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当制度的不足与完善]离婚损害赔偿制度的不足和完善

来源:电子商务 发布时间:2019-01-03 04:04:57 点击:

  摘要典当是一项古老而新兴的行业,所形成的典当法律关系具有独特性,但是现在整个典当立法存在效力层次不高、民事规范缺乏以及有待细化等问题,建议应出台一部《典当法》,以解决典当行业中存在的各种问题。
  关键词典当 善意取得 绝当
  作者简介:邓文萃,上海对外贸易学院2009级民商法学专业研究生。
  中图分类号:D92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0592(2011)01-054-01
  
  典当在中国是个古老的行业,如今典当的功能已从过去的救穷救急演变至理财、融资、经营性投资等。典当行为中小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提供了一个庞大的短期和急需资金渠道,满足了他们在创业初期和发展上的资金缺口。
  一、典当的概念及种类
  根据《典当管理办法》第三条规定,典当,是指当户将其动产、财产权利作为当物质押或者将其房地产作为当物抵押给典当行,交付一定比例费用,取得当金,并在约定期限内支付当金利息、偿还当金、赎回当物的行为。
  现阶段的典当行的业务范围主要分为房地产典当、证券典当、机动车典当和民用品典当四大类,还有新兴的“信用卡式典当”和“知识产权典当”等。
  房地产典当是指,借款人先将自己名下的房产经过评估,到相应的房屋所在地机关办理抵押登记手续即可将个人、企业名下的已经取得房产证的住宅、商铺和土地以及在建工程等典当给典当行。证券典当是指,借款人将所有的股票、基金、债券等有价证券典当给典当行。机动车典当是指,借款人将所有的机动车典当给典当行。民品典当是指,借款人将自己所有的生活中常见的一些贵重物品典当给典当行,如黄金珠宝饰品等。
  “信用卡式典当”是典当行对最高额循环贷款的形象称谓,即在有效期中,在最高贷款额度内分次、循环使用贷款,累计贷款额不超过最高额。在约定的贷款期限和贷款最高额度内,不再逐笔办理抵押登记手续和签订借款合同等系列借款行为,每次借款以当期当票约定内容为准。在每笔贷款中,双方另行签署当票,各当票约定具体的借款金额、期限、利率等要素。�P“知识产权典当”是指对于已被国家知识产权局依法授予,且在该管理办法规定范围内的知识产权,其合法产权人可以将其典当给典当行。知识产权典当标的包括注册商标专用权、专利权、著作权等知识产权中的财产权。
  二、典当制度中存在的问题及完善
  1.立法层级低。目前只有商务部和公安部2005年发布的《典权管理办法》一部,性质属于行政规章,层次和效力低于法律、法规。这与国务院其他部门及地方立法机关制订的相关规章,容易造成管理上的混乱和法律使用上的冲突。由于典当行业的快速发展,在经济生活中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建议国家将其提高到立法的高度,出台一部系统、完备的《典当法》来规范典当行业。
  2.典当重要制度的缺失。典当行业中的一些重要制度在立法中没有体现。例如抽当和顶当,它们是典当行业中的两种营业习惯。抽当是指在当物可分情况下,当户不能偿还全部借款又想收回当品时,可以通过归还部分借款赊回部分当品的方式赎当。顶当是指当户经典当行同意,以相当价值的物替换已出当的物作押,但不需找差价。�Q这两种方式对典当行而言无需担心担保风险,对借款人来说则利于提高物的利用率,为典当双方所接受。
  3.没有明确中立的评估机构,根据《典当管理办法》第三十六条第一款之规定,当物的估价金额及当金数额应当由双方协商确定。现实情况是,当户一般都是急着筹钱的时候才会去典当,而典当行很可能利用其专业和心理上的优势地位,故意贬损当物价值,容易造成非常不公平的结果,这时候需要法律明确一个中立的有资质的评估机构来确定当物的价值,但是《典当管理办法》只在第三十六条第二款中规定房地产的当金数额经协商不能达成一致的,双方可以委托有资质的房地产价格评估机构进行评估。笔者认为现在的典当业发达,其营业的种类已经扩充到证券和知识产权领域,涉及的金额同样巨大,立法很需要明确中立的评价机构,而不仅限于房地产的评估。
  4.典当业在发挥方便融资功能的同时,也存在令人担忧的不足之处,一些不法之徒利用典当行销售来源不正当的物品,使典当行成了销赃的场所。我国《典当管理办法》对误收赃物问题没有表态,只是规定公安机关应依法扣押赃物,依国家有关规定处理。笔者认为,对于明知或应知为赃物而恶意收当的,典当行应无条件返还原物,这一点没有争议。但对于典当行已尽了合理的审查义务,仍在不知情的情对况下善意收当的后果,应遵循公平原则处理。尽管民法通行理论和民法实践普遍认为赃物不适用善意取得,我国新出台的物权法也没有规定赃物可以善意取得,但把因当物不合法而产生的损失风险全部推由无过错的典当行一方承担显然是不妥当、不公平的,从公正角度讲,这种损失应由均无过错的失主与典当行分担。故上述第三种做法最为公允。�R
  5.法律责任规定得太轻。目前的典当立法对典当行的事后监管显得软弱乏力。《典当管理办法》对违规经营的罚款最高限额才3万元,有些违法行为仅能被处以1000元以下罚款,这相对于其放高利贷和其他违规经营所获利益相比,太不具有威慑力。应加重典当行违规经营的法律责任,尤其对高利贷和非法揽储等违法行为给予重罚。
  
  注释:
  �Phttp://www.省略/About_Show.aspx?strID=64.华夏典当行.2010年8月9日访问.
  �Q曲彦斌.中国典当学.河北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第172页.
  �R官荷芬.中国典当法律问题探析.武汉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5年5月.第37页.
  
  参考文献:
  [1]李沙.现代典当通论.学苑出版社.2003年版.
  [2]曲彦斌.中国典当史.上海文艺出版社.1993年版.
  [3]亦公干.典当论.香港大东图书公司.1978出版.
  [4]史尚宽.物权法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
  [5]刘秋根.中国典当制度史.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年版.
  注:本文中所涉及到的图表、注解、公式等内容请以PDF格式阅读原文

推荐访问:典当 完善 制度
上一篇:浅析合同法中代理行为的司法认定 司法如何认定赌博行为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