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启蒙运动的意义 论启蒙运动在法律思想史中的地位

来源:电脑 发布时间:2019-01-11 09:12:14 点击:

  摘要发端于十七世纪中后期的启蒙运动,通过广泛的传播和不断爆发的资产阶级革命,在欧洲乃至世界进行了一次比宗教改革和文艺复兴更加深刻的思想革命。启蒙运动对于司法改革、政治改革和经济改革意义深远,对于传统社会的诸多领域进行了深刻的批判。在此期间,优秀的启蒙思想家,如:孟德斯鸠、卢梭的政治思想和法律思想,为后来的资产阶级革命提供了必要的理论支持,不仅如此,启蒙思想家倡导并实践的思想自由为法学发展开启了一扇智慧和理性之门。
  关键词启蒙运动 理性主义 社会契约
  作者简介:谢斌,郑州大学法学院2008级法律硕士。
  中图分类号:D9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0592(2011)03-001-02
  
  启蒙运动是西方思想史上的一个重要转折点,被视为现代的开端,因为启蒙运动揭示了世界面临的基本问题。首先,启蒙运动对于传统社会进行了全方位的批判,包括宗教、政治、历史、经济、科学、人性、社会结构等各个方面。其次,启蒙运动的倡导者试图为这些领域开创新的思想和理论基础。无论是批判还是创新,从今天来审视历史上发生的启蒙运动,它在客观上很大程度的持续塑造着我们继承着的思想和文化。
  司法改革、政治改革和经济改革,是启蒙运动直接面临的几个重要问题,反映了启蒙思想的实用主义倾向。在这一时期,意大利著名法学家贝卡利亚在他的经典著作《论犯罪与刑罚》一书中,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讨伐酷刑和死刑制度,强力抨击不公正的司法体系。这部刑法学著作影响极为深远,直接引发了深刻的刑法制度变革,如:死刑的限制、酷刑的逐渐减少、促进监狱改革的兴起。�P在启蒙运动时期,还有许多启蒙思想家变革性的思想和独创性的观点促进了法律思想的进步。
  启蒙思想的主要阵地在法国,法国的两位著名启蒙思想家卢梭、孟德斯鸠,他们的法律思想启迪了法律人的智慧。孟德斯鸠以他的经典著作《论法的精神》为世人所知,他是启蒙运动时期法国杰出思想家之一,是法律社会学的重要创始人。孟德斯鸠倡导理性主义的法律观,从根源上对封建社会的专制主义和集权制度进行了深度瓦解。卢梭在近现代西方法律思想家中的地位更加显赫,卢梭的思想不仅为此后的法国大革命奠定了理论基础,也对法律平等思想这一现代法律的基本原则做了重要注解。
  本文将从启蒙运动所崇尚的理性主义出发,进而浅析孟德斯鸠和卢梭,两位伟大的启蒙思想家的法律思想,最后谈谈这些重要的法律思想在法律思想史中的地位和影响。
  一、启蒙思想与理性主义
  启蒙思想的核心内容是理性至上,启蒙思想家张扬的理性主义继承并发展了笛卡尔的唯理主义。启蒙运动时期,理性主义充分吸收近代法国以及西欧各国最先进的科学成就和哲学思想的基础,并逐渐发展成为批判宗教蒙昧主义、反对封建专制集权的思想武器。理性也成为衡量一切观念、学说和具体实践的标准。
  启蒙运动期间,宗教神学被启蒙思想家们首先推上了理性的法庭。作为旧制度根基的基本制度和蒙昧主义遭到启蒙思想家的口诛笔伐,他们呼吁宗教宽容、政教分离、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有限君主制,要求建立代议制咨询机构和立法机构。法国的启蒙思想家,针对法国君主专制制度进行了彻底的批判,这些智勇双全的思想斗士共同的政治理想是开明的君主制。
  在法律领域,以孟德斯鸠为代表的启蒙思想家,倡导理性主义的法律观。神学和国家专制主义是启蒙思想面前最大的敌人,理性主义的法律观正是要将法律从神学和国家专制主义中解放出来,使法律恢复到与生俱来的自然法中去。启蒙思想家正是秉承这样的纯粹理性主义,开始了同上帝、传统习俗和权威的斗争。
  二、现代社会学之父孟德斯鸠
