支出也当然应该为民所用,为民所限,政府的一切活动都应该体现民主的精神,而公民则应该享有充分而且广泛的政治自由权。实际上,就现代国家公共权力与公共财政运作的整个过程而言,政治自由权不仅是公民参政议政的资格保障,更是公民享有财政监督权、行使财政监督权的宪法依据。惟有切实保障公民的政治自由权,才能确保政府及其公职人员在财政上向代议机关负责的同时也向全体公民负责,才能确保代议机关在财政上向全体公民负责。目前我国公民已经享有广泛的政治自由权利,如《宪法》第34条规定的选举权,《宪法》第35条规定的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自由权,第41条规定的批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自由权等等。可见,我国公民已经享有宪法上的广泛的政治自由权利。问题在于,如果宪法的内容得不到有效的实施,我国公民仍然无法充分享有其所赋予的基本权利。具体地说,立法是行宪的首要环节,宪法规定的基本权利可以通过立法活动转化为普通法上的具体权利,并经由行政机关与司法机关的一系列活动予以保障。以选举权为例,我国选举法已经对公民如何行使选举权的程序等作了详细规定,但是有些地方领导及选举机构却视人民代表为一种政治荣誉,而非纳税人及公民的代表,使某些当选的人民代表无法真正代表该地区纳税人与公民的意愿。
  政治自由权是公民积极参与政治生活,切实履行监督政府财政权利的宪法依据,也是确保现代国家公共财政为民主财政、有限财政并得到充分的民意支持的政治基础。甚至可以说政治自由权制度乃是现代宪政政府的基石制度,是公共财政模式赖以良性运作的制定基础。为推进我国宪政制度、建立公共财政模式,首先就必须发展与完善相关立法切实保障我国公民的政治自由权利。
  2.宪法变革与经济自由权问题。经济自由权主要包括工作自由权、财产自由权、经营自由权、经济平等权等等。经济自由权及其保护制度既是市场经济的前提条件,也是公共财政赖以形成的经济原因。如果没有发达的经济自由权保护制度,公共权力执行者就可能会滥用经济权力无所顾忌地侵占社会的经济资源,破坏市场经济的平等交易机制,使公共资财与私人财产混为一谈,最终破坏市场机制赖以存在的社会根基。具体而言,我国公民经济自由权的宪法保护制度应该包括如下几个方面的内容:其一,确认各种经济成分的市场经济中的平等地位与作用;其二,加大对私有财产权的保护力度;其三,逐步完善行政审批与行政监管制度;其四,推进税费改革,遏制行政权力的腐败趋势。
  值得庆幸的是,近年来我国宪法变革运动一直在朝着这个方向发展演进。当然,受各种因素的影响,我国公民的经济自由权宪法保护机制仍然存在一些不足之处。例如我国行政征收与行政征用立法需尽快完善,等等;这些都是我国宪政建设今后发展完善的基本趋向。
  二、宪法变革与公民生存权利的保护
  “生存权”是每一个公民“像人那样生存”的基本权利。而作为政府,必须对公民的基本生存权提供保障,使每个公民生存权得到实现,这是宪法规定的义务。
  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在保护公民生存权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也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但是同时我们要看到我国的国情和深刻牢记我国正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经济粗放型,人口基数大,人口老龄化的速度加快,计划经济体制在某些领域依然存在以及传统观念的影响,在社会保障方面,制度的不完善以及在财政支出结构中,社会保障资金投入比例偏少,农村和城市的保障制度差异性等问题。这些问题都给我国未来生存权保护提出了严峻的挑战。行政权力的不断扩大和公民权利的需求矛盾日益突出,建立有效的权力制约机制迫在眉睫,这一定程度上有力的遏制了腐败行为,客观上节约了公共资金的浪费和流失。要使公民都充分的享有生存权,摆脱农村和城市的地区差异,国家就必须建立起完善的社会保障制度。各级政府挪用社保资金是屡禁不止。所以加快宪政进程,完善社会保障立法,建立“有限兼有效”政府,加大社保资金财政支出,乃是我国政府未来在保障公民的生存权方面的努力目标。
  三、宪法变革与公民发展权利的保护
  正如汪习根教授所言:“发展权是关于发展机会均等和发展利益共享的权利”。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有巨大的人口,中西部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是一个基本的国情。正因为如此,加快国民经济的发展速度,协调各地经济的发展水平,长期以来一直是我国政府致力于公民权利保护的基本目标。而对发展权的确认与保护,则构成了我国社会主义宪法的基本特色之一。我国《宪法》第46条规定了受教育权,实质上也包含了发展权的部分内涵,因为对一个现代公民而言,接受教育是其谋求生存与发展的必不可少的一个条件。
  我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国民经济一直保持高速发展的态势,这本身就说明我国公民的发展权在整体上得到了良好的实现与保护。但是不容忽视的是,我国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也暴露了传统经济体制中的一系列“痼疾”。如果这些体制缺陷不能得到及时纠正与解决,必然会对我国公民的发展权事业构成了隐患。首先,中央政府在国家财政总支出中比例偏低,不利于其在国民经济发展中发挥宏观调控及协调各地区经济发展的作用。其次,我国政府在提高财政资金使用的经济效益方面仍然有较大的发展空间。总之,通过宪法变革合理划分中央与地方政府的财权与事权,强化对于政府财政资金使用效益的监督机制,推进国民经济与社会协调、快速发展,乃是保障我国公民发展权利的基本途径。
  总之,从财政宪法的视角来看,为推进我国公民权利事业的发展,我国的“宪政之道”即在于加强财政监督,从源头上控制财政权力对于公民权利的侵蚀;调整财政收支,从物质上确保公共权力对于公民权利的保障。
  
  注释:
  �P刘银喜.农村公共财政:公共财政研究的新领域――概念、体制变迁及结构特征.内蒙古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7(5).
  
  参考文献:
  [1]张学仁,陈宁生主编.20世纪之中国宪政.武汉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
  [2]周刚志.论公共财政与宪政国家.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
  [3]吕绍昱.浅议优化财政支出结构.甘肃农业.2003(12).

推荐访问:宪政 宪法 体制 权利
上一篇:按照我国保险法的规定,受益人 关于保险法实务中“法定受益人”之思考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