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生态伦理视野中的环境犯罪] 生态伦理论文

来源:教学设计 发布时间:2019-01-12 03:58:38 点击:

  摘要环境犯罪与生态伦理具有某种程度上的联系。以生态伦理的视角来看,环境犯罪在与传统“人类中心主义”、“现代人类中心主义”和“生态中心主义”的联系中被赋予新的特征,即是环境犯罪是传统“人类中心主义”伦理观的一种表现行为,是违背可持续发展理念,侵犯生态系统中的生物利益与权利,否定环境、资源的内外在价值的行为。
  关键词人类中心主义 生态中心主义 环境犯罪
  作者简介:罗江峰,中南林业科技大学政法学院2008级硕士研究生。
  中图分类号:D920.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0592(2011)03-248-02
  
  简单地讲,环境犯罪是一种人类单向破坏或污染自然界环境与资源的非法行为,其危害性后果必然会破坏人与自然的关系。而生态伦理所关注的就是人与自然之间的伦理道德关系。由此看来,环境犯罪与生态伦理具有某种程度上的联系。一方面,环境犯罪理所当然地破坏了人与自然之间的生态伦理关系;另一方面,生态伦理也可表现为是一种关于调整人与自然之间关系的伦理价值观念抑或价值衡量界限,环境犯罪行为对生态伦理的破坏反过来可为以生态伦理为标准对环境犯罪行为进行生态伦理层面的评判提供了某种可能性。有关人与自然关系的生态伦理观经历了由传统“人类中心主义”、“现代人类中心主义”到“生态中心主义”的演变。正是基于以上环境犯罪与生态伦理的联系性,本文试图站在有关生态伦理观的视角中,来考察和剖析环境犯罪的深层次面目,以求加深和完善对环境犯罪的认识。
  一、传统“人类中心主义”与环境犯罪
  在人与自然的关系问题上,传统“人类中心主义”主张,人是万物的尺度和中心。人的利益是唯一的价值标准,一切人类实践活动要按照人类自身的价值观及利益来看待和考察自然界。由于传统“人类中心主义”是以满足人类的各种需要为出发点的,这种伦理观伴随着工业化的进程,过度膨胀着人类对物质利益的追求欲望,导致了人类对自然资源的过度索取以及对环境的严重污染。而作为人类实践活动形式之一的环境犯罪行为把“魔爪”伸向了自然界,其对自然界造成的巨大危害更使得环境、资源问题雪上加霜。
  从某种程度上讲,环境犯罪是传统“人类中心主义”伦理观的一种表现行为。犯罪行为以人的利益为犯罪动机,同时也以人的利益为犯罪目的。实践证明,许多环境犯罪行为把人的利益尤其是经济利益作为犯罪的动机和目的。而传统“人类中心主义”就是要一切以人类为中心,一切以人为尺度,把人类的利益与价值当作判断和评价人类实践活动的最高尺度。所以,环境犯罪行为中体现的人的利益至高性正与传统“人类中心主义”伦理观相吻合。
  二、“现代人类中心主义”与环境犯罪
  传统“人类中心主义”导致了环境恶化、资源枯竭等问题的产生,愈来愈多地为人们所批判和反思,与其同时,“现代人类中心主义”伦理观在环保实践中逐渐确立。“现代人类中心主义”与传统“人类中心主义”不同的是:在满足人类基本需求的同时,强调兼顾自然环境的独立性和自然资源的有限性,限制人类的非理性需求,强调在满足当代人的基本需求时要兼顾后代人的利益。这种价值观念从人类可持续发展的角度看待和处理问题,重新理解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关系,并把人与自然、人与生态环境的和谐发展看作是可持续发展的前提与根本条件。其核心思想是:为了解决人类所面临的环境危机,实现人类的可持续发展,人类必须保护好自然资源环境,要做到与大自然和谐相处。由此可见,“现代人类中心主义”伦理观是以可持续发展理念为核心的。环境犯罪对社会和自然都造成了巨大损害,破坏了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共存与发展的关系,这与“现代人类中心主义”伦理观和可持续发展理念相违背。
  环境犯罪为与当代社会的可持续发展理念相违背。首先,环境犯罪行为会破坏环境、资源的可持续性利用,环境、资源的非可持续性利用最终会影响到经济和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其次,环境犯罪行为违背了可持续发展的和谐原则。和谐原则提倡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要求我们要尊重自然,还要求我们去保护自然。而环境犯罪就是人类向环境摄取物质需要的一种极不合理方式,其行为破坏了人与环境的和谐统一关系;最后,环境犯罪行为违背了可持续发展的公平原则,即违背了代内公平和代际公平原则。从某个特定区域来讲,环境犯罪行为对代内公平的破坏是指环境犯罪人这一群体通过破坏国家和社会的环境管理秩序,来造成环境资源在代内范围中的非平衡分布和利用,从而影响到当代人之间对环境资源的正当需求。而环境犯罪行为对代际公平的破坏则是指当代人中的环境犯罪人群体通过破坏国家和社会的环境管理秩序,来造成环境资源在代际范围中未得到持续性的保留和利用,从而影响到后代人对环境资源的正当需求。同时,环境犯罪对代际公平的破坏其实也是对代际伦理的破坏。代际伦理所关心的问题是当代人对未来是否具有道德责任和义务。关于这个问题,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我们认为,人类后代是人类整体的一部分,是人类共同体的当然成员,应当是伦理关怀的重要对象,当代人与后代人之间应该存在道德责任和义务,尤其应当存在保证后代子孙拥有足够的环境资源来生存和发展的道德责任和义务。
