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律师法》看司法改革_司法改革失败最新消息

来源:编程开发基础 发布时间:2018-12-22 05:16:36 点击:

  近期,上海市律协联合上海市检察院、法院、司法局以及学界多次研讨,解读新《律师法》,研究《律师法》实施后我国司法工作面临的新情况,实质在于研究改革开放30年以来我国当前面临的国际与国内社会环境。律师制度不断完善的过程,也恰恰见证了我国30年民主法制建设发展历程。
  
  自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确定恢复与健全社会主义民主与法制方针30年来,我国律师制度基本立法经历了三次重大修改。本次修改《律师法》出现超越现行诉讼立法的规定,如何贯彻《律师法》,如何适应国情发展我国民主与法制,再次成为引起社会各界关注以及议论的话题。
  
  《律师法》立法溯源
  
  律师制度作为一种法律制度,并不是与国家和法律同时产生存在的,而是在国家与法发展到一定时候才产生的。律师制度的产生尤其有待于国家的基本法以及诉讼法确定当事人享有诉讼权利为前提,律师制度无法超越诉讼立法而存在。新《律师法》出现超越现行诉讼立法规定,既可以认为是我国30年民主与法制历程的缩影,又预示着我国司法改革将进入新一轮发展。
  首先,新《律师法》出现超越现行诉讼立法规定,是我国民主与法治建设发展步伐加快,司法改革进入“深水区”的体现。1979年7月1日五届全国人大第二次会议通过,1980年1月1日施行的我国刑事诉讼法,比1982年1月1日实施的我国第一部律师法――《律师暂行条例》早了整整两年,充分体现了诉讼立法在前,律师制度确立随后的法制特点;1996年3月17日八届全国人大第四次会议通过修正,自1997年1月1日施行的我国刑事诉讼法(修正案),与第二次修改颁布的我国律师法同时实施,表明我国法制建设已经取得长足发展;而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本次修订《律师法》前,我国的刑事诉讼法等相关诉讼程序立法还没有被修改,律师立法修改反超刑事诉讼立法,表明作为我国政治改革重要组成部分的司法改革进入“深水区”,社会主义民主与法治已发展到一定高度。
  其次,新《律师法》出现超越现行诉讼立法规定,是我国司法诉讼国内立法与国际法相衔接体现。1997年1月1日施行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1998年我国政府签署了《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温家宝总理在2008年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期间指出:“我国司法制度改革已经迈出了较大的步伐,比如我们把死刑的核准权统一收归最高人民法院行使,并且严格地限制判处死刑。我们正在协调各方,努力地解决国内法与国际法相衔接的问题,尽快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到目前为止,我国已陆续签署并加入包括《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在内的20余项与刑事诉讼司法制度有关的国际公约,并正在努力兑现尚没有被列入我国刑事诉讼立法的《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相关内容。《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涉及刑事诉讼司法制度的内容有20项之多,其中16项内容已在我国现行的刑事诉讼法中得到体现,但是还有4项内容没有被列入,如:犯罪嫌疑人及被告人在刑事诉讼全过程有权获得律师法律帮助、犯罪嫌疑人及被告人不自证其罪的沉默权、任何人已受一次审判后,不得就同一罪名再予审判或惩罚的一事不再理以及无罪推定原则。
  本次《律师法》修改出现超越现行刑事诉讼法内容,既是我国民主与法制进一步发展与完善的体现,也是与国际社会刑事司法准则接轨的体现。在国内法与国际法的关系上,长期以来我们注重的是国内法优先,现在要将国内法优位转为国际法优位,应当将承诺的国际公约内容落实到国内法的修改中去,变成国内法内容贯彻实施。
  最后,新《律师法》出现超越现行诉讼立法规定,在根本上是与党的十七大确定的科学发展观,以人为本,在全社会实现公平正义,建设和谐社会等方针相一致的。
  
