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O争端解决机制的司法性分析】 WTO争端解决机制

来源:大学 发布时间:2019-01-11 09:12:08 点击:

  摘要WTO争端解决机制是建立WTO体系后设立的专门争端解决机制,它对于维护WTO各成员方的贸易秩序、保障多边贸易体系的可预见性以及安全性,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但对于该机制的性质,DSU并没有明确界定,学界也无统一的说法。本文继承WTO争端解决机制具有司法体制的观点,从对WTO争端解决机制的法律渊源以及其自身特性和本质等角度,对该机制的司法性质进行分析。
  关键词争端解决机制 贸易秩序 司法化
  作者简介:曾臻、李佩,南昌大学法学院2009级法律硕士(法学)。
  中图分类号:D9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0592(2011)03-008-02
  
  一、WTO争端解决机制的法律渊源
  在经过长达八年的乌拉圭回合的艰难谈判后,多边贸易谈判取得了一系列的显著成果,其中最为重要成果之一就是健全了贸易争端解决机制。WTO争端解决机制是对GATT争端解决机制长期实践的继承和发展,并体现在作为《建立WTO协定》附件二的《关于争端解决规则与程序的谅解》(DSU)中,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1)WTO争端解决机制建立了独立的争端解决机构;(2)在专家组设立、专家组或上诉机构的报告通过程序、授权交叉报复等事项的决策方式上采取“否决协商一致”原则;(3)进一步完善了专家组程序;(4)设立了常设上诉机构;(5)强化了执行程序等。这些变化使得WTO争端解决机制具有一定程度的强制性和法律上的决断性,从而为多边贸易体制的保障提供了更多安全性和可预测性。�P但,DSU并没未对WTO争端解决机制的性质作出明确的界定,学术界对此的看法也不经相同。有的学者认为WTO争端解决机制是一种调节机制�Q,有的学者认为它是一种仲裁机制,有的学者认为它是一种准司法机制�R,有的学者认为它是一种典型的司法机制等。然而,笔者更倾向于“司法机制说”,认为:WTO争端解决机制具有明显地司法属性特征,但机制本质并不是纯粹的司法机制,以下内容会针对该问题进行具体分析。
  二、WTO争端解决机制的“司法化”表现
  (一)设立了专门的争端解决机构
  解决争端往往被很多国际经济组织视为权力机构的行政职能的一部分,一般不存在独立的争端解决机构。同样,在GATT解决机制下也没有独立的争端解决机构,仅仅由缔约方理事会来承担争端的解决问题。而WTO则建立了专门的争端解决机构(Disputes Settlement Body),设有专门的主席,并在适当的时间里召开会议,有专门的议事程序和规则。这使得争端解决机制从单纯的行政手段解决的单一性中解放出来,也使得独立出来的WTO争端解决机制带有浓厚的司法化色彩。
  (二)确立了对争端的强制管辖权
  WTO争端解决机制规定了“否定式协商一致”的决策机制,它运用于专家组的成立、专家组或上诉机构报告的通过以及授权报复等重大事项的决策中。根据DUS第6条规定:争端如经当事人磋商未能解决,只要起诉方提出设立专家组的请求,专家组就必须成立,除非全体成员一致同意不设立专家组。这种“否定式协商一致原则”实际上是一种自动通过程序或者说是一种准自动通过程序,因此,这种“否定协商一致原则”的表决方式实际上等于授予DSB对案件的强制管辖权,充分体现出司法体制的特征。
