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若干问题探析:窝藏罪

来源:建站 发布时间:2019-01-08 03:53:27 点击:

  摘要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作为一个独立的罪名已经存在近二十年,然而该罪却一直被视为冷僻罪名而没有在学界形成系统的理论研究。本文试图从该罪的基本理论点和实践中罪与非罪、本罪与相似犯罪的比较分析着手对该罪进行系统梳理,以期为理论研究和司法实践提供具有借鉴意义的观点。
  关键词禁毒 包庇 毒品犯罪
  作者简介:吕�瑶,西南政法大学刑法专业硕士研究生。
  中图分类号:D92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0592(2011)02-077-02
  
  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是从包庇罪中独立出来的罪名,最早出现在1990年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关于禁毒的决定》中。1997年刑法在此基础上进行修改后将其吸收为刑法条文,独立成罪。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是指在事先无同谋的情况下,明知是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的犯罪分子,为其提供隐匿场所或财物帮助其逃匿,或者向司法机关作假证明或帮助其毁灭罪证,以使其逃避法律制裁的行为。
  一、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的构成
  (一)本罪的客体要件
  本罪所侵犯的客体是国家对毒品的管理制度和司法机关惩治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犯罪分子的正常禁毒活动,属于复杂客体。本罪的对象仅限于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的犯罪分子。但是对于“犯罪分子”的理解,学界有不同的观点。有人认为“犯罪分子”既指已经确定有罪的人以及正在受侦查、追溯的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P也有人认为,客观上看犯罪的嫌疑浓厚的人才是“犯罪的人”。�Q还有人认为,只要作为犯罪嫌疑人而被列为立案侦查对象即为“犯罪的人”。�R笔者认为,本罪中的“犯罪分子”既包括已进入刑事诉讼程序中的人,也包括客观上具备了犯罪特征尚未被司法机关发现的人。这是基于将本罪所保护的法益界定为司法秩序的必然结论。
  (二)本罪的客观方面
  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在客观上必须实施了包庇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犯罪分子的行为。这里对于“包庇”的理解是关键。具体而言,应该包括以下两种方式。一种是窝藏毒品犯罪分子的行为。该行为除了包括为犯罪分子提供住所或财物帮助其隐匿外,还包括向其通报侦查或追捕的消息,为其逃跑提供便利。另外一种是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的行为。即向特定机关提供虚假证明,或者帮助犯罪分子掩盖罪证、消灭罪证,使其逃避法律制裁的行为。
  (三)本罪的主体
  本罪的主体是自然人主体,即年满16周岁,具备相应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
  (四)本罪的主观方面
  本罪主观上表现为故意,即要求行为人明知自己包庇的对象是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的犯罪分子。此处的“明知”只是对行为对象所从事的“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活动性质的认知,而不要求对该活动是如何发生发展的每一个过程的详细认知。另外,如果行为人在着手实施包庇行为时并不知道所包庇的对象是在从事“走私、贩卖、运输、制造”的活动,但在发现对方是在从事以上毒品犯罪活动时仍然予以包庇的,属于事中故意,仍然构成本罪的“明知”。�S
  二、本罪与非罪的界限
  第一,本罪与知情不举行为间的界限。所谓知情不举是指明知犯罪人所从事的是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的活动却不主动向相关部门检举揭发的行为。由于知情不报者既无职业上也无法律上明确规定的作为义务,且在主观上没有帮助犯罪人逃避法律制裁的目的。因此该行为只属于一般的纪律问题或道德问题,不构成犯罪。
  第二,本罪所包庇的对象必须是“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的犯罪分子,对于包庇上述情况外的其它毒品犯罪分子的,不以本罪论处。
  第三,认定本罪是否成立应从所包庇的上游犯罪的行为轻重程度和包庇行为的轻重程度两个方面来判断。一方面,如果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的行为因为情节显著轻微不构成犯罪,那么包庇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者也不能构成犯罪。�T另一方面,如果包庇行为没有达到严重扰乱国家禁毒活动,具备严重的社会危害性时,也不能构成本罪。
  三、本罪与相近犯罪的界限
  本罪与窝藏、包庇罪的区别点在于:一是对象不同。前者的对象仅限于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的犯罪分子,后者则包括所有的犯罪分子。二是行为方式不同。窝藏罪仅指向犯罪分子提供场所或物质帮助其隐匿或逃跑;包庇罪则指向司法机关提供虚假证明掩盖犯罪行为。本罪既包括了窝藏罪的表现形式,也包括了包庇罪的表现形式,因此在客观表现形式上更为广泛。
  本罪与伪证罪的区别点在于:一是主体不同,前者是一般主体,后者是特殊主体,即在刑事诉讼中的证人、鉴定人、记录人和翻译人员。二是时间不同。前者可以发生在毒品犯罪分子作案后的任何时间里,而后者只能发生在判决前的侦查、起诉或者审理阶段。三是客观表现不同。后者仅指行为人故意向司法机关作虚假证明,而前者并不限于此。
  本罪与窝藏、转移、隐瞒毒品毒藏罪的界限。两罪的最大区别在于对象不同,前者的对象是“人”,后者的对象是毒品这种“物”。在行为方式上,本罪还包括向司法机关作假证明使犯罪分子逃避法律制裁,而后者则通常并不直接面对从事禁毒工作的国家机关。
  四、本罪的罪数形态问题
  在司法实践中,本罪和其他犯罪行为经常交叉出现,在区分罪数的问题上很难分辨,笔者对其进行了如下分析:
