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住宅防卫 住宅安全防卫门

来源:电脑基础 发布时间:2019-01-05 04:03:56 点击:

  摘要“拆迁”是当前中国社会比较敏感的话题,且在该领域中出现的大量相关违法犯罪问题也是近些年的法律热点。而被拆迁居民的住宅防卫权更是热点中的新问题。   关键词拆迁 正当防卫 防卫限度 偶然防卫
  作者简介:汲雪峰,辽宁大学法学院刑法专业。
  中图分类号:D920.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0592(2011)02-271-01
  
  拆迁,系指已取得拆迁许可的单位,据以“城建规划”和“政府批准用地文件”,依法拆除建设用地范围内的房屋及附属物,将该范围内的单位和居民重新安置,且对其所受损失予以补偿的社会法律行为。以往,拆迁领域中的刑法问题主要集中在故意伤害、非法拘禁、毁坏财物、贪污受贿、玩忽职守等犯罪问题上,而被拆迁居民对自有私人不动产的暴力维护,却往往被评价为妨害公务的行为。于是,被拆迁居民的住宅防正当防卫问题就被相应的提了出来。其中的核心问题在于:(1)拆迁行为的违法性;(2)防卫限度;(3)偶然防卫问题。笔者将在以下论述中展开探讨。
  一、拆迁行为的不法性问题
  我国《刑法》第20条规定:“正当防卫是指为了保护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或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采取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或者可能造成损害的方法,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根据该条文可以分析出,正当防卫从客观行为特征上看属于一种侵害行为,之所以称之为“正当”因为,正当防卫是为了保护一个正当的权益而损害不法行为者的行为,是“正”对抗“不正”而阻却违法。据此,违法拆迁行为能否正当防卫位?重点在于考察违法拆迁的“不法性”。正确理解这一问题同样也是区分相对人的正当防卫与妨害公务的关键。根据大陆法系的刑法理论,一种行为只有具有民事、行政的违法性,同时具有刑事的可罚性时才有被评价为犯罪的可能。因此,违法拆迁的违法性不仅要达到行政、民事上的违法,而且要具有可罚性,才能有刑法介入的空间。但本文所讨论拆迁行为的不法性要达到一种什么程度,相对人才能行使防卫权就是需要讨论的问题了。不法侵害的“不法性”,是对法律的一种否定态度,对其性质的认定在理论上存在不同的看法。有观点认为,不法侵害的“不法”,应该是达到犯罪程度的违法,也就是说,正当防卫所针对的是犯罪行为;而另有观点认为,正当防卫所针对的不法侵害,不仅包括犯罪行为而且包括其他一般违法行为。笔者认为,违法拆迁行为不需要达到犯罪程度即可对其进行正当防卫,也就是说,行为的不法性只要满足行政、民事的违法就可以。原因在于,首先,刑法条文明文规定是对“不法”的防卫,而非要求不法状态达到犯罪水平,根据刑法的严格解释原则,不能认为只有针对犯罪行为才能进行正当防卫;其次,违法拆迁行为从行为特征上看属于故意毁坏财务,属自然犯,但是,由于其特定的主体和特殊的行为条件,将其归于行政犯的范畴则更为准确。对于普通民众而言,完全正确的判断自然犯的不法性尚有难度(例如对精神病人的正当防卫),更何况对行政犯不法性的准确认识。因此,从保障相对人能够及时有效的保护私有财产的角度出发,如果要求普通民众事前都要判断拆迁行为是否为犯罪,显然不利于公民正当防卫权的行使。因此,文本认为,为保障相对人的财产性利益免于受到不法侵害,应该认定违法拆迁的不法性达到民事、行政的违法即可对其正当防卫。
  二、住宅防卫限度
  另外,住宅防卫权的限度也是不容忽视的一个问题。笔者以为,违法拆迁行为的不法性很小,而相对人对拆迁人的侵害远远超过了应有的限度时,就构成了防卫过当。例如:2009年本溪张剑案中,华厦公司工作人员王维臣等进入张家室内,躺在炕上的张剑以为是强行拆房,起身让妻子信艳抱孩子离开,信艳欲出屋时遭王维臣阻拦,张剑见状下地穿鞋时被其余华厦公司工作人员摁住并施加殴打,张剑遂拿起炕席下的尖刀朝赵君臀部、胸部、腹部等部位连刺数刀后逃离现场,王维臣随后调用挖掘机将张家的房屋全部拆除。本案最终将张剑的行为定性为防卫过当。分析上述案例,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认定住宅防卫的限度就成了关键,本人主张通过比较“权益大小”来判断,同位阶的权益相同,人身性权益优于财产性权益,私人权益优于公共权益。经比较,张剑的行为虽然是为了保护财产,但其所伤害的人身权益大于其要保护的财产权益,因而应构成犯罪,属于防卫过当而不属正当防卫。
  三、偶然防卫问题
  上文中提到,相对人很难对拆迁行为的违法性有准确的认识,因此,实践中相对人的妨害公务或故意伤害行为却往往能产生正当防卫的结果,这就涉及到一个拆迁领域中的偶然防卫问题。偶然防卫从结果上看虽然产生了正当防卫的效果,但客观行为却是出于犯罪的故意或者过失而损害了他人的权益。拆迁相对人的行为是防卫还是犯罪,关键要看对偶然防为如何定性。关于偶然防卫是否属于正当防卫问题,大陆法系刑法理论存在分歧。有人基于行为无价值的立场出发,认为由于实施了危害行为产生了危害结果,所以应当入罪;有人则从二元论的立场考虑,认为虽然有不法行为,但是没有产生不法结果(产生了正当防卫的结果),所以应该定性为犯罪未遂;同时也有人完全站在结果无价值的立场看问题,指出由于产生了正当防卫的结果而无罪。我国传统的理论观点及实践对于这一问题的态度是,偶然防卫缺乏防卫意识,符合犯罪构成,应该评价为犯罪行为而不属于正当防卫。本文认为,对于偶然防卫的行为应定性为犯罪未遂。对于犯罪未遂的可罚性,在于其产生了作为危险的结果,那么偶然防卫是否产生了危险?从行为上看,偶然防卫是行为人出于犯罪的故意或过失而实施的危害行为;从结果上看,产生的是正当防卫的结果,但是这种结果的产生是或然的,是一种低概率事实。同“不能犯”类似,虽然由于损害相抵而使得偶然防卫具有形式上的正当性,但其行为在本质中却蕴含着对正当权益侵害的危险。另外,基于刑事政策的考虑,偶然防卫的行为在我国不入罪,会因犯罪人本身的危险性而使公众处于不安状态,最终导致公众对刑法保障机能的不信任。因此,笔者主张,在拆迁领域,相对人为保护财产而进行的不法行为,虽然产生了正当防卫的效果,但因其同时也产生了作为结果的危险,具有可罚性,应当认定为犯罪未遂。
  
  参考文献:
  [1]陈家林.外国刑法通论.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9.
  [2]马克昌.比较刑法原理.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2.
  [3]张明楷.外国刑法纲要(第二版).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07.
  [4][日]曾根威彦著.黎宏译.刑法学基础.北京:法律出版社.2005.

推荐访问:防卫 浅谈 住宅
上一篇:物权法定原则【浅议物权法定原则】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