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德格尔 [海德格尔的良知理论研究]

来源:PS教程 发布时间:2019-01-11 09:13:17 点击:

  摘要在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中,良知是与此在的生存论结构分析联系在一起的。此在的生存方式由于在常人的“公论与闲谈”的非本真状态中迷失,从而远离了本真状态。以前的良知理论,在海德格尔看来,都没有从基础存在论上加以把握,所以那种良知仍然是一种非本真的状态。只有通过对此在的基础生存论分析,才能真正领会到良知。
  关键词此在 良知 罪责决断
  作者简介:冯勇林,云南财经大学2008级伦理学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现象学伦理、经济伦理;尹松波,复旦大学哲学博士,云南财经大学马列部副教授,研究方向:经济伦理、公共伦理、环境伦理。
  中图分类号:B8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0592(2011)03-277-02
  
  一、导言
  1927年,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发表,标志着海德格尔思想的成熟,尽管在《形式显示的现象学》中,他已经显示了很个性的现象学思考方式,但《存在与时间》更进一步成为海德格尔的标志性著作,该作品很快成为了哲学中的经典。本文试图通过海德格尔在《存在与时间》中对良知的阐释,厘清他的论述脉络,从而让我们可以从海德格尔的角度领会良知问题
  二、海德格尔的良知理论
  在《存在与时间》中,海德格尔将良知与此在的生存论结构分析联系在一起,海德格尔认为,此在的生存方式由于在常人的“公论与闲谈”的非本真状态中迷失,从而远离了本真状态,良知也就仅仅止步于“常人”的层面被理解。在海德格尔看来,以前的良知理论不能正确把握良知的原因有二:(1)良知的声音作为一种此在被统治的异己力量,人们为这种异己力量提供一个拥有者或将这种异己力量当作一个人格,结果诉诸于一个上帝。(2)如果拒绝诉诸上帝的解释,那么,就必须将此在被统治的异己力量看作是一个异己的显现,结果就将良知现象诉诸生物学的解释。这两种解释的问题在于将良知现象放到一个日常平均状态的层面中,这会导致对良知问题的对象化解释,所以,那种良知就处于一种非本真状态,只有通过对此在的基础生存论分析,才能真正领会到良知。
  (一)此在与常人
  海德格尔提出一个问题:一个本真的生存状态的可能性如何能够得到见证?他认为,由于此在丧失于常人之中,而常人决定好了各种任务、规则、标准和所有被期望的烦忙在世与烦神在世的样式;同时,由于常人阻碍此在把握最切近的实际能在,因此,此在陷入了非本真的状态。实际上,良知是指以那种不以任何模糊性、不给任何好奇立足的方式被我们领会到的呼声。随着此在世界之展开,此在也对自己展开,而呼声以理解此在的方式到达此在,于是呼声就到达了共他人存在的“常人-自身”。“常人-自身”中的这个自身,由于被召唤并被此在“听”到,这个“常人”就瓦解了。瓦解之后,呼声虽然及于常人自身,但是呼声越过“常人”而到达源发的“自身”,呼声就可以超越常人。于是,剩下的那个“自身”,被良知的呼声带向了自身。
  (二)良知与呼唤