  (一)A包庇B,B一次或者多次实施了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以及其他毒品犯罪行为,分别构成数罪的情况下如何处理
  如果A只对B进行了一次包庇行为。此时A的行为既触了窝藏、包庇罪,又触犯了本罪。但由于A只实施了一个行为属于刑法理论中的想象竞合犯,应当“从一重罪处断。”然而两罪的法定刑完全相同,因此必须看行为人的行为是否满足两罪中“情节严重”的要求。
  如果只满足其中一罪的“情节严重”的要求则以该罪论处。如果均不构成或者均构成两罪中“情节严重”的要求时,应当以为窝藏包庇罪论处。因为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毕竟是从窝藏、包庇罪中独立出来的罪名,在两罪想象竞合的情形下,窝藏、包庇罪可以将包庇毒品犯罪分子行为作为量刑的一个情节,相反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则无此功能。
  (二)行为人为了包庇毒品犯罪分子而窝藏、转移、隐瞒毒品、毒赃应如何处理
  此种情况在刑法上称为牵连犯,如何处罚,并无刑法的明文依据。通说认为,应当“从一重罪重罚”。但是由于两罪被同时规定在《刑法》第349条中,法定刑完全相同,因此哪一个为重罪成为了问题。笔者认为,根据牵连犯的理论,目的行为与手段行为的法定刑相同时,应以目的行为所触犯罪名定罪处罚。由于包庇毒品犯罪分子是目的行为,因此应以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从重处罚。
  (三)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和妨害司法罪中的部分罪名发生想象竞合时如何处理
  实践中经常出现这样的情况:为了包庇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的犯罪分子而威胁、利诱证人违背事实改变证言或者作伪证,从而触犯了妨害作证罪;直接帮助上游毒品犯罪分子伪造、毁灭证据而构成了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在刑事诉讼中,具有特定身份的人为包庇毒品犯罪分子而隐匿其罪证,构成了伪证罪等。此时,应当根据想象竞合犯的理论择一重罪论处。由于本罪的最高刑为10年,其他妨害司法罪的最高刑为7年,故应以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定罪处罚。
  五、本罪的共犯问题
  我国《刑法》第349条第三款规定,包庇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犯罪分子者与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犯罪分子事先通谋的,以本罪的共犯论处。所谓事先同谋,是指行为人在上游犯罪分子实施毒品犯罪前与其谋划商量如何在事后对其进行包庇的行为。事前通谋的行为表明了行为人与犯罪分子之间存在相互联系、相互配合的关系,具有相同的主观故意。行为人属于帮助犯,与上游犯罪分子的行为紧密联系构成了一个整体。因此,对于该种情形认定为共同犯罪是没有争议的。
  但是,实践中还有这样的情形,即:A、B二人为了使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的犯罪分子C逃避法律制裁,共同商议,由A负责藏匿C,B负责窝藏、转移、隐瞒C的毒品毒赃。此时,A、B应如何定罪则成为了难题。
  这里由于A、B二人在主观上均具有包庇C的主观故意,均具有希望或者放任C逃避法律制裁的主观意图。在客观上二人相互分工,共同配合完成了包庇C的行为。因此A、B为共同犯罪。但是应定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还是转移、隐瞒毒品毒赃罪?笔者认为,这是一个想象竞合犯,处罚原则是择一重罪论处。但是由于二者的法定刑是一样的,无法判断哪一个罪更重。由于二者的主观目的均为包庇毒品犯罪分子,而分别实施的包庇行为和转移、隐瞒毒品毒赃的行为则是为了这一目的而服务的,因此定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更为妥当。
  六、本罪的预备犯、未遂犯、中止犯问题
  本罪的预备犯。该罪的犯罪实行行为包括两类情形,一是为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的犯罪分子提供财物或者住所帮助其隐匿,二是向司法机关提供假证明帮助其逃避法律制裁。由此可知,如果行为人为了顺利地实施上述两类行为而积极准备工具或消除障碍,由于意志外因素而未能进入犯罪实行阶段的,即为本罪的预备。
  本罪的未遂犯。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是行为犯,这类犯罪的既遂以行为完成为标志,按照法律的要求,这种行为要有一个实行过程,要达到一定程度,才能视为行为的完成。�U参照此标准,如果行为人实施包庇行为完毕即构成既遂,如果行为人因为自己意志外的其他原因未能完成该行为则构成未遂。至于被包庇的上游犯罪行为既遂或者未遂与本罪的犯罪形态没有关系。另外,如果行为人所包庇的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的行为人是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的人时,由于上游行为的犯罪构成要件不齐备,并不构成毒品犯罪,此时该行为以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未遂论处。
  本罪的中止犯。犯罪中止有两种类型:自动停止犯罪行为和自动有效地防止犯罪结果的发生。如果行为人在帮助犯罪分子逃匿的行为未完成前主动向司法机关交待情况的,构成自动停止犯罪行为的犯罪中止。由于本罪是行为犯,只要包庇行为实施完成即构成既遂,因此不存在第二种情况下的犯罪中止。
  
  注释:
  �P赵秉志主编.刑法相邻相近罪名界定与适用(下册).吉林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1477页.
  �Q�R张明楷.刑法学(第三版).法律出版社.2007年版.第789页.
  �S张力.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探析.中国公安大学学报.1994(2).
  �T郦毓贝主编.毒品犯罪司法适用.法律出版社.2005年版.第68页.
  �U高铭暄主编.刑法专论(第二版).高等教育出版社.2006年版.第288页.

推荐访问:包庇 探析 犯罪分子 毒品
上一篇:【浅议工程建设领域职务犯罪的成因】建设工程领域职务犯罪的表现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