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破坏植物资源犯罪:最值钱的树木排名

来源:PS教程 发布时间:2019-01-12 03:58:22 点击:

  摘要环境犯罪是现在刑法研究的新领域,环境犯罪有着至害间接性,发现模糊性以及证明困难性。而与之对应的环境刑法也存在着规范不具体性,构成要件不确定性以及处罚力度不匹配性。在环境刑法中我们可以将环境犯罪分为污染环境犯罪(吸入式)与破坏资源犯罪(取出式)两种。其中破坏资源犯罪又可以分为破坏植物资源,动物资源,土地资源,矿产资源。
  关键词环境犯罪 破坏资源犯罪 植物资源
  作者简介:赵权宇,贵州大学法学院2009级刑法学专业硕士研究生。
  中图分类号:D924.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0592(2011)03-268-02
  
  一、破坏植物资源犯罪
  在环境刑法中我们可以将环境犯罪分为污染环境犯罪(吸入式)与破坏资源犯罪(取出式)两种。其中污染环境犯罪仅有一个罪名即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而破坏资源犯罪根据其犯罪对象可以分为:破坏动物资源犯罪(非法捕捞水产品罪,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非法狩猎罪);破坏植物资源犯罪(非法采伐、毁坏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盗伐林木罪,滥伐林木罪,非法收购、运输盗伐、滥伐的林木罪);破坏土地资源犯罪(非法占有农用地罪);破坏矿产资源犯罪(非法采矿罪,破坏性采矿罪)。
  破坏植物资源犯罪的特点主要有:
  一是犯罪对象是植物,植物(Plants)是生物界中的一大类。一般有叶绿素,基质,细胞核,没有神经系统。我国刑法中的破坏植物资源犯罪一共有4个,通过罪名可以看出:非法采伐、毁坏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中的植物仅指珍贵树木与保护植物,包括由省级以上林业主管部门或者其他部门确定的具有重大历史纪念意义、科学研究价值或者年代久远的古树名木与保护植物,国家禁止、限制出口的珍贵树木以及列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的树木与保护植物;盗伐林木罪,滥伐林木罪,非法收购、运输盗伐、滥伐的林木罪这三个罪的植物是一般植物,不需要像非法采伐、毁坏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那样是珍贵的植物。那么破坏野生植物与破坏人工培育的植物,有什么区别?根据《刑法》第三百四十四条违反森林法的规定,非法采伐、毁坏珍贵树木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第三百四十五条盗伐森林或者其他林木,数量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量巨大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量特别巨大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我认为,无论是非法采伐毁坏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还是盗伐滥伐林木罪,其中的植物既可以是野生的也可以是人工培育的,但是又根据第三百四十五条第三款盗伐、滥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的森林或者其他林木的,从重处罚,显然在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里面的林木是野生的,所以可以得出虽然上述三罪在犯罪对象是否是野生或人工培育上并没有差异,但是在量刑上破坏野生植物与人工培育的植物还是有区别,这主要是因为侵害犯罪对象的危害性有区别。同时非法采伐毁坏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与盗伐滥伐林木罪,虽然犯罪对象都是植物,但是又是有区别的,非法采伐毁坏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的犯罪对象是整个植物,意味只要在生物学上属于植物且又被国家重点保护都是该罪的犯罪对象,包含了如树木、灌木、藤类、青草、蕨类、地衣及绿藻等生物,而盗伐滥伐林木罪从罪名看仅包括林木,林木的含义是在树林中的树木,树木又指具有木质树干及树枝的植物,可存活多年。一般将乔木称为树,有明显直立的主干,植株一般高大,分枝距离地面较高。
  二是犯罪客体因具体罪名不同而异,非法采伐、毁坏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的犯罪客体是我国最珍贵稀有的植物资源,这些植物资源要么因为其对生存条件要求苛刻,所以繁殖较慢,不易保育;要么就是这些植物能够产出对于我国战略物资储备及其重要的成分,本罪更多的是从植物的稀缺性和有用性出发的。盗伐林木罪,滥伐林木罪,非法收购、运输盗伐、滥伐的林木罪这三个罪的犯罪客体是对国家林业资源的管理秩序的破坏,因为一个国家的林木对于一个国家的环境生态有着重要的地位,所以国家对林木进行特殊的保护,盗伐滥伐运输出售严重扰乱了国家对林木资源的管理,对国家生态环境的将产生重大影响,这是从植物的被保护性出发的。从所有权来对犯罪客体进行区分,根据《物权法》第二章第四十五至第五十五条第四款森林、山岭、草原、荒地、滩涂等自然资源,属于国家所有。国家重点保护的植物多存在于我国进行管理的自然保护区里,自然保护区又由森林、山岭、草原、荒地、滩涂这些元素构成,因此我认为非法采伐毁坏国家重点保护植物多是侵害国家对珍贵植物资源的所有权。盗伐滥伐林木罪,从林木的所有权来看即可以是国家集体所有也可以是自然人法人所有,这一点可以从滥伐林木罪犯罪行为的描述即虽然是自己所有的林木但未取得采伐许可证而砍伐而构成本罪可以看出。