  孟德斯鸠是启蒙运动期间最重要的启蒙哲学家之一,他是法国著名的政治理论家、历史学家。他的《波斯人信札》和《论法的精神》两部经典著作对法国专制制度进行了有力抨击,形成“三权分立”学说。孟德斯鸠不仅在政治理论、历史学和社会学方面为现代西方文明留下了宝贵的思想财富,他所倡导的法律理性主义,为未来的法学研究指引了新方向。前文提到的意大利著名法学家贝卡利亚,正是受到孟德斯鸠的影响,他是《波斯人信札》的信徒,书中的思想唤起了他心中一直遭受溺信教育遏制的人道情感。
  孟德斯鸠是法律社会学的创始人之一,在法学经典《论法的精神》一书里,孟德斯鸠将政体形式分成三种:专制政体、君主政体和共和政体。详细、多角度的分析了民族性格和政体形式的关系,以及民族性格对于政体形式的影响,推导出不同的民族性格决定了在此社会中通行的法律性质的不同。复杂多样的人类生活和经验事实为孟德斯鸠提供了丰富的素材,在此基础上,详尽分析法律和其他社会领域之间的关系,概括出法律运行的地域特征。比如:在崎岖的山区生活的人民,比较重视对于自由权的保护;在农业、商业和其他利益并存的社会,像法国,利己主义的观念就较为盛行,从而得出法国并不适合共和政体;相反,像古罗马那样的小国家,就更适合共和制,之所以罗马共和国最终灭亡,是因为版图扩张打破了以往和谐的社会秩序。�Q
  孟德斯鸠认为,大国最佳的政体形式是英国的有限君主制。根据英国的经验,孟德斯鸠拓展了洛克在《论国民政府》一书中提出的分权学说,最终形成了有名的“三权分立”理论,即将国家权力分成立法权、行政权和司法权。孟德斯鸠认为,分权既能建立起监督和制衡机制,又能够形成一种动态平衡,从而弱化公权力的行使,最终达到维护人民自由权利的目的。分权思想直接影响到美国独立战争和法国大革命,《美国宪法》甚至将分权原则作为这个新生国家政治体系的基础。
  在论证民族性格决定政体形式的同时,孟德斯鸠认为,法律存在于社会的各个层面,孤立法律的做法就是错误的,必须要用联系的观点来看待法律和其他社会领域之间的关系。孟德斯鸠重要的法律思想还包括法律和自由的关系,他认为,法无禁止就是人们自由活动的依据。他还认识到权利和权力之间的辩证关系,约束权力才能保障自由,有节制的权力之下才会有真正的自由,权力之间的相互制约是节制权力唯一可行的方案。他还提出法律和社会现象之间的关系,法律随着社会的变化而变化,法律可以带动社会的变化。
  孟德斯鸠讨论了社会和法律的关系,有些观点现在看来并不是十分的严谨,但是,在启蒙运动时期,他以社会现象为基础进行分析,论述法律的精神,在法律思想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三、卢梭和他的社会契约思想
  启蒙运动期间讨论的了一个重要主题:如何在文明社会的限度里维护个人自由?这也是卢梭的每部著作几乎都要涉及的问题。浪漫主义色彩加上奇特的情感经历,让卢梭成为这一时期极具吸引力的人物,他在政治理论、教育观念和法律学说方面的影响却更加深远。尤其是卢梭的经典名著《社会契约论》,为十八世纪末的法国大革命和美国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奠定了理论根基,这篇论述政治社会基础的开创性论文,从根本上抛弃了社会契约论的源头――洛克的观点,即维护自由、财产等这些特定的个人权利,就是对自由权的保障。卢梭独创性的提出,人们必须放弃个人权利,把它们统一交给社会契约的保证人:“公意”。卢梭认为,一个正直的立法者会把公意转化成一系列成文法,这些成文化的法律是绝对不可以被侵犯的,它将维护人与人之间的平等。一旦这种平等受到侵犯,人们就能够凭借这纸契约,通过强制性的法律手段,推翻现行的政治制度。�R
  卢梭的社会契约思想在法国大革命时期受到革命者的追捧,这些富有激情的革命领袖,利用“公意”思想为激进民主和极权统治辩护。《社会契约论》为人们呈现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政治模式,人们可以自觉建立这种政治模式以取代现行的腐朽制度。新政治模式将由人为的政治美德取代旧秩序堕落的自然美德,新的社会将会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道德政治社会。卢梭提出维系这个崭新社会秩序的必要条件,就是制定真正的社会契约,一旦全体人民一致同意组成新的政治合体,社会就此形成了“公意”,道德社会就此诞生。卢梭的政治观念以自由、进步的启蒙理想推翻了启蒙运动初期形成的政治模式。
