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树医生”:心愿树怎么画

来源:办公制作 发布时间:2019-06-12 04:25:36 点击:

  给人看病有医生,给动物看病有兽医,树艺师则是给树看病。   虽然中国鲜有人听说过树艺师,但在100多年前,它就已经出现在西方国家。   成立于1924年的国际树木学会专门培训考核树艺师的机构,现在会员分布在全球50多个国家,欧永森现在是中国地区分会会长,是亚洲首位资深注册树艺师。
  这位来自香港的树医生,常年和树打交道,成了树木的“最佳老友”。
  给人看病有医生,给动物看病有兽医,树艺师则等同于给树看病。虽然国内鲜有人听说过树艺师,但在100多年前,就已存在于西方国家。
  在城市里面,树木由于各种原因倒塌,造成社会的经济损失,给人们的生活造成不便甚至危及生命安全。树艺师正是在城市林业发展需求上应运而生的一种职业,专门研究城市绿化上树木的设计、选择、种植、管护、风险评估、法律咨询等。成立于1924年的国际树木学会就是专门培训考核树艺师的机构,现在会员分布在全球50多个国家,欧永森现在是中国地区分会会长。
  在香港当了十余年的“树医生”,欧永森已不仅仅将这一职业当做谋生手段,更是肩负起社会责任,不遗余力地推广树艺师这个行业,希望更多的“树木老友”受到善待。
  “误打误撞”当了树医生
  工程师出身的欧永森,加入这一行业,完全是“误打误撞”的。
  十多年前,作为商人的欧永森,偶然接触到广东的花都树木生产基地,觉得“种树“似乎是个可以发财的商道,一时兴起之下,承包了一些树木。但他承包下树苗之后才发现,原来“种树”也需要很多专业知识。于是他上网查资料,偶然发现了“树艺师”这一职业,仿佛正符合他想做的事情。为了学点知识,他给国际树木学会写了一封申请信,不久就收到那边寄来的一本教材。
  这本国际树木学会通用的教材里面大概有20个章节,当时他看了第一个章节没什么特别,翻到第二个章节,觉得“好像里面有些没听过的”,翻到第三个章节时,恍然发现“原来树木这东西跟我以前听过的完全不一样”,再翻到第四章的时候,他已经完全看不懂里面讲的内容了。
  仿佛打开了一扇窗,欧永森带着激动的心情,马上把书翻回到第一个章节开始认认真真地看,完全沉浸在书里面了。“那时我才第一次觉得树原来是那么有深度、有历史的。”
  读完了那本书,他选择把工作停下,在2000年专门到美国国际树木学会接受正规的树艺师培训,当时他是班上唯一一个“非白色的人种”。
  误打误撞入行后,他发现树艺师还是个很吃香的行业。香港每年台风经过后,有很多小区的树倒下,之后可能会压倒车、人之类的,肯定有些人会去告树木的主人。这个时候,树艺师就会受聘去区分树木倒塌的责任,开出一份报告递交法院,看树木主人需不需要负责。欧永森认为,随着未来城市林业的发展,与树木有关的设计、保险、维权、诉讼等职责,都会落在树艺师身上。
  爬树可以赚钱?
  目前在香港,单单是政府管理的130万棵树当中,每一棵树每年都要检查一次,一个树艺师每天只能检查20到40棵树左右,而全香港只有600名树艺师,人手缺乏的情况非常严重。
  在工作之余,欧永森不遗余力地宣传树艺师这一职业。
  “树艺师就是‘树木医生’和‘树木侦探’,现在通常是让其他专业的人去做,但多年来有目共睹的,国内很多树木都有很多问题。城市树木不断地长大,风险也是越来越高。没多久你看到城市的树木被风吹过的啊,会砸到人,自然就会有人四处找这类人帮忙,现在有人来学这个行业,就是未雨绸缪等爆发。”
  “在北美洲,如果树在两家人中间,树开花结果,掉在别人家里,会被人控诉的,因为这个树会引起味道和虫害。美国有些洲是在路边的十里之内,我的车撞到你的树,我可以告你,为什么你的树种到离公路这么近。还有如果我的树不去修剪,压断电线导致小区电路短路,电力公司会告树木主人。所以从保险行业、维权、家居安全等,树艺的发展空间真是不得了啊。”
