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我国的人民陪审员制度】 我国人民陪审员制度

来源:电脑基础 发布时间:2019-01-10 04:16:50 点击:

  摘要人民陪审制度是我国当前实行的一种司法诉讼制度,其最初的目的在于扩大司法民主,对审判工作进行民主监督,以保障司法公正,抑制司法腐败。但由于现行陪审员制度缺乏宪法依据,有关法律规定过于笼统,可操作性差,影响了这项制度的实行,有待进一步改革和完善。
  关键词陪审员 诉讼制度 民主监督
  作者简介:赵宾,防化指挥工程学院一系。
  中图分类号:D926.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0592(2011)03-135-02
  
  陪审员制度是我国司法体系中的一项基本诉讼制度,是指国家审判机关吸收非法律职业的普通公民参与刑事、民事和行政案件法庭审判的制度。我国当前实行的陪审员制度是在借鉴了前苏联和大陆法系国家陪审员制度的基础上形成的,其目的在于扩大司法民主,对审判工作进行民主监督,以保障司法公正,抑制司法腐败,几十年来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一、当前我国人民陪审员制度现状
  近二十多年来,人民陪审员制度没有专门法律保障和详细规定,在我国的司法制度中日渐淡化,处于一种可有可无的状态。面对这种情况,《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完善人民陪审员制度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关于人民陪审员选任、培训、考核工作的实施意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陪审员管理办法(试行)》等一系列与陪审员制度相关的重要法律法规于2005年前后颁布施行,对陪审员制度作了一定程度上的完善,我国陪审员制度有了阶段性的发展。《决定》颁布之后三年间,全国各地法院共选出人民陪审员5万多人,参与陪审各类案件64万多件,参与陪审次数总计为94万多人次,人民陪审员平均参与陪审案件1万3千余件,人均参与陪审次数20次,人民陪审员参审案件占一审普通程序案件的20%。这些陪审员经过培训参与审判,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审判质量和办案效率。应该说,《决定》自颁布施行以来,还是得到了一定的贯彻落实,人民陪审员制度在诸多方面都得到了完善和规范,从而也焕发了新的生机和活力。
  然而,我们也必须清醒的看到,一项新的制度规定,在实行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会出现这样那样的缺憾,人民陪审员制度在实践中存在的一些问题,不可能因为几项新法律规定而立马得到解决,仍然在一定范围内继续存在。从上述文件几年的实践情况来看,相关法律法规还是过于笼统,可操作性差,各级各地法院都有自己的实践方式,没有形成规范的制度体系,因而出现做法混乱的现象,影响了这项制度的实行,有待进一步改革和完善。
  二、当前人民陪审员制度存在的几个问题
  (一)陪审员制度缺乏宪法依据