  卢梭的第一篇论文《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坚持法律平等的思想,即法律面前人与人之间的权利是平等的,没有主人,也没有奴隶。在卢梭的平等思想中,经济平等的思想居主导地位。他意识到,各种不平等必然归结于财富,要实现人与人之间的真正平等,首先而且必须实现经济平等。卢梭的《论政治经济学》一书中,卢梭希望政府能够承担起人们财富平等的任务。
  在卢梭的社会契约思想和平等思想中还蕴含了一个极为重要的观念,就是人民主权思想。卢梭认为,主权之所以不可分割,是因为代表主权意志的是一个整体。《社会契约论》中已经把这种意志称之为“公意”,即主权不可转让、不可分割。意志要么是公意,要么不是,要么是人民共同体的意志,要么只属于一部分人。法国大革命,正是实践着人民主权不可分的理念,人民主权思想在此达到了顶峰。
  卢梭在他各个时期的著作都在激烈批判他所处的时代,悲观主义和浪漫主义的色彩集于一身,卢梭独特的成长经历注定了他的思想存在硬伤。但是,从卢梭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人民主权、社会契约这些思想中,我们还是读到了积极的一面,这些优秀的思想,为法学的发展提供了富有创造性的理论。
  四、启蒙思想在法律思想史上的重要地位
  十七世纪中后期到十八世纪的欧洲启蒙运动,传自由之风、播理性之光、颂个体之高、求应然之真,通过广泛的传播和学习,在欧洲乃至世界发起了一场比宗教改革和文艺复兴更加深刻的思想革命。资产阶级在完成自身原始积累的同时,提出自由、平等、博爱、人权等价值理念,把这些价值诉求逐渐外化为占据统治地位的政治和法律制度。
  启蒙思想家倡导并实践的思想自由为法学发展开启了一扇智慧、理性之门。孟德斯鸠倡导的法律理性主义成为贝卡利亚刑法改革的理论源泉,刑法制度的变革从此有了科学、明确的导向。孟德斯鸠将法律和其他社会现象普遍联系起来,法律开始在社会生活和政治领域中扮演愈加重要的角色。卢梭的社会契约思想带有强烈的浪漫主义气息,直接作为法国大革命的圣经深入人心,成为世界范围内资产阶级革命的理论源泉。这位激进思想家的政治自由学说,对于资本主义社会的政治结构进行了重要的理论铺垫。
  尽管如火如荼的启蒙运动已经过去了将近三个世纪,但它的影响力却无处不在,无论是在政治领域,还是在法律领域。虽然法国大革命在启蒙运动开展的过程中,走向了极端,但启蒙运动的积极影响有目共睹。诸多当代思想家已经开始重新思考启蒙思想的价值,他们重新认识理性主义,以免让启蒙思想走向极端的暴力革命。在深刻反省的同时,让启蒙思想的精神继续下去,使得理性主义和实用主义能够有机的结合,最终成为人类文明进步的光明阶梯。
  
  注释:
  �P[意]贝卡利亚著.黄风译.论犯罪与刑罚.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2年版.第7页.
  �Q[法]孟德斯鸠著.张雁深译.论法的精神.北京:商务印书馆.1961年版.第7-29页.
  �R[法]卢梭著.何兆武译.社会契约论.北京:商务印书馆.1979年版.第23-28页.
  
  参考文献:
  [1][美]彼得・赖尔,艾伦・威尔逊著.刘北成,王皖强编译.启蒙运动百科全书.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
  [2][爱尔兰]J・M・凯利著.王笑红译.西方法律思想简史.北京法律出版社.2002年版.
  [3]吕一民.法国通史.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2年版.

推荐访问:启蒙运动 思想史 地位 法律
上一篇:【无效劳动合同若干问题探析】关于劳动合同若干问题通知
下一篇:【对人民法院司法警察管理模式改革的思考】 法院司法警察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