姫存希护肤品毁容事件【毁容事件:幕后故事多荒唐】

来源:电脑 发布时间:2018-12-24 04:52:36 点击:

  一个男人和两个女人之间一个荒唐协议,引出了一个男人与两个女人的荒唐生活。这荒唐的3人生活冲突不断,最终酿成一场毁容惨剧。事情该如何解决,他们各自又会有怎样的命运?   
  “哎呀,好痛。”躺在病床上的女孩痛苦呻吟。
  她叫小萍(化名),刚满20岁。不久前,这个如花似玉的女孩惨遭硫酸重度�容,烧伤面积在30%左右。
  一个如花岁月的女孩,怎么会遭遇如此悲惨的一幕呢?
  
  20岁女孩被泼硫酸
  
  见到记者,不能动弹的小萍,嘴里一直在呼唤一个人:“快叫东哥过来,”东哥,名叫赵东(化名),今年35岁,是小萍在成都的男友。小萍的家远在四川宜宾的一个偏僻山村,父母都不在身边,平时在医院照顾小萍的,就只有赵东。自从小萍受伤入院,赵东一直守在医院照顾,寸步不离。对于小萍来说,她的东哥是她现在唯一的精神支柱。
  赵东总是强打精神,装出笑脸鼓励女友,而当一个人独处时,他却陷入了长久的沉默,时不时发出一声叹息。他说:“她父母亲叫我全权处理,他们都说‘你良心好,才落到今天这个地步,我的女儿就交给你了’,他们就放心让我带她在这里就医。”
  小萍被害成这样,跟赵东有关系。小萍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赵东和小萍租住在成都市区的一个居民小区。2007年9月23日早上9点半,一个敲门的女人自称是赵东的“内人”,房东给她开了大门。女人进屋后,径直敲开了赵东和小萍的房间。进屋后,她站在赵东和小萍睡觉的床边看着,谁也没有说话。赵东说:“我就继续睡我的觉,没理她。”
  在死一般的沉寂中,悲剧性的一幕突然发生了。这个女人向床上的小萍泼出了硫酸。
  赵东马上跳起来拼命冲进厕所,把脑袋凑到水龙头上猛冲,接着又冲出来看看,发现小萍不在。原来,在硫酸的强烈刺激下,小萍来不及穿外衣,就逃出了房间,冲下了楼,一直冲向了小区门口。门卫后来回忆:“她突然出现在我后面把我吓了一跳。她衣服没有穿,就扣个胸罩出来了,下身穿的牛仔裤。小区一下就围了好多人,女同志就给她擦,我第一时间就打110。”
  而在事发的房间里,泼硫酸的女人拿起刀,扬言要自杀。赵东夺下了她手中的刀。
  现场一片混乱,闻讯赶来的房东看到地上全是玻璃和血。
  由于处理及时,赵东只受了轻伤,而小萍因为被硫酸泼洒得比较严重,差一点就失去了性命。
  �容惨剧发生后,向小萍泼硫酸的女人被刑事拘留。根据法律,泼硫酸导致伤害属于故意伤害罪,不仅要承担刑事责任,还要对受害者进行民事损害赔偿,可是,赵东却说,不忍心起诉这个泼硫酸的女人。
  原来,泼硫酸的女人是赵东的前妻,名叫曹晓菊(化名)。泼硫酸的时候,他们离婚已3年了。
  
  三个人的同居生活
  
  1996年,赵东和同村青梅竹马的曹晓菊谈起了恋爱。当时,23岁的曹晓菊不顾家人的反对,嫁给了赵东。
  婚后,他们生了一个孩子,过着平淡的生活。
  3年前,赵东在一家按摩院做按摩时,认识了小萍,当时还不满18岁的小萍,年轻漂亮,身上洋溢着青春的活力。32岁的赵东对小萍一见倾心,两人很快就谈起了恋爱。赵东说:“认识了她,我才晓得啥叫爱。”
  陷入忘年之恋后,赵东决定舍弃9年的婚姻,便向妻子曹晓菊提出了离婚。
  曹晓菊怎么也没想到,刻骨铭心的爱情和婚姻也会遭到背叛,坚决不同意离婚。然而,婚最终还是离了。
  赵东说,离婚后,曹晓菊寻死觅活,不让自己离开,面对前妻的痴情和苦苦哀求,自己也心软了,就和女友小萍商量,离婚后仍然和前妻生活在一起,而小萍竟然同意了。从此,离婚协议变成一纸空文,赵东和前妻、小萍3个人变成了更加复杂的三角关系。
  赵东说:“这3年断断续续好多次了,她喊我搬出去,我把东西搬出,她又把我请回去。我回去,她叫我跟她过,我又离不开我的女朋友,我女朋友也离不开我,我也不晓得咋办,这脑壳天天都痛。”按照赵东的说法,在离婚的这一年里,他就一直这样夹在两个女人之间左右为难。
  夹在两个女人中间,赵东过了3年。他怎么也没想到,这种三人世界的生活会导致这么严重的惨剧。
  按照赵东的说法,离婚后,他和前妻仍然维持着夫妻关系,但是时间长了,女友和前妻难免会争风吃醋。前妻本来就恨女友,认为是女友拆散了自己的家庭,现在前妻因为痛恨女友,就向女友泼了硫酸。
  眼看着两个痴情的女人,一个住进了医院,一个被警察抓走,赵东为此追悔莫及,“我后悔当初不一刀两断,害得我女朋友现在这个样子。”
  