  在《存在与时间》之前的部分,海德格尔建立了此在作为生存论上的、现身情态和沉沦的展开结构,因此,良知的展开也跟随这种分析模式。理解良知可以有四个维度:当呼唤时,必定有:(1)某个在呼唤的呼唤者;(2)被呼唤者;(3)被呼唤的有关某物;(4)被唤向的某人。这是这第(4)点将呼唤与其他言谈形式区别开来。在海德格尔的良知分析中,这四个维度都集中于自身。第一,是自身呼唤;第二,是自身被呼唤;第三,是自身被呼唤于;第四,自身被唤向自身,被唤向它唯一的和本真的自身。呼唤的自身是“畏”和“无家可归”,因此做呼唤的自身是这样一个丧失了在人群中舒适感受的自身。一方面,当我们被迫用“良知之事”烦忙于我们自身时,经常有一种孤独感和孤立感。另一方面,被呼唤的自身,恰好就是那个已经丧失于常人-自身的那个自身――呼声就是将那种将自身带离出常人-自身中的一个企图。在此意义上,良知唤醒了生存样式的意识,在这个生存样式中,自身找到它自身。与此同时,召唤的方向是朝向有罪责存在,从而就是不之状态的不的本真存在根据的召唤。
  (三)良知与罪责
  阿奎那认为,良知作为一个“共知”,是对执行一个特定行动的知道、了解。它有三种功能:(1)作证:我判断我做(或没做)某种与道德相关的事,如,诅咒别人。(2)禁止和命令:我判断我应该(或不应该)做某事。(3)原谅或指责、折磨、训斥:我判断我做过的事是做得好(或不好)(《The Summa Theologica》,13页)。对于阿奎那来说,良知仅仅是对有关道德事物的实际理性,因此会产生错误的良知。但海德格尔则认为,良知不是一个人不做某事的确定性,而是更为原本的对罪责领会的状态。海德格尔所认为的良知包含了此在的一个交叉点:呼唤者与被呼唤者,呼唤者与被呼唤者都是此在。此在具有两个层次:(1)它在常人的摇摆不定下被卷入世俗事务之中。(2)它被无遮蔽地抛入一个无意义的世界中,而此在在这个世界里是无家可归的。服从于畏的此在本身导致它从自身“逃遁”到第一层次。第二层次将此在从第一层次中解脱出来,而无遮蔽的此在的第二层次呼向此在的第一层次,无遮蔽的此在在第二层次上没有什么确定的东西要说出,因此,此在既没有规定一个确定的行动过程,也没有将一个永久的无家可归状态推给畏。海德格尔将“良知”与“罪责”从它们的道德内容中剥离出来,提出一个更基础的生存论含义:“源始的有罪责存在不可能由道德来规定,因为道德已经为自身把它设为前提。”此在本质上是有罪责的,但这个有罪责的概念区别于神学上罪的概念。此在是有罪责的,但此在的第一层次忽略、逃避这种罪责。此在的第二层次将此在的第一层次唤向明确的、本真的罪责。罪责包含了某种现成存在的某物或者现成在手的某物的缺陷,但是按照此在的生存,它本己的生存,生存论的罪责就是“一种由‘不’规定的存在之根据性的存在,也就是说,是一种不之状态的根据”。
  那么,“有罪责的”究竟意味着什么?海德格尔将“有罪责的”解释为一种否定的生存形式,即罪责包含了“不”,但它不是指“不拥有某物”。所谓在罪责存在中包含的“不”是指此在有限性的“不”。海德格尔认为,不要把有罪责存在的“不”解释为任何现成存在的方式,有罪责的是对此在而言是一种否定状态的基础。“成为……的基础”具有一种不同于罪责作为“有责于”的流俗观点的生存论含义。因此“成为否定状态的基础”表明,此在是否定状态的根基。从存在论上说,既然罪责关注的是唯一的自身,那么它会依据自身的能力排除可能性也接受可能性。
  (四)良知与决断
  “这种缄默的,时刻准备畏的,向着最本己的罪责存在的自身筹划,我们称之为决断。”海德格尔使用了“决断”来指称良知的展开。“决断”是Entschlossenheit的翻译,从语源学上说,它是与敞开(Erschlossenheit)相联系的,它也意味着“决定”、“决心”、“某人已经下定决心”等等(《AA Heidegger Dictionary》,110页),它与自由和选择关系密切。确实成为本真的意味着决断的、自由的选择某人自己的生存方式。“决断”体现了个体唯一的自身生存的断定,自由地奠基于责任与罪责中。海德格尔对“决断”的选择以支持他的一般生成论。决断不表示孤立于在世之内的共他人存在或者是在世存在。自身甚或是本真的自身,按其本性而言是共他人存在和在世之内,所以本真性从不表示孤独或者超然于世界事务。它恰好暗示了一种将自身当作自身的意识,某人有责于其存在方式的认识,从而避免常人-自身的奴役。海德格尔对良知和罪责的分析就集中于对这种本真性的生存描述。
