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卖妇女\儿童罪中的被害人意志】被害人的意志

来源:平面设计 发布时间:2019-01-09 03:56:43 点击:

  摘要我国《刑法》第二百四十条规定了拐卖妇女、儿童罪,但是在刑法理论界对于该罪被害人的意志对犯罪成立的影响,或者说拐卖妇女、儿童罪是否必须以违背被害人的意志为本罪客观要件要素存在着较大的争议。本文从分析拐卖妇女、儿童罪的客体入手,对几种学说进行了分析,并提出对被害人意志应当分类细化讨论,进而对是否成罪进行判断。
  关键词拐卖 被害人意志 强制 自愿
  作者简介:刘嘉洛,上海大学法学院刑法学专业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中国刑法学。
  中图分类号:D92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0592(2011)03-262-02
  
  1997年新《刑法》第二百四十条规定了拐卖妇女、儿童罪:“拐卖妇女、儿童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并且规定了拐卖的定义:“拐卖妇女、儿童是指以出卖为目的,有拐骗、绑架、收买、贩卖、接送、中转妇女、儿童的行为之一的。”然而在刑法理论中,对于本罪的客观方面是否需要以违背被害人意志为必要存在着一定的争议。下面我们就先从本罪的客体入手,进而分析本罪中被害人意志所处的地位。
  一、拐卖妇女、儿童罪的客体分析
  (一)理论界各种观点
  要分析拐卖妇女、儿童罪中的被害人意志以及本罪的成立是否以客观方面违背被害人意志为必要,首先就要分析拐卖妇女、儿童罪的客体是什么。而针对拐卖妇女、儿童罪的客体问题,刑法理论界存在着较大的分歧,总体说来有以下几种观点。
  1.人身权利中人身不受买卖的权利。�P在被广泛使用的刑法学教科书中提出了拐卖妇女、儿童罪的客体是人身权利中不受买卖的权利。但是这一单一客体在理论上只是属于人格尊严的一个方面,而非一般意义上个人所享有的权利。这种观点忽略了拐卖妇女、儿童罪在人身自由方面的危害性,因而存在着一定的局限性。
  2.妇女、儿童的人身自由权和人格尊严。�Q这一观点从人身权利和人格尊严两个方面进行分析,认为拐卖妇女、儿童罪的客体是包含这两个方面的复杂客体,较好地把握了本罪的实质,应当说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该罪所侵害的社会关系。
  3.本罪侵犯的不仅是妇女、儿童的人身自由权利和人格尊严,同时破坏他人的家庭婚姻关系。持这种观点的学者认为拐卖妇女儿童罪从两个方面对他人的家庭婚姻关系进行了破坏。拐卖儿童是对儿童的家庭和对儿童监护权的破坏,而拐卖妇女的行为则对妇女所在的家庭婚姻关系产生了破坏,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拐卖妇女并强迫妇女与买方男子成婚的行为也同样对买方的家庭婚姻关系产生了破坏,因为这样形成的婚姻是不稳定且不受法律保护的,因而通过拐卖形成的家庭和婚姻也同样是不稳定的。这种观点有其一定的合理性,但是存在的缺陷也是较为明显的。虽然拐卖妇女一般来说都是以强迫其缔结婚姻为手段,但在被拐卖妇女先前并未缔结婚姻或拐卖之后没有强迫其缔结婚姻的情况下,这种观点则无法解释本罪所侵害的客体,因而这种观点并不完善。在拐卖儿童时,如果拐卖的是捡拾到的婴儿,则没有侵害原有的家庭关系,因而也无法用这种理论进行解释。
  4.他人的婚姻家庭关系,或者说是监护关系。这种观点的缺陷与前一观点所类似,如果单纯地认为本罪所侵害的客体为他人的婚姻家庭关系或监护关系,甚至没有对妇女、儿童的人身自由权利和人格尊严进行考虑,则其在许多情况下无法对本罪中产生的一些问题进行分析。
  5.本罪的法益为妇女、儿童人之为人的人格尊严,即应当将妇女、儿童作为人来看待,而不能将妇女、儿童贬低为可以交换的商品。这种观点的理由一般是坚持妇女、儿童作为“人”的本质属性,人格尊严,是指作为一个人所应该具有的最起码的社会地位并且受到他人和社会最起码的尊重。在此基础上,对妇女、儿童的拐卖行为严重侵害了其作为人的人格尊严。本罪在此前提下同时侵犯了妇女、儿童的人身自由,并没有在这种观点中得到体现,因而该观点仍然具有一定的局限性。