  在我国人民陪审员制度是一种基本的审判制度,而一个国家是否实行陪审制度,应该由宪法来加以规定。新中国成立后的1954年宪法,明确规定“人民法院审判案件依照法律实行人民陪审制度”。50年代末期,由于受否定法律、轻视法制思想的影响,一些已经被立法所确立的重要法律原则和制度受到批判和废弃。人民陪审制度当时也成为发动群众进行阶级斗争、夺权整人的工具,1975年颁布的宪法中不再规定人民陪审制度,文革结束后,1978的宪法重提“实行群众代表陪审制度”,1982年宪法又取消了陪审制的规定,从而使得我国现阶段实行陪审制缺少了宪法依据。1983年9月修改后的人民法院组织法,也将原规定由第一审应实行陪审制度,改为了选择性规定,即“由审判员组成合议庭,或者由审判员和人民陪审员组成合议庭进行”,《刑事诉讼法》作了与《人民法院组织法》完全相同的规定,而《行政诉讼法》和《民事诉讼法》在“基本原则”中都没有规定陪审制度,我国法律对陪审制度在法律体系中的地位不统一,导致审判实践中适用的随意性比较大。陪审员制度的可选性,使得法院有借口不使用陪审员,或不使用某一位陪审员,从而出现一些人民陪审员从担任陪审员之初很长的时间内没有参与过任何形式的案件审理的“零陪审”情形。
  (二)陪审员的选拔标准值得商榷
  《决定》第四条第二款规定:担任人民陪审员,一般要具有大学专科以上文化程度。从我国目前实际操作来看,各级人民法院选拔出来的人民陪审员往往是具有博士学历、硕士学历的大学教授或专家学者。即便不是专家学者,至少也是大专以上学历,其中熟悉法律的人士还占据了多数。这和陪审员制度的基本精神并不相符。建立人民陪审员制度的初衷应该是用人民陪审员所具有的常人判断标准对法官思维缺陷进行弥补,而不是由人民陪审员来弥补法官的知识能力不足和法官队伍的素质不高。陪审员应当代表各阶层的人民群众,而不能走高端化路线。与其他国家相比,我国的选任条件中对学历的要求是最高的。比如美国仅要求陪审员读、写、理解能力可达到令人满意地填写陪审员资格表,能够讲英语;日本也仅要求裁判员完成义务教育或者有义务教育同等学历,法国更是要求陪审员能够读、写法语即可。较高的学历和文化素质能给审判带来一定的便利,然而人民陪审员的高端化容易脱离基层群众和社情民意,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人民陪审员化解纠纷作用的发挥。我国的这一规定必然剥夺相当一部分人的参与权利,缩小了人民的内涵,变相地把人民陪审员职业化、精英化了。在不具备专业法律知识的情况下,学历层次较低的人对诉讼争论根据的事实也同样可以依据自身的公正观念作出判断。
  (三)陪审员的任期过长
  《决定》第九条规定:“人民陪审员的任期为五年。”然而该条款仅规定了陪审员的一个任期的长度,却没有说明是否可以连任?如果允许连任,又可连任几届呢?或许立法者初衷是为弥补我国陪审员人数不足的现实,或许是为了强化陪审员的管理机制,但陪审员过长的任期会告造成不良后果,这就使审判实践中,会出现“陪审专业户”。实践中有的人民陪审员长期在同一法院甚至同一个法庭里担任陪审员,由先前的由“兼职”变为“专职”,使陪审员呈现专业化的趋向,实际上成为了法官之外的“非职业法官”。陪审员长期不更换既不能使更多的人参与陪审,不利于发挥陪审员在审判中应起的作用,也不符合通过设立陪审制而体现司法民主的本来含义,失去了人民陪审的意义。经常参与审理的人民陪审员与法官产生了密切的关系,形成朋友关系,可能因此而因循与麻木,腐败机率也将会大大增加,例如有“陪审专业户”主动联系当事人,称其与法官熟悉可以帮助疏通关系等,这有违我国当今社会强调反腐倡廉的主论调。
  (四)陪审员责权不明
  《决定》中规定:人民陪审员“违反与审判工作有关的法律及相关规定,徇私舞弊,造成错误裁判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将被免除其人民陪审员职务,“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显然,这样的陪审员“错案”追究的制度规定过于原则和抽象,更难以操作。陪审员享有与法官同等的权利,却不与法官承担同等的责任,这样谁又能保证人民陪审员能够秉公断案,严格执法呢?况且现在很多人民陪审员在法律水平,适用法律、审判经验方面的能力赶不上法官,案件的质量如何保证?当事人又如何放心呢?在人民陪审员参加审判时享有与法官同等的权利,那是否意味着人民陪审员也可以进行会见当事人,调查取证等工作呢?实践中是没有,也不可能有。法庭之外的工作都是法官自己在操作,人民陪审员是无从知晓的。