  要成为一名国际树木学会的注册树艺师,必须具备3年或以上树木栽种、护养或评估等相关工作经验,再通过笔试,才能取得资格,没有学历限制。由国际树木学会举办的注册树艺师考试,其职业资格得到美、欧、日等57个国家承认,考试每半年举行一次,考生可自行报考。
  欧永森前瞻性地看出,虽然在内地树艺师行业现在还没有开始,但将来注定是需求量非常大的一个行业。因为现在国内六百多个城市,还没有一个专职树艺师去帮忙检查、评估和保护城市树木。目前树艺行业在香港的就业情况已经是供不应求了。政府方面聘用注册初级树艺师时,给的最低工资是5万元一个月。但作为国际树木学会中国地区分会长,欧永森曾给出一份“树艺服务收费参考指南”:“如果是注册树艺师,我建议收一天6千块”
  “我今天过来开这个讲座,损失了1万块钱。”作为亚洲首位资深注册树艺师,全香港仅有的三名资深树艺师之一,欧永森目前的工资已经达到日薪1万港币。
  每次从树上下来都要感谢上天
  虽然有了羡煞旁人的收入,但欧永森透露,他现在的生活依然十分简单,从来不会去买奢侈品。即使是到学校开讲座,他也是一身休闲运动装扮。他说,因为长年和树木打交道,这一职业改变了他对人生的看法,再加上几次危及生命的工作经历,已把一个当初“朝钱看”的商人,改变成一个“朝前看”推广环保理念的公益行动者。
  “你知道吗,每一次,我在树上工作以后下来,双脚踩地的时候,我马上向老天爷祷告,说‘老天爷,感谢你,又赐我活的一天,我今天还没有死掉,非常感谢你’。” 欧永森爬过的最高的树有70米,还是在美国加州的时候,但现在年近六旬的他,已经不敢爬了。
  还有一次在树上呆了整整8个小时的经历,尽管已过去多年,他至今还心有余悸。那是一次香港刮八号风球,他为一家村屋旁边的大树做修剪,狂风大作下,他在树上面摇摆不定。但是如果他不做的话,树可能就会倾倒压断下面的大电缆,导致整条村停电。
  “当时我压力很大。我不仅全身湿透,而且连厕所也是在上面解决,下午都是上面吃盒饭,在树上呆了长达八个小时。我刚做的时候是三号风球,做着做着就八号风球了。风太大,我要逐枝逐枝剪掉,才能靠近我想去的树干,当时没有任何支援,我的同伴都躲在下面焦虑地看着。人家让我下来,但我没有,想到如果不及时解决这个问题,会导致整个村甚至整个区都没电。而他们上来也帮不了我什么,只能在下面默默地为我祈福,我也一直祝福自己好运。在那一刻你不会想其他,只会想要完成任务然后安全落地。作为一个树艺师我们不会考虑这个危险的,一定要完成这个任务,这是我们树艺师的光荣使命。”
  当时做完这份工作下去的时候,他连连庆幸自己“又捡了一条命”。
  常年和树打交道,欧永森也成了树木的“最佳老友”。在无数次讨论场合,他几乎都旗帜分明地站在反对砍树的一方。树艺师最不想做的事情就是砍树:“我每去砍一棵树,都摇头叹息”。“树在地球存在多少年?两亿年。人类呢,大概三百五十万年。农药呢?最多500年。”所以他觉得,人类应该善待树木这一地球的老前辈,不应该随便施农药。但国内的树木因为没有通过树艺师的照料,经常被治坏了,令他十分痛心。
  “你们校园很多树都是末期癌症。”在华南农业大学走了一小段路,欧永森就“职业病发作”,痛心地发现很多没有得到好的保养。他还总结发现广州种树的问题:“目前广州的树很明显就是‘贪多求大’,这是很危险的,树龄老的未必就好,种树像讨媳妇一样,你要八十岁的还是十八岁的,你肯定要年轻的。但城市规划者会觉得老树比较好看而忽略了其他。”
  11月25日下午,欧永森在华南农业大学“平步青云讲坛”上的分享,令在场不少大学生对“树艺师”这一职业眼红不已。在欧永森眼里,他倒希望能够让树艺师成为改变农村孩子命运的机会。因为,报考树艺师没有学历限制,内地有很多小孩上不了学,但户外适应能力很强,完全可以去报考树艺师,成为一条谋生的出路。
  (实习生陈大宏对本文亦有贡献)

推荐访问:香港 医生
上一篇:寻宝全世界 全世界都在发胖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