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回避制度的完善【我国刑事扣押制度的问题及完善】

来源:美术 发布时间:2019-01-11 04:03:35 点击:

  摘要我国刑事扣押制度在立法设计和司法实践中都存在若干问题,主要表现在扣押程序审批缺失,启动不规范,执行以及扣押款物的保管等极为混乱,缺乏救济途径等方面,解决这些问题需要多角度、全方位的思考,重点则是对刑事扣押制度予以完善。
  关键词刑事扣押 扣押款物 保管等极
  作者简介:张瑞冬,贵州民族学院2009级刑法专业。
  中图分类号:D91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0592(2011)03-056-02
  
  西奥多・塞奇威克说:“所有的政府都会下决心去保护生命、自由和财产。在我们这种幸运的条件下,不管怎么说,生命和自由受国家活动的不良影响的可能性很小。财产就大不一样了。因此,获得有关财产权保护的性质和程度的明确概念……具有头等重要性。”�P因此,基于对公民财产权的保护,各国普遍对扣押的对象、范围、程序等进行限制。然而,纵观我国刑事扣押制度的立法和实践操作却存在若干问题,亟需反思和完善。
  一、我国扣押制度存在的问题
  (一)立法设置存在的问题
  刑事强制措施一般包括对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的人身自由暂时限制的措施,对其财产,如住宅、物品的搜查、扣押措施以及对其隐私权干涉的措施。�Q也就是说,刑事强制措施包括对人的强制措施和对物的强制措施。从理论上来说,所有违背公民意志,侵犯其权利的强制性措施都属于强制措施的范围,但这显然对于国家追诉犯罪极为不利。因此,发达国家判断是否属于强制措施的重要标准就是,该强制性措施是否有侵犯公民宪法性权利的可能。
  在我国对于强制措施的界定一般“指侦查、检察和审判机关为保证刑事诉讼的顺利进行,依法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所采取的在一定期限内暂时限制或剥夺其人身自由的法定的强制方法。”�R可见,由于立法的偏狭,包括刑事扣押、搜查等在内的侵犯公民权利的强制性侦查手段均未纳入强制措施体系之中,致使公民的基本的人权遭到侵犯的时候无法获得法律的救济和保障。这不得不说是我国立法体例上一大缺陷。
  另外,我国刑事诉讼法关于刑事扣押的条文规定十分简陋,只有《刑事诉讼法》第114条-116条和第118条,而且,这些条款的规定以打击犯罪为其基本目的。�S缺乏具体的制度设计,粗略的几个条文显然不能充分保障公民的财产权利,这就使“保护公民的财产权利”任务无法落到实处。
  (二)司法实践中存在的问题
  1.启动程序不规范
  我国刑事扣押程序的启动带有很大的随意性,只要“侦查人员认为需要”就可以启动刑事扣押程序。“侦查人员认为需要”本身并非一个客观性标准,可操作性不强。“是否属于侦查需要”属于经验判断标准,因人而异,很难把握,极易造成侦查人员的恣意妄为。
  2.司法审查程序缺位
  其一,司法人员根据自己的经验判断是否启动扣押程序,缺乏司法审批,控制犯罪的目的容易达到,但是犯罪嫌疑人的权利却得不到保障。其二,规定搜查令的审批机关是“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的依据不是《刑事诉讼法》,而是《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从法律效力来说,这一规定只能算是公安部的部门规章,并不具备对刑事扣押行为的约束力。再进一步讲,侦查机关审批,侦查机关启动,既是监督机关,又是执行机关,无异于既当球员又当裁判,最终只能使事前监督流于形式,更是对犯罪嫌疑人权利的赤裸裸的侵犯。其三,我国的刑事扣押不但缺少事前审查,事后审查也尚付阙如。虽然刑事诉讼法规定,与案件无关的扣押物应当在三日内解除扣押并予以退还,但是否退还,如何退还,法院也无权审查。