  《决定》规定了合议庭中人民陪审员所占人数比例应当不少于三分之一,那么在选择陪审员参与合议庭审理案件时,究竟是选两个还是选一个陪审员呢?如选两个,一旦意见与唯一的一名法官不同时,情况将变得复杂。按照少数服从多数原则,案子的最终结论将按照陪审员的意见定。一旦形成错案陪审员不会受到什么追究,承担责任的只是法官,陪审员受到责任追究最多免除兼职,而不能追究其经济或行政责任。这种权利责任的失衡,对陪审员责任追究不到位,不利于司法公正的最终实现,很容易给司法公平带来潜在的危险。
  三、陪审员制度发展完善的几点建议
  (一)从立法上进一步完善,确立陪审员制度的宪法地位
  实行陪审制度的国家大都将陪审员参与审判确定为一项宪法原则,并在此基础上对陪审员的产生方式、任期、职权、参审案件的审级等具体问题作了规定。在宪法中规定陪审制度,不仅意味着对陪审制度不能轻易废除和变更,同时也为推广和强化陪审制度提供了推动力。宪法作为国家的根本大法,是其他所有法律的立法依据与完善标准。我们要从立法的各个层面上完善我国的陪审制度,首先必须完善宪法中关于陪审制度的规定。
  (二)调整陪审员选拔标准,实行大众化、平民化
  之所以构建人民陪审员制度,正是要由不熟悉法律的普通公民依据自己生活常识及基本价值观念,从有别于职业法官的角度出发,参与审判。人民陪审员只需具备朴素的正义观、是非观、道德观及一般公民都具备的思维能力,所以应该降低陪审员对学历的要求。结合我国的实际情况,应该对人民陪审员的文化程度进行限制,陪审员智力正常,身心健康,完成九年义务教育即可。这样可以使更广泛的普通人民群众参与其中,充分体现陪审员制度的民主、公开、公正。
  (三)对陪审员的任期进行限定
  《决定》对人民陪审员的任期规定过长。为避免影响人民陪审员的本职工作,调动和保持其参加审判的积极性,也为了避免造成少数人对公共司法资源的垄断,人民陪审员的任期问题可以改为“任期3年,不得再任”。同时,对于人民陪审员在同一法庭内参加陪审的次数问题,在审理案件时应当实行人民陪审员“一案一选,一案一任”,在结案之后陪审员必须解散,避免陪审员的固定化,且人民陪审员一年内在同一法庭参加陪审次数不得超过三次。
  (四)明确陪审员职责,强化监督
  规范和完善人民陪审员的权利义务,以法律的形式明确规定人民陪审员在执行职务期间应享有的权利和职责:如查阅案件材料,了解案情,参与庭审,参加合议庭合议等。根据权利义务相一致的原则,人民陪审员的义务与审判员同等。人民陪审员办错案,同样适用错案责任追究制。对那些在审判工作中故意枉法裁判或泄露审判秘密的,以及对案件事实和证据不认真调查、核实的,要依法取消其人民陪审员资格,同时依法追究相应的责任。
  在明确职责同时,强化对陪审员合理有序的监督。可以结合实际推行人民陪审员参与案件目标考评制,实际案件一案一评。针对人民陪审员人员分散,工作不集中,难以实行职业监督的特点,还应结合其他监督方式,如人大监督、检察监督、舆论监督、纪检监督等,建立有效的社会监督机制,以防止陪审员利用职权以权谋私,徇私舞弊等行为,确保司法公正。
  
  参考文献:
  [1]李飞,佟季.案件陪审三年间――人民法院实施人民陪审员制度情况调查.人民法院报.2008-05-06.
  [2]谢屹砥.关于我国人民陪审员制度的反思.中共郑州市委党校学报.2007(6).
  [3]何燕燕.论我国人民陪审员制度的完善.科技信息.2009(27).
  [4]曹文华.人民陪审员制度新发展.山东人大工作.2007(9).
  [5]冯淑红.没学历就不能当陪审员吗――对人民陪审员学历要求的质疑.内蒙古电大学刊.2007(3).

推荐访问:人民陪审员 浅谈 制度 我国
上一篇:为什么要保护公民的隐私权【从人肉搜索看我国公民隐私权的保护】
下一篇:完善行政裁量基准制度的若干思考|行政处罚裁量基准制度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