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是决定党和国家【党与人民关系决定中国的未来】

来源:化学 发布时间:2019-07-07 04:16:17 点击:

  告别传统帝国之后,中国社会发展到今天,主要靠两大动力机制:一是革命,二是改革。前者在于制度的更替,以建立新社会、新国家;后者在于制度的修正,以创造新动力、新发展。今天看来,不论是革命,还是改革,都是成功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改革开放创造了中国发展的奇迹,使中国全面迈入现代化进程。到目前为止的中国革命和中国改革,虽然形态和任务不同,但其历史前提多少有相似之处,即国家危机与社会贫困。于是,摆脱危机与贫困就自然成为革命与改革的内在动力。在当下中国,这种历史前提已经不存在,因为改革开放在使国家日益强大的同时,也使社会日益走向富裕。然而,这种强大与富裕并不足以使中国国家与社会走向全面成熟,因而,中国依然需要改革与发展,这正如中共十八大报告所说的:改革开放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必由之路。要始终把改革创新精神贯彻到治国理政各个环节。
  纵观中国发展的逻辑,面对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使命,今天中国改革与发展的历史责任与战略意义,丝毫不亚于1978年开始的改革开放。如果说1978年开启的改革开放是决定国家与民族命运的,那么当下中国的改革与发展则是决定中国前途的,具体来说,就是关系到中国的改革开放能否最终成就为国家的全面现代化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然而,今天的改革与发展已经不具有启动1978年改革开放的那个历史前提。于是,不得不提出这样一个现实的问题:在国家与社会都不直接处于危机或贫困状态的历史条件下,中国如何创造有效的改革与发展?
  一
  中国有两句古话:一句是“穷则思变”;一句是“小富即安”。前者可以用来描述1978年开启改革时的社会心理与精神状态;后者可以用来描述当下的改革所处的一种社会心理与精神状态,即当下的改革在一定程度上缺乏强烈的心理动力与精神力量。这意味着中国要从当下出发创造新一轮的深度改革和有效发展,就必须破除目前这种心理格局与精神状态。在今天的中国,这种破除不再可能用政治运动的方式来进行,而是要通过开发和聚合各种积极的力量,去创造促进改革与发展内生力量,即所谓的正能量。为此,应该将中国的改革推进一个全新的境界:自我革新。
  自我革新的本质还是改革,但是一种更高境界的改革,其标志是国家的发展有了明确而坚定的自我规定性并由此引领国家的整体进步与发展。具体来说,就是国家在充分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和制度自信基础上寻求自我变革和发展,从而实现全面的进步与发展。这决定了自我革新所寻求的进步与发展,更多地不是从摆脱危机出发的,而是从避免或防范危机出发的,因而,需要很强的忧患意识、战略意识和理想追求。另一方面,自我革新所形成的改革,往往是在大格局、大结构、大制度已基本成型的条件下展开的,因而,其行动范式主要不是“破与立”,更多的是“开发与开放”。开发,主要强调开发各类资源,创造改革与发展的新结构、新动力、新机制,例如,十八大提出的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对协商民主资源的开发,不仅创造了中国政治过程的新结构,而且为中国民主的发展提供了新动力与新机制。开放,主要强调开放各种系统,创造各种力量成长及其交互作用所需要的新机遇、新平台与新空间。例如十八大提出为了推动城乡一体化发展,必须将国家推进现代化建设所进行国家基础设施建设和社会事业发展向农村开放,这种开放必然为中国农村建设以及整个国家经济的发展创造新机遇、新平台与新空间。很显然,不论开发,还是开放,其出发点都是主动的自觉选择与自主行动。因而,没有自我革新的意识和能力,就不可能形成基于深度开发与开放所形成的改革开放新格局。
  改革往往是先易后难,所以,改革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然面临深水区,必然遇到攻坚战,这是改革的铁律。同时,改革的另一条铁律也昭示我们,如果不能涉过深水区,改革必将前功尽弃。所以,任何改革一定是开弓没有回头箭的。这就意味着改革一定是一个必须持续不断深化的进程。因而,任何改革在不断创造新局面、新发展的同时,就一定要累积和提升确保改革持续进行的自我创新能力,从而将改革整体推进到能够积极地进行自我革新的境界。对改革的主体来说,自我革新能力在很大程度上基于主体的思想、意识与境界;对于整个社会与国家来说,自我革新能力则基于改革所创造的新格局、新力量以及新使命所形成的内在合力。国家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将这种合力转化为新的变革动力,直接决定国家所具有的自我革新能力;相应地,改革主体能够多大程度上看到这种合力并积极用于创造新的发展,就直接决定着改革主体的自我革新能力。因而,从总体上讲,这种自我革新能力由三方面要素构成:一是现实的发展基础及其引发新发展与新进步的可能,这是形成自我革新能力的基础;二是国家把握和整合发展能力以及由此所形成的权威力量,这是形成自我革新能力的关键;三是改革实践主体整体素质与能力,这是形成自我革新能力的保障。这三方面要素,缺一不可,否则,任何改革的深化与发展都将变成一句空话。