  决断是愿有良知,愿有良知是对一个人本质罪责的认出和接纳,是展开的一种形式。在最源始的意义上,海德格尔将展开看作真理。此在是它自己的展开,是“在真理中”。同样,此在也“在非真理中”。决断是展开状态的本真样式同时也是最源始的真理。在决断中,此在与“世界”、“在...之中”和“自身”都源始地被展开。当世界被展开时,世内存在者也一道被展开。因此,在决断中,世内存在者也一道被展开。但是,此在也在非真理中,决断也是非本真展开的一个变样。决断仅仅存在于决心中。这种决心不应被领会为对放置在一个人面前之物或其可能性的选择,它仅是可能性自身之展开。决断是在具体的处境中的行动愿意。决断是已经建立起的本真生存,因此,决断和先行进入死亡之间具有联系。联系是通过决断进行的,它是解决在具体处境中的行动。将思维推到尽头,我们可以看到,决断“把本真的向死存在隐含在本身之中作为其本己本真性在生存状态上的可能法式”。因此,在决断中,此在本真地筹划它自身到能在上去。
  三、海德格尔良知理论的意义
  (一)打破对传统哲学中对自我的理解
  传统哲学为我们提供了两种对自我的理解方式。第一种是我思的自我:那个在思考的自我。第二种是通过经验性的证据得到确证的自我。这两种对自我的解释,虽然是有效的,但也有缺点:第一,通过说我思的自我是“普遍的”,可能会过于简单化,而经验主义者的自身由太任意、太依赖于特殊性。我思的自我是一个“主体”,而经验主义者的自我则是一个“客体”。因而,作为自由的和本真的生存的自身,它的可能性和实际性是充满意义的,而不是任意的和抽象的。罪责关注于特定的此在,从某种意义上说,它是将抽象和纯粹理性的理想形式与实际经验的直接的和有限的世界统一起来。
  (二)打破传统哲学对良知的理解
  首先,它避免了在自身之外寻找某个“上帝”或神秘的实体。其次,它使这种独立于任何特定的道德原则描述良知现象成为可能。向本真性的呼声因此是个首要原则,这个原则设置了路标并且有助于朝向本真性的完成。对海德格尔来说最重要的是在自身的生存上,这种自身的生存到目前为止隐藏在非本真或样式上未定的生存者。所以,只有领会了自身的生存,才能真正把握到良知。
  四、结论
  综上所述,海德格尔从良知与常人、良知与呼声、良知与罪责、良知与决断这些角度入手,来达到对良知理论的生存论阐释,“从生存论上界说由此在本身在良知中为它本身所见证的本真能在,这对眼前这部探索的基础存在论目的来说也就够了。”(《存在与时间》,358页)。海德格尔对良知的阐释就是为从生存论上演绎出来的本真的向死存在作为本真的整体能在找到一种见证,这样才能展示出从生存论方面得到了澄清的此在的本真整体能在。
  
  参考文献:
  [1]海德格尔著.陈嘉映,王庆节合译.存在与时间.三联书店.1987年版.
  [2]约瑟夫・科克尔曼斯著.陈小文,李超杰,刘宗坤译.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对作为基本存在论的此在分析.商务印书馆.1996年版.
  [3]AHeideggerDictionary.MichealInwood,BlackwellPublisherLtd.1999.
  [4]TheSummaTheologica.St.ThomasAquinas,BenzigerBros,edition.1947.

推荐访问:海德格尔 理论研究 良知
上一篇:论不能犯行为的相关处罚:以下哪种行为不予处罚
下一篇:浅析破坏植物资源犯罪:最值钱的树木排名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