  (二)本文观点
  以上我们分析了关于拐卖妇女、儿童罪的几种常见观点,这几种观点都有其合理性,本文采用第二种观点,即认为拐卖妇女、儿童罪所侵犯的客体应当是妇女、儿童的人身自由权和人格尊严。本罪在客观上对妇女、儿童实施了拐卖的行为,必然包含拐和卖两个过程,虽然实践中的确存在“只拐不卖”或“只卖不拐”的行为,但并不能割裂这两个行为在本罪中的联系。拐和买两个行为对于妇女、儿童来说分别侵犯了其人身自由权和人格尊严权,并不因为两个行为并非由同一主体实施而有所影响。刑法法条中所列举的几种行为恰恰限定了拐的一系列行为只要以卖为目的就可以认定本罪。在关于本罪的完成形态理论和司法实践中一般都认为本罪只要拐的行为完成,不管是否实施了卖的行为都认定既遂。因此,认为本罪侵犯了妇女、儿童的人身自由权和人格尊严权是不可分割的。
  有的学者针对人身自由权提出质疑,认为如果在被害人同意或者受欺骗的情况下,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并没有丧失人身自由权,因而人身自由权并非本罪所必然侵犯的客体,侵犯人身自由只不过是该犯罪常见的附随状态。这种观点狭隘地理解了人身自由在本罪中的含义。在受欺骗、蒙蔽的情况下,被害人的人身自由并非出于本人真实的意思表示,而只是由于基于犯罪人虚构事实或隐瞒真相的情况而自愿跟随犯罪人。在这样的情况下被害人的人身自由是存在瑕疵的,也就是说不能认为被害人存在人身自由。而在被害人同意的情况下,则需要对整体行为进行认定,如果整体拐卖行为根本不构成犯罪,那么就不存在侵犯客体的问题,如果在一定情况下被害人的同意仍不影响本罪的成立,那么仍然应当认为本罪侵犯了其人身自由权。
  二、拐卖妇女、儿童罪中违背被害人意志必要性学说
  在明确了拐卖妇女、儿童罪所侵害的客体为妇女、儿童的人身自由权和人格尊严权之后,就可以对本罪中违背被害人意志是否属于必要的客观要件进行分析。在刑法理论界对于这个问题有肯定说、否定说两种理论,下面进行分析。
  (一)肯定说
  肯定说认为,拐卖妇女、儿童罪在客观上必须以违背被害人意志为必要,一般又可以分为两种理论。一种观点认为,拐卖妇女、儿童罪侵犯的是他人的人身自由权利,行为人采取欺骗、利诱、胁迫的手段,将被害人当成特殊“商品”进行出卖,必须以违背被害人意志为前提,但是不能以被害人是否同意作为是否违背其意志的标准。应当说,这种观点将被害人意志与被害人同意进行了区分,是比较符合我国刑法主客观相统一的标准的,被害人的同意与否并不能代表被害人愿意被卖的意志,而是应当根据当时所处环境进行综合判断。
  另一种观点认为,拐卖人口犯罪的构成一般应以“违背被害人的意志”为构成要件,理由是这类犯罪手段毕竟是“拐卖”,如果不以“违背被害人的意志”为必要条件,无法体现“拐卖”行为的实际特征,那就变成了“出卖”行为。“违背被害人的意志”可称之为“显性要件”,即刑法无须明文规定也应该注意理解的要件。�R张明楷教授认为,现实生活中,有的妇女因为生活困难等原因,愿意甚至主动让他人出卖自己,对出卖者的行为原则上不构成拐卖妇女罪。还有学者认为,构成拐卖妇女、儿童罪之所以不以违背被害人意志为前提,是认为被害人不可能作出真正同意的意思表示,不违背被害人意志的情况不可能发生。从维护人之为人的尊严出发,应当认为法律推定一切拐卖行为都是违背被害人意志的。如此就可以合理解释为什么即使被害人同意,行为人仍然构成拐卖妇女、儿童罪的原因。而否定说不能合理解释为什么即使被害人同意放弃个人的人身权利,行为人仍然构成拐卖妇女、儿童罪。由此作为一种法律推定,故在司法实践中无需查证拐卖行为是否违背被害人意志,只要存在拐卖妇女、儿童的行为人,行为人即构成拐卖妇女、儿童罪。
  (二)否定说