  3.扣押物范围过于宽泛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114条和第117条规定,刑事扣押的范围是“用以证明犯罪嫌疑人有罪或无罪的各种物品或文件”以及“犯罪嫌疑人的存款、汇款”。看似明确的规定实际给司法操作带来以下难题:如何理解这里的“物品”?依据上述条款规定,扣押的范围仅限于物品、文件、汇款、存款。但实践中,与犯罪相关的可以用作证据的不仅仅是这些,还可能涉及到房产证、驾驶证、股权证、土地使用权利证书以及身份证等等。如果侦查机关扣押上述这类证件是否属于违法扣押?有关电子信息等无形之物是否属于扣押的范围?涉及国家秘密、商业机密、个人隐私的物品、医疗资料以及律师和犯罪嫌疑人之间的通信是否也必须扣押?在扣押物品和保护公民的隐私之间如何取舍?刑事诉讼法并未规定。
  4.扣押款物的保管处理不规范
  扣押物品由谁保管,以什么方式保管,如果发生损毁、丢失的现象,扣押相对人如何主张权利等等并未明确规定。这就使司法实践中扣押物的保管产生很多漏洞。
  第一,保管措施不明确。扣押物品种类繁多,不同的物品需要不同的保管方法,这一点,法律并未明确规定。《工作规定》对贵重物品、危险物品等不同的扣押物分别规定了不同的处理措施,但远远不能涵盖有可能被扣押的其他物品。对涉及个人隐私和商业秘密的信件、资料,对于鲜活易腐、不易保管的物品等如何处理并未详尽说明。
  第二,保管扣押款物的权属划分不合理。扣押款项无专用账户,保管交接以及退缴手续不健全,私挪乱用现象严重。扣押物并无专门的保管场所和专门的保管人员,保管设施不健全,随意使用、私自占用甚至据为己有现象普遍,很容易诱发职务违规甚至犯罪行为。
  第三,相关法律对扣押物品的处理规定不统一。涉案款物是否交法院处理以及涉案款物的最终处理机关规定相互矛盾,致使司法实践对扣押物的处理混乱。“与案件无关”的物品应予返还,但是如何判断是否与案件无关缺乏客观标准,返还的具体程序怎样,法律均未规定;终审判决作出后,扣押物品应予返还,但是出现权利人不明等情况,致使扣押物无法返还,缺少具体的应对措施;对于善意第三人财产或者无主财产如何处理,也未明确;终审判决尚未作出,侦查机关已将扣押款物作为赃款赃物上缴国库,相对人应如何寻求救济,法律也未规定;等等。
  第四,缺乏保管不力的责任追究机制。上述法律规定中只有最高检的《工作规定》中出现此类规定,其他条款均未涉及。《工作规定》的法律层级较低,约束力不够。扣押解除的规定不明确,监督不到位加之扣押期限无上限,最终导致相对人财产利益受损。
  5.非法扣押或者错误扣押救济途径缺失
  如果说缺乏事前司法审查制度制约,不符合现代法治的需要,�T那么,事后司法审查的缺乏,相对人因状告无门,而使已遭侵害的财产权无法得到救济。�U救济措施的缺失是造成非法扣押等现象的主要原因。�V我国关于非法扣押的救济途径只限于国家赔偿。根据《国家赔偿法》的相关规定,申请国家赔偿,必须先向赔偿义务机关要求确认有法定的侵权违法行为。即,相对人如果认为扣押错误,必须先行向扣押机关提出确认扣押行为违法或者非法的申请。要求扣押机关自己否定自己,难度之大可想而知。非法或者违法的评价难以实现,国家赔偿也就不能落实。此外,我国未建立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即便是“毒树之果”在庭审阶段也“照食不误”。事实上,考虑到是侦破案件、打击犯罪的需要,有关机关很难追究非法扣押人员的责任。
  二、我国扣押制度的完善建议
  面对刑事扣押制度存在的种种弊端,笔者认为,应当多方位,多角度对我国的刑事扣押制度予以完善,使扣押措施的实施有章可循,更趋科学合理。
  在立法体例上,将扣押措施纳入刑事强制措施体系,分别实现扣押的实体要件和程序要件的规范化、精确化。在具体的实施要件上针对不同的问题建议如下:
  第一,规范扣押范围。由于我国法律对扣押范围并无明确规定,建议立足我国司法实践,吸收国外的成熟做法,对扣押范围限制如下:(1)建立可以扣押的物品的原则性规定,建议以“以能够证明案件事实并且具有不可替代性”为标准,明确扣押的一般条件和理由以及特殊情况下的证据规格;扣押目的必须是为了收集、保全证据、保障财产权而为之;(2)以列举的形式明确规定可以扣押的物品范围和例外;(3)涉及到善意第三人财产、违法所得、作案工具等不同物品严格区分,予以排除。
