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市场经济地位不被承认的原因 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研究

来源:办公制作 发布时间:2019-03-14 03:59:38 点击:

  [摘 要]在世贸组织的框架下,中国经常被控诉在世界市场倾销,并因此受到反倾销调查。这些调查主要是来自欧盟和头国。由于文化差异和历史因素的不同,从而产生了不同种类的市场经济。其提出有着深刻的历史和政治背景,因此应该争取在全球范围内尽早解决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问题,将可能遭受的损失降到最低。从而维护国家的经济利益和政治利益。
  [关键词]非市场经济地位 反倾销 替代国
  
  引言:
  
  就对外贸易而言,2001年12月,中国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成为这个国家关键的转折点。中国是当今世界第四大经济强国,第三大贸易国(2005)和世界第一大外汇储备持有国(2006)。但是,尽管就改革方面而言中国取得了巨大的进展,但欧盟和美国仍不愿意承认该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对于这一术语的理解远非经济定义,它更加关注的是与国际贸易相关的方面:市场经济地位概念的真正含义关系到该国面对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的可能性。中国希望获得市场经济地位,目的是为了避免在个体案例中证明该国在国外市场没有采取倾销手段。是否有实质性标准评判市场经济?是否有可能确认由过渡时期走向市场经济的不同阶段?发达国家的市场经济体制与发展中国家的市场经济体制有什么重要不同?这些问题将在本文中得以阐述。
  
  1 “非市场经济”问题的提出
  
  “非市场经济”问题最早起源于冷战时期,它是东西方国家在特殊历史背景下进行相互贸易时产生的一个特殊问题,是西方国家在处理基本贸易待遇问题时,对社会主义国家采取的一种歧视性做法。实质上,“非市场经济”是在美欧等国反倾销理论的出现及发展并在反倾销实践的基础上逐渐出现的,最初是国际反倾销法及美欧各国国内反倾销法的一个理论概念。依据其定义。非市场经济国家,通常是指那些实行生产资料公有制和计划经济,企业的生产、销售活动和产品价格由政府决定,货币不能自由兑换,以及该国国内货币不能正常反映其正当购买力的国家。
  在2001年之前,中国并不是《关税和贸易总协定)及1995年成立的世界贸易组织的成员方,因此中国的对外贸易中,当遇到与倾销有关的问题时,往往得不到包括《反倾销条例)在内的关贸总协定及世界贸易组织协定及公约的保护。“非市场经济地位”使中国面临着日益严竣的对外贸易形势。(贸易救济报告)(2006年版冲指出,“我国产业运用国际规则趋于熟练,但市场经济地位仍是企业应诉时面临的主要问题”,“贸易壁垒的形式已经由贸易表面问题延伸至一个国家的经济结构、制度等深层次问题”。
  从一定程度上讲,“非市场经济地位”待遇是与中国国内企业的利益紧密结合在一起的,因为是否给予完全市场经济地位待遇并决定是否发起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以及案件的最终判决结果如何,直接关系到各涉诉企业的自身利益。而世贸组织成员方在是否决定给予完全市场经济地位的个别待遇时,考虑的也是企业的具体行为和利益的存在。
  
  2 “非市场经济地位”对中国的不利影响
  
  一些国家,例如新西兰、新加坡、泰国和马来西亚于2004年已经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然而其他国家对中国市场经济地位不认同,尤其是美国,就反倾销调查而言具有强烈的暗示。如果美国当局能证明出口价格低于公平价值,他们就可以在产品上引入进口壁垒,不过,中国企业对倾销程序是否有一个清醒的意识呢?还是这仅仅是美国保护其国内属于强大的游说集团的企业的一种方式?对于这些国家而言,反倾销手段可能只是一种试图保护其国内企业的方式。对于这一反对承认中国是“市场经济地位”的态度也与中国经济法律规管方面有关:破产法中的缺陷、会计标准、企业管治在申辩时不支持这一地位的承认、以及与知识产权相关的一些问题。
  由于以(关税和贸易总协定)及(反倾销协定)为代表的国际公约并没有对所谓的“非市场经济国家”予以明确的定义,并对其认定提供明确的标准依据和法律规定,这就使各国在有关国家涉诉产品正常价值的确定,进而在“非市场经济国家”的认定上有了较大的自由裁量权,关于“非市场经济国家”的确定标准及相关国家的名单往往以各国国内单行立法的形式出现,以“非市场经济国家”为案由提出的反倾销与反补贴诉讼也因此在相关国家有了特别法的依据具体而言,美国采取的是更为细致的个案审查机制。《1988年综合贸易和竞争法》为商务部确定市场经济国家与非市场经济国家确定了明确的原则与标准,源于美国本身的判例法传统,使其一旦通过个案判决做出非市场经济地位的认定,裁决就成为成文的法律,为以后相同国家再次提起完全市场经济地位的申请与认定设置了标准,因此,美国商务部在认定市场经济地位时,拥有较大的自由裁量权,随意性与可操作性较强。非市场经济的国家身份使得我国的企业产品要与被选择为“替代国”的产品价值进行比较,这使得我国对美国出口商品时缺乏可预测性,实践中缺乏公平性。
  欧盟委员会2004年已决定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辩解说该国其监管制度仍然缺乏透明度,相应法律的执行表面上看起来太过于武断;此外,企业使用的财务报告的工作方法非常模糊或不存在。根据欧盟所述,中国当局应该在有关部门如银行部门、金融系统、财产权利、破产法和国家在经济中的份量等方面进行重要的改进。
  