  否定说认为,公民人身权利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法律必须维护公民的人格尊严,禁止将人作为商品出卖,即使被害人基于某种原因,同意他人将自己出卖,也同样无法改变这种行为的犯罪性质,因此拐卖妇女、儿童的行为并不以违背被害人的意志为前提,只要以出卖为目的实施了拐卖妇女、儿童的行为,就应定罪。否定说虽然从公民的人身权利出发对拐卖妇女儿童的行为中被害人意志进行分析并认为本罪的构成不以被害人意志为必要,却没有对被害人同意和被害人意志进行区分,同样有着一定的局限性。
  (三)本文观点
  拐卖妇女、儿童罪中,当犯罪对象是儿童时,拐卖儿童的犯罪性是没有争议的,因为儿童并不能作出有效的同意。问题关键是犯罪对象是妇女时,我们该如何对待处理。肯定说与否定说虽然都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且都从不同的角度出发对本罪的客观方面进行了分析,但是这些分析没有切中被害人意志与被害人同意之间的关系问题。被害人意志是指被害人真实的意思表示以及意愿,是排除其他干扰因素的情况下被害人真实的意图。而被害人同意则只是被害人在某些情况下所作出的同意被卖的意思表示。应当指出,被害人意志才应当是本罪中讨论的客观要件要素。基于本罪的客体之一是人格尊严权,人之为人不能买卖的人格尊严同生命权一样应系超个人法益,即使被害人同意也不能排除其犯罪性。虽然一般情况下拐卖人口的犯罪行为同样会侵犯人身自由权利,因而会违背被害人的意志,然而现实中也存在不违背被害人意志的少数情况,如被害人心甘情愿,甚至积极主动的要求被卖这就很难说违背被害人意志了。因此,本罪中的被害人意志应当被认为是成立本罪的必要的客观要件。但是,当存在被害人同意的时候,就需要根据被害人当时所处不同情况,即受强制程度进行分析。
  1.受到强制的情况。当被害人受到犯罪人较强的强制时,应当认为被害人作出的同意被卖的意思并非其真实的意思表示,而是基于犯罪人的强制力压制情况下所实施的迫不得已的行为。如妇女某甲被拐骗之后虽然发现了被拐的事实,但是慑于犯罪人人多势众,害怕遭到殴打,因而在被卖时作出了同意被卖的意思表示。在这种情况下的被害人同意当然不能作为体现其意志的表现。而在另外一种所受强制较轻的情况下,妇女的同意处于犯罪人的强制力之下,处于一种必然被卖的境地,因而同样不能认为是其真实意图的表达。这两种情况一般发生于妇女被拐骗之后,在强制力压制下出于一定的理由而同意被卖,不应认为是被害人意志的表现。
  2.未受到强制的情况。当被害人未受到犯罪人的强制力压迫时,出于本人的意图要求被卖的,应当认为是真实的被害人意志的表现。如妇女某丙由于生活贫困,希望外出嫁个好人家,因而要求村民某丁将其卖出。这样的情况由于出于妇女真实的意思表达,可以认为是一种婚姻介绍性质的行为,而不宜认定其构成本罪。
  
  注释:
  �P高铭暄,马克昌.刑法学.北京大学出版社、高等教育出版社.2000年版.第468页.
  �Q肖中华.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罪.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289页.
  �R刘宪权.打击拐卖人口犯罪的法律对策.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第124页.
  
  参考文献:
  [1]现代汉语词典.北京商务印书馆.1983.
  [2]高铭暄.刑法专论(下编).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2.
  [3]马克昌.犯罪通论.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3.
  [4]张明楷.刑法学(下).北京:法律出版社.1997.
  [5]陈兴良.罪名指南.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
  [6]赵秉志主编.中国刑法案例与学理研究.北京:法律出版社.2001.

推荐访问:拐卖 被害人 意志 妇女
上一篇:反垄断法中的消费者权益及其实现机制 反垄断法和消费者权益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