  二
  从自我革新能力构成的三大要素来看,判定一个国家是否具有自我革新能力,首先是看这个国家是否具有自我革新的基础与能量。对一个国家来说,自我革新的基础体现四个方面:首先,经济生产与社会生活活跃,具有内在的发展冲动;其次,国家拥有比较长远的发展规划,并拥有落实规划的基本能力;再次,观念、制度与体制具有开放性,能够吸纳外部的积极资源;最后,政治与法律维护公民权利,保障公民追求自由与公平的合法诉求。这种自我革新的基础一定能够在实践中从不同的方面孕育出自我革新的能量,如新社会力量的成长,新经济力量的出现,新思想的喷发、新体制的萌芽以及新技术的突破等等。然而,这些能量虽然都具有推动经济与社会变革和发展的潜能,但在一般条件下,难以自我形成合力,并直接转化为推动经济与社会变革和发展的动力,它需要社会与国家有意识的整合、开发和引导。这就取决于社会的价值取向、国家的战略追求、执政者的领导能力以及制度的权威效度。
  客观地讲,当今中国最大的资源就在于拥有强大的自我革新的基础与能量。不用列举具体的数据,任何人都可以从中国的发展事实以及中国共产党的中央全会报告对中国发展的总结、分析和规划中,体会到中国在自我革新中拥有良好的基础与条件。结合中国共产党十八大的报告,可以将其概括为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中国拥有了比较稳定和成熟的发展状态,在发展道路、发展理论以及发展所需要的基本制度上,都形成了自己的坚定选择,充满自信。这种状态表明国家与社会发展不仅有方向、有路径,而且有根基、有战略。因而,其发展阶段也就从摧毁旧制度的革命以及体制整体转型的改革,进入到开发制度、完善体制、创新机制的自我革新阶段。中国今天对发展道路、发展理论以及国家制度体系的坚定与自信,为这种自我革新提供了明确的价值取向、有效的实践空间和强大的政治保障。
  第二,中国依然把解放思想和改革开放作为推进中国进步与发展的战略基点,这确保了自我创新的改革与发展,不论在意识形态上,还是在政治大局上,都拥有充分的合法性基础,并且得到政治上的最根本支持与保障。
  第三,中国所追求的科学发展是以人为本的发展,不仅尊重个体的自由,而且尊重人民的意愿,而这两者是一个社会形成自我革新的重要基础与动力。
  第四,中国拥有持续发展的态势与追求可持续发展的科学发展战略。受世界经济形势的影响,2012年中国的经济发展虽然没有在年增长10%的高位上运行,但中国的经济依然具有强大的活力,成为世界经济复苏与发展的重要引擎之一。然而,更为关键的是,中国不再简单追求GDP的增长,而是在追求更好更快发展的原则下,将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全面提上议事日程,积极推进经济结构的战略性调整,从而为中国经济创造可持续发展的内在动力与外部环境。
  第五,中国将创新作为国家发展的内在动力,这其中不仅包括科技创新,而且包括理论与制度创新。为了使这个动力能够得到真正的迸发,国家积极提升市场的力量、国际的资源以及智力的投资在国家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并力图用新的体制与机制来保障这些要素能够充分发挥其特有的作用。
  第六,中国在既有的发展基础上,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同时,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全面提上发展的议程,这意味着中国的发展,不仅要在中国自我的舞台上完成自己的布局,而且要在人类文明的发展舞台上布局一个新的未来,使这种复兴,在贡献中华民族自身的同时,也能贡献整个人类发展。
  在这并不全面的概括中,既蕴含着自我创新的基础,也蕴含着自我创新的能量,其中包括思想解放的能量、社会发育的能量、市场作用的能量、技术创新的能量以及复兴战略的能量等等。由此,任何人都可以感受到中国社会的活力、潜力与动力。这些力量是中国三十年改革开放所积累起来的,既是中国实现更大发展的战略资源,也是中国创造更好发展的战略机遇。从这个意义上,今天中国比任何时候都拥有实现质的飞跃的基础与条件,把握住了,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错过了,中华民族要么止步不前,要么一蹶不振。所以,十八大报告形成的关于中国发展仍处于可以大有作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的战略判断,是极为深刻和正确的,接下来的关键就是如何抓住这个战略机遇期,用好这个战略机遇期。