  司法裁决能否得到执行是考察一个法律体系的争端解决机制是否完备和是否能够有效运转的一个重要衡量标准。从国内法的意义上来说,某国法院是否可以有效地裁决社会成员间的争端有赖于两个条件,即拥有强制管辖权和强制执行的机制。�S然而,由于传统的国际主权豁免原则的存在以及不存在有组织的且凌驾于国家之上的强制执行机构,在国际领域中的争端解决机制往往无法拥有强制管辖权和强制执行力。但,由于WTO“一揽子承诺”的签署方式以及“反向协商一致”的决策方式,使WTO争端解决机构事实上获得了对WTO成员方争端的强制管辖权。这也是对传统国际法中“不得强迫任何国家违背意愿进行诉讼”的历史性突破。
  (三)增加了上诉程序
  上诉机构的设立是WTO争端解决机制中一种全新的程序,是WTO争端解决机制的司法化倾向的最突出表现。上诉机构的设立,使得当专家小组报告出现法律错误时,可以得到救济,从而尽可能的保证了DSB所做决定的正确性、合法性,力求争端解决结果的公正与合理。一般而言,没有上诉机制保障的司法程序是不完整的,因为一审的裁决很难绝对保证对案件的审理及裁决不存在任何错误,若无上诉机构的建立会使得当事人的救济权利无法得到完整有效地保护。根据DUS第17、18、19条规定,在专家组作出报告后,任何一个争端方当事人均有权利提起上诉,但上诉内容仅限定于专家组报告中所涉及的法律问题和作出的法律解释的范围内;且上诉机构在审理案件后,可以作出维持、修改或推翻专家组报告的法律裁决或决定。因而,上诉机构的增加使得WTO争端解决机制的司法性特征更加明显。
  (四)规定了争端解决机制各个阶段的时限
  为了使贸易争端能够得到迅速及时的解决,WTO争端解决机制对争端解决的各个环节均规定了严格、明确的时间表。这种严格的程序时限为机制增添了浓厚的司法色彩。根据DSU决定的期限规定:自磋商请求之日起60天内磋商没有解决争端时,申诉方可以申请组成专家组;争端解决机制应在当事人提出设立专家小组请求后15日内召开会议,最迟在30日内确定全部组成人员;专家小组一般应在6个月内(紧急情况下3个月内)完成工作并提交最终报告,特殊情况下可以将期限延长至9个月;专家小组的最后报告一般应当在6个月内提交争端各方;在专家小组报告发布后60天内,任何争端方都可以向上诉机构提起上诉;上诉案件的审理期限一般不超过60日,特殊情况下最长不超过90日;争端解决机构应在上诉机构发布报告后的30日内通过该报告,除非争端解决机制经协商一致决定不通过该报告。
  (五)加强了对判决的执行力度
  司法体制的其中一个重要的特征是司法机构一旦作出判决即有拘束力,任何机构不得随意更改,当事双方应予以遵守或执行,当事方如果不执行,机构可以采取强制手段保证判决的执行。在GATT争端解决机制下,专家组对争端作出裁决后,如何促使败诉方执行裁决与建议一直是个难以解决的问题。而在WTO争端解决机制中,这个困扰多时的疑问得到了解决。根据DSU第21条第6款的规定,DSB应监督已通过的建议或裁决的执行。在建议或裁决通过后,任何成员可随时在DSB提出有关执行的问题。除非DSB另有决定,否则执行建议或裁换的问题在按照第3款确定合理期限之日起6个月后,应列入DSB会议的议程,并应保留在DSB的议程上,直到该问题解决。在DSB每一次会议召开前至少10日前,有关成员应向DSB提交一份关于执行建议或裁决进展的书面情况报告。尽管当事方不能采取任何单方的、未经授权的报复措施,但为了保证WTO多边贸易能够顺利运行,DSU第22条还规定了经授权的报复措施。这实际上是对败诉方不实施建议或裁决的报复措施,目的是为了督促败诉方尽快执行裁决。
  三、关于磋商程序的属性分析