  修改《律师法》,司法观念先行
  
  2006年全国人大明确将《刑事诉讼法》列为修法范围。在民主与法制第三个十年发展阶段将告一段落之时,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修改《律师法》,提出超越刑事诉讼法的新规定,标志着我国民主与法制建设将进入新一轮发展,预示着刑事诉讼司法制度价值观念需进一步转型,司法诉讼模式将进一步改革。具体有如下转变:
  第一,从重人治向重法治转型,重塑斗争哲学与和谐哲学的辩证关系,树立牢固的法制观念。不破不立,人类社会实际是在“和”与“不和”的交替过程中发展前进的,社会是在不断的破旧立新中发展,没有斗争和突破,社会缺乏前进动力、就不会有创新和发展;不讲原则,不讲法制的“以和为贵”,法治不严,即不利于“制吏”,更无法“治民”。“和谐”地解决“不和谐”社会问题,关键在于树立法律权威,树立司法公信力。
  第二,从重打击向重保护转型,进一步明确打击和保护、宽严相济的关系。打击的目的在于保护,不能为打击而牺牲保护,宁“纵”勿“错”,而不能宁“错”勿“纵”。
  第三,从重实体轻程序向实体和程序并重转型,并最终转型为程序先于实体,程序优于实体。程序本位是人类社会发展的趋势和现代文明的要求。将刑事诉讼从权力制人转向权力保障,刑事诉讼司法价值很大程度上在于保障诉讼参与人的权利,体现为生命权和合法的诉讼权得到保护。
  第四,从重一元化的国家本位向重国家、社会、公民个人利益三位一体的司法价值观转型。将国家的利益、社会的利益、当事人的利益、人民群众的利益有机地结合起来,在有些情况下,应将群众和当事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刑事诉讼程序一元化工具主义价值观转型为多元化价值观。刑事司法价值不仅在于定罪量刑,每一个诉讼行为、每一个诉讼程序都体现着文明程度、民主程度和法制程度。
  第五,从重国内法向重国际法转型,要把国内优位转向国际优位。必须承担起公约规定的国际义务,必须落实到立法修改中去,变成国内法加以贯彻执行。
  
  新《律师法》实施中的几个问题
  
  2008年6月1日起施行的新《律师法》,比较现行律师法,修改内容很多,令人瞩目的有如:将我国律师本质属性和社会责任确定为三个维护,即“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维护法律正确实施,维护社会公平和正义”,首次将“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与“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维护法律正确实施”并列,将律师列为“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社会主体范畴。
  再如对律师执业权利作出超越现行刑事诉讼法的一些规定:律师介入刑事诉讼时间被明确的提前到侦查阶段,律师参与侦查阶段时的地位被明确为辩护人;律师会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不被监听;律师在审查起诉阶段有权查阅、摘抄和复制与案件有关的诉讼文书及案卷材料,自案件被人民法院受理之日起,有权查阅、摘抄和复制与案件有关的所有材料。新《律师法》还强化了律师调查取证权、新增了律师免证权、律师言论豁免权等。
  修改后的《律师法》在律师参与刑事诉讼方面较现行刑事诉讼法有很大变化,如会见不被监听、阅卷权前移、凭证件即可进行调查取证活动等。与现行刑诉法没有冲突的律师法相关内容,不经刑诉法修改,2008年6月1日后应当得到确实执行,自动进入刑事诉讼,如果确实存在冲突,则不能取代刑事诉讼法的规定,自动进入刑事诉讼。因此准确理解律师法至关重要。
  1、新《律师法》对律师在刑事诉讼中的权利进行了调整,但并未修改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律师法颁布后既无相应的与刑事诉讼法衔接的说明,也无相应的有权解释。有关部门用负责人答疑或接受记者采访的方式作出说明,缺乏法律效力,应启动立法解释或采用多部门联合发文的方式加以解决。我国《立法法》第85条明确规定,如果法律产生冲突,应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裁决。
  2、我国法律体系中,宪法是根本法律,处于最高阶位,其次是全国人大制定的基本法律,由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法律处于第三层级。基本法律的效力高于法律。刑事诉讼法属于全国人大制定的基本法律,在刑事诉讼法尚未修订的情况下,律师法与刑事诉讼法;中突的解决应遵照“上位法优于下位法”原则。
  3、新《律师法》第三条明确规定“律师执业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以律师法是刑事诉讼法之后通过为由,在解决两者冲突时“后法优于前法”的说法有悖《律师法》的自身规定。
  
  编辑:孙薇薇

推荐访问:律师法 司法改革
上一篇:任重道远是谁说的【食品监管不能只说“任重道远”】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