  3 “非市场经济地位”对我国贸易影响现状分析
  
  根据中国人世议定书中的承诺,除非能够根据世贸组织成员国国内法证明中国是市场经济国家,否则,世贸组织其他成员方可以在2016年以前继续视中国为“非市场经济国家”而在针对来自中国的产品在进行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时,可以不用与中国产品的国内价格严格比较的方法来确定其正常价值这就为他国对中国运用替代国制度一国一税制度等留足了空间。加人世贸组织以后,随着中国在国际贸易地位上的迅速攀升,面临的贸易摩擦形势也愈来愈严峻,我国面,临的贸易摩擦急剧增多。2002-2009年4月,我国共遭受到“两反两保”案件556起,涉案金额合计约271亿美元。其中一个不可回避的重要原因就是中国至今仍然被欧、美、日、印等主要的贸易伙伴视为“非市场经济国家”。而他们又都是世界上对华运用反倾销、反补贴和保障措施等贸易救济手段最为频繁的国家。人世以来,美国、欧盟、印度等对我国发起贸易救济调查数量分别占总数的38.7%,28.4%,15.4%。在反倾销、反补贴问题上,美欧印等生产商之所以偏爱中国产品,与在过渡期内中国的“非市场经济地位”有着直接的关系。
  事实上,被公认的市场经济国家中,其经济制度也有很大差异,但没有人断言哪个国家是市场经济的标准国,凡与之有差异者就不能作为市场经济国家。例如,欧盟提出的市场经 济待遇标准有5条,而美国提出的判断市场导向行业的标准有6条,并且其内容和侧重点也有很大不同。因此。并不存在一个标准的“市场经济国家”,不存在统一的”市场经济国家”标准以及固定的市场经济体制模式。从中国与俄罗斯的市场化改革程度对比及俄罗斯6年前获得美欧市场经济地位承认的历史经验来看,美国、欧盟是否在法律上承认和尊重一个国家的市场经济地位,在很大程度上并不取决于其市场经济发育的实际程度和所处的具体阶段。相比之下,谈判背景、双边关系及能否满足对方的政治意图、政府对外政策显得更为重要,这就为中国通过外交努力解决市场经济地位问题提供了理论基础。从历史上看,中美两国之间关系的曲折起伏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受美国国会在一些问题上的决策的影响所致。美国国会过去每年在给予中国最惠国待遇、人权问题等方面无不发挥着巨大的作用。在市场经济地位的问题上,美国国会的议员代表着不同的利益群体,政治取向十分复杂。所以,必须通过细致的公关加大力度做好针对美国国会的外交工作,否则在中国市场经济地位问题上很难得到美国国会的支持。吸取俄罗斯外交的成功经验,认为我们要充分了解美欧等国家或地区的真实要价。采取恰当的外交策略,从而达到在战略意义上与他们实现互利共赢。实际上,把中国视为市场经济国家,即中国国内价格为正常的市场价格而不使用替代国价格,已经证明具有可能性。例如在澳大利亚诉我草甘膦倾销一案中,澳宣布把我国视为由市场经济过渡过程中的国家,即转型期国家,可用对待市场经济国家的办法来计算“正常价值”。
  
  4 中国应对非市场经济地位认定的对策性研究
  
  无论欧盟采用的类比国价格方法还是美国采用的替代国生产要素价格方法,都是借助另外一个国家确定非市场经济国家的出口产品的正常价值,忽视或抹杀了不同国家之间贸易上的比较优势,是对非市场经济出口国的歧视,损害了这些国家正当的贸易利益。虽然内因决定外因,要想欧美等国家或地区承认“非市场经济”地位,必须首先继续深化国内的政治经济体制改革,完善我们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从而为国内及国际贸易创造良好的市场环境。对中国的“非市场经济地位”问题,我们要理性看待、冷静分析欧美等发达国家在此问题上的真实意图和要价,通过合理利用、参与构建世贸组织贸易政策评审机制、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等多边机制以及建立区域经济一体化和自由贸易区等多种手段,并针对各国不同的利益诉求与之建立多层次、立体化的外交策略。重点争取美国、欧盟等中国主要贸易伙伴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从而以点带面,争取在全球范围内尽早解决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问题,将可能遭受的损失降到最低,维护国家的经济利益和政治利益。

推荐访问:中国 市场经济地位 研究
上一篇:China,crude,oil,imports,jump,34%,in,June等_cme crude oil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网_免费学习教育网_自学.励志.成长!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