  三、“生态中心主义”与环境犯罪
  “生态中心主义”也称“非人类中心主义”,是生态伦理观超越人类中心主义的新发展阶段。按照“生态中心主义”观点,人与其他生物之间也应具有伦理关系,要求人类要扩大道德思考范围,关心一切生物,把一切生物纳入到道德考虑范畴中去。这种伦理观不仅仅把人看作是价值主体,而且赋予动物、植物乃至整个生态系统以主体特性,认为其不仅具有外在价值,而且具有内在价值,应当把道德权利的主体平等地从人扩大到所有的生命及自然界的其他实体,人类应当尊重它们在自然状态中持续存在的权利。“生态中心主义”伦理观的兴起引起了学者的广泛关注,在一些问题上以及合理性方面,“生态中心主义”与传统“人类中心主义”观点相对峙,学者们展开了激烈争论。我们在此暂且不论二者争论的内容如何,只汲取其中的合理性成分,以此用来对环境犯罪进行相关的价值评析,以求更加全面的认识环境犯罪的属性及本质。按照“生态中心主义”伦理观,环境犯罪可以重新评价为:环境犯罪是一种侵犯生态系统中的生物利益与权利,否定环境、资源的价值的行为。
  第一,环境犯罪行为侵犯了生态系统中的生物利益与权利。“生态中心主义”扩展了利益的概念,认为生物具有利益,人类负有不应当侵犯的道德义务。所谓生物利益是指生物的生存或繁衍必须满足的那些物质和生态需要。生物利益属于关系范畴,它基于生物固有的价值和内在需要,外现并保持在生态活动中即一切生物维持生存和繁衍的活动中。�P生物利益被限定在地球生物圈社会中,包括动物、植物和微生物的利益�Q。由此可见,环境犯罪所带来的诸如水土流失、植被破坏、动植物灭绝、生物多样性锐减、自然资源枯竭等危害生态系统的后果,必然会造成它们的利益以及生态系统的整体利益的损害,影响它们在维护生态平衡中的作用。同时,生物也具有权利,对于这种权利“是我们对其他有生命物种的道义的一部分”。�R生物具有三大基本权利。首先,生物具有生存权利,即任何生物都有生存的愿望,都珍惜自己的生命。任何生物都具有获取生存资源、利用环境条件的权利。其次,生物具有自主权利,即任何生物都有按其种群的生态活动方式追求自由的权利。最后,生物具有生态安全权利,即是指生物维持种类协同和进化所必需的生态条件有不受人类破坏的权利。�S毋庸置疑,生物的基本权利与其生存的环境条件紧密相连,在一定程度上,生存环境的好坏决定了其基本权利的实现程度。
  第二,环境犯罪否定了环境、资源的价值。价值包括外在价值和内在价值。按照罗尔斯顿的定义,工具价值是指某些被用来当作实现某一目的的手段的事物;内在价值是指那些能在自身中发现价值而无须借助其他参照物的事物。�T上述的工具价值也可以称之为手段价值或外在价值,乃是其自身作为人们追求的手段,其结果是可欲的、能够满足需要从而是人们追求的目的的价值。例如,狗作为宠物,狗的健康对于爱它的主人就具有外在价值。而内在价值亦即自身就有价值,正如罗尔斯顿所言,有机体拥有某种属于它自己的善,某种内在的善。内在价值可以称之为“自为的内在价值(intrinsicvaluableforitself)”�U。例如,狗除了具有作为宠物的外在价值外,还具有内在价值,因为狗是有机体,狗的健康对于狗自身就具有价值。
  环境、资源具有内外在价值。其外在价值代表了自然界的外在价值,可表现为:“生命支撑价值、经济价值、消遣价值、科学价值、历史价值、文化象征价值、塑造性格的价值、生命价值、宗教价值等”。�V环境犯罪无疑否定了环境、资源的外在价值。而对于内在价值,其中最重要的是环境、资源的生态价值。环境、资源的生态价值具有内在性、固有性和存在性。以“生态中心主义”观点,生态价值是自然物之间相互的需要和利益的满足关系。在整个生态系统中一切自然物都是相互依赖的,这种相互依赖的功能性就是生态价值,它与人类的需要与评价无关,具有内在性。对于固有性,环境、资源的生态价值不是人类创造的,也不是人类赋予的,是环境、资源本身所固有的。“人类不能去规定它,只能去认识它,利用它。在人类利用它之前,它的价值对于人类并非无。”�W而对于存在性,在“生态中心主义”看来,生态价值的根据就在于它们的存在本身。“自然之物的存在本身即代表了它们的价值,自然之物的价值就在于它们存在本身。”�X自然之物的存在与自然之物的生态价值先天统一,不可分割,破坏了它们的存在,也就破坏了它们的生态价值。由此可见,环境犯罪具有的生态危害后果其实就是对环境、资源的生态价值等内在价值的否定。上文提到的环境犯罪行为对生物利益和权利的侵犯,其实同时也否定了生物的内在价值。
  
  注释:
  �P�Q�S叶平.回归自然新世纪的生态理论.福建人民出版社.2004.331,245-248.
  �RTheWorldCommissiononEnvironmentandDevelopment,OurCommonFuture.OxfordUniversityPress.1987.57.
  �T�VH.Rolston.EnvironmentalEthics,Dutiesto and Values in Natural World.Temple University Press.1988.4,3-27.
  �U王海明.伦理学方法.商务印书馆.2003.201.
  �W�X刘湘容.生态伦理学.湖南师范大学出版社.1992.80.

推荐访问:伦理 视野 犯罪 生态
上一篇:主题个性化_浅析寝室个性化建设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