  第二,建立司法审查机制,规范扣押启动程序,推广扣押令的使用。具体包括:首先,设立扣押的条件、标准,提高扣押的门槛。必须符合适合性原则和必要性原则,只有具备特定的事实、理由和目的,经过相对人的同意才可为扣押之行为,当然不排除例外情况下的强制扣押。扣押令的申请必须以“已有案件发生,具备相当的理由”为条件,并且明确记载了扣押物品的范围、执行扣押的地点、范围以及扣押令德有效期限等内容。当然不排除紧急情况下,无扣押令的先行扣押行为,但是事后三日内必须取得扣押令状,否则扣押无效。
  第三,完善扣押款物保管、返还、处理机制。(1)明确各种扣押物品的保管规则,执行扣押与扣押物保管相分离,设立统一的保管场所,建立保管款物的规范处理机制,明确违规保管的责任。(2)建立扣押款物的返还、退还制度。确立“返还人和扣押人一致”原则,为了解决扣押机关怠于返还扣押款物的问题,笔者认为,确定一个相对具体而合理的期限,侦查机关在此期限内应对扣押物品予以审查,做出相应的决定,否则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3)对于扣押款物的处理应有法院最后统一作出处理结果。建立错案追究机制,对于采取非法扣押行为、私自挪用或者毁损扣押物品的人员予以责任追究,以此督促他们文明执法、人性执法。(4)建立顺畅的与被扣押相对人的沟通机制,确保通知、返还或者归还扣押财物的及时到位。
  第四,建立非法扣押救济途径。建立多渠道的救济方式,保护相对人的财产权利。(1)建立国家补偿机制。应当明确补偿的条件、数额、补偿的对象、补偿受理和决定机关、补偿资金的来源和管理等,弥补在被害人求偿方面规定的软弱无力。(2)扩大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适用范围,由原来的单纯的排除言词证据扩大到由于故意或重大过失非法扣押取得的实物证据,在根源上杜绝非法扣押的发生。(3)建立其他的制裁措施,具体包括纪律处分、行政处分和刑事制裁。
  三、结语
  随着“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公民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于2004年写入宪法,财产权、人身权和自由权成为公民的三大基本权利。这在我国宪政改革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作为有“小宪法”之称的刑事诉讼法应该像保护公民的人身权利和自由权利一样保护公民的财产权利。上述建议只是制度层面的完善,制度设计再完美无缺,实践中总是会发现问题和不足,正是这种理想的制度与现实的实践之间的矛盾,推动使得我们的法制建设不断前行,在前行中实现理想,在理想中回归现实,如是反复,最终达到成功的彼岸。
  
  注释:
  �P[美]伯纳德・施瓦茨.美国法律史.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89年版.第91页.
  �Q杨宇冠.刑事强制措施适用原则的比较考察.人民检察.2007(14).第9-11页.
  �R樊崇义主编.刑事诉讼法学.法律出版社.2004年版.第169页.
  �S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九条规定:“为了收集犯罪证据,查获犯罪人,侦查人员可以对犯罪嫌疑人以及可能隐藏罪犯或者犯罪证据的人的身体、物品、住处和其他有关的地方进行搜查。”可见我国的刑事扣押是“只讲目的,不论条件的。”
  �T孙连钟.刑事强制措施研究.知识产权出版社.2007年版.第60-114页.
  �U瓮怡洁.我国刑事搜查、扣押制度的与改革完善.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2004(5).
  �V刘林呐,臧爱存.扣押程序:公开与透明.检察实践.2003(6).

推荐访问:扣押 完善 制度 我国
上一篇:巴塞尔协议123的区别 [浅析《联合联盟协议》]
下一篇:[关于完善我国物流法制的思考] 如何完善我国的教育法制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