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供在无罪推定原则下的尴尬 无罪推定原则

来源:电脑 发布时间:2019-01-07 04:06:57 点击:

  摘要在有着长期实行“口供至上,罪从供定”历史的中国刑事诉讼活动中,已经不自觉的形成了口供中心主义习惯。这种习惯甚至一直影响到当代的刑事证据实践,表现为刑事诉讼中司法机关对口供的情有独钟,导致侦查机关没有口供不结案、检察机关没有口供不起诉、审判机关没有口供不判决的局面,但是这种现状在面对刑事诉讼的无罪推定原则时却处在无比尴尬的境地。
  关键词口供 刑事证据 无罪推定原则
  作者简介:滕召旭,沈阳师范大学2008级法律硕士研究生。
  中图分类号:D920.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0592(2011)02-292-01
  
  一、口供现行法律身份上的尴尬
  刑事诉讼法第五章第四十二条规定“证明案件真实情况的一切事实,都是证据。证据有下列七种:(一)物证、书证;(二)证人证言;(三)被害人陈述;(四)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辩解;(五)鉴定结论;(六)勘验、检查笔录;(七)视听资料。以上证据必须经过查证属实,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从该条的规定里我们并没有找到“口供”这种表述,在中国法学理论上通常认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与辩解俗称口供,口供的内容包括供述、辩解和攀供(揭发举报案外人或同案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犯罪行为),对应着七种证据的第(四)项。也有学者(陈兴良)认为:所谓的口供,就是指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的有罪供述,不包括辩解,只是证据的第(四)项的一部分。无论如何,对于“口供”在刑事证据类型的立法上确实是没给出明确的表述。但是,在第四十六条(“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中却又出现了“口供”的字眼。可见,对于“口供”是否有刑事证据类型的法律身份,确实非常尴尬!因此,除了学理上的解释有一定的补充说明之外,重要的还是需要给出立法解释。在没有确定的立法解释前,本文按传统意义理解对“口供”的界定还是仅限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罪供述”这个范围之内,因为如果按通说“口供还包括辩解”,那么就无所谓“翻供”和“自我辩护”等说法了。总之,口供在现行有效刑事诉讼法中处于“名不正”的尴尬境地,需要在以后刑事诉讼法的修改中予以完善。
  二、口供遇到无罪推定原则的尴尬
  无罪推定是现代刑事诉讼的一项重要原则,也是被追诉者的一项基本权利,更是被追诉者各项诉讼权利的基础。由于无罪推定前提是假定被追诉者无罪,对控诉被追诉者犯罪的举证责任应由控方承担,所以,被追诉者就没有理由配合控方提供自己犯罪的证据,包括口供。刑事诉讼法中关于“犯罪嫌疑人对侦查人员的提问,应当如实回答”的规定,违背了无罪推定原则关于被追诉者不应当承担证明责任的基本精神,使得被追诉者实质上承担了帮助侦控方履行举证和证明的义务。因此,从无罪推定原则的角度上说“应当如实回答”是不合理的,应予以取消。《刑事诉讼法》第43条规定:“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查人员必须依照法定程序,收集能够证实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罪或者无罪、犯罪情节轻重的各种证据。”为了准确地惩罚犯罪、保护无辜,立法已经明确将全面收集证据的责任交给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和人民法院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不承担提供证据证明自己有罪或无罪的责任。司法机关只有取得足以证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罪的证据,才能对其逮捕、起诉、定罪判刑;否则,就不能对其逮捕、起诉、定罪判刑。获取口供却恰恰是要求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承担刑事证明责任,即是证明自己有罪的责任。并且许多案件都是通过获取的口供得以立案的,再根据口供查找包括证人证言在内的其他证据。因此,口供使得证明责任无法准确落实、被追诉者的权利无法得到切实保障、程序立法被虚置。
  三、口供适用过程中的尴尬
  事实上现在司法人员在办案中还是偏爱口供。虽然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不得轻信口供,同时也规定判案不要求必须有被告人的供述,办案人员也都知道口供不可靠,办案时过分依赖口供很容易出问题,但是还是千方百计去获取口供,似乎手中没有口供,心里就觉得不踏实,这被称为“离不开,忘不了,说不要,又舍不掉”的“口供情结”。恰恰是这种“口供情结”直接导致了口供适用过程中的尴尬。办案人员满意的“口供”一到法庭开庭时,就会出现“不稳定”或“翻供”,直接导致法院在对口供的采信上左右为难:如果采信这种口供,又怕真有问题;如果不采信,又没有其他证据,还要结案,还不便驳回起诉或判决无罪。现实中的严重后果是:刑讯逼供获得的口供一方面使一个意志薄弱的无辜者被判有罪,另一方面也使一个意志坚强的有罪者被判无罪。佘祥林杀妻案、赵作海杀人案,无一不是因为通过刑讯逼供获取口供、法院依口供定案造成的冤案!除了给当事人造成无可挽回的伤害之外,更是在法律源头造成了严重污染,进而造成公民对法律的信仰危机。
  四、如何避免口供的尴尬
  应当在刑事诉讼立法上彻底确立与无罪推定原则一致的一系列证据制度,主要应包括:改革确立非法证据排除规则,明确违法取证的法律后果、赋予嫌疑人沉默的权利,强化控诉方的证明责任,建立更为科学合理的证明标准,完善并保障律师会见权、在场权、调查取证权、阅卷权、法庭言论豁免权等等。今年5月30日,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和司法部紧急出台了《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和《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要求司法机关严禁非法口供的适用。在办理刑事案件实践中,严格控制口供的采用,对没有其它铁证印证的口供不能单独适用,才是确保每一起案件准确的根本。
  
  参考文献:
  [1]陈光中主编.刑事诉讼法(第二版).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
  [2]陈一云主编.证据学(第三版).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
  [3]陈兴良.认真对待口供.中国大学生在线―法律援助网.

推荐访问:推定 口供 无罪 尴尬
上一篇:美国次贷危机对中国的启示 [美国次贷危机对我国住房贷款的启示]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