  医药费难题
  
  病床上一动不能动的小萍,正承受着常人不可想象的痛苦。对于男友,她没有一丝责怪和后悔:“不怪他,我一点点都不怪他。”
  记者:“你以后还会和他在一起吗?”
  小萍:“我会。”
  记者:“为啥?”
  小萍:“因为我爱他。”
  小萍的这份爱情,如今对赵东来说,意味着要背负沉重的代价与责任。首先,小萍的医药费就是一笔高昂的费用。据医生说,小萍的创面比较大,目前治疗费用比较高,而且后期她的康复训练比较重要,康复训练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为了给小萍治疗,赵东已经负债累累,医院还在催缴下一步治疗的费用,而赵东已经求借无门了。就在这时,他听说了一个消息:自己的亲弟弟,已经为关在拘留所里的曹晓菊,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曹晓菊已经回到家里休养。
  赵东决定去找前妻曹晓菊,商量小萍的医疗费用问题。赵东说,如果前妻能够偿付小萍的医疗费用,他可以劝说女友小萍原谅曹晓菊,并请求法院给予曹晓菊从轻处理。
  
  该恨谁
  
  在一户开麻将馆的居民家里,赵东找到了取保候审的曹晓菊。前夫赵东的突然出现,似乎并没有让曹晓菊感到有多少意外,她依然安之若泰地打着自己的麻将。这个给别人带来巨大伤害的女人,脸上却看不出任何后悔。
  赵东:“我都要走投无路,差一点点就跳楼死了。”
  曹晓菊马上说:“你跳楼去死,”说完,她不再愿意答理赵东,骑着电瓶车扬长而去。望着前妻远去的背影,一番思想斗争之后,赵东决定去前妻娘家,和曹晓菊当面谈谈。
  在路上,赵东碰上了曹晓菊的父亲,一看见曾经的女婿,曹晓菊的父亲就气不打一处来,“你找她干吗?她现在事情已经做了,法律上你把她没法,我也救不了她,你也救不了她。”
  听见老伴与人争吵,曹晓菊的母亲走了出来,远远地看见赵东后,她顿时悲愤不已,“赵东啊赵东,你把我的女儿害得这么惨。我女儿是哪一点对不起你,要把她搞去关起……”面 对曹晓菊家里人的愤怒与叱骂,赵东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面对触犯了法律的前妻,赵东为什么挺不起腰杆来呢?原来,按照曹家人的说法,赵东一直在掩盖一个令人羞耻的秘密。曹父说,赵东承诺两个女人“一家睡两个晚上”。原来,在离婚以后,赵东开始了一种三人世界的生活。可是,已经和赵东离婚的曹晓菊,怎么会接受这样一种生活方式呢?
  曹晓菊说,她和赵东曾经有一个幸福的小家庭。2004年,认识小萍后,赵东就开始变心了,提出要和曹晓菊离婚,当初,她也同意离婚了,因为,当初赵东告诉她,这个离婚并不是真正的离婚。“他说,我们干脆离婚吧,冷静几个月,说不定一年半载我们就复婚”。
  虽然两个人办理了离婚手续,但在双方家人眼里,并没有什么改变,女婿还是那个女婿,儿媳还是那个儿媳,判给曹晓菊抚养的孩子也还是赵东的母亲在抚养。只有小萍相信,赵东是真的离婚了。对于赵东来说,离婚才是他实现计划的第一步,一场荒唐的感情游戏,从离婚的那一刻开始了。
  曹晓菊期望着离婚后的丈夫,有朝一日能够迷途知返,可是她很快就发现,丈夫那放出去的心,早已收不回来了。曹晓菊哭泣着哀求赵东,要他和自己复婚。而赵东趁势提出了一个新的生活方案,曹晓菊说:“他说我们现在婚也离了怎么办?我们就3个人一起过,我们一家过一天嘛。”
  对赵东这个荒唐提议,曹晓菊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更为可笑的是,随后,曹晓菊和赵东一起说服了小萍。
  两个女人,一个还不到20岁,一个已经30岁出头,一个觉得自己年轻还可以等待,一个觉得自己老了还有孩子怎么能放弃,两个女人复杂的心态,最终使赵东的计划得以实现,一个男人与两个女人的共同生活开始了。