  三是犯罪主体既可以是自然人也可以是法人,非法采伐、毁坏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通常是自然人,大多包括为了谋利擅自进入自然保护区核心地带采伐珍惜植物的自然人;盗伐林木罪,滥伐林木罪,非法收购、运输盗伐、滥伐的林木罪这三个罪自然人和法人皆有,通常但如果采伐人不知道是盗伐的滥发的林木,则自然人不构成犯罪。
  四是犯罪主观方面,主要是明知。非法采伐、毁坏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中必须要求行为人明知是国家重点保护的植物。盗伐林木罪中要求行为人知道自己所砍伐的是不属于自己所有的林木。滥伐林木罪中要求行为人明知自己没有采伐许可证,或者明知自己没有超越了采伐许可证的要求而进行采伐。非法收购、运输盗伐、滥伐的林木罪要求行为人明知是他人盗伐、滥伐的林木,而收购和运输。
  二、破坏植物资源犯罪的行为
  非法采伐、毁坏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盗伐林木罪,滥伐林木罪,非法收购、运输盗伐、滥伐的林木罪中一共有6个行为;采伐,毁坏,盗伐,滥伐,收购,运输。
  采伐是否可以从字面意思得出采集和砍伐,由于国家重点保护植物中有大型乔木和小型灌木,例如紫杉是大型乔木树高达100米以上,因此我认为这植物适用于砍伐而获取其枝干用于家具制造,而灌木较小通常可以采集其果实枝叶而获得产品。所以我认为非法采伐、毁坏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中的采伐包括采集和砍伐。
  毁坏这个行为相对于采伐又更加难以确定了,因为无论采集和砍伐或多或少的对植物产生影响,也是一种毁坏。但是我认为非法采伐、毁坏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中的毁坏它并不包括采伐这种行为,因为从结构上如果采伐包含于毁坏,那么采伐就没有什么意义了。那么怎么定义毁坏呢?根据字典毁坏的基本意思有损坏破坏的意思,详细解释有颓败与倒坍拆除,销毁与败坏破坏。可见毁坏该词并不是一个具体的行为,而是众多行为造成的后果。至于什么样的后果,我认为包括植物枝干的缺失,植物生长的破坏以及植物基因的改变。那么哪些行为是可以毁坏植物的呢,我认为有如下:剥削树皮,向树木投入腐蚀性毒害性物质,利用植物害虫侵害植物,以及利用基因改变植物性状。
  盗伐这个行为,我认为同采伐有相同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相同之处它的主要行为是砍伐,即利用锋利的工具使植物脱离土地。不同之处是非法采伐、毁坏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中的采伐,并未要求行为自己知道自己正在实施偷砍别人所有林木,同时也不要求行为人对自己采伐行为不法性在刑法上的认识,只需符合一般人的认识即可。而盗伐林木罪中的盗伐要求砍伐的行为是在盗窃的前提下进行的。
  滥伐林木罪中的滥伐与盗伐的行为,在砍伐上是相同的,但是前提条件是不同的,滥伐林木罪在取得砍伐许可证时是自己砍伐自己所有的林木或者自己砍伐别人所有的林木,这两者下都获得了砍伐许可证是有权砍伐合法砍伐,但是自己违规砍伐,因此要受到处罚。而盗伐林木罪前提条件是自己砍伐别人所有的林木,是无权砍伐非法砍伐,处罚其的原因是侵害了他人的所有权。
  非法收购、运输盗伐、滥伐的林木罪中的收购是指收买购入,收购有以下含义:收购(Acquisition)是指一个公司通过产权交易取得其他公司一定程度的控制权,以实现一定经济目标的经济行为。收购是企业资本经营的一种形式,既有经济意义,又有法律意义。收购的经济意义是指一家企业的经营控制权易手,原来的投资者丧失了对该企业的经营控制权,实质是取得控制权。从法律意义上讲,我国《证券法》的规定,收购是指持有一家上市公司发行在外的股份的30%时发出要约收购该公司股票的行为,其实质是购买被收购企业的股权。但是上述定义是侧重于收购股权,本罪的收购我认为是买入的意思,但至于买入的目的是自己使用还是辗转倒卖,对本罪没有影响,无论盈利还是非盈利只要行为人明知是盗伐滥伐得来的林木而实施了购买行为,则就构成本罪。那么买入构成本罪,与之相对应的卖出够不够成本罪,我认为从罪刑法定原则来看是不构成犯罪的。通常来说处于盈利目的的买入盗伐滥伐而来的林木,它的牵连行为就是卖出,因为系牵连犯所以肯定构成本罪。但如果明知是他人盗伐滥伐而来的林木而接受赠与的话,由于不符合收购行为的定义,所以不构成犯罪,同时卖出也就不会牵涉犯罪了。
  运输盗伐滥伐的林木罪中的运输除了包括司法解释的通过交通工具或人力的运动,我认为还包括利用地形水力,比如从山顶将林木滚下山,或者利用河流漂送林木。
  三、对破坏植物资源犯罪的行为的缺陷思考
  对破坏植物资源犯罪的行为缺点,我认为有以下原因:首先刑法不可能穷尽所有行为,同时穷尽所有行为是不可能的。其次我国词语一词多义一词多性很普遍,对于界定刑法规定的行为较难。再次环境犯罪本身的相对不确定性也导致无法确切犯罪行为。最后由于涉及动物植物资源这些事物不同于刑法其他犯罪所规定的类型,例如伤害人有轻微伤轻伤重伤残疾之分容易界定后果,而对于植物动物的伤害则没有这么详尽的规定。
  我的建议是:首先刑法的生命不在于不停的修改而在于完善的解释方法。其次环境犯罪应以预防为主,不能忽略行政法在保护环境上的首要功能,而期于刑法的威慑。最后刑法需要与动物学植物学环境学相联系沟通,保持学科之间的互动和结合。
  
  参考文献:
  [1]国家林业局.中国森林资源报告.北京:中国林业出版社.2005.
  [2]杨兴,谭涌涛.环境犯罪专论.北京:知识产权出版社.2007.
  [3]李永升.破坏环境资源保护罪的构成特征探究.现代法学.2005.

推荐访问:浅析 破坏 犯罪 植物
上一篇:海德格尔 [海德格尔的良知理论研究]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