  根据DSU及其附件的有关规定,WTO争端解决的基本程序包括磋商、专家组审理、上诉机构审理、DSB通过专家组报告和上诉机构报告、DSB对裁决的监督及执行等。磋商是启动WTO争端解决机制的第一步,也是解决争端的第一个阶段,是指两个或两个以上WTO成员为使争端得以解决而进行交涉的一种方式。磋商是从GATT开始就已经确立并长期奉行的贸易争端解决的首要原则,这一传统在WTO争端解决机制中被继续保存。与GATT磋商程序不同之处在于,WTO机制中的磋商程序的效力得到了进一步的加强,尤其是对磋商规定了严格的时间限制和实质性要求,使得磋商明显区别于两国之间出现贸易问题时所进行的一般性磋商或谈判。尽管这种磋商更注重成员方承担以此种方式解决争端的法律义务,其程序和时限也有严格的规定,其内容也需要适用协定的规定为依照,其结果具有一定的法律效力,然而从其形式和发展来看,它实际上是一种非法律的政治、外交工具,强调争端方在自愿情况下根据各自实力和利益就争端达成合意。磋商一般在争端成员国的政府与政府之间进行,其程序在一定程度上遵循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因此磋商不能视为司法性程序。但这并不能影响机制的整体司法性质,但就整个机制而言,专家组程序、上诉程序以及执行程序等其所包含的司法程序特征决定了该机制中司法性质的存在。磋商作为争端解决机制的启动程序,虽然不包含司法性质的因素,但对整体而言,它的存在可以理解为一个例外。磋商的存在以及作用不影响其它核心程序的性质,同样也不影响机制整体的性质,就如调解程序可以被诉讼所包容一样。只是磋商作为机制中的一个非司法程序,给机制的司法体制添加了一些不纯粹性,但这种不纯粹性绝对不能理解为准司法性。所谓准司法性是指机制只具有司法体制的部分特征,并不完全符合,而绝不是简单地把体制中的司法程序与非司法程序的相加。司法体制中的专家组、上诉、执行等程序都具有纯粹的司法性,符合了司法体制特征,所以在论及机制性质时,磋商程序可以作为一个例外而单列。
  四、关于WTO争端解决机制司法化倾向的思考
  虽然WTO争端解决机制的司法化倾向受到了理论界专家学者的高度赞扬,但该机制仍旧同时运用了以规则导向为主的司法模式和以权力为导向的实用主义模式,二者相互补充,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WTO争端解决机制将磋商作为进入专家组程序的前置程序,是为了鼓励成员方通过磋商解决争端,而专家组和上诉机构此类具有明显司法化倾向的程序只是在磋商无法解决争端的情况下才予以适用。而且,由于WTO争端解决机制中司法化程序所具有的可预见性,使得争端当事方可以大致预见通过司法化程序解决争端的情况,明确所需的诉讼成本,从而慎用司法化程序,而更倾向于磋商。
  第二,专家组报告和上诉机构报告必须经DSB通过才具有法律约束力。虽然DSB通过报告采用反向协商一致的原则,属于准自动通过,但由传统权力机构来通过司法机构报告这一形式而言,仍旧反映了权力导向外交对规则导向的制约。
  第三,在DSB建议和裁决的执行和救济方面。在国际法领域内,强制执行措施的缺位使得司法制度的局限性,而WTO争端解决机制中报复制度的设立在一定程度解决了这个难题,授权报复制度的实施体现了外交权力导向的模式。
  综上所述,虽然与GATT争端解决机制相比,WTO争端解决机制具有明显的司法化倾向并且对争端解决实践存在着积极影响,但WTO争端解决机制仍是一种位于外交导向和规则导向之间的系统化和组织化的和平解决国际贸易争端的制度,只有理解了此两种力量在该机制中的相互并存,才能更好的理解WTO争端解决机制。
  
  注释:
  �P沈四宝主编.世界贸易组织法教程.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出版社.2009.
  �Q左海聪.国际经济法的理论与实践.武汉大学出版社.2003.
  �R王晓华.WTO争端解决机制的运用及律师的作用.中国律师.2000(3).
  �S赵维田.WTO的司法机制.上海人民出版社.2004.230.

推荐访问:争端 司法 机制 解决
上一篇:论公权与私权的冲突及其解决_公权与私权
下一篇:城市居住区规划设计探讨 城市居住区规划设计规范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