  三年,一千多个日夜,围绕着如何分配赵东的归属,两个女人一直矛盾不断。争抢中,越来越处于弱势的曹晓菊,渐渐地把所有的怨恨,都归结到了小萍身上。
  2007年9月23日,赵东再次失信,没有回到曹晓菊的住处,这让曹晓菊更加伤心。曹晓菊回忆那天的事情说;“本来他那天又该回我这里,哪知道他过来收拾了一下又回那边去了,那天,我根本就不想跟他过了。我吃了那么多药,安眠药也吃了,我认为死了算了,这样活着没有意思。我给他发了无数次短信,可以说是绝笔短信。第二天,我去问他,他说没有看到,他说拿给他婆娘删除了,我说人命关天的事情你们都可以删除掉!”
  曹晓菊想到自己在死亡边缘痛苦徘徊时,赵东却和小萍在一起,她越想越气,她觉得一切都是因为小萍的存在,气愤的曹晓菊带着硫酸,威胁让赵东回到自己身边。可是,当着曹晓菊的面,赵东和小萍还睡在床上,这更加刺激了曹晓菊。“我说你到底起不起来,他还是不理我,我说不起来算了,我就拿硫酸泼了过去”。
  此时,赵东突然打断正向记者描述当时经过的曹晓菊,说:“你怎样伤我我都不会怪你,因为我觉得对不起你,你伤害她一点点我一辈子不会原谅你!”
  当着记者的面,曹晓菊和赵东因为小萍,再次争执起来。
  赵东说自己并不爱曹晓菊,曹晓菊为什么没有离开赵东呢?曹晓菊说:“因为我问他过一句话,你希望我离开过你没有?他说从来没想过,他说不想让孩子没有妈,也不想让孩子没有爸。他说,我不就多一个女人嘛,你就让我多一个女人有啥子嘛。我也就让他了……”赵东承认当时确实说过,可是“时间久了,人的各方面就会起变化”。赵东的说法,激怒了曹晓菊的大哥:“他们3个人睡一个床有没有这个事?有没有脸,你说多娶一个没有问题,你凭啥嘛?”
  这时赵东的母亲和兄弟也来了。赵母说:“事情出都出了,我还是希望他们复婚的。”
  听到母亲在维护前妻,又不能马上拿到钱,赵东拂袖而去。
  赵东又走回了医院,来到了小萍的病床前。
  
  记者手记:
  
  一出荒唐的家庭伦理戏就这样上演了。戏中的主人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表演,看着他们的表演,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
  见到小萍的时候,她躺在床上,全身缠着绷带,只有一双眨动的眼睛,才让你想到这还是一个活物,根本就无法把她和青春靓丽这样的词联系起来,能让人联想到的是,20岁的小萍即使恢复了,也是丑陋不堪,不忍目睹,以后漫长的一生就将这样度过。17岁时,小萍从偏僻山区走出来,来到了省城做按摩小姐,她遇到的第一个男人就是赵东,18岁时,这个男人给她买了一个手机,单纯幼稚的小萍怦然心动,她称呼这个男人叫东哥,她认为这个男人值得托付一生。可是,这个35岁的男人却害了她一生。
  前妻,和丈夫青梅竹马,还有一个爱情的结晶――儿子。可是到头来,还是落得个被丈夫抛弃的命运。当她下手向丈夫现任女友小萍泼下硫酸的时候,她说只有满腔愤怒,她要向毁灭自己爱情和家庭的罪魁祸首报复。当她准备泼硫酸时,她还没有预料到后果,当她毁了另一个女人时,也毁了自己。按照《刑法》254条“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一个女人被严重毁容,另一个女人面对的将是法律的惩罚。
  而对于赵东,他说自己一直不知道向左走,向右走。这场爱情游戏让他疲惫不堪。

推荐访问:毁容 荒唐 幕后 事件
上一篇:为儿子的死找出真相(下)|找出真相的英文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