  三
  无论如何,自我革新是自觉的行动,不论现实中的自我革新基础与能量如何,最终都取决于自我革新行动者的自觉意识与有效行动。没有基础与能量,自我革新是无米之炊;缺乏意识与行动,自我革新是有心无力。因而,一个国家自我革新能力一定是客观条件与主观自觉的有机统一,相对而言,后者更具有根本性和全局性的意义。从这个角度讲,中国的未来发展是否具有强大的自我革新能力,最关键的不是取决于中国经济与社会的现实,而是取决于自我革新行动者的观念、精神与能力。具体来说,就是取决于作为中国社会领导核心和执政能力的中国共产党的建设与发展。这正如十八大报告指出的那样:“党担负着团结带领人民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任。党坚强有力,党同人民保持血肉联系,国家就繁荣稳定,人民就幸福安康。”
  在中国的发展,党的建设与国家建设始终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和价值。十八大报告强调中国的发展需要进行六大建设,即经济建设、政治建设、社会建设、文化建设、生态文明建设以及党的建设。前五大建设构成“五位一体”的国家建设体系,而其成败直接维系于党的建设,因为,中国不论是社会,还是国家都是以中国共产党为核心来组织和运作的。这个结构决定了党的作为直接决定着国家作为和社会作为。换言之,就中国未来发展所需要的自我革新能力来说,党的建设水平及其所蕴含的自我革新能力,将直接决定整个国家的自我革新能力,从而也从根本上决定中国未来的前途与命运。
  中国共产党不同西方政党之处在于,虽然她追求民主,但不像西方政党那样是现代代议民主运行的产物,而是现代化潮流推动、时代使命呼唤以及传统帝国向现代国家所形成的需求等综合因素合力作用的产物,因而,其应该担负的时代使命与国家责任是与生俱来的,这个使命与责任就是在中国建立新社会、新国家,从而创造现代化发展的新时代、新历史。这决定了这样的政党必须具有为使命而奋斗、为责任而坚守的内在精神力量和自立自强以及自我完善发展的基本能力。这与代议民主制下借助选举竞争来推动党的自我建设的西方政党完全不同,中国共产党只有基于对使命的执着、对责任的坚守以及对人民的忠诚来形成自我建设和完善的动力。这是中国共产党的特殊品质所在,也是其生命所在。为此,中国共产党在长期的建设中建构了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民主与集中有机统一的组织形态和制度体系、以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工作原则与工作作风。这实际上是一套能够产生自我建设的动能的政党运行与发展体系。基于这样的体系,中国共产党在任何时期、在任何条件下,只要坚守住自己的使命与责任,就能形成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的能力。中国共产党在过去九十多年发展所经历的一系列成功与挫折都能证明这一点。
  既然中国共产党是具有自我革新能力的政党,那就意味着中国发展所需要的自我革新能力,不在别处,就在于党的建设;而党的建设的关键,不在别处,就在于党能否坚守自己的使命和责任,不断进行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中国的发展逻辑实际上就是这么简单。由此,人们就能理解为什么邓小平会下如此断语:中国的关键在党。
  党能否坚守自己的使命与责任,决定着党的自我革新与发展的能力与水平;而这种坚守所需要精神支撑和力量之源,只能来自党的母体:人民。因为,在党的政治逻辑中以及在中国现代国家建设的逻辑中,人民不仅孕育了中国共产党,而且赋予中国共产党担当历史使命的全部力量。所以,在中国发展中,人民不是虚幻的概念,而是党与国家的根本;它的结构虽然复杂,但是对党和国家来说,就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群体:人民群众,或者说百姓群众。
  分析至此,结论很明确:在今天的中国,决定中国未来的最终因素,就是如何真正解决党与人民群众的关系。这个关系解决的好,党的自我纯洁、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的能力就能增强;与此相应,国家与社会的自我革新能力就能大大提高。为此,中国共产党十八大报告郑重告诫全党:“为人民服务是党的根本宗旨,以人为本、执政为民是检验党一切执政活动的最高标准。任何时候都要把人民利益放在第一位,始终与人民心连心、同呼吸、共命运,始终依靠人民推动历史前进。”由此可见,决定中国未来的,就是党与人民的关系。
  (作者系复旦大学副校长,
  教授,博士生导师)
  (责任编辑:魏银萍)

推荐访问:中国 关系 未来
上一篇:电子商务实训心得体会【中国传统企业电子商